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大结局

书名:
夫人又在装柔弱
作者:
纤指红尘
本章字数:
2221
更新时间:
2021-10-18 15:27:15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诱吻月亮

南栖月入圈两年籍籍无名,却在第三年凭借一部IP改编热播剧一跃成为“四小花旦”排行第一,粉丝破千万当日,南栖月公开直播热舞一曲回馈粉丝,然而直播关闭前三秒,一只戴着婚戒的男士玉手无意闯入镜头,当天这只手便登上热搜第一。 网友:给我查!三分钟内扒出这只手主人的全部资料! 陆北庭被圈里人称为高岭之花,某天,有人爆出这位传奇人物一掷豪金在拍卖场上拍下了价值八千万的“相思月”蓝钻项链,媒体利用采访发起提问时,陆北庭荡起笑意,坦然面对镜头 “相思月,自然是送给我的妻子。” “想她了,只好用这相思月寄相思情。” 全网哗然!不是说无感情联姻各过各的吗!现在被秀一脸是怎么回事儿? 下戏后的南栖月偶然看到采访,用戴着红豆手串的右手搅拌桌上那碗红豆粥,禁不住深深感叹:老狐狸戏份真多。
已完结,累计40万字 | 最近更新:第151章 容遇番外4

第1章 命定之人

书名:
诱吻月亮
作者:
汀献
本章字数:
2096

北城。

时值隆冬,风雪席卷了整条渭水大街,南栖月裹紧了大衣围巾,露出两根手指头啪啪啪打字回复自己经纪人那夺命催魂的消息。

那头似乎是嫌弃她回复消息太慢,直接给她拨了电话过来当头开骂:“南栖月!我就没带过你这么难带的艺人!”

南栖月讪讪一笑:“多谢夸奖。”

“有个小网剧的本,我替你争取了,但是还需要试镜,时间定在年初四,这次别再给我砸了。”那头的声音显然依旧是恨铁不成钢,大过年的,倒是难为人家还替自己操心。

南栖月漫不经心吸了吸鼻子,找了处长椅坐下,笑道:“行啊,只要导演别嫌弃我没有金主就行。”

经纪人那边猛地一噎,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你这都什么命啊。”

南栖月唇边依旧漾着笑意,无话可说,抬起僵硬的手指把电话给挂了。

她模样生得好看,口罩下藏着一张潋滟勾人的鹅蛋脸,五官精致,肤若凝脂,尤其那一双暴露在空气中的鹿眸,像是时时噙着一汪秋水,看似皎洁无暇,其实勾人心魄。

偏偏这天生就该吃顶流饭的脸,配了个佛系的主人。

在这个圈里,光靠脸,还远远不够。

今年的冬天好像格外冷,也不知道坐了多久,抬头看,天空依然是雾蒙蒙一片,飘着零星雪花。

街头的另一边有个流浪音乐人在拉小提琴,曲声婉转绵长,南栖月觉着好听,最终站起来走过去付钱点了首曲子。

那人是个哑巴,笑着对她打了个手语,南栖月看不懂,只是对他点了点头。

“除夕快乐。”身后一道声音闯入,南栖月循声回头,望向那声音的主人。

那是一个陌生的面孔,却一眼让人心头微动。

黑色大衣包裹着他强劲的身躯,敞开的外套之下搭配着正儿八经的西装内衬,就连领带都系得一丝不苟,再往上,那双偏冷清的眉眼正垂眸与她对视,鼻梁高挺,看似温和的面容其实隐藏着锋利。

“手语的意思,是除夕快乐。”男人声音清洌,碾过人的心头,莫名与这寒冬极为贴切。

听着怪冷的。

南栖月怔愣片刻,反应过来后冲那流浪音乐人微微一笑:“谢谢,你也除夕快乐。”

这个天气,渭水大街来往的人并不多,南栖月还站着,生出一丝尴尬,她并不知道这个陌生的男人为什么会替她解释一句手语的意思,但还是扬唇一笑:“谢谢。”

