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出棺 9.4
作者: 苗棋淼 主角: 谢半鬼
113.83万字 0.1万次阅读 2.2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7
    作品总数
  • 1034.1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04章
简介

鬼衙密捕谢半鬼受师命服役鬼衙,以追捕妖鬼为业,却不知自己身负惊天之秘。 谢半鬼率鬼衙众将,夜袭恶鬼牢,血战刑台魔,遭遇勾魂车,巧破骷髅锁;经历恶鬼索命,智斗桃花魔影,掀开蛊毒棺椁,进出墓中村落。一次次亡命恍惚,一次次死里逃生之余,又卷入了仙、灵、巫、鬼四大密衙的暗中较量。血战江湖群雄,终于成为了江湖中不朽的传奇。 可是传奇终有遗憾,当鬼衙众将带着几许沧桑,几许多情回首江湖时,他们最想要的又是什么?

第一章 听说了吗

“听说了吗?镇水县衙门又来了新官啦!”

“这世上为了当官不怕死的人还真多,镇水县县令都死了四个了,还有人敢来啊?”

“听说这回来的县令叫高崇岳,名字里有山又岳的,全是土啊!保证能镇住河。”

“镇住河有个屁用?土能克水,能克得了水里的那些东西么?”

“就是,上回那个县令叫王虎臣,金命,属虎,姓王,还是武官出身,百邪不侵的命数,放别的地方准能震住场面。来镇水县以后怎么样?最后连尸首都没找着……”

“你说镇水县衙接二连三死了那么多人,真是被……”

“闭嘴,眼看就要天黑了,你提那个想死啊!”

“别说了,来了,来了,还带着甲兵呢,看来有点门道。”

“别看了,快走吧!天黑之后想走都走不了啦!”

高崇岳虽是武官却习惯秉烛夜读,几年来从未改变。三更敲过,高崇岳正要合上书本,屋子里的昏黄烛光却忽然变成了一片惨绿。

手臂粗细的牛油蜡上竟然冒出了半尺多高的绿火,接近着整个衙门的烛火一个接着一个的变成幽幽绿芒,就连衙门口的两盏气死风灯也变成两团绿光,乍看上去就像恶狼的在黑夜里睁开了嗜血的瞳孔。整个衙门在惨绿的光影里瞬间变得寒气森森,渗人心肺。

“绿火闹鬼!”高崇岳想起老辈人的话,也惊出了一身冷汗,本能的按住了桌子上的宝剑。

“大人……大人……河道发生异常。”士兵的脸孔在半明半暗的光影里泛起阵阵铁青,看不到一丝一毫的血色。

“出去看看。”高崇岳拔剑在手大踏步走出书房,带着两百军士直奔河滩。

没过多久,剧烈涌动的水声就传进了他们的耳朵,而且越往前走水声越大,最后竟然变成了震耳欲聋的牛吼声。

“大人,河水翻腾不息,怕是要闹蛟了吧?”

“一派胡言,现在已近深秋,蛟蛇早已蛰伏,怎么会闹蛟?”高崇岳虽然训斥的手下,却也看见整个河道气泡翻涌,水声不断。明显是有什么庞然大物要破水而出,难道真的是蛟龙受惊?

仅仅片刻之后,河水里出现了惊心动魄的奇景。

猛然间,一股五尺圆径的水柱直冲云霄,白练破空十余丈后,轰然向四面散开下坠,河道立时像开了水的铁锅到处能看到翻起的气泡。接着,水柱接二连三的从各处向空中激射,下坠的巨响撼山动岳。天空中一时间云沉风恶,天宇像是凭空的压低几丈。四周军士,只觉得胸口一阵发闷,眼前金星连闪。

“啊——!”只听一阵惊叫,十余人忽然不由自主的双脚离地,向半空飞出。瞬间隐没在一片乌黑的云层当中,接着惨叫频传血雨连迸。走型的兵器,挂血的衣衫和不知被什么东西绞碎了的肢骇铺天而落。

又是一阵旋风紧擦着地面上天空刮起,把身穿铁甲的精兵吹得东倒西歪,有人扔到掉兵器死死保住身边的大树,来对抗风力。有人干脆是趴在地上将手插入土中稳固身形。

河水在狂风之中翻起了滔天巨浪,一道笔直狭长又带着无数触角的黑影在河水中森然浮现,要看就要破水而出。

高崇岳插剑入土稳住身形:

“弓箭手准备!”

