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坚 9.3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作者: 白落幽 主角: 黄雁声 汪成贵
14.49万字 0.2万次阅读 3.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9章 时代楷模 2021-07-11 16:05:00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421.03
    累计字数
  • 101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9章
简介

这一年的夏天,贫困县麓丰县,迎来第三十任县委书记黄雁声。从此,麓丰县人民在县委书记黄雁声的带领下,走上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脱贫致富之路……

第1章 我不同意!

汪成贵五十来岁,皮肤干枯黝黑,脸上的皱纹都比别人深些,是竹溪村有名的贫困户。

他四十岁那年,媳妇得了场大病,送到县里的人民医院抢回一条命,之后这些年就一直用药养着。

汪成贵家里地里一把抓,既要给媳妇看病,又要供闺女汪海燕读书,日子一直过得苦巴巴。

倒也不是没人劝他:闺女都是给别人家养的,叫她读这多书做甚?有这多钱花下去,还不如喊她出去打工,既减轻家里的负担,好歹还能给她自己攒副嫁妆。

汪成贵穷归穷,苦归苦,在这件事情上,倒是特别固执,咬牙也要供汪海燕读书。

汪海燕也争气,从小读书不让家里操心,帮着家里一起干农活,还考中省城的大学,可算是飞出了山窝窝。

村里人都说汪成贵算是熬出头了, 以后跟着闺女去城里享福。

汪成贵当着人的面笑呵呵,一转背,眉头就皱成个川字。

享福还不知是哪一天的事,眼前,崽下一年的学费还没凑齐。

原指望家里种的几株黄桃树有个好收成,结果味道不太好,卖不上价,一年到头,剩不了几个钱。

愁啊。

他日子都过成这样了,居然还有人上门给他做工作,让他把家里的几棵桃树给砍掉。

这不是把他往绝路上逼吗?

七月的天,明晃晃的日头把路边的草都晒蔫了,知了长一声短一声的,叫得让人心烦。

汪成贵的脾气比七月天气还暴躁,重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声音猛的拔高:“我不同意!”

“桃树是我家的,凭甚要听你们的砍掉?”

“不行就是不行!”

老旧的八仙桌上,几个搪瓷缸被这一下拍得跳起来,里头茶水溅出,落在斑驳的桌面上,也溅在坐在桌边几人的衣服上,洇开星星点点的水渍。

掉漆的风扇在头顶疲惫缓慢的转着,发出“吱嘎吱嘎”声响。

懒洋洋趴在树荫下直吐舌头的大黄狗被惊得一骨碌坐起,动了动耳朵,警惕往屋里看来。

村长刘福林急了,大声喝斥道:“老汪,你说话就说话,拍什么桌子?”一面搓着手向边上人道歉:“朱书记,赵主任对不住啊。”

“老汪没读过什么书,是个大老粗,脾气急,嗓门大,这也不是有心的。”

“你们莫怪,莫怪!”

长林乡书记朱建国摆摆手:“莫得关系,我们今天上门,就是来做工作的。”

“也怪我们没有事先把话说清楚。”

“这个桃树,我们并不是无缘无故就让你砍掉,而是砍掉劣质的黄桃苗,这样结出的黄桃,口味才会好。”

“桃子的口味好,我们才能打开销路。”

“只有卖得出去,才能发家致富。”

麓丰县是有名的穷县,竹溪村又是他们麓丰县垫底的村子,村民们一整年的纯收入,人均不到二千元。

脱贫攻坚,势在必行!

朱建国道:“赵主任是我们县农业局果木这一块的专家,带着专业技术来帮助我们脱贫的。”

“大家要相信赵主任的专业技术……”

汪成贵打断朱建国的话:“专家,专家,这年头,是个人都敢说自己是专家。”

“专家管我恰饱饭吗?”

“专家在县城恰肉,我在家里恰咸菜,专家把肉分我恰?”

“大白话谁不会说?空口白牙的,就想让我自己把树砍了,门都没有。”

刘福林急得去扯他:“老汪,好好说话!”

“朱书记和赵主任也是为了我们好!”

汪长贵一把甩开刘福林的手,怒不可揭:“冒得好港噶!”

“你们爱咋扶贫咋扶贫,都跟我不相干。”

“谁敢砍我家的桃树,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他恶狠狠威胁完,转身出了门,丝毫不顾刘福林在身后喊:“老汪,老汪你别这样……哎,老汪你别走,朱书记和赵主任特意下乡帮我们解决问题,你是什么态度?!”

汪成贵头也不回:“什么态度,态度能当得饭恰?”

“有这闲功夫在这说些有的没的,我还不如去给家里的桃树多浇一瓢水!”

大黄狗从树荫下站起来,抖抖身上的毛,跟在汪长贵身后,跑了。

刘福林拉他不住,只能尴尬站在原地:“朱书记,赵主任……要不,我们先去下一家?”