男人的目光又重新回到她身上,只是短短三秒钟的时间,之后微微颔首,转身消失在这条街的尽头。

拐角处,一穿着青黑道士服的将男人去路挡住,那道士大冬天也穿得极少,发簪锁着长发,五官被冻得通红,手里拿着把格格不入的黑色折扇,“刷”的一声扇出一阵冷风,随即一板一眼地看着男人说道:“小兄弟,贫道瞧你面露春光,好事将近,许是已遇见那命定之人。”

“哦?”男人似乎没将他当成招摇撞骗的无赖,反倒轻挑地问出一句,“大师可知我命定之人是谁?”

青衣道士捋着下巴那稀疏的胡须,哈哈一笑,折扇一收打着忽悠:“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男人也不怒,嗤声一笑,没再理会他的故弄玄虚。

-

渭水大街背靠渭水大院,而这渭水大院是北城数一数二的顶级豪宅,里头住着的都是些叱咤风云的大人物,权势滔天,纵横全城。

南栖月老太太散步似的在渭水大街逛了会儿,衣服沾了雪,染上一身的寒意,再抬头时,人已经进了渭水大院,到了目的地,她僵直着身子,面色怅然,颓废地叹了口气。

去年的今天,姜老头对她下了死命令,要么给他拿个最佳女演员的奖回来,要么给他带个外孙女婿回来。

如若不然——

就别回来了。

南栖月丧气得很,这不是为难人嘛。

自打投身工作后,南栖月就很少回渭水大院,除了要跟姜老头死犟之外,她也不想让人知道自己与姜家之间的关系。

但今天是除夕夜,阖家团圆的日子,她再怎么犟,也得回来看望将她抚养长大的老爷子。

其实也是来做年度总结,来挨训。

一没业绩二没男人的,能气死那八十多岁的姜老头。

“呦呵,这穿得跟做贼似的姑娘是谁啊?”一道十足欠揍的声音冷不丁从她身后响起,吓得南栖月一个打颤。

她站着不动,懒得转身搭理那人,目光坚定地看着面前这扇大门,气沉丹田,正慢吞吞挪着脚步进去时,后头那人直接拎小鸡仔似的把她拎了进去。

“姜百川!你大爷——”南栖月被丢在一边,还没站稳脚跟就被眼前这个高她二十五厘米的窜天猴给扒拉下墨镜口罩,露出一双浸着水的小鹿眼和那骂骂咧咧的表情。

姜百川笑了,揶揄她一声:“噢,原来是我们家那位传说中的大明星。”

后三个字,咬字极重,南栖月一听就知道他是故意的。

今年除夕下雪,大院附近的篮球场有不少孩童在堆雪人,嬉皮笑脸的声音传过来,南栖月哼了一声不理会他,低着头,心里想着里头应该也一样热闹。

所以如果她进去了,一定会打破那样的热闹。

于是那正欲上前的步子,失了勇气一般往后缩了一步。

“行了,真是不经闹。”姜百川拍了一把她的帽檐,扯着人手臂就往里走,“回都回来了还想打退堂鼓,那点骂还少挨了不成。”

来不及心虚,她人就被拽进了屋里。

客厅里的热闹声随着她的露面戛然而止。

南栖月扯唇,尴尬地扫了一眼,最终视线落定在主位上的姜老头身上。

屋里坐着的人眼观鼻鼻观心,端坐着安静喝茶,就等着老爷子出声。

“怎么带回来这么个玩意儿?”姜老头这一声问得阴阳怪气的,除了南栖月懵逼之外,其余人都听懂了,哑着嗓子没吭声。

姜百川自个儿都愣了会儿,回过神来才知道是在问自己,径直走来往沙发上一坐,自个儿倒了杯热茶,嘴角微微一抽:“大门口捡的。”

南栖月听完也跟着嘴角一抽。

你们爷孙俩清高,大过年拿她当笑话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