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神医狂妃 9.6
作者: 韩绵绵 主角: 君九渊 云夙音
160.46万字 3.1万次阅读 775.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748章 只愿君常在 2021-12-21 09:26:0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00.99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48章
简介

云夙音从09区特种医官穿成被迫害的侯府小可怜, 斗极品,撕渣爹,医术在手生活美滋滋,只是没想到见血之后还会变兔子,招惹了那个冷酷腹黑的摄政王。 “再乱跑,扒你皮。” “不听话,扒你皮。” “乖乖的,不然扒你皮。” 阴戾邪王捏着她的兔耳朵,眼里尽是戏谑缱绻, “阿音要乖,本王疼你。”

第1章 穿越了

深冬时节,接连几日大雪让的山中白茫茫一片。

雪地里的寮子里升着火堆,地上躺着个瞪大了眼的年轻的女人,脖颈上全是青紫掐痕。

“晦气,这还没爽怎么就死了?”

旁边人压着着身下的女子嬉笑出声:“你可悠着点吧,这才出京城多远,你就弄死了三个了。”

“怕什么,都是些要进窑子的贱人,就算全死绝了也没人替她们出头。”

他们都是差役,可干的是最苦的活儿,领的是最低的俸禄。

一年有大半年都在外头跑着,四处押解犯人。

有时遇到好些的,能从犯人家里人手中赚点银钱,要点好处,可要是遇上抄家灭族被发配的,半点好处捞不着,去的还是偏荒之地。

路上唯一能找的乐子,就是那些犯人了。

那瘦高个说完之后有些不爽的踢了地上已经断气的女人一脚,拎着裤腰说道:

“真他妈扫兴,我出去一趟。”

另外两人自然知道他出去干什么,大笑:

“你还行不行?”

“要不要给你来点药,小心那话儿给吓折了!”

“我呸!”

瘦高个朝着两人吐了口唾沫,

“老子好的很。”

“谁他妈跟你们两一样,等老子另外抓个进来,让你们好好看看老子的厉害…”

他得意扬扬的挺了挺跨,换来一阵哄笑,这才掀开寮子的草帘朝外走去。

草寮之外,原本蹲在木头栅栏里,犹如牲口似的蹲在一起的人瞧着他出来,顿时惊慌失措。

几个女人脸上更露出绝望之色。

眼见着那人靠近,像打量货物一样上下看着她们,甚至伸手朝着其中一人探了过来。

那女人顿时哭叫出声,砰的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大人,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早就嫁过人生过孩子……”

见瘦高个丝毫不停,甚至伸手抓她胳膊。

她吓得满目仓惶,一把抓住身边的女孩,猛的朝前一推,

“大人,我年老色衰,我身子不干净,你看她,她还是清白身,她还没跟过男人。”

“大人,她比我好!”

那女人哭求着,为着躲避男人的手,毫不犹豫的将云夙音推了出去。

那男人闻言望向云夙音时,对上她虽然消瘦干枯,却依旧能见到几分姿色的脸上,眼底露出垂涎之色。

云夙音被抓着头发拉出去时,只静静的看着那个女人。

那女人眼神瑟缩避了开来。

不怪我。

我只是想要活下来,我只是想要活命……

云夙音看着那女人逐渐安稳下来,变得理直气壮的目光,又看看她身旁另外几人垂着眼一脸冷漠。

她眼神里不由露出嘲讽之色。

就在一个小时之前,她还救过这些人。

云夙音不是这里的人,她原是09军区特殊兵种医官,一手医术活死人肉白骨,却不想一次行动被人出卖后随同军舰沉入海底。

她原本以为自己死了,却不想睁眼时却发现自己居然来到了不知名的朝代,还成了一个本该是千金小姐,却被偷梁换柱塞进流放犯中的小可怜。

眼看着那瘦高男人欺身而上,伸手撕扯着她本就不多的衣裳,露出白皙的肩颈来时,她突然伸手攀着那男人的肩膀。

那人愣了下,一低头,就对上云夙音如水的眼眸。

明明依旧容颜破败,可那双眼睛却满是风情。

干枯裂损的嘴唇不知何时染上了一丝殷红,脸颊上浮出红晕,轻荡着涟漪的美目羞羞怯怯的望着他时,撩拨的他心神剧颤。

“大人,我怕……”

云夙音的声音有些哑,落在他耳边却撩拨至极。

那瘦高个只觉得火气上涌:“怕什么?”

云夙音微红着眼:“我,我是第一次,大人若真要我,能不能避避旁人。”

她眼中挂着泪,柔而娇媚。

“我愿意伺候大人,只求大人庇护,只……只别在这里……我怕……”

她柔柔说话时,嗓音微哑中带着一丝甜软,身子微微颤抖着靠在那瘦高个的身上,仿佛满心依赖着他似的。

那瘦高个只觉得骨头都软了。

他知道眼前这人,沐恩侯府嫡女云夙音,也得了吩咐要将人送出京城,这一路上才忍着没碰她。

可没想到她居然有这么一把好嗓子。

云夙音如今已经不是沐恩侯府的小姐,她不过是个流放犯。

之前未曾碰她,不过是顾忌着她曾经的身份,可如今想想,她能被送到这里来,却从没有人追问。

就算是玩了她,等到了地方离京城千里之遥,又有谁能寻他麻烦。

原本高高在上的云家小姐,亲自委身服侍他,这可比强行摆弄要让人激动的多。

那瘦高个顿时抱着云夙音哈哈一笑:

“行,我带你去里头畅快。”

云夙音被抱起朝着里面走,等入了棚子之后,其他两人瞧着他抱着的人后都是露出惊讶之色,可转瞬又像是想起什么,便转过头。

云家小姐,如今和其他人也没什么两样。

那瘦高男人被云夙音以害羞为名,央求着去了一旁的角落里,就迫不及待的将人放在了一旁的草堆上直接覆身而上。

“小美人,只要你好好伺候大爷,大爷保证接下来这一路让你安安稳稳。”

“谢谢大人。”

云夙音怯怯一笑,顺从的攀在了他身上,靠近之时仿佛舔砥一般,温热的呼吸划过他的喉咙,激起他一阵颤栗。

那差役兴奋的头皮发麻,上下其手。

以前都说云家小姐高贵,没想到比窑子里的姐儿还浪,这感觉简直太刺……

“唔!!!!”

他猛的瞪大了眼,喉头被死死咬住之时,气管破裂窒息。

他感觉着血液流淌之时,疯狂的想要推开身上的人,腰身却被身下之人死死缠住。

云夙音快速在他身上撞击了几下,那人就觉得全身力道仿佛瞬间消散了一样,瘫软在她身上,张大的嘴被一只手紧紧捂着。

鲜血顺着云夙音嘴角流淌下来,而那人犹如濒死的鱼一般,眼睛渐渐睁大,眼球突出。

不过片刻,喉间剧痛伴随着窒息,胸腔仿佛被抽空了一样。

那人身形一僵,原本挣扎的动作停了下来,直挺挺的砸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