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逍遥王 8.8
完结 签约作品 历史 穿越历史
作者: 蜂蜜柚子 主角: 刘登 窦沐瑶
354.41万字 1.4万次阅读 0.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707章 番外 八 2022-04-02 16:48:1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594.38
    累计字数
  • 87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707章
简介

原本,他只想做个混吃等死的逍遥王爷。 但是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 既然你们不让老子有逍遥日子,那就都别过了! 于是乎,刘登愤然而起,亲自提出,并把这个口号,宣告万方: 普天之下,莫非汉土;率土之滨,莫非汉臣。 有蛮夷不服大汉王化者,虽远必诛! 什么叫王化? 王化就是,我大汉天军所到之处,即是我大汉国土!

第1章 我真的只是路过

汉文帝后元二年,六月初三,晋阳城代王别苑外。

“我说,你们真的认错人了,我真的只是路过啊!我还赶着回家呢!”

一个身穿牛仔裤体恤衫的年轻人,抱着湖边的一颗大树,一脸郁闷的,看着对面几个侍卫打扮的男人。

“大王,您这是去哪了?整整十天了,您要是再不回来,咱们代国可就要被除国了!”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子,突然上前两步,抱着年轻人的大腿号啕大哭。

“我真不是你们大王啊,你们认错人了……”

老头顺势搬起年轻人的右脚,要不是年轻人抱着大树,现在就给掀翻在地了,老头指着脚底下的七颗痣,神色很是激动的说道:

“大王,您就承认了吧,您看您脚底上的脚踏七星还在,这天下那还有第二个脚踏七星的人啊!,来人,护送大王回去!”

“我……”

年轻人有点欲哭无泪了,这都啥跟啥啊,这不就是鸡眼吗?听说过逼良为娼的,这逼人做大王的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他叫刘登,一天前,刚买完菜准备回家,给女朋友做饭的刘登,路过青年湖,忽然被人从后面一推,连人带着手中买菜的拖篮,就掉进了湖里。

莫名其妙的,就被吸进了湖底的漩涡之中,紧接着刘登就来到了这里,刚从湖里爬出来,就遇到了这么一群人。

任由他怎么解释,但是人家完全不听,一口咬定他就是大汉的代王刘登……

三下五除二的功夫,他就被人按倒在地,抬着直接送进了别苑里。

“太医来了没有?”

“回太傅大人,太医马上就到!”

“让人再去催!”

把刘登关入房间之后,外面的那些人,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

现在已经是六月了,天上的太阳像个巨大的火球,到处都热得像蒸笼。

可是这别苑的房间里,居然放着冰盆,温度比外面凉快多了,折腾了这么久,刘登实在累了,反正跑也跑不掉,靠在床上,听着听着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太医?你说大王这是怎么了?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呢?这怎么连皇帝赐下的五龙佩都不见了?还穿着这么一身奇装异服,要不是这身上的脚踏七星还在,就算是我都不敢认了!”

那头发花白的老头,愁眉苦脸的,看着一旁的王太医。

“太傅大人,你也不用过于担心,这应该是大王前日从马上摔下来摔着了脑袋,待我施针给大王驱散脑中的淤血,大王自然会想起之前的事情的!”

王太医背在身后的右手,开始不断的颤抖,但是脸上还是做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不能紧张,一定不能紧张,就把这小子当牲口治就行了!

王太医暗自给自己鼓气。

“那就请王太医施针吧!”

作为代国的太傅,张屠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为了代国的百姓,大王你可一定要撑住啊!

“太傅大人,这施针的位置在头部,这过程之中,大王可不能有丝毫的移动,要不然的话,小臣担当不起啊……”

王太医有些心虚的说道。

“太医言之有理,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开始吧,来人,拿些绳子来把大王给我绑好了!”

张屠一声令下,那些随身伺的小太监们,虽然不知道太傅大人要做什么,可还是按照张屠的吩咐开始忙活了起来。

听到张屠这么一说,王太医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这样也行?

刘登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有人在抬自己的大腿。

“你们要干吗?”

刘登睡眼惺忪的坐了起来,看着面前几个服饰怪异,手里拿着绳子的太监。

“大王,你摔伤的脑袋,所以患上了脑疾,这才丧失了记忆,还请大王千万不要讳疾忌医,咱们还是尽早请太医给您诊治,为了代国的百姓,您就忍忍吧!”

张屠一脸郑重的说道。

“脑疾?你才有脑疾呢?你全家都有脑疾!”

这不是骂自己脑子有病吗?还是拐着弯骂!这老东西,果然不是什么好鸟!

“大王,老臣也是为了代国的百姓,皇帝陛下已经差人来探查了,您要是到时候过不了关,咱们代国可就要被除国了,所以,您还是忍耐一下吧!来人哪,把大王绑起来!”

张屠一挥手,顿时那些太监和侍卫们齐齐的围了过来。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不能这样!你们这是要造反吗?”

这造反的话脱口而出,对面的那些人明显动作一滞。

“不用顾虑那么多,这也是为了大王好,给我上!”

张屠冷冷的哼了一声,一挥手。

“诺!”

几个彪悍的侍卫忽然上前,牢牢的抓住了刘登的四肢,直接将他五花大绑的给捆在了椅子上。

“死老头,喂,死老头,你要干嘛?你们要造反吗?你个老王八,呜~呜~呜”

刘登刚准备再骂几句难听的,可是张屠面色一冷,直接抄起桌上的一块面巾,塞进了刘登的嘴里。

这下子刘登可是有口难言了……

“太傅大人,王爷这是摔伤了脑袋,所以才会胡言乱语,你可千万不要生气……”

一个老太监赶忙出来打圆场……

“王太医快点整治吧,只要是对王爷的病情有好处,不必顾及王爷同意与否!”

张屠哼了一声,然后说道。

老王八?

那是什么东西?

难道是说自己活的太久了?

小混蛋,要是不给你点厉害,我还是皇帝钦封的代国太傅吗?

“ 诺!”

“咳——”

王太医干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也算是给自己壮了壮胆,然后伸手从药箱中拿出了一把金针,神色有些紧张的,走到了刘登的面前。

“啊——”

刘登的惨叫声,回荡在别苑内外,这可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就是一旁的张屠,都是目瞪口呆,原来,人的嘴巴可以张这么大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