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四十六章 完结篇 黑山乱战(四)

书名:
阴阳掌门人
作者:
乐乐神
本章字数:
4628
更新时间:
2022-09-22 01:40:33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天将麒麟神相

【灵异·玄奇·都市恐怖】天变有异象,人变有异相。 我出生时,狐仙送棺,百鬼夜嚎! 尚未满月,先克祖父,又克家翁。 世人都说我是扫把星! 父亲欲将我丢弃,还好有师傅愿意抚养我成人。 师傅留下一首诗。 “紫薇神君从天降,凡夫俗子不认郎。 尔今抱得灵童去,护尔三劫雷火光。 一生九九八十难,先克翁姑再克娘。 七情六欲都斩断,人间证道声名扬。” …… 从那以后,我每七年便有一次劫难……
已完结,累计116万字 | 最近更新:第499章 三个女孩

第1章 胡仙儿转世

书名:
天将麒麟神相
作者:
茶茶是女王
本章字数:
2055

天变有异象,人变有异相。

我出生的时候,娘难产大出血。

听说,娘在屋头哀嚎了两天两夜。血水用木盆往外端。倒一盆,淌一盆。倒一盆,淌一盆……

直到第三日夜半子时,从后山莫名钻出八只白狐狸。

八只白狐狸后腿站立,跟人一般行走。它们在肩膀上抬着一口深黑色的樟木棺材,敲锣打鼓般把棺材搁在我家门口。

爷爷打开棺材盖,赫然看见,棺材内躺着一只老胡仙儿的尸身。

忽然,那狐狸尸身化成一道白光,朝着我妈哀嚎的产房,就射了进去。

“哇……哇……”

胡仙儿尸体消失,我瞬间降世。

……

我出生时,手长六指,尾巴骨平白多出条小尾巴。皮肤白的吓人,脸上还生了一层细密的绒毛。

爷爷望着我老泪纵横。

“妖孽!这孩子是妖孽转世,留不得!留不得!”

爷爷要把我丢进尿盆里溺死。

我妈拖着满是鲜血的下肢,拼命从爷爷的手中将我夺回。

那天夜里,我的命是保住了!可爷爷,却无缘无故惨死。

爷爷不知被什么东西扒了皮,只剩下一具肉身。而他的‘蝉翼’,却被丢进了溺器,溅起一层淡黄色的涟漪……

奶奶因此哭天嚎地,痛骂我是害人精。是天生煞星,一出生就克死亲爷。

后来没过几天,奶奶的嘴烂了!

她的嘴唇连带着口腔里的舌头,都烂成了一坨软乎乎的黑泥。满口都是腐败的恶臭。

奶奶因此吃不了饭,连喝水都要用漏斗往喉咙眼里灌。

就在我满月那天,奶奶活生生饿死在自家床头。

因着爷爷和奶奶的相继离世,我爸因此恨毒了我!

可是他不敢骂我,又不敢把我弄死。

天生六指,长尾巴的东西。谁知道是什么怪物?

等我百日的时候,父亲下了决心。决定把我丢掉。

他用百家被紧紧的箍住我的小身体,抱着我,便往后山走!

“后山有狐狸洞!是那些狐仙把你送来我家。如今我便把你还回去。”

父亲一边走,嘴里一边不停的嘟囔。

就在此时,忽然有一个黑脸的矮个子老头,堵在父亲的身前。

“不可,不可!天降紫微星,你倘若将紫薇星抛弃。日后汝家定有大劫难!”

黑脸老头穿着一身玄黄色道袍,说的若有其事。

父亲心中嘀咕。

什么天降紫微星!明明就是个狐仙托世。

父亲便说:“俺家爹娘都被他给方死了。俺家庙小,供不起大佛爷!

有能耐,你把这娃儿抱了去。”

老头闻言,表情却是无比兴奋。

“紫薇神君你都不养!这么大的福气送给我,我岂有不收的道理?”

老头一边说着,从父亲的怀中夺过襁褓。便唱着一方打油诗,朝着山下的方向远去。

“紫薇神君从天降,凡夫俗子不认郎。

尔今抱得灵童去,护尔三劫雷火光。

一生九九八十难,先克翁姑再克娘。

七情六欲都斩断,人间证道声名扬。”

……

后来,那老头成了我师傅。

并为我取名吕文昌。

师傅本名叫吕福禄,是麒麟相师第26代传人。他一生起卦306,无一落卦,威名远扬。

在我7岁那年,天降巨雷,把我劈到半死。

师傅用自己30年的寿数救我一命,从那之后,我身上的白毛倒是尽褪,头脑也忽然间变得异常灵光。

普通的书本,我只要扫上一眼,便可以从头到尾全部背诵下来。

师傅说我是天生灵根,因此正式教我麒麟相术。

我学相书异常的快,所有口诀,只要师傅教过一遍。我便能全然默记于心。

12岁时,我帮人相面,便无一算错。

转眼到了我14岁。

一日,师傅告诉我。当天晚上就是我的劫难。他让我一个人守在家里,不得出门。

师傅要出去办一件大事。

那天晚上,天色漆黑。磨盘大的乌云把月亮捂得严严实实。窗外半点星光都没有。村子里寂静的吓人。就连空气都是腥的。

夜半子时,梆子重重地敲了三声。

忽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救命!救命啊。”有女子,在我家门口大声呼救。

这女子的声音很娇美。敲门声却有些奇怪。

三长两短。

咚……咚……咚……咚咚!

半夜扣门,声音诡异。我已然学习麒麟相术。

敲门者,三短一长为人。三长一短为鬼。而敲门声三长两短的,那便是邪祟妖孽。

我掐指一算,果不其然。堵在门外的,是一个五百年老妖!

“救命啊,家里有人吗?求求您把门打开。”那妖孽的声音又媚又柔,显然是要使用魅惑之术。

只可惜,我才14岁,又有玄法傍身。此等雕虫小技,怎能入得了我的眼?

我朝着门外一声怒斥。

“尔等妖孽,快快滚开。”

“哼!老娘哄你,你不听话!那就别怪老娘来硬的!”门外的媚妖一声冷哼。

紧接着,天空猛然间狂风大作。

巨大的阴风,把庭院里的树枝吹得飒飒作响。家里的木头门也发起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忽然,大门被这狂风猛的吹开。

一个穿着一身黑色长袍,长长的绿眼珠的妇女闯进门来。

那女人的头长得尖尖的。脸上的骨骼异常突出。身材也是瘦骨嶙峋,干干巴巴像是活骷髅!

我从怀中摸出符纸,刚引无名之火将符纸燃烧。

谁料,瘦妇人忽然口吐一阵黑烟!瞬间便将符纸的火焰喷灭。

那女人步步朝我逼近。直到她距离我只有一步之遥。

我才看清,女人的脸上包括脖颈,但凡裸露的皮肤,全都长着一层厚厚的鳞片。

她的双眼狭长发绿,身上有一种河里的土腥味。

女人伸着长长的指甲,勾着我的脸蛋。

“哟!模样长得还不错。白白净净的,还是个小豆苗!

只是,老娘今天必须要个你的命,咯咯咯……”

眼前的妖孽,发出诡异的怪笑。

忽的,她的口腔里喷出一个长长的,还能分叉的舌头。

女人竟然直接把长舌头塞进了我的鼻腔里!

就在这时,师傅突然背着一个大包袱,从门外闯了进来。

他一声大喝。

“你这个淫龙!休得祸害我的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