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7 大结局(2)

书名:
大佬追妻不择手段
作者:
紫色流光
本章字数:
2407
更新时间:
2021-06-12 01:57:00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新婚老公不孕不育,我却怀孕了

乔惜从小在乡下长大。 父亲去世,母亲改嫁。 成年后,无良母亲接她回城替继姐出嫁。 她被迫嫁给双腿残疾,不孕不育的霍家废物二少。 新婚第二天,矜贵高冷的男人漫不经心地说:“离婚或守活寡,你选一个。” 乔惜直接扒了他的西装裤,摸上他紧实性感的大腿:“我选第三个!” 后来,她一手针灸妙手回春,治病救人! 残废老公竟是隐藏的千亿首富,被她治好,更让她肚里揣个宝! 权贵名流求医问药,趋之若鹜。欺辱她的人后悔不已,跪求放过。 更有豪门贵妇红了眼眶,上门认亲! 原来她本该千娇万宠,只因有人偷了她的人生。 便宜老公美滋滋:老婆是个宝,谁娶谁知道! 乔惜揉着腰咬牙切齿:当初是谁清心寡欲! 这分明就是个会勾人的男妖精!
连载中,累计165万字 | 最近更新:第786章 孙威猛,我杀了你全家!

第1章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被我亲疯了

书名:
新婚老公不孕不育,我却怀孕了
作者:
陆肆儿
本章字数:
1935

乔惜穿着洗得发白的碎花裙,坐在极尽奢华的别墅里。

面前二十年未见,穿戴华贵的亲妈握着她的手哭诉道:“惜惜,你在乡下过苦日子,嫁到霍家也能享受荣华富贵。”

乔惜的心抽痛了一下,心里对母爱的奢望荡然无存。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赵玉珍说道:“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确定要我替你的继女苏薇薇嫁人冲喜?那个男人还出了车祸成为昏迷不醒的植物人了?”

苏家想要富贵揽了霍家冲喜的橄榄枝,却不希望苏薇薇嫁过去受苦。

原来她是替罪羔羊,一开始就被牺牲的那个,赵玉珍这才将她从乡下接来。

她还以为是赵玉珍良心发现,想要当个好母亲呢。

赵玉珍哭得可怜,直接跪在她面前说道:“我也没办法。我是二嫁女,是后妈!看着是有钱太太,但也有许多苦衷。我生了你一场,你就当帮帮妈妈吧!替你继姐出嫁吧!”

乔惜深吸了一口气,眼眶微微发红。

赵玉珍当年丢下在襁褓中的她,嫁到苏家当继妻。她将继女苏薇薇疼得像是眼珠子一样,二十年对她这个乡下的亲生女儿不闻不问。

她以为赵玉珍接她回来,是良心发现想起她这个被抛弃的女儿,没想到是榨干她最后的价值。

“好,我嫁。”

就当还了生恩。

赵玉珍破涕为笑,连忙擦干眼泪将她拉了起来,“霍家准备了凤冠霞帔,大红喜庆,赶紧换上。”

她只顾达成自己的目的,喜气洋洋地张罗。

乔惜甩开她的手,明媚的俏脸上满是冷意,“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和你再无瓜葛。”

赵玉珍怔愣了一会儿,很快就若无其事让女佣们给乔惜换嫁衣。

乔惜站在原地就像是木偶一般被套上那些衣服,原本不俗的长相更加秾艳昳丽。

她的余光扫过楼梯口,只见一抹婀娜的身影。继姐苏薇薇站在那里,嘴角噙着一抹得意的笑容,看着她无声地说道:“没妈的可怜虫。”

乔惜双手垂落在身侧,她将从乡下带回来的药箱紧紧攥住。

女佣提醒道:“太太,霍家的车已经到门口了。”

赵玉珍连声说道:“惜惜,别让霍家人等太久。你这破烂就别带去霍家了,免得被人笑话。”她推搡着乔惜就往外走,要将她手里的药箱给抢下来。

乔惜躲开,赵玉珍失去了支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这是我的随身物品,你没有权利处理。”

乔惜冷声说道,眼中满是疏离。

药箱是她的命,她靠着它治病救人。

身后。

苏薇薇扶起赵玉珍,轻蔑地说道,“小妈,我看乔惜不太愿意呀。让你亲生女儿替嫁,会不会委屈了她呀?”

赵玉珍讨好地说道:“这是她的福分,成了植物人的霍家二少也是她高攀不起的,在乡下她哪里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呀。”

乔惜彻底死心了。

砰!

她直接关上车门,隔绝了她们恶心的声音。

车子一路开到了霍家,暮色沉沉。

霍家是海城顶级豪门,苏家也是走了好运才攀上这门亲事。霍家嫡系分为大房和二房。

霍家二少霍行舟能力出众,是家主的最有力竞争者,可却在一个月之前出了车祸,昏迷不醒成了植物人,几乎被医院判了死刑。

海城最炙手可热的青年才俊,瞬间成为名媛避之唯恐不及的存在。

听说,连生育能力都失去了。

真是可怜!

霍家二房走投无路,只能信了冲喜的传闻。

乔惜的视线被红盖头遮住,霍家佣人钱婶扶着她走进别墅,头顶的凤冠压得她几乎抬不起头。

她被带进了一间宽大的卧室,坐在床边。

钱婶用半米长的红绳将她的右手一圈圈地缠住,红绳的另一端系在床上男人的左手上。

“不可解开,这是规矩。”钱婶叮嘱道,“坏了事,你担待不起。”

乔惜微微点头,脖子酸胀得几乎直不起来了。

钱婶见她乖巧便说道:“今夜委屈你陪着少爷,有事喊我。”

她说完,便关上房门走了。

偌大的房间里安静得可怕,仪器发出的“滴滴”声,还有陌生男人几不可闻的呼吸声。

乔惜将药箱轻轻放到了脚边,弥漫出的淡淡药香让她得到些许安心。

只要药箱在,凭借一手针灸,就是她的底气。

她浑身僵硬酸痛,便下意识曲着葱白如藕段的手捏了捏脖颈,却忘了手里的红绳。

她被狠狠一扯。

凤冠上的串珠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她栽到了床上,红盖头也飞了出去。

整个人压在一具温热的身体上,她的红唇触碰到了男人的脸颊。

身下的男人面皮冷白,紧闭着双眼,睫毛卷长落下一圈阴影,俊美无俦让人晃神。只是脸颊上留下的大红唇印,破坏了他冷漠的气质。

她脸颊涨红,猛然起身,手忙脚乱想要擦去他俊脸上的红唇印,可头发死死勾住男人的睡衣纽扣,怎么都解不开!

“啊!”

乔惜发出一声痛呼,头皮火辣辣地疼,眼底氤氲着水汽。

越挣扎,缠得越紧。

她的红唇贴着男人的薄唇,亲了又亲。

要是被霍家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觉得她色胆包天,连植物人都不肯放过!

“抱歉,我也没别的办法了。”乔惜看着双眼紧闭的男人,轻声说道。

她双腿叉开,忍痛骑在男人身上,双手扯着他的睡衣领口。

嘶啦一声。

棉质的睡衣被撕破一个大口子,纽扣脱落了下来。

呼,总算解开了。

乔惜一低头。

躺在病床上的男人,缓缓睁开眼。

双目深邃,弥漫着无边的冷意,看着她。

破洞睡衣露出他性感的喉结,宽阔的胸膛。

一副被蹂躏过的样子。

乔惜吓得一愣,骑在他身上夹紧双腿。

“嗯……”

男人发出一声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