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川中 9.6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作者: 慕十七 主角: 萧酌酌 许酿
30.54万字 0.2万次阅读 18.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50章 新农村即将成型 2021-02-28 14:59: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5
    作品总数
  • 172.55
    累计字数
  • 49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50章
简介

既然注定飞不出这一座大山,不如就把大山一起带出去。 五十二年不变的守候,萧垢没有等来那不归之人。 却等来萧酌酌的归来,许酿的成全,这一炉火煮沸了山中泉水,所酿之酒足以醉了这一方山水。

第1章 入土难安坟前起纷争

“爹啊!你要是在天有灵,就睁开眼睛好好看看,给你摔盆打幡的是你孙子宇峰啊!

你也好好的想一想,你生病的这些日子,一直伺候着你的是宇凤啊!

你活着的时候心就不平,临死了也只会想着大丫头,

我柳烟眉为这个家辛辛苦苦操持了十好几年,到头来却没有落得半个好啊!

都说人心是肉长的,你老的心比那青石崖上的青石还要硬呐……”

哭诉声在耳边响了起来,箫酌酌微微的偏过头,就看到了继母柳烟眉直挺挺的跪在了自己身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大声哭骂着。

柳烟眉骂人特别的有技巧,不是寻常的那种泼妇骂街,话里面一个脏字不带,却可以骂得你狗血淋头,无从还口。

再加上她开口先流泪,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她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眼前是刚刚才垒好的新坟,上面还堆着无数的花圈,飞舞着各种各样的祭幡。

甚至连帮忙葬礼的乡亲们,都还没有离去,柳烟眉就闹了起来。

萧酌酌知道,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端端正正的又磕了三个头,静静的等着柳烟眉接下来的表演。

“好了阿眉,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现在翻这些旧账又有什么用?

时候不早了,咱们先下山安排大家吃午饭吧!”

父亲萧远山还是和以前一样,生怕被别人看了笑话,伸手轻轻的扯了扯她的袖子低声说道。

“之前忙着发丧,我一直忍着没有说话,现在人都送上山来了,也安埋好了,我心里难受,在这里抱怨几句怎么了?

凭什么都是孙儿孙女,那酿酒坊和腊梅山就全部给了大丫头。

爹是真的不记得了,他卧病在床的这半个多月,可一直都是宇凤在伺候他,是宇锋在陪他说话解闷。

帮他酿酒装坛四处送货,四处找药,那个时候她萧酌酌在哪里?”

柳烟眉终于把焦点对准了萧酌酌,两人就这么跪在墓碑前。

周围围了一大群原本上山来帮忙的村民,此刻手上的活计都做得差不多了,哪里知道临走的时候居然还有热闹可看。

萧宇凤看了一眼萧宇峰,眼睛里面居然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鄙视。

萧宇峰上前把柳烟眉拉了起来:“不就是一个破酒坊,和一座荒山头吗?妈你就不要闹了!咱们早些回去吧!”

“不……我不甘心,凭什么什么都给了她,你却连半片树叶都没有分到。

说到底,给他摔盆的,可不是他那个有本事会读书的大孙女,而是你这个没出息的孙子。

该尽的孝道咱们尽了,该给我们的一份也不能少。

陆村长,趁着现在你人在这里,我就当着大家面把话说清楚,让大家来评评是不是这个理?

我嫁到老萧家二十年了,也当牛做马了二十年,

这二十几年来,我是怎么对老爷子的,相信大家还都是能够看见的。

老爷子没了,作为儿媳妇我心里也难受,可我更难受的是,他从来就没有把我们娘仨当成过一家人。

不管什么事情,他想到的永远只有大丫头,甚至连他这一条命,也是被大丫头给活生生拖死的。”

柳烟眉望着陆朝华,义正言辞的说道。

“柳姨,请注意你的言辞……”

萧酌酌见她越说越离谱,只得开提示。

“怎么,怕我说,我偏要说……萧酌酌,如果不是你执意要去上大学,如果不是你执意想要读研,你爷爷他也不会……

不会为了给你挣学费和生活费,没日没夜的酿酒,把自己的身体给拖垮了。

一切的责任全在你身在,你说你一个女娃,早早的出去打工挣钱不好吗?为什么非要去读那么多书。

你现在读的书倒是多了,可你读的是老爷子的命哪!”

声声指责,句句控诉,萧酌酌居然找不到半点反驳的理由。

哪怕从三年前,就从来没找爷爷要过一分钱,可在这之前,爷爷却是为了供她读书而付出了不少。

“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一直都伶牙俐齿吗?这一会儿倒是哑口无言了。

萧酌酌,命都给了你,你怎么好意思再要酒坊和腊梅山?”

柳烟眉咄咄逼人,原本就对爷爷满怀愧疚的萧酌酌,此刻更加沉默了。

虽然她说的话里面有夸大的成分在,可有些事却是确实存在的。

“萧三婶,咱们大家都知道,从三年前起,酌酌就没有再要过家里一分钱了。

全靠奖学金和课外兼职完成的学业,这几年垢爷爷挣的钱,全部都存了起来,

听村长说,垢爷爷临终前,可是给了宇凤宇峰每人一万三千块的。”

见她对萧酌酌步步紧逼,偏偏萧酌酌因为对爷爷有愧,所以根本就没有心思为自己争辨。

向来不喜欢沾染是非的罗刚,终于忍不住开口反驳。

周围不知真相的群众,全部都睁大了眼睛,一万三,这可是一笔大收入啊!

只怕有很多家庭,但现在都没有这么多的储蓄吧!

怪不得这萧老头这几年一直都在拼命酿酒,不管是寒冬数九,还是逢年过节,听说那一炉火就没有熄过。

周围响起了一片窃窃私语,柳烟眉被人当场给指了出来,气的脸上青一块红一块,忍不住抬起头,狠狠的瞪了罗刚一眼。

“不过才一万多块钱,谁稀罕啊!这些年来,老爷子花在大丫头身上的,不知道比这多了多少去了。

萧酌酌,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把那酒坊和腊梅山,拿出来和你弟弟妹妹一起分,都是萧家的孩子,凭什么就你独一份啊!”

“这话说的倒也不错,都是孙儿孙女,总不能让大丫头一人占尽了好处吧?”

周围有跟柳姻眉交好的人,开口附和起来,有了其一自然就会有其二。

“大丫头,你可是名牌大学生,听说前段时间还拿了保研资格。

你的前途远大的很,没必要留在咱们这小山村,和宇峰他们争这一点点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语重心长的劝慰来了。

“是啊!你可是我们村里读书最多的孩子,也应该明白家和万事兴吧!都是自家子妹,给谁不都一样吗?”

道德绑架的也来了。

萧酌酌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望着萧远山,想听听他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