第二百九十八章番外完结章

书名:
贵妃又在欺负人
作者:
莫问
本章字数:
4515
更新时间:
2020-02-29 16:57:13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退婚后我被皇叔娇养了

相府千金顾九龄,未婚先孕,伤风败俗,不仅被太子退了婚,还差点被下毒害死。 为了保命,顾九龄在大街上当众抱住了九皇叔的大腿:“王爷!你好狠的心啊!我如今怀了你的孩子,你当真不认吗?” 刚克死第六任妻子的九皇叔,低头邪魅一笑:“你不知道,本王不举吗?” 顾九龄大言不惭:“王爷是否不举,没人比我更清楚了。” 九皇叔冷笑:“很好,从现在起,你就是本王的第七任王妃。”
已完结,累计163万字 | 最近更新:第764章 大结局

第1章 娶我可好?

书名:
退婚后我被皇叔娇养了
作者:
沙子
本章字数:
2225

南齐,隆庆二十三年,春。

上京崇文街缓缓走来一行送葬的队伍,白衣素缟,将整条街都拥堵得满满当当。

四周站满了围观的百姓,纷纷低声议论。

“怎么又死了一个?”

“可不是嘛!前前后后睿王爷死了六个王妃了!”

“克妻!”

“嘘!慎言!不要命了?”

提及睿王,人人都是谈虎色变。

睿王萧胤是当今圣上的九弟,曾经南齐的战神,立下赫赫战功,不想七年前战场上的一场变故,伤在了那一处要命地方,留下了隐疾。

至此睿王性子越来越孤僻乖张,嗜杀无度,关键还克妻。

娶一个,死一个,娶进睿王府大门的都活不久。

京城里的贵女们从此见了睿王躲着走。

素白的队伍沿着崇文街缓缓而行,此时一辆马车擦着送葬队伍的边儿,朝着城外的方向行去。

马车里,顾九龄死死盯着跨压在她身上的婆子。

婆子的手劲儿很大,将她的唇角都撕破了,锐痛袭来,五脏六腑都像着了火,疼得她大口大口喘着气。

她惊恐的看着四周陌生的一切。

她是现代医药学博士,做实验时实验室发生了爆炸。

等她再一次醒来,竟是被一个老太婆扯着嘴,手里还端着碗给她灌药?这么没人性的吗?

此时所有的记忆冲进了脑海,顾九龄整个人僵在了那里。

她居然穿越了?

原主是相府千金,南齐皇商的外甥女,与太子定了娃娃亲的未婚妻,哪一个身份不是横着走的?

可……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两个月前,隆庆帝举办宫宴的时候,爱慕太子已久的顾九龄猪油蒙了心,在庶妹的挑唆下居然想起来给太子下药,生米煮成熟饭。

饭是煮熟了,不过做饭的男人不是太子,至于是谁,不详!

两个月后竟然还查出来喜脉,顾家觉得太丢人,准备将她送到郊外的桃花庵,让她自生自灭。

不想路上这个老虔婆给她下毒,原主扛不住死了。

“松手!!放开我!!”

顾九龄慌了,她不知道再死一次,会不会真的灰飞烟灭?

李嬷嬷是林夫人的心腹,此番看着顾九龄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大小姐,你可别怪老奴心狠!”

“要怪只能怪你那个蠢死了的娘,谁叫她没本事没福气早早死了呢?”

“她死了后,嫁妆尽数到了夫人手中,夫人哪里还能留你?咱家大爷和二小姐,三爷还等着你死了后,好痛快花银子呢!”

“大小姐,老奴得罪了!!”

李嬷嬷眸色一闪,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端着碗便要灌下来。

刚才已经灌了几口,可夫人说过,要让她去桃花庵的路上就死得妥妥的,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不!!”顾九龄拼命反抗,可原主身体太弱,又怀了身孕,哪里是一个强壮嬷嬷的对手。

林清雪为了做事稳妥,马车里再没有派别人当差。

此番顾九龄眼见着便是活不了,死死抓着李嬷嬷的手腕,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了。

突然眼前一花,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微微发光的空间,空间感觉像是一滴水珠的形状,悬浮在那里。

随即那水珠越来越亮,将她的实验室展现了出来,她一颗心狂跳了起来。

实验室?

