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大结局

书名:
大宋工程师
作者:
木公子
本章字数:
2113
更新时间:
2021-08-24 15:22:29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大明烟火

朱元璋:“一群贪赃枉法之辈,朕要杀光他们。” 韩度:“陛下息怒,与其杀了,不如废物利用,压榨干净他们的剩余价值才好。” 朱元璋:“韩度,朕要把公主嫁给你。” 韩度:“娶了。” 太子:“请韩师收我为徒。” 韩度:“太子,这辈分可乱了啊,我是你的妹夫。” 公主:“夫君,你觉得人家美嘛?” 韩度:……
连载中,累计402万字 | 最近更新: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找上门来

第一章 阶下囚

书名:
大明烟火
作者:
阳光下写字
本章字数:
2773

昏暗低沉,只有火把跳动的一点点火光。

冰冷阴森,一股股冰寒之意像一根根钢针般刺透韩度肩膀的皮肤。

头痛欲裂,四肢酸软无力。

这是自己独有的醉酒后的症状。

自己究竟是在哪里?想到这里浑身上下一