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大结局(下)

书名:
男神的花式撩法
作者:
琛衣
本章字数:
7048
更新时间:
2017-09-26 14:40:50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玫瑰吻月亮

唐彧辰,物理界知名教授。 高冷、死板、不言多字、三百六十五天都是西装革履,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让人只能感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Z大所有老师跟学生都在背后讨论这位高岭之花终究会落得哪个女人手中是每日必讨论的下饭话题。 后来有人传言唐教授换了一辆玛莎拉蒂,副驾驶还贴挂满了小女生才喜欢的库洛米。 大家都哈哈大笑,之后的下饭话题就变成了“唐教授不为人知的少女心” 直到在Z大的元旦晚会那一天,无数学生老师都看见一位身材姣好可可爱爱的女生背着库洛米的毛绒包从唐彧辰那玛莎拉蒂的副驾上下来。 众人呆楞 唐教授背着他们找了个女朋友?
已完结,累计30万字 | 最近更新:第九十三章 大结局

第一章 教授您人真好

书名:
玫瑰吻月亮
作者:
月纪舒
本章字数:
3498

“报告!”

宋知宜站在偌大的教室门口,小心翼翼地敲了敲教室的门。

唐彧辰停下拿起粉笔在黑板上书写的动作,扭过头看向了正一脸紧张的宋知宜。

在座的学生都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宋知宜,心里暗自替这位同学捏了一把汗。唐彧辰,Z大物理系中最为知名的教授也是整个Z大的门面。一贯的严厉让那些在他手下的学生苦不堪言。敢在魔鬼教授的课上迟到这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

宋知宜对上唐彧辰那锋利的目光,不自主地咽了咽口水。

昨天周菲菲还特意告知宋知宜唐教授很不好对付,可宋知宜压根就没当回事,觉得区区一个教授能不好对付到哪里去?

但现在,宋知宜站在这个公开教室的门口,看见教室里坐满了比别的教室还要多的学生,渐渐为自己昨天简单的想法而后悔。

什么样的教授能让一个容纳三百多人的公开教室全部坐满而且台下各个都在做笔记?

毫无疑问,变态教授才能有这种成就。

宋知宜紧张地站的笔直,内心十分为自己昨天的乐于助人而后悔着——

作为一个全职作家的宋知宜,每天在家不好好写文章总是在王者峡谷中游荡。不游荡倒没什么,一游荡就是整整一天,有时还会被自己亲爱的编辑大大发现自己的作案现场,然后所面临的就是编辑的夺命催稿call。

但宋知宜不以为然,并不觉得自己天天游荡于峡谷与电视剧之间是错误的。她觉得自己这叫“能拖是福”,更何况这些能为她带了更多的写作灵感。

这话不管编辑信不信,反正宋知宜说得自己是信了。

宋知宜像往常一样在下午时分醒来,手机的电话铃声如同催命咒一般吵得宋知宜头疼。宋知宜睡眼惺忪看都没看直接地按下接听键,语气很是无奈:

“诶呀,不要催了不要催了,我在写了。”

电话里头的周菲菲一愣,很快就叫喊着:“宋知宜!拜托你看看来电显示,我不是你那催命的编辑!”

宋知宜拿着手机的手一顿,随后艰难地睁开双眼瞟了一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菲菲公主。

这几天宋知宜被编辑催稿催怕了,连续好几天都梦见自己那夺命编辑拿着大砍刀在后面追自己,搞得宋知宜都魔怔了。

但,魔怔归魔怔,她宋知宜还是一个字没写。

宋知宜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周菲菲瞬间来了劲,兴奋地说:“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顺带着需要你帮个忙。”

宋知宜思想挣扎了一会,起身穿上鞋,边朝卫生间走去边说:“说说吧,什么坏消息啊。”

宋知宜打开免提,将手机放在一边,开始洗漱。镜子里的宋知宜头发乱得如同鸡窝,吊带睡裙勾勒出她较好的身姿,那锁骨处的玫瑰与月亮的纹身显而易见。

“知宜,我跟你说啊......”周菲菲滔滔不绝有声有色地开始了她长篇大论的演讲。

宋知宜涂完护肤品,拿着手机走到全部挂满了库落米摆件的书桌前坐下:“所以,你让我帮的忙就是去代替你上课?”

“Bingo!”周菲菲激动的打了个响指,“我跟我男神能不能幸福的在一起就靠知宜你啦!”

宋知宜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她回想起自己大学时期所面对的各种秃头中年教授,打心底地一万个不愿意。

当年要不是被逼无奈,她一节秃头教授的课都不想上啊。

更何况她还是个文科,周菲菲学的可是物理!

物理那秃头教授不得更多啊!

她放着自己手机里恋与制作人的帅哥们不香吗?她还只要捧着手机就能选妃,为什么要“千里迢迢”地跑去看秃头教授?

这不有病吗。

“我不要。”宋知宜打开电脑,拒绝,“我要写稿子呢。”

“诶哟,我滴姑奶奶诶,你还知道你要写稿子呢?那也没见你动笔啊。搞不好你电脑里新书文件夹现在里面都是空的。”

宋知宜看了一眼自己刚建立的文件夹。

的确,她还是没想好新书要写什么题材。

“不是我不想帮你,”宋知宜刚想苦口婆心的劝劝周菲菲,可还没等她说完下一句,就被周菲菲接上了话。

“那你就帮我吧,不要违背你的内心。”

宋知宜叹了口气:“你说啊,我一个见到物理就头疼的人去上物理课,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而且,我是真的不想见到秃头教授啊!”