她下意识从台子上摸了一次性针管,朝前扎了过去。

“什么东西!”李嬷嬷只觉得老脸锐痛惊呼了一声,松开了顾九龄,手中的碗也打碎了。

乘着这个机会,顾九龄拼命从马车里滚了出去。

因为有前面送葬的队伍堵着,此时马车也走不快,否则刚才顾九龄这一摔,指定得升天。

她顾不上疼,咬着牙爬了起来,踉踉跄跄冲进了送葬队伍里。

李嬷嬷这才反应过来,本来必死的猎物逃了,这还了得?

“快!抓住她!抓住她啊!不能让她跑了!!”

李嬷嬷忙喊车夫一起去追,顾九龄此时刚吞进了几口毒药,又怀着身孕,跑不快,眼见着身后的人越追越近。

她咬着牙狠命朝前冲了过去,已经是慌不择路了。

一阵马儿的嘶鸣,随后四周传来惊呼声。

顾九龄扑倒在地,抬头眼睁睁看着一匹马就要踩在她的脑袋上,不想马背上的男人骑术精湛,瞬间一掌拍在了马脖子上,堪堪转过方向停了下来。

顾九龄生死一线间,也吓着了,抬起头呆呆看着马背上的男人。

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棱角分明俊美精致的五官,每一处都长得恰到好处。

一双潋滟的桃花眸,此时冷漠的盯着她,含雪带霜。

肤色苍白,白的都有些透明。

乌发用白玉冠束着,一身缟素锦袍,清雅绝伦。

身形很高,强大的威压扑面而来,表情冷酷,薄凉的唇紧紧抿着,看向顾九龄的眼神有些阴戾。

睿王?

顾九龄觉得自己的运气也是没谁了,居然冲撞了睿王爷?还是京城里最不好惹的那个大魔头!上京女子的噩梦!

她这才惊觉,今日是睿王给新死的王妃出殡的日子。

追来的李嬷嬷也傻了眼,顾九龄好死不活怎么撞到了睿王爷的身前。

“王爷福安!”

李嬷嬷忙上前行了个万福:“我家大小姐得了疯病,到处乱跑,冲撞了王爷,奴婢这就带我家大小姐离开!”

顾九龄不禁浑身恶寒,这要是跟着这个老虔婆回去,必死无疑。

原主之前在宫里头白日宣淫犯下重罪,被顾相爷关了起来,太子也与她退婚,她当场便疯了。

故而李嬷嬷说她发疯,四周的人都很认同,看向她的眼神带着万分的鄙夷。

顾九龄根本没办法向四周的人求救,她终于见识了林清雪的狠辣,用了十几年就在今天设这个局,让她死,好吞了她的嫁妆。

不!不!坚决不能死在这里!

她突然咬着牙冲到了萧胤的面前,一把抱住了萧胤的腿。

他的腿很长,即便是骑在马上,也被顾九龄抱了个结实。

萧胤眉头狠狠蹙了起来,看向顾九龄满脸的厌恶之色。

“滚!”一个滚字,带着万千的杀意。

四周的人都觉得冷,纷纷下意识退开。

“王爷!”

顾九龄为了活已经不要脸了,她赌一把。

刚才这个人强行勒紧缰绳,不让她被马儿踩死,就说明他还是有些人性的。

她顾九龄就赌一次睿王爷的人性。

她不光没有下去,咬着牙向上探,死死抓住萧胤的手腕,沿着他的大长腿又爬上了一截儿。

“王爷!你好狠的心啊!”

“我如今怀了你的孩子,你当真不认吗?”

“王爷啊!我顾九龄以后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四周围观百姓,一片哗然。

疯了吧?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