几个高手侍卫刚刚将挂着灵符的破甲箭搭上弓弦。只觉得头上一暗,皎皎明月瞬间被乌云遮掩,上百军士落进了无尽的黑夜,这个突忽其来的黑暗像是预示着末日的到来,一瞬间让人充满了绝望的情绪。

“时辰已到,准备行刑。”毫无生气的声音在黑夜中飘忽不定,像是冲天而来又像是在人耳边炸响,短短八个字像是八声丧钟重重的敲在军士心头。

“轰!轰!轰!”

河水中接连发出三声巨响,一座蔓延十里的刑台,从翻腾不息的河流中一节节的徐徐升起出来。冰冷诡异的悬浮在呼啸奔腾的水流中。

一根接着一根的绞刑架上带着倒刺的环形绳索,空荡荡的随风摇曳。像是一张张的狞笑的鬼脸,在那些军士面前的眼前飘荡。

“怎么回事?”

“刑台,是刑台,镇水刑台的传说是真的!”

那些军士还来不及惊慌,来不及恐惧,就觉得肩头上剧痛钻心,下意识看见肩膀却见五道手清晰无比的指印,正一寸寸陷入精铁打造护肩甲中。凭空传来的巨力将百多名铁卫精兵硬生生压跪在河滩上。

百多名或南或北跪在河滩上的军士,无一不是双手向背后扬起,头颅被压向地面,发髻笔直的提上半空,嘴巴像是被塞了什么东西慢慢隆了起来。

忽然,一道道绞索凌空飞来套住了军士的脖子,猛然上提将这些人活活吊了起来。唯一没有遇难的高崇岳满眼都是凌空乱蹬的腿脚,渐渐的那些徒劳寻找支点的腿脚缓缓松了下来,脚尖向下悬在了空中,顺着脚掌往上看去,只剩下舌头伸出嘴外,面皮铁青,双目圆睁的脸孔。可怖的是,那些没了生气的死人,嘴角却像是在上下抽动,似乎是在频频诅咒着他这个首领。

“何方妖孽……”高崇岳横剑在手声嘶力竭的吼道:“何方妖孽还不速速现形。”

本已经不动的尸体,却忽然像是悬空的陀螺在随着绞索在空中疾转,绞索越旋越紧勒断了兵士的颈骨,密密麻麻的碎骨声在高崇岳四面八方此起彼伏,阵阵寒意从他头皮直渗心肺。

高崇岳将利剑武成一团蓝光护住周身,疯狂喊道:“出来,给我出来。本官是朝廷六品武官,有皇朝气运加身,百邪不侵,我不怕你,不怕你——”

五只绞架将高崇岳围在中间高速旋转,五道绞索像是在风中扬起旗帜平直的连成一道白圈。像是在寻找他的破绽,又像是在消耗他的内力。

高崇岳手中长剑渐渐的越舞越慢,他那张被汗水浸透的惨白脸孔也从剑光中露了出来。蓦然,一道绞索飞旋而出,在长剑舞动间隙中绕过剑身套住了高崇岳持剑的手腕之后飞速旋转,生生拧折了他的一条手臂。

“啊——”高崇岳惨叫声刚出一半,口中就被凭空的塞入了什么,将他的叫声堵了回去。

套住他手腕的绞索忽然猛收将高崇岳身躯凌空拽起,另外五道绞索跟着破空而来,分别套住了高崇岳的四肢和脖子。将身材魁梧的高崇岳在空中平直的拉成了一个“大”字,猛力向五个方向拉扯而去。

“嗤啦——”

撕裂棉布般的巨响当中,一块没有了四肢和头颅的躯干被绞索拉扯的巨力抛上半空,带着喷溅的鲜血盘滚而落。五道绞索跟着缓缓落下,将高崇岳的四肢和首级按照原来的位置摆在巨力躯干一尺的位置。

“刑毕,家属收尸!”诡异的声音凭空而来又倏然隐没。

第一座绞刑架上的绳索缓缓松动,失去了束缚的尸体“啪嗒”一声掉在地上,却仍然保持着临死前双手倒背的姿势俯卧在河沙当中。接着两百个被绞死的军士一个接着一个的被放了下来,漆黑的刑台也徐徐沉入河底。

镇水河再次变得风平浪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