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一统天下(大结局)

书名:
我在三国救蜀汉
作者:
王家郎君
本章字数:
3793
更新时间:
2022-08-15 21:42:53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三国:兴复汉室,从诛杀十常侍开始

中平六年。 重生的汉少帝刘辩看着内忧外患的局面,摸了摸手中的刀。 还好我踏马能打! 兴复汉室,从诛杀十常侍开始!
连载中,累计82万字 | 最近更新:第241章 一个庸人带来的难题

第1章 儿皇帝不是皇帝?

书名:
三国:兴复汉室,从诛杀十常侍开始
作者:
随便老哥
本章字数:
2168

后汉,云台广德殿。

刘辩恭恭敬敬的给自己的牌位上了一炷香。

头七了!

他现在跟前尘往事算是彻底的没什么关系了。

父母早已故去,这一茬纸烧完,估计也没什么人会惦记他了。

头七,也是他穿越到东汉的第七天。

整整七天的时间,没有融合记忆的刘辩,唯一就弄清楚了他自己的身份。

后汉倒数第二位皇帝,惨遭董卓毒死的汉少帝刘辩。

这个皇帝是真踏马的惨!

在得知自己穿越成了汉少帝之后,刘辩差点当场投胎。

但最终还是没有狠下那个心,自己杀自己这种事,非狠人不能为。

现在是光熹元年夏五月,他继位刚刚一个多月。

大概在不久的将来,他就要面对何进杀宦官,宦官杀何进,袁绍率军破宫门,董卓率军勤王,然后把他这个皇帝先废后杀的一连串凄惨经历。

现在摆在刘辩面前的,好像只有两条路。

第一,赶紧跑!

第二,再挣扎一下,万一还能有一口气呢。

好不容易当了个皇帝,可差点没把刘辩给纠结死。

但在给自己过完头七之后,他还是决定挣扎一下,毕竟好不容易当了个皇帝。

如果实在不行,再跑路。

算算日子,他大概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可以挣扎。

“来人,诏何进、袁绍、曹操入宫议事。”刘辩朝着宫门外喊道。

刘辩熟读三国,对这三位那是相当熟悉。

但他并没有融合记忆。

除了大将军何进之外,并不知道曹操与袁绍如今身居何职。

为了不出错,索性全喊了名字。

“唯!”

侍立在殿外的小黄门畅快应了一声,转头就找到了他爹,中常侍张让。

嘴上没毛显得肤色格外白净的张让,四仰八叉的斜倚在榻上,“陛下要召见大将军?想必是忽然间兴起,想到什么好玩之物了吧,随他去吧,盯仔细了便是。”

“唯!”

小黄门从张让这儿离开后,又脚步匆匆的去见了中常侍郭胜、孙璋二人。

挨个禀报完,这才兜里揣着沉甸甸的几贯钱,去传达了皇帝的旨意。

何进听到皇帝突然间召见他,也有点懵。

虽然皇帝是他的亲外甥,但在国事上,他一直没把这个儿皇帝当皇帝。

十四岁的娃娃懂个屁的治天下。

如有政事,他都是直接面见妹妹何太后的。

而且今天皇帝不但要召见他,还顺带要召见他麾下将领袁绍与曹操。

这事就反常的厉害!

何进故意拖延了一下时间,这才带着曹操与袁绍进了宫。

虽然何进打心眼里没把皇帝当一回事,但他表面的姿态却无比的扎实,人刚进殿,那腰瞬间就弯下来了,目不斜视,就盯着自己的脚面往前走。

“臣叩见……”

语调激昂的话刚起了个头,何进的目光就猛地一突。

他面前的白玉阶上躺着两个人,脑袋碎了一地,死状极惨。

那俩人何进不但认识,而且还很熟悉。

是中常侍毕岚、高望。

“陛下这是……”何进没有意识到他的语调忽然间有些急促。

刘辩手中拎着一方染血的砚台,从玉阶上走了下来,就坐在了那两具尸体的中间。

“朕听闻母舅为诛阉宦想尽了办法,却始终未竟寸功。”刘辩淡然说道,“方才顺手拍死了两个,母舅不妨瞧瞧,他们是不是你要诛的阉宦?”

天知道何进此刻的内心到底有多震撼。

儿皇帝发疯了啊!

他竟然亲手杀了俩宦官,他……怎么做到的?!

这在何进看来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这可是俩中常侍,不是寻常的小黄门。

何进的想法有些复杂,忽见此事,脑子不由得有些乱。

但跟在他身后的曹操和袁绍就单纯多了,那眼睛一个比一个亮。

皇帝威武,干了一件大快人心之事!

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的何进急忙说道:“此二人实为奸佞,但这等小事交给臣便可,何敢劳陛下亲自动手?”

“朕也在等大将军动手,可这不是等不着嘛!只是除几个阉宦罢了,朕很担心手掌天下兵马的大将军会遍邀四方豪强助拳呐!”刘辩嘴角轻带笑意说道。

何进干过的离谱事多了去了。

但这一件,刘辩是真的有些难以理解。

几个宦官罢了,权势再大,他们手中掌的兵将是有数的。

可就是这样一件事,他竟然下令各地出兵勤王,威胁何太后。

最后,惹来了董卓那个狗贼。

玛德,简直脑子有坑!

董卓是绝对不能入京的。

起码在他这个儿皇帝掌握一定的兵权之前,绝对不能让那祸害入京。

何进的表情顿时就有些牵强,他已经这么干了。

“陛下容禀,实在是太后……不允!”他实实在在说道。

他总觉得今天的皇帝好像有些不一样,不但说话口齿伶俐,关键那眼神怪吓人的。

“太后临朝称制,将军便不把朕这个儿皇帝放在眼里了吗?”刘辩轻笑。

“臣……臣惶恐,万万不敢。”何进的声音中透着无比明显的紧张。

虽然他知道坐在他面前的是个不顶事的儿皇帝,但却怪异的不敢去面对他的眼神。

儿皇帝那本该懵懂无知的眼神,今天真怪吓人的。

“口称不敢,内心却不当一回事,没事,朕也是能够理解的。”刘辩面色平静,“若大将军无法下定决心处决十常侍,那你借朕一点兵马吧?此事,朕亲自来!”

既然要挣扎,那十常侍必须全部弄死。

他们是何太后钳制他的主要力量,一个都不能留。

皇帝这番话听在何进的耳中,那简直是要多刺耳有多刺耳。

侮辱他便罢了,皇帝还要明目张胆的夺他兵权。

“陛下恕罪,非是臣推诿,实在是十常侍在宫中服侍两代帝王,势力遍及朝野……”

何进还没说完,便被刘辩打断,“大将军深思熟虑是应该的,朕方才便说了,既然大将军如此为难,将兵马与朕吧!”

何进缓缓抬头看向了皇帝,咬牙沉声道:“请陛下与臣十日时间,臣必除十常侍!”

兵权,他是万万不可能交于儿皇帝的。

没了兵权,他还算个什么东西?

“不允!”刘辩面无表情,“就两日!”

“两日之内,不除十常侍,朕请大将军挂印自去,将兵权给朕还回来!”

“大将军,我阿母不是吕后,她也没有吕后治国的手腕。”

“朕的诏令,大将军可以不遵,但莫欺少年,朕是年幼,可不傻。”

“此诏令大将军若不遵,待朕成年,尽诛何氏九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