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战龙 9.2
作者: 长生 主角: 君不败 林清婉
166.49万字 1.5万次阅读 0.6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565.85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89章
简介

战神回到家中,发现兄弟被害,一怒之下招来十万狂兵,誓要踏平一切。

第一章 十年军旅,归来故人逝

夏国,东境!

一道气宇轩昂的身影,立于山巅,他身材修长,穿着一身墨绿军装,胸口带满了勋章,肩上五颗将星耀眼夺目。

此刻,他手里正捏着一封折旧的遗书,眼中悲恨欲绝。

“君不败,放弃吧。你是挡不住我们的,为了今天,我们谋划了整整七年。只要杀了你,夏国就再也没人能够阻拦我们了!”

在其对面,八道肤色不同的身影负手而立,气焰嚣张。

“是啊,七年了……”

“要不是因为你们,我怎么会痛失自己的兄弟?今日,我君不败便要拿你们的人头,祭奠我兄弟的在天之灵!”

君不败放下遗书,目光一凌,声音如雷霆万钧:“犯我夏国者,虽远必诛!东境集团军听令,今日,屠敌,一个不留!”

“战!”

百万雄师,声音震惊四方。

“杀。”

一声令下,东境之军毅然杀出。

这一场大战惊天动地,山河摇曳。

……

两天后。

临州,国际机场。

“一飞,我回来了。”

君不败站于人潮之中,口中念着,眼中不止一抹怀念,更多的是一种愧疚。

秦一飞,临州首富秦康平的儿子,与君不败情同手足,是年少最真挚的好友。

三年前,君不败突然接到秦一飞的来信,得知秦家遭到小人迫害,正四面楚歌。

可,君不败正处在两军战前,决战时刻难以抽身。等到他功成身退,准备支援,却得到秦家破灭的噩耗!

秦一飞,跳楼而亡。

其父母,车祸而死,死状惨烈。

其唯一的妹妹,失踪不见。

整个秦氏集团,当日四分五裂,被临州另外五个家族给瓜分的一干二净,从而晋升成为了临州五大顶级豪门。

这其中,有一个家族为周家,其主事人周琳正是秦一飞生前的妻子。

秦一飞死后,周家凭此契机,从一个临州不入流的小家族周家,一跃成为临州最大的豪族。

秦家府邸,摇身一变,变成了周家府邸。

她周琳,更是如日中天,风生水起,一度成为了临州的商业领袖,更是在媒体之上,信誓旦旦的说道。

“一飞是爱我的,秦家的家产,自然也由我来继承,更何况,现在一飞的妹妹还没有找到,只能我来继承了。”

无耻至极!

君不败下了飞机,手中还拿着那份遗书,上面有几个带血的字。

“不败,一定要帮我找到妹妹,帮我照顾好她。”

字字诛心。

身后,隶属于君不败部下的萧山,考虑到天凉了,上前给君不败披了一张袍子。

道:“君上,查清楚了,那一个周琳一直都在寻找秦一飞的妹妹,一直没有放弃,似乎是想要斩草除根。而且从来都不允许有人在公众场合提及秦一飞三个字,不然就会遭到周家的报复。”

“周琳,好一个周家。”

君不败的一双眸子之中,泛起了肃冷的杀意。

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动怒了。

“她现在在哪?”君不败问道。

“帝豪酒店,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拍卖会。”萧山禀告道。

“帝豪酒店,她居然还敢动帝豪酒店。”

君不败目光一凌。

帝豪酒店,整个临州最为奢华的场所,七星级酒店,是秦家最为得意的一个产业之一,秦一飞当初就是在这里跳的楼。

而今日的拍卖会,也在这儿举行,实在讽刺。

“走。”

来到帝豪酒店,君不败踏步走了过去,袍衣飘动,露出了一条大蟒,栩栩如生,犹如活物。

不过就在这时,在他身后一个穿着淡紫色礼服的女人抬头看见了君不败的外袍,眼前顿时一亮。

“喂,前面那个,站住!”

