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人的辛酸 9.2
完结 签约作品 都市人生 现实百态
作者: 醉面书生 主角: 江浩杰 江计发
25.28万字 0.3万次阅读 3.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21章 归来仍是少年 2021-09-01 08:04: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60.27
    累计字数
  • 28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21章
简介

【现实题材征文】 江浩杰和江计发是一对贫寒的父子,他们常常受感情,生活方面的困扰,一个是不甘于平凡,向往外面的世界,从落魄的寒门子弟,到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将精神寄托留在外地;一个是趋于平凡,却又不满足于现况,从抬不起头来的泥腿把子,到受到镇子里扶贫计划的候选人,成为名副其实的‘苹果大王’。 他们是一对平凡的父子,却又各自身怀着一颗不平凡的心。

第1章 贫穷与自尊

1994年3月春,北方的大地依旧被铺上一层雪白的衣服。

这个时候,人们宁愿躲在家里烤着暖烘烘的炭火也不愿意走出门,虽是白天,但整个县城大街小巷几乎都遍布死寂,唯独镇中学门口热闹非凡。

正值饭点,学生们都纷纷拿着手中的零花钱到门口的小摊,超市里面买一些馋嘴的吃食,当然,这些也都是少数镇里面有钱人家的孩子,条件中等的,都会选择手里拿着一个掉了漆的搪瓷碗,用筷子敲得震天响,排在对面用粮票换来的大锅饭面前,吃着热腾腾的馒头配着带着一丝油腻的水煮白菜。

唯独连粮票都拿不出来的人,选择蹲在角落里,吃一些从家中带回来的干粮。

他们踏雪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就好像一首交响曲一样,给这漫周的吵嚷,平添了几分欢快。

但当这份欢快散去以后,大地瞬间困得沉睡过去。

江浩杰本是19岁的大好年纪,却因为一身的寒酸气而过于自尊。往日里,他总是穿着一身外婆亲手做的花红棉袄,烂了几年的补丁裤,以及平时上学时才肯穿的几块钱棉鞋。

他站在那些光鲜艳丽的人群中,只会让自己显得过于贫穷。

因此,他除了上课,吃饭以外,其余时间都躲在宿舍里不肯见人。但这并不代表他自卑。相反,他有一个很强而且丰富的内心世界,一个渴望摆脱贫穷的强烈奢望。

开学没多久,他就被分到实验班,并且成绩名列前茅。

但班里除了极个别同村的人以外,几乎没人愿意和他做朋友。

外加他性格内向,又怕他人嘲笑他的寒酸,因此连吃饭都不肯和大家伙坐在一起。

但这只是表面因素。

实际上,他手中连个零花钱都没有,至于粮票,他每个月只肯花那么一两张,剩下的,他都留给自己那一大家子,毕竟他一个人的饥荒,总好过一家人的饥荒吧?

此刻,他拿着一只有些年月的搪瓷碗,站在学校对面灶台门口的大锅面前,用他那只瘦弱的小手捡起勺子,将大锅里剩余的油水菜渍尽数捞到碗里,瘦弱的脸上呈现出极度渴望的神色,在饥荒的迫使下,他猛的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但这样子还远远不够一个成年人的饭量。

因为常年的饥荒,营养缺乏,导致他在整个班里个头最小,全身可以用皮包骨来形容,要不是看上去能吃能学,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得什么病呢。

“勤工俭学”形容他也不为过。

从升入高中开始,他每天必做的,除了学习以外,还要去邻近的一家工地上,为人抗水泥袋子,生活还算过得去。可是这些钱,他大都不是自己花了,而是用来填补那个烂包的家。

他上这个学本来就很不容易,家里穷的都快揭不开锅,全靠父亲一个劳动力在支撑。母亲身体不好,前年被检查出高血压,一直不停吃药。姐姐又嫁到外县,常年不来家里一趟。至于爷爷奶奶则是住在县城的二叔家,从没为他们这个家操持过。

尽管这个年代,知识改变命运这个道理深入人心,但江浩杰真怕他哪天撑不住,选择退学。毕竟他已经算是个成年人了,非但没有为家里做些什么,反而让父亲为了一年的学费费尽心思的找人借钱。

但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唯一值得他留恋的东西,就在眼前。

快看,此刻,一名戴着眼镜,略显文静的女孩,正冲他笑脸相迎-----这便是他从小一起玩大,关系青梅竹马的孙慧。

孙慧和他一样,个头比较小,但却比他看上去精神许多,这个年纪该有的精气神,她全都有。而且越长越清秀,虽说他们不是一个班的,但自开学以来,江浩杰班上的人就开始纷纷议论起她来,说她学习好,家庭条件好,谁要是娶上她,那就是谁的服气。

步入青春期的人就是这样,都渴望得到喜欢的异性朋友关注,江浩杰也不例外。

见孙慧在对他笑,他便觉得全身异常的不自然,心跳不止。这种感觉十分唯妙,但也说不上,到底是因为什么。因为这个年纪,对爱情还只是抱着一丝遐想,始终是那样可望而不可即。

因为从小一起长大,他脑子里也就没什么门户之见,只是冲对面的孙慧摆了摆手,说:“太冷了,你还是赶紧回宿舍吧。”

孙慧笑颜如花的大踏步朝他走了过来,手里还提着一包刚从超市里买来的吃食。见他手中端着的还有一滴油水的搪瓷碗,瞬间明白了什么,一只手将他的搪瓷碗抢过,另一只手将吃食递给他,说:“喏,我知道你一定没吃饱,专门给你买的零食。”

江浩杰打量了下她手中的吃食,内心又开始纠结起来。

一方面他怕他饥荒上头,吃起这些东西狼吞虎咽的,被她取笑。

另一方面就是这些吃食得好些钱,虽说孙慧也不是外人,但他天生要强的性格,不允许他做吃白食这种事。

执拗了一番后,他笑了笑,说:“这些东西挺贵的,你要是给我吃,倒是把我的胃口给惯坏,到时候我可就赖上你,你不怕我把你吃穷?”

孙慧被他这句话,逗得脸上合不拢嘴,看起来更加的开朗大气。

笑了足足有两分钟后,她也开玩笑说:“怕什么,反正早晚都是一家人。”

出于女性的羞涩,她说完这话,便立马跑到灶台水龙头处,为江浩杰洗碗。

江浩杰站在原地楞了好一阵子,脸像烧红的炭火一样,火辣辣的。

他显然已经明白,孙慧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他打算,在踏上这条爱情道路之前,打算拼一拼。

距离高考就差两三个月,他若是考上大学,那就继续上。若是考不上,他将会走父亲走过的步伐,当一名将生命奉献给土地的农民。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选择,那就是去外面闯一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