周菲菲知道,宋知宜的确对秃头教授有很大的敌意。这一切都要源于宋知宜大学时某位秃头教授异常苛刻,最过分的是他会强迫自己的学生去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特别是女学生。

当然了,帅一点的教授除外。

周菲菲拿着电话:“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

“那就别说了。”

“诶哟!”周菲菲急得拍自己大腿,“我们教授,真的不秃头,而且很帅!”

宋知宜在电脑上打打删删,一个字都没有憋出来:“我不相信你的审美,除非你发誓。”

“我发誓,我们教授一不秃头二是个帅哥。如果不是,我周菲菲天打五雷轰!”

宋知宜听着周菲菲的毒誓,瞬间笑出了声:“哎,行吧。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周菲菲将时间地点都告诉了宋知宜,并且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着:

不能迟到。

不能早退。

不能走神。

要不然后果惨不忍睹。

可现在的宋知宜尴尬地站在门口不知所措,她现在逃跑肯定是不行的,冠冕堂皇走进去那更加不行。

“哪个班,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迟到?”

唐彧辰放下手中的粉笔跟书本,低头翻着点名册。

哪个班.....

她不知道啊!

罢了罢了,随便蒙一个看看运气吧。

宋知宜回答:“一班的周菲菲,我找错了教室所以迟到。”

宋知宜得确是因为找不到教室而迟到的。而走错教室有一大部分的原因其实是因为在中途路上,有一个长相颇为俊俏的小学弟问她要了微信,然后宋知宜阴差阳错跟着那小学弟进了另外一间教室。

直到那个教授点名没点到周菲菲的名字,宋知宜才发觉自己走错了教室。

宋知宜只看见唐彧辰翻阅点名册的手顿了顿,随后抬起头看向自己,冷冷地开口:“我不教一班。”

“......”

完了,彻底完了。

“教授!”台下有个男生举起手,“周菲菲是十一班的。”

宋知宜如同获救一般,松了口气,随后赶紧解释着:“教授,我是十一班的,我刚刚......呃......‘十’发音没发出来。”

唐彧辰看了宋知宜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低头做好记录,就扬手示意宋知宜自己找地方入座。

坐下后的宋知宜彻底松懈,无趣看着黑板上于她而言的天书。渐渐地,她的注意力全部都落在了唐彧辰的身上。

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金丝框架眼镜下是一双勾人入魂的桃花眼。刘海在额前点缀着这张棱角分明的脸。

宋知宜左手撑着头一动不动地看着在讲台上讲课的唐彧辰入了迷。不得不说,这男人看上去真是英俊潇洒帅气迷人哈。

“周菲菲。”

宋知宜条件反射般地回过神,“蹭”的一下从座位上窜了起来。

唐彧辰看着一脸懵的宋知宜,指了指黑板:“你来说说接下来要怎么写?”

宋知宜瞪大了双眼盯着黑板上的各种符号跟数字,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她完全看不懂啊!

唐彧辰见宋知宜迟迟给不出答案,又指着黑板:“那你跟我说说黑板上的这是进行到哪一步了?”

这......这进行到哪一步了......

宋知宜真想当场给大家演唱一下:“一步两步是魔鬼的步伐”。

苍天呐,求求给个答案吧,她这个理科渣渣是真不知道。

“坐下吧,”唐彧辰揉了揉眉心,“下课到我办公室来。”

这一个半小时宋知宜这叫一个度日如年,啊呸,是度秒如年,想到下课还要去魔鬼的办公室,宋知宜瞬间心死如灰。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宋知宜只能畏畏缩缩地跟在唐彧辰身后。

刚下课的时候,宋知宜听见了很多女生都在议论唐彧辰的长相,夸他英俊帅气,有的女生更是扬言说要嫁给唐彧辰的。宋知宜在心里真想给这个女生竖起了一个大拇指,佩服她勇气可嘉,顺带着为她点播一首曹万江的《你要结婚了》。

唐彧辰将书放在办公桌上,扭头看着一直低着头的宋知宜,缓缓开口:“作业拿出来我看看。”

什么玩意,还有作业?

这事周菲菲怎么没告诉她啊!

“教授......那个,那个啥,我作业没带。”宋知宜双手紧张地握在一起,“我作业放在我背包里,但是......呃......就是......我出门急忘记带包了。”

宋知宜不敢抬头看唐彧辰,只听见唐彧辰一声冷笑:“是吗?你是觉得我对自己的学生会没有印象?”

唐彧辰教的学生与其他教授相比少了很多,他只教研究生,所以每个学生他多多少少都有些印象。

“......”

宋知宜低着头不说话。

“为什么代课?”

宋知宜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都无济于事,干脆就直接招供了:“我就是久仰唐教授的美貌......”随后发现自己说错了话,立刻改口,“呸,久仰您大名。正好周菲菲有事,我就见义勇为代她来了。”

还没等唐彧辰开口,宋知宜又说:“教授,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您怎么处罚我都可以。”

唐彧辰拿出几张A4纸放到宋知宜的面前:“一万字检讨。”

“......”

呵呵,一万字的检讨.....

呵呵,教授您人真好。

宋知宜苦笑着拿起A4纸打算跑路。反正唐彧辰也不会找到她。

“在这边写完再走。”

就当宋知宜要转身之时,唐彧辰声音再次响起。

宋知宜认命地坐在唐彧辰的对面,拿起桌子上的笔,一个字一个字地瞎编着。

一万字......是她这个作者要写一个礼拜才能写出来的量啊!这变态教授居然要她现在就地写完,这不纯纯要她人命啊!

宋知宜心里苦但她不说,也不敢说,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