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妻高萌 8.8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十里烟染 主角: 容占 悄悄
102.76万字 0.1万次阅读 111.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67章 大结局 2021-09-08 22:02: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93.06
    累计字数
  • 36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67章
简介

传言容悄是个傻的:不会说话,不懂语言,连最基本的交流都是障碍。 这样的女人,能入九爷的眼? 众千金名媛嗤之以鼻,坐等看容悄的笑话。 商业酒会上,九爷滴酒不沾,“抱歉,家里管得严。” 场面盛大的晚宴上,觥筹交错间,九爷先行离场,“家里有门禁,过了点夫人该生气了。” 出差考察现场,女明星要过来合照被拒,九爷直言:“我家夫人气量小,不好哄。” 众人齐齐惊了:杀伐果断的容九爷,竟然是个妻管严???

第1章 别碰她,她会咬人

神乐门是有钱人最喜欢聚集的地方之一,因为这里够刺激。

每月一次的竞拍就在今晚,台下的男人们品着好酒,夹着好烟,一个个翘首以盼。

沈韵清坐在角落,翘着二郎腿,微侧着身对坐在身边的男人说道:“今晚你可算来着了,这只雪狼是我带人埋伏了两天两夜才猎到的,不说别的,就是那洁白的皮毛,也得是上上上品。等会拍卖结束,我还有别的惊喜要给你。”

角落里的光线微暗,坐在暗影中的那个男人身姿挺拔,不闻其声,只是安静的坐着。

台上幕布拉开,硕大的四方笼子被黑色的布盖着,看不见里面的东西。

不过,越神奇,便越是引人好奇。

“这是我家公子从云泽山猎回来的美人儿,一只通体雪白的雪狼,底价,一百万起!”

随着主持人的话音落,头顶的聚光灯刹那亮起,黑色的幕布被揭开,金色的笼子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然而,所有人定睛一看,却又是一阵齐齐唏嘘——

“不是说是只雪狼么?怎么是个人?”

“这女孩儿是怎么回事?”

笼子里关着的,确实是个女孩,约莫十九岁左右的年纪,却瘦的厉害。

不过,是真的漂亮。

她穿着黑色的裙子,灯光下露出雪白的脖颈和修长的手臂,黑色长发如瀑布般从身后披散下来,抬眼间,那张天然的没有经过任何修饰却美到让惊艳的脸,让台下所有男人为之血脉膨胀。

金色的笼子将她困住,舞台上的光刺的人眼花缭乱,恢复清明的黑眸里泛出点点蓝光,盯着每一个扑向笼子的男人,嘴角抿紧,躬身而立,全然一副攻击的姿态。

玫瑰,还是朵棘手的野玫瑰。

更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

台下的男人们一阵骚动,而后,没人顾及主持人说的“抱歉抱歉,搞错了,这不是我们今晚的竞拍品……”,有人直接开价,“一千万!”

紧接着便是——

“三千万!”

“四千万!”

……

“一亿三千万!”

价格飞涨,现场气氛一路高涨。

显然,这个意外出现的女孩儿,比那只通体雪白的雪狼,更让人激动亢奋。

光线昏暗的角落里,男人冷眼看着那些蠢蠢欲动的男人们,冷嘲:“这就是你说的惊喜?”

沈韵清回眸,看向坐在左手边沙发里的男人,即便是光影微暗,也依然可以看得清他那张绝世无双的容颜。

这个,让沈韵清颜值屈居海城第二的男人,容家九爷容占。

沈韵清笑笑,“这是个意外,我再缺钱也不敢贩卖人口啊!”

“……”容占没说话,目光盯向台上的少女。

看着很瘦弱的身体,难以撑起那件妖媚的黑裙子,满身是戒备,眼中的那一点诡异的蓝如跳动的火焰,转身之际额上一道细小的伤疤,在光影流转之间那么刺眼。

容占的瞳孔明显一缩。

沈韵清注意到他的眼神,玩味的笑了下,“看上了?”

沈韵清翘起二郎腿,整个人往后,靠进皮椅中,“我途径云泽山的时候发现的,她掉进陷阱里了,还受了伤,我带她回来的时候她是昏迷着的。你说,一个好好的女孩子,怎么会独自生活在云泽山那种鬼地方?”

“我让人治好了她的伤,洗干净换上新衣服,第一眼就把我给惊艳到了。这女孩,长得很像天使,但是眼里的光又似恶魔。这样的结合体,我就猜到你会感兴趣,所以这就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惊喜。”

沈韵清眯了眯眼,晃着手里的红酒杯,微微倾深靠过来道:“我叫人检查过了,是处。”

他这一句,立刻惹来容占肃杀的目光。

沈韵清笑笑,“不过你是有未婚妻的人,而且你这个冷情冷性的人,天仙也不一定能打动你。如果你不喜欢,我愿意收留她。”

容占出了名的禁欲,如今二十九岁,却没碰过一个女人,真是白白浪费了这样的颜值和身材。

凭他的出身和颜值,只要开口,大把的女人拥之不尽。

可他却禁欲!

为这事儿,沈韵清没少扼腕叹息。

台下,价格已经飞涨到了两亿四千万。

虽然很多人偃旗息鼓,相互竞价的就那么几个,可价格却是一点儿没停,一直在往上涨。

沈韵清冷笑,“这些男人是疯了么?”

抬了抬手,正要让人把女孩撤下去结束这场闹剧。

身旁却响起一道声音,“十亿。”

沈韵清握着杯子的手一僵,全场也因这一声,而停止了沸腾,所有的目光都在一瞬间,和沈韵清一样,看向了坐在角落里的男人。

“刚才加价的人,是你吗?”沈韵清激动的不行,盯着容占就像盯着什么稀有的怪物。

所有人亲眼看着容占,从怀里掏出钢笔,在支票上写下一串数字,丢在了沈韵清的脸上,“开门。”

沈韵清握着那张支票,手都在发抖。

靠,容占终于正常了!他终于对女人感兴趣了!

他兴奋的想放鞭炮,想高声喝彩。

笼子的门打开了,女孩仍然坐在台上,旁边的男人们纷纷退散,只一道挺拔修长的身影,自黑暗中慢慢走来。

嗒、嗒、嗒……

那脚步声在她耳边清晰,她盯着那人越靠越近,终于看清了那张脸。

他朝她伸出手,沈韵清在身后叫道:“别碰她,她会咬人。”

话音刚落,女孩喉间发出一声嘶吼,而后飞跃往前,张嘴便咬住了容占的手腕。

“九爷!”手下季杭往前迈开两步,手已经摸到了腰间的匕首,只等容占一声令下,便能将女孩的生命结束于此。

容占却是抬起另一只手,示意他不要动作。

女孩死死的咬住他的手腕,尖利的牙齿磕破了他的皮肤,很快便有鲜血从她嘴角蜿蜒而出。

像是撕咬住猎物的猛兽,她依然没有松口,一双泛着蓝光的眸子恶狠狠的盯着面前的男人,喉间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原本围在周围的男人们见状,吓得纷纷退散。

“九爷。”季杭着急的又喊了一声。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