接二连三被甩脸子,农业局的赵主任脸上也挂不住,从凳子上站起来,道:“我还要赶去别的村子指导其他人,就先走了。”

“你们村先商量好要怎么搞,统一意见之后,再去向我们农业局申请技术指导。”

刘福林就知道,汪成贵这是把农业局的专家给得罪了。

专家要走,他也拦不住,眼看着赵主任大步出了门,刘福林慌忙把求助的目光看向朱建国:“朱书记,这可怎么搞……”

朱建国低声道:“农业局的专家专门来指导你们技术,帮助你们脱贫,这么好的机会不知道把握,你们竹溪村可真给我长脸!”

刘福林愁眉苦脸:“我也没想到老汪脾气这么牛。”

朱建国指了指他,恨铁不成钢:“你呀你呀,你让我说你们竹溪村什么好?”

“你们村里先给村民做工作,工作做好了,再去请专家过来。”

“别到时候,辛辛苦苦请来的专家又被你们赶跑了!”

朱建国说着,大步从屋里追出去,对赵主任笑道:“赵主任,青石村就在前头,我领你过去。”

刘福林追上前给两人送行:“朱书记,赵主任,实在对不住,老汪他思想一时没转过弯来,误会了您,我代他向您道歉。”

赵主任笑了笑:“道歉就不必了。”

“不过,刘村长,想要脱贫致富,你们首先要改观念。”

“你们村民这种脾气,想脱贫,怕是困难。”

刘福林尴尬陪笑:“赵主任说得是,我们改,我们一定改……”

等朱建国和赵主任两个走得不见人影,刘福林掉头回到汪成贵家里,指着他的鼻子,把人狠狠骂了一顿!

“好你个老汪,你就是个搅屎棍!”

“平时看起来也不像是这么拎不清的人,今天怎么就脑子进水了?”

“朱书记和县农业局的专家难得来我们村一趟,都让你气跑了!”

“你怎么这么能耐呢?”

“有这能耐劲,你怎么不知道想办法把日子过好?”

刚刚说去给桃树浇水的汪成贵,垂头丧气坐在板凳上,一言不发。

刘福林越说越气:“亏得我第一个就想到你日子不好过,把专家带到你家里来帮你解决问题,你就是这么气我的!”

汪成贵捞起桌上的搪瓷缸,把里头的茶水狠狠灌下肚子,红着眼睛问刘福林:“那你让我咋整?”

“我家里一年到头就靠这几棵桃树活着,崽还要上学,每一分钱都是抠搜出来的。”

“现在专家来了,上下嘴皮子一碰,就让我把桃树砍掉,我一家人生活从哪里来?都恰西北风?”

“是,专家话得是好,县里也有决心用技术帮助大家脱贫。”

“可是村长你想过没有,一棵桃树种下去,种活到结果,最快三年才能看到收益。”

“这么搞,冒得脱贫之前,我一家人就先饿死了,你晓得吧?”

他激动道:“难道贫困户很光荣?”

“难道我不想富,只喜欢当贫困户?”

“要是有办法脱贫,谁又想成天拖国家后腿?”

“老汪,”刘福林幽幽叹口气:“你那不叫拖后腿,你那都拖到吱咯窝了!”

汪成贵:“……”

刘福林在汪成贵对面坐下,也灌了一搪瓷缸的水下肚,发愁道:“你这么一说,确实也是个问题。”

他站起来往外走:“我再去问问其他人家的情况,收集问题向上面反应一下,看上面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没饭吃的问题,又不是反应就能解决的,汪成贵不以为然,晚上女儿汪海燕打电话回来,他还跟闺女报怨了几句。

“……海燕啊,你说,老百姓日子咋这么难呢?上面的人动动嘴皮子,我们底下的人就要伤筋动骨……”

汪海燕清脆的声音隔着电话传过来:“爸,你这是又遇见啥事啦?怎么忽然说这些?”

“没,没啥,我在家还能有啥事啊?”汪成贵不想闺女操心,迅速转移话题道:“海燕啊,你在外头工作还好不?”

“天气热,做事吃不消就少做一点,恰好点,注意营养,别为了省钱,这也不舍不得恰,那也舍不得恰,身体还是要紧的,晓得不?”

汪海燕脆生生答应:“哎,晓得了,爸,你跟我妈在家里做事也别太累,等我寒假回家,给你们包饺子恰。”

汪成贵眼睛眯成一条线,也不管远隔千里的姑娘,隔着手机看不见他的动作,笑呵呵点头:“哎,好好,爸等你回来啊。”

汪海燕挂了电话,想了想,又往回给刘福林拔了个电话:“福林叔,我是海燕,我们村,最近是不是遇着什么事啦?”

她知道汪成贵的脾气,定是家里发生了什么让他不高兴的事,所以才在电话里向她抱怨。

刘福林道:“村里最近没什么事啊……哦,今天县农业局的专家去你们家了,说是要指导你爸技术种桃,帮助你家脱贫。”

汪海燕高兴道:“这是好事啊,我爸为什么要不高兴?”

刘福林苦笑道:“听起来是好事,但农业局的专家说你家里的桃树品种不好,口味不行,让你爸把桃树砍了,重新栽过农业局培育出来的优良桃树苗。”

“这么搞,最少三四年没收入,你爸不答应,把人骂走了。”

汪海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