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0章 大结局完

书名:
世子妃你又被挖墙脚了
作者:
莫非雨
本章字数:
3099
更新时间:
2023-10-16 09:09:30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鬼医狂妃又飒又强

她是二十四世纪特工处的鬼医云七月,医毒无双,一朝身死穿成了将军府又傻又丑的嫡女。 他是权倾朝野的摄政王,冷心冷情。 为活命,她追他,撩他,作得了死,装得了柔弱。 妖魔鬼怪都想欺上门?当她吃素? 看她左手撕白莲右手斗鬼怪,就连皇帝都觉得她是鬼见愁。 可当她得知自己得罪狠了的俩大佬是同一个人准备提包逃跑时,却被堵在了门口。 “怎么?女人你撩完了本座就想跑?” 云七月干脆眼一闭,头一扬,嘴一撅,“大不了让你撩回来。”
已完结,累计60万字 | 最近更新:第279章 番:回归

第1章 去死吧

书名:
鬼医狂妃又飒又强
作者:
四嘻顽子
本章字数:
2323

“去死吧——”

一道自灵魂深处传来的嘶吼声,自云七月嘴里喊出。

明明非常有气势的一句话,却似呓语一般。

云七月意识随着这一声渐渐回笼,胸口以及五脏六腑的疼痛以及那诡异的热,几乎要将她给逼疯了。

“该死——”

难受的感觉让云七月忍不住低咒出声,声音不大,可在这寂静中,却又似很突兀。

可,还不等云七月睁开她那灌铅了一般的双眸,就感觉自己的脖子一紧,一种窒息的感觉传来。

混沌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云七月猛地睁开双眸,却见眼前一个绝美非凡红衣男人,正猩红着一双眼看着自己。

而她的脖子,正被男人拿捏在手上,且随时有被扭断的危险。

敢伤她?不可饶!

思及此,云七月眸色一紧,手下意识地往腰间探去,却扑了个空。

云七月微愣,低头看去……额?她什么时候在水里的?

还有,她不是执行任务的时候被同伴背叛被包围,然后与对方同归于尽了么?

为什么还活着,还在水里,并且还被一个绝世美男掐着脖子?

更重要的是,为何她素来随身携带的银针没了?

疑惑只存在短暂的瞬间,当务之急是保命。

没了银针她还有手,想都不想,云七月伸手去戳男人的双眼。

然而男人似早有所觉,在她手要戳到对方眼睛时,她的手被抓住了。

明明状似轻轻一握,可她手却有种被挤压变形的错觉。

这是高手,绝对的高手!

云七月心惊!

思绪飞转,想着拆招的法子。

忽然,云七月的目光就落在了男人发顶的玉簪上。

虽一时半会的有些疑惑这男人为何是一副古装扮相,但现在管不得许多了。

想都没想,云七月抬起水下的脚朝着男人的‘小兄弟’踢去。

夜阑绝蹙眉,心中怒火已经上升到了极致。

明明这一处已经下了禁制,也被属下给清场了,他本可安心的抑制身上的毒,可这女人忽然从天而降,打断了一切,害他元气大伤,险些走火入魔。

如今倒好,竟还如此的不知羞耻!

有些底线,绝不可让女人侵犯,夜阑绝忍着身上的剧痛,抬腿便去阻止——

就是现在!

云七月的眼眸一亮,然后伸出另一只手去拔男人发顶的玉簪,然后眸色犀利,手法快准狠地将玉簪朝着男人一个穴位刺去!

“唔——”

夜阑绝只觉身上一麻,眼里满是暴怒,原本猩红的眸色,更是红得诡异妖冶起来。

对上那双冷眸,云七月心惊又心虚。

这男人,究竟是什么怪物,她都那么大力气扎这个穴位了,若是旁人一个呼吸间就倒下了,为何他还能屹立不倒?

就在云七月考虑要不要加大力道的时候,男人“哗啦”一声,跌倒进了水里。

脖子重获自由,云七月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只是,一抬头,云七月愣住了。

钢筋水泥结构的摩天大厦呢?

