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结局

书名:
怎敌她一身正气
作者:
这里是盒子
本章字数:
1969
更新时间:
2021-04-30 13:20:28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霍教授上瘾后,温小姐不撩了

未婚夫出轨那晚,温黎敲开了霍远琛的房门,她撩惹他,一夜纵情。 温黎知道,在男人眼里,她是白白送上门的,新鲜感一过,两不相欠。 可后来她订婚了,霍远琛失控了。 他死死拽住她的手,红着眼问:“如果我说,不只是玩玩呢?”
连载中,累计46万字 | 最近更新:217. 你也可以惦记我

1. 跟未婚夫的发小在一起

书名:
霍教授上瘾后,温小姐不撩了
作者:
花月久
本章字数:
2285

“跟未婚夫的发小偷情,是什么感觉?”

温黎第一次和霍远琛做的时候,他没做前戏,分开她的腿就进来了。两人衣服都还完整,只有下半身紧紧贴合在一起。

温黎忍着身体里的痛意,伸手去勾他的脖子,仰起头,带了点讨好地去亲他,却被他避开,吻落在他喉结上。

“霍教授,你轻一点,我疼。”

霍远琛那张五官分明的脸上没什么情欲,闻言,也不过是伸手把她裙子的拉链解开,顺手剥了个精光。

温黎没穿胸衣,里面一片真空。

他挑着眼尾看了几眼,语气讥讽:“存心勾引我?”

温黎面红耳赤。她确实存了这种心思,没想到会被他当面说出来。

两人弄到一半的时候,温黎的手机响了。她看一眼屏幕,顿时有点紧张,想悄悄把电话掐断。

霍远琛也看到了,冷嗤说:“未婚夫的电话也不接?”

他把她的双手举过头顶,腾出另一只手帮她接通,目光深沉地盯着她,动作越发猛烈起来。

温黎整个身子都绷紧了。她死死咬住嘴唇,生怕溢出一丝声音让人听见。

电话那边背景音嘈杂,娇俏的女孩子咯咯大笑,是她未婚夫的小青梅,这会儿正肆无忌惮地说:“瑾年哥哥,你别掐我腰,你未婚妻知道了,要吃醋的。”

紧跟着,温黎就听见了她未婚夫的声音,说:“温黎算什么?”

旁边的人起哄,喊他们“亲一个,亲一个……”

温黎不敢发出声音,可身上的男人却存了心要让她难堪,一下一下弄得她心颤。她受不住,身子往旁边躲了下,看到床头的穿衣镜前映出两具痴缠在一起的身体。

他领带松垮,衬衫扣子解开两颗,隐约可见下面精致的锁骨和颈线,打量她的目光肆意且挑剔。她躺在他身下,像案板上待宰的鱼。

电话还在继续,小青梅的声音大了点,似乎是把电话拿得更近了,说:“瑾年哥哥喝多了,闹着要去我家睡,今晚不去找你了。”

有人插了句:“瑾年去你家就只是单纯的睡觉?你们不干点别的?”

小青梅不屑地冷哼:“我和瑾年哥哥真要有什么,哪儿还轮得到温黎?”

温黎被霍远琛磨得紧,声音快要压制不住溢出来。

“不说点什么?”男人咬噬她的脖颈,语气清冷。

温黎没能忍住,娇娇软软地“嗯”了一声,又苏又媚,能让人软了骨头。

电话那头的声音戛然而止,应该是挂断了。

霍远琛眼神淡漠地打量着她脸颊红透的模样,艳得跟个妖精似的。好一会儿,他冷嗤了声,说:“真浪。”

扣着她的腰翻身,让她在上面:“自己动。”

温黎红透的脸上闪过一抹无措。

他冷眼看了,语气淡淡地问:“不会?”

