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球了 8.7
作者: 九千零一岁 主角: 陆卿云 言震霆
70.46万字 0.2万次阅读 187.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完结篇 2021-03-28 18:30:2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45.9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42章
简介

“我家夫人农村来的没见识,你们别坑她。” “我家夫人胆子小,你们别吓她。” “我家夫人身体不好,你们别欺负她。” 众人欲哭无泪,三爷,你眼瞎吗?确定说的是你家夫人? 懦弱可欺?身娇体弱?只会败家?来来来,了解一下。 “今年奥斯卡影后和全球最畅销作家是夫人。” “F1大奖赛比您快了0.5秒的神秘车手也是夫人。” “黑了集团账户,抢了您百亿合同的跨国企业总裁还是夫人。” 医学博士,科学天才,格斗女王,金融巨头,黑客高手,还是隐市豪门的继承人…… 夫人的马甲遍布全球,加起来可绕地球一圈,三爷一脸真香:“扒,使劲扒,我看她还有多少马甲!”

第一章:私生女配残废,般配

今日头条:陆家四小姐陆卿云和言家三少爷言震霆,于今日订婚!

此消息一经爆出,震动了整个帝都。

这陆家四小姐陆卿云行为粗鄙,面如钟馗,不仅没有文化还声名狼藉。

最劲爆的还是她的身份,其实她就是陆家一个连族谱都不配入的私生女。

又听说这言三爷言震霆是个残废,终日生活不能自理,只能坐在轮椅之上。

私生女配残废,吃瓜群众纷纷表示:般配!

言三爷听闻此婚讯,瞬间从轮椅上一跃而起晕了过去,正挣扎在生死线上……

而此时,所有人口中所说的女主角陆家四小姐陆卿云,正在一望无际的田地里悲催地拔萝卜。

‘呼!’一阵刺骨的冷风吹过,陆卿云站在地里面打了个冷战,下意识的将手缩进了袖子里面。

腊月的天吹得她的脸生疼,抬头看向对面望不到头的萝卜地,不免叹了口气。

“愣着干什么呢?今天不把萝卜拔完就别想回家吃饭!”

姨母李秀兰见到她一动不动的杵在那里,就又开始聒噪恶毒的咒骂起来。

“死丫头,这几天不见人,你死到哪里去?该不是又去勾引野男人了?”

三岁的时候被送到了这个穷乡僻壤的李家村,放在李秀兰家中寄养,说是姨母,其实跟她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也是托了这女人的福,全村人都知道了她私生女的身份,私下对她冷嘲热讽,避而远之。

陆卿云对于这种恶毒的咒骂习以为常,闭着眼睛让大脑和耳朵开始自动屏蔽。

李秀兰见她不做声更是恼怒,抬脚就是朝着她踢了上来,她余光扫了那飞过来的粗大腿,轻盈移动身体。

“哎呀。”一声惨叫,李秀兰趴在地上摔了个狗啃屎,姿势十分的妖娆,陆卿云捂嘴偷笑:“姨母,您没事吧?”

李秀兰顶着摔破的香肠嘴从地上爬了起来,恼羞成怒抬手打过来:“你这个小贱蹄子,看我不打死你……”

‘吱啦!’

一辆黑色加长林肯停在了萝卜地路边,对面刘婶一声嚷:“李嫂子,你娘家来贵客了。”

在这种农村竟然会有这种豪车出现,立刻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

车门打开,一位头发花白的管家走到陆卿云的面前,恭敬鞠躬行礼:“四小姐,我们来接您回家了!”

“回家?”陆卿云的目光微冷,被扔在这个鬼地方十五年,忽然接她回陆家。

想来不会是为了上演什么豪门孤女回归,父女情深的戏码。

“哼!”她冷哼了一声,眼中带着不屑转身离开:“什么陆家,我不去,也没兴趣。”

管家似乎早就料到如此,朝着身后一挥手:“来人,恭请四小姐上车!”

此时从车上下来几个保镖将她强势拉入,陆卿云紧握着拳头挣扎起来:“干什么,你们放开我,小心我……”

她的话还未说完,忽然后脖颈传来一阵痛,紧接着眼前一黑便倒在了车内。

耳边隐约听到一个女人低沉的声音:“动作快点,立刻把这个傻丫头送过去。”

这女人是谁?他们要将自己送去哪里?

帝都,言家别墅。

陆卿云猛然睁开眼睛,天花板的吊灯让她觉得刺眼,她下意识的伸手挡住强光。

起身环视着周围,眼前的一切让她感觉陌生,而她所处的房间内随处彰显着奢华。

这是什么地方?难道她已经回到了陆家?

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穿着白色的婚纱,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到底是谁给她换上的。

没错,她想起来了,前一秒的记忆还在李家村的萝卜田里面,不想被偷袭打晕。

‘吱啦!’

陆卿云房间的门被推开,一个带着眼镜的女管家和佣人们走了进来。

“三少奶奶,您终于醒了,少爷已经在房间等你多时了,请随我来。”

不由分说就将陆卿云带到了另外一个房间,被几个下人直接给推进了进去。

这,这是什么地方?她是陆家的四小姐,怎么忽然就变成三少奶奶了?

门外传来下人们带着嘲讽的提示:

“三少爷身体娇弱,行动不太方便,所以还烦请三少奶奶主动一些。”

“今天是您的新婚夜,我们就不打扰您了,祝您早生贵子,母凭子贵。”

等等,什么新婚夜?她这是要和谁结婚,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新房内有些阴暗,鹅黄色的壁灯散发着温柔的光芒,她眯着眼睛朝着对面望去,隐约看到柔软的大床上躺着一个男人。

男人面容冷峻紧闭着双眼,侧颜带着完美的线条,灯光撒在他的脸上犹如一副极致的画。

放在床边上的是一个轮椅,如此看来,这床上躺着的男人的确是身体不太方便。

陆卿云伸出手打算探一探他的脉搏,下一秒她纤细的手腕就被几根修长的手指扣住,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你就是陆卿云?”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从他的喉咙传来,炙热的目光仿佛快要将她给灼伤。

她心中一惊,这个就是他们口中的三少爷,还以为她的这个所谓的新婚丈夫是个病秧子。

可是如今这手腕有力,周身散发着杀气,分明就是一个健康的男人,看起来传言似乎不太真实。

陆卿云膝盖迅速的弯曲,抵住了他压迫而来的身体,嘴角勾起一丝魅惑冷笑反问:“你就是残废三少爷?”

言震霆仔细打量着被压在身下的小女人,朦胧灯光下映衬下,他嚣张地伸出手指挑起她的下巴,欣赏着她面部的轮廓,竟带着一丝神秘和妩媚。

这就是传说中面如钟馗的陆家私生女,一双古灵精怪的眼睛仿佛一眼就能将他看穿。

而房间的门外隐约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言震霆的眼神变的阴冷而深邃。

手掌落在了她的腰间,还越发的不安分起来。

陆卿云微微蹙眉,迅速抓住了不老实的大手:“我说三少爷,你这是想干什么?”

言震霆狭长的眼角眯起:“叫,会不会?”

叫?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