君不败回头,骆雁雁快步走到他的面前,语气不容商量的道:“天冷了,你的大衣借本小姐披披。”

说着,就伸手去扯君不败的大衣。

她想着自己这么漂亮,眼前这个威武不凡的男子肯定不会拒绝的,到时候披上了这件极有气势的大衣,心情好了说不定会给这个男子一次机会。

不料,君不败一巴掌将她的手拍开:“不好意思,我不太喜欢和女人接触。”

“不喜欢和女人接触?呵,我不是要接触你,我是要接触你这件大衣!开个价吧,我想要买下你这件大衣,多少钱都无所谓。”

骆雁雁仔细打量着君不败的大衣,做工精致,黑袍上面的青蟒栩栩如生,绝对是大师名作,造价不菲。

“开价?”君不败举起一只手,示意了一下。

“五十万?是有些贵了,但是本小姐不差钱,我可以买下。”骆雁雁考虑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觉得在自己的承受范围之内。

不过君不败却是摇了摇头:“后面加个亿。”

“五十万个亿,你敢戏弄我?”骆雁雁差点破口大骂,就算是把十个临州卖了,也没有那么多的钱吧。

君不败转身离去,并不想理会这个女人。

“你给我站住,你知道我是谁么?我是骆家的骆雁雁,我劝你最好把你身上的大衣送给我,不然得罪了我,骆家会让你在林州彻底消失!”

骆雁雁指着君不败的身影,大声威胁。

而君不败停下了脚步,转过了身来,目光冰冷:“现在,所谓的豪族都是如此霸道么?”

难道,自己在边关不顾生死,庇护的就是这种人。

而这时,在其身后的一个男子,也迎了上来,看了一眼局势,有些讨好的对着骆雁雁说道:“雁雁,这件事好办,交给我,我一定让他服服帖帖的把大衣交出来。”

“看你的了,我骆雁雁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

骆雁雁抱着手,站在旁边,准备看好戏。

而那个男子直接走在了君不败的面前,扬起了一只手:“小子,我是李家的李乐康,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吧,知道的话,这一巴掌你就别躲。躲了的话,我让你在临州混不下去。”

说完,一巴掌扬下。

“啊。”

下一秒,一声惨叫响起,只见李乐康连接后退,在他脚边有一只血腥的手掌,正在翻滚着落下台阶。

最终,李乐康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满脸冷汗与惊恐。

在附近的所有人脸上都写满了震惊,看着那个,站在了君不败身前,拿着一把军刀的身影。

“我的天,李家少爷居然被斩断了手掌!那可是,临州十大豪族之一啊。”

“这小子不想活了吧。”

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使劲的擦了擦眼睛,还有一丝不敢相信。

“君上三米之内,皆为禁区。”

萧山收回了军刀,退回到君不败的身后。

骆雁雁惊了一下过后,才恢复了过来,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女人,指了指君不败:“你死定了,你居然砍了李家少爷的手掌,你绝对走不出临州。”

“嘴贱,掌嘴。”

君不败一声令下,萧山出现在了骆雁雁的身前。

啪!

啪!

啪!

三个连环的巴掌拍在了骆雁雁的脸上,出现了一个鲜红的手掌印。

“你居然敢扇我!我可是骆家的人。”

一声尖叫,在骆雁雁的身上响起,她捂着自己的左脸,已经肿了起来了,像个泼妇,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瞪着君不败。

而这时,君不败大步一迈,走到了骆雁雁的面前,一张精琢般俊朗的五官,却是让骆雁雁如同掉落冰窟窿一般,身子一下子软了下来。

而接着,骆雁雁听见了那句让她这辈子最为惊恐的话。

“骆家又怎样,我不仅敢扇你,我还敢杀你。顺便提醒你一下,此为蟒袍,非王侯不可穿戴,不是你这种人配沾染的。”

骆雁雁吓傻了,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明日,令你家中长辈亲自来找我登门道歉,若不来,骆李两家,在临州就没有必要存在了。”

君不败说完,大步迈进了酒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