温黎点头,神色透着尴尬。

他没什么情绪地冷笑了两声,掐紧她的腰,直到结束。

快要弄完的时候,温黎迷迷糊糊地想:霍远琛平时看起来清冷禁欲,好像一朵遥不可攀的高岭之花似的,可到了床上倒挺能放得开,折腾人的花样可真不少。

她累极,不堪重负地瘫软在床上,只想好好地睡一觉。

身上的男人已经穿好了衣服,领子扣得一丝不苟,斯斯文文的,和刚才床上热情似火的样子判若两人。

他把衣服扔给她,说:“你走吧。”

“我不能留下来吗?”温黎委屈巴巴地问,她脸上的潮红还没褪尽,整个人懒洋洋的,一根手指头也不想动。

“不习惯。”霍远琛转身去开窗,并不想房间里沾染上她的味道。

从她的角度看,他背影透着疏离,不像是愿意和她惹上关系的样子。

温黎慢吞吞捡起衣服。她今晚特意选的大红色的露背长裙,大片白皙的背露在外面,一对蝴蝶骨漂亮生动,盈盈纤腰若隐若现。这是她精挑细选的“战袍”。此时却显得有几分可笑。

她沉默了一会儿,声音低低地开口,有点哑,显得挺可怜的:“霍教授,我实在是没办法了,你能不能……”

霍远琛冷淡地打断她的话,说:“你要气谁和我无关。看在我跟你未婚夫的关系上,今晚的事,我可以当作没发生过。”

说完,他的目光扫过她先前放下的红酒,那是她特意带来暖场的道具:“把你的东西都带走。太廉价的,我不喜欢。”

温黎哪里听不出来他话里的讥讽,她努力挤出一点笑意,没说什么,拎了酒就走。

在他眼里,廉价的不止是酒,还有她这个人。

……

温黎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身上难受得要命。

昨晚霍远琛太狠了,把她翻过来折过去了好几次。她没经验,不知道事后才是最难受的,由着他折腾,当时也没觉得怎样,睡了一觉身体才吃不消,哪哪儿都疼。

偏她今天要去海市大学谈宣传片拍摄的事,挣扎了一番后,还要咬牙套上了高跟鞋出门。

在学校停车的时候,她接到了妈妈打来的电话,问她特效药的事情打听得怎么样了。

温黎爸爸上周刚做完化疗手术,术后恢复情况并不乐观,医生向她们推荐了一种新药,据说治疗效果非常好。因为效果太好了,一药难求,医院也进不来货,只能让患者自己想办法。

普瑞特的专利,就握在霍远琛手里。

温黎揉了揉太阳穴,柔声安慰妈妈不要担心。

“您放心,药的事已经有眉目了,过两天就能给您送过去。”

“你爸爸的血氧浓度太低了,刚又拉去抢救。”妈妈哽咽着说,“小黎,你再催催你的朋友,不管多少钱,我们买。”

温黎看了眼后视镜里倒映出来她身上的红痕,压下心底的焦虑和不安,说:“知道了。我尽快。”

就是讲电话这几分钟里,她看中的停车位被人抢了先。她下车要去跟对方理论,谁知就这么巧,对方车窗玻璃降下,露出来的会是霍远琛那张清冷疏离的脸。

温黎立刻换上讨好的笑:“霍教授,好巧呢。”

霍远琛掀起眼皮子看她,很冷淡地说:“有事?”

“我车技不好,霍教授能帮我停下车吗?”

她求人的时候,嗓音里会有不自觉装出来的甜腻,很做作,但配上她那张明艳张扬的脸,就不怎么违和了,相反,有种旁人学不来的可爱。

说着,笑意更大了点,娇娇柔柔地说:“今天身上疼呢,使不上力气。”

语气很暧昧,用意也很明显,想要他看在昨晚的情分上,不要太无情。

她两条胳膊放在车门上,不得不弯了腰,领口微敞,昨晚他亲自种下的“草莓”隐约可见。

霍远琛扫了一眼,移开视线:“不方便。”

说着,就要关上车窗。

温黎忙伸手过来挡住,娇声娇气问:“霍教授,哪里就不方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