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农女之屯粮王妃 9.5
作者: 蓝色小路 主角: 叶安安 阿宁
112.7万字 0.8万次阅读 279.7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89.94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95章
简介

人家穿越都是美女救英雄,英雄以身相许,到了她怎么就不按套路来呢?你救了我,你身份高,攀不上就做个朋友吧。谁知这朋友做着做着,这男人竟然想要个长期饭票!就算她是天下第一粮仓,就算她家粮食千千万,也耐不住你身后千军万马啊!

第一章难产

深冬的河沟村,昨夜刚下过一场大雪,到处都是一片雪白之色,而叶家却传来一阵阵妇人的叫喊。

三个衣衫褴褛的孩子齐齐跪在叶老太的身前不住磕头,

“奶奶,求求您了,帮我娘请个大夫吧,小五以后一定多干活,求求您救救我娘吧!小七小八,快求求奶奶。”

“奶奶,求求您了。”

“奶奶求求您。”

另外两个孩子乖巧的附和,三个孩子都是女孩,大些的看着十岁左右,小些的大概只有三四岁。大些的正是叫五丫,此时正不住的压着两个妹妹给叶老太太磕头,希望她能为她们的娘亲秦氏请个大夫。

“我呸!还大夫,也不看看你娘那短命相,嫁到我老叶家十几年就生了你们三个赔钱货,现在竟然还想浪费老婆子的银子,做你的春秋大梦!”

叶老太太一脚踢开想要抱她双腿的小五,尖酸刻薄的骂道。五丫胸口中了一击瘫倒在地,但却急忙又爬起来,苦苦哀求,

“奶奶我娘流了好多血,求求您了,就请个大夫吧,等我爹回来一定会还您银子的,求求您了。”

小五不住按着两个妹妹磕头,三人额头都已经沁出血渍,叶老太却依旧刻薄的指着三人咒骂,

“赔钱货就是赔钱货,你们以为银子都是大风刮来的,你们爹就是个忤逆子,不听我的话非要出去挣什么银子,这下好了,不仅带不回银子,还被山贼给杀了。

留下你们这一群讨债鬼,做娘的是个丧门星,三个小的都是饿死鬼投胎,现在还想贪墨我老婆子的银子。

滚滚滚,哪个女人还没生过几个孩子,就你娘金贵,生个孩子还必须请什么大夫,贱人就是贱命,给老娘滚一边儿去。”

转头又故意冲着屋内喊道,

“生不出来就去死好了,老三已经被你克死了,你还不赶紧下去赔罪,难道想留在我老叶家把全家都克死不成!”

“啊……”

里面的秦氏听到这样的诛心之言,本就因为丈夫死亡以及孩子难产而悲痛的心情,更是生出绝望之意。但她不能死,她还要为丈夫留下血脉,前些日子她梦到了,这个孩子是个男孩,她一定要生出来。

又是几声哀嚎后,房内就再没了声响,一个肥胖的妇人匆匆跑了出来,惊慌的在叶老太耳边低语一阵,叶老太诧异的问道,

“真的?”

“娘,儿媳怎么敢骗您呢。”

胖妇人正是叶家二儿媳何氏,刚帮忙接生的就是她。叶老太蹙眉半晌,转身进了主屋,叶老头正坐在床头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对于屋外的事置若罔闻。

“老头子,秦氏快不行了,等她咽气了,改日我就把三个丫头片子给卖了,又能赚一笔给我的大孙儿念书。”

叶老头将烟杆在床沿磕了磕,不悦皱眉斥道,

“糊涂!老三刚死,秦氏要是也跟着死,明日你再将几个丫头卖了,这河沟村的人还不戳我叶大山的脊梁骨!

没了好名声,耀祖的前程的也就没了!你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妇人,还不快去看看老三媳妇怎么了。”

叶老爷子烟杆敲得梆梆响,叶老太自来是怕自己老头子的,这会儿想到未来的老封君日子差点就被自己一时糊涂给祸祸了,也是悔的直拍大腿,

“都是被三房那三个丫头片子气的,差点耽误了我大孙孙的好前程!回头我再收拾她们。”

说罢掀帘子出门,搭都不搭理想要上前询问的何氏,径直进了秦氏的屋子。

只是推开屋门,一股子血腥之气扑面而来,叶老太太这才确信秦氏是真的难产。

掩着口鼻上前,嫌弃的看了一眼早已没了知觉的秦氏,又伸手看了看破棉袄包着的婴儿,浑身皱巴巴不说,瘦小的真就不比那小猫崽大多少。可能是屋里太冷,孩子脸上泛着不健康的青紫之色,这眼看着就是不行了。

又伸手扒拉开孩子的腿瞅了一眼,脸色不太好的又匆匆回了主屋,

“老头子,那秦氏真生了个小子,但我看着两个人都不太好,若是请大夫回来,只怕没个几两银子是下不来的。

更何况,就算救回来了,以后也得像少爷奶奶的伺候着,老头子,依我看,不如就让秦氏——难产去了吧。”

叶老太太丝毫不顾及那刚出生的孙子,一口一个让秦氏去了,那样瘦弱的孩子,没了亲娘,只怕这个冬天是过不去的了。

叶老头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不反对也不赞同,老太太也只能察言观色的坐在一旁,不敢吭声。叶家向来是叶老爷子的一言堂,叶老太太也就只敢在儿媳妇和几个儿子面前拿乔,对于叶老爷子她怕的很。

整个院子似乎忽然远离了刚才的喧闹,安静的让人有些害怕,而跪在地上的叶七丫却轻轻的拽了拽五丫的衣角,在她耳边低语几句。

五丫震惊的低头看着一向傻乎乎的二妹,她的额头还有刚才磕头留下的红痕,脸色苍白,小脸瘦的脱形,但此时,那双大眼睛却闪着从没有过的光芒。

“七丫,我,我们真的要这样做吗?”

七丫却郑重的点头,

“姐姐,如果你不想娘死,就快去。”

五丫看着只有八九岁的样子,其实已经十二岁了,对于死这个字,她明白,更是深有体会。

一个月前,村里人回来说爹掉下山崖了,娘当时便晕了过去,她就偷偷的听小姑跟奶奶说,爹是死了,再也回不来了。

这一个月她们姐妹三个本就艰苦的日子过得更加艰难,连怀着身孕的娘都不得不帮三人洗衣做活,没有一个月,她们三房的四个人便都没了人形。

爹死了,娘要是也死了,奶奶一定会卖了她们的。村里的小草就是被她奶奶卖给人做媳妇,没半年就死了,她不想死,所以,娘也不能死。

“好,姐这就去!”

这会儿叶家院子里除了姐妹三人空无一人,根本没人会在意趴在地上的这个小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