此时,云七月眼前所见,全是一些原生态的美景,薄雾缭绕,美如仙境。

但,这是哪里?

正疑惑之际,云七月脑海里忽然钻进一抹陌生而又凌乱的记忆。

她穿越了。

这里是天启大陆,东临国。

原主也叫云七月,父亲云天是东临国第一将军,爷爷是武安侯。

身为将军府唯一嫡女,又有母亲木晴晚对当今太后的恩情在,云七月一出生就跟太子定下婚事,直接到达人生巅峰,这样的好命多少人家羡慕不已?

然,好命的云七月却是自幼丧母,且还天生痴傻。

可饶是如此,云七月也深受云天和云家众人的宠爱,甚至皇帝也一直没有提出要取消婚事。

可好景不长,三年前,大将军云天战死沙场,尸骨无存,云老侯爷亲自去找云天尸骨,也是一去三年未归。

两个最宠爱原主的人都离开了,以往疼爱她的云家人顿时变了嘴脸,不仅抢占她的将军府,还对她各种欺辱。

唯独大房的嫡次女的云雅柔对她一如既往,关爱有加,以至于云雅柔因为失误让原主脸上长出巴掌大的黑色毒斑,也从未怪过她。

哪怕因为这毒斑,让她更是被人人厌弃。

而昨夜,云雅柔以约她出去游玩为由,将她哄骗至城郊断崖上,将她给杀害并且抛下悬崖,只是——

云七月眸色一冷,手指搭在自己脉搏上,眸色越发深寒。

原主真正死因:中毒!

那,到底是谁给原主下的毒?

“你放心,我会为你报仇的。”云七月心中默念。

不管是云雅柔,还是下毒之人,亦或是云家欺辱她的人,她都不会放过!

毕竟占了人家的身体,自然要连人家的仇恨一起给承担了,她从来不想欠任何人。

只是她胸前的伤口和身上的毒得处理一下,否则等待她的还是一个死字。

思及此,云七月便爬上了岸。

好在,这一片各种药草颇多,随便几样药材就能治伤。

只,这毒——

下意识的,云七月的左手随意的搭在自己身上。

下一刻,云七月又惊又喜。

喜的是,自己的号称人体检查仪器的鬼手竟然跟着来了。

要知道,她可是特工处的鬼医,之所以被称之为鬼医,便是因为她这一只鬼手,只要碰触人体,用心感知,便可知一切病症。

惊的是,她,竟检测不出来身上的毒是什么。

只感觉好像暂时伤不了她的性命,又的的确确是一种致命的毒。

很奇怪,也很矛盾。

这么想着的时候,云七月的视线下意识瞥向水潭的方向。

当目光扫到那水时,云七月身子忽然一僵。

她——竟把美男给忘记了!

造孽哟!

没原主记忆之前,她或许杀了那美男的心都有了,毕竟美男掐她脖子不是?

可,有了原主记忆后,她才知其实是她理亏。

因为她依稀记得,自己似乎被扔下悬崖时,正好砸到了美男,美男还吐血了……要她她也得气得想杀人。

尤其,那可是美男啊,要真死在她手里,岂不是暴殄天物了?

这般想着,云七月也顾不得自己刚刚处理好的伤口,‘哗啦’一声跳入了水中……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将美男从水里捞出后,用鬼手一探,云七月又是惊讶又是心虚又是挫败。

惊讶的是,在水中昏迷那么久,美男竟然还活着。

心虚的是,她发觉美男身上有一种毒,好似因为被打断了,而有走火入魔的征兆。

至于是谁打断了美男——云七月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貌似,就是她了。

至于挫败,也跟这毒有关,竟又是一种她的鬼手分不出来的毒。

难道随着她的穿越,鬼手失控了?

目光忍不住落在美男脸上,看着美男那鬼斧神工一般的俊脸,云七月暂时抛下了心中的疑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心中莫名就有一种躁动牵引着她,让她身上那本就奇怪的燥热感,越发的燥热起来,手,也下意识地朝着美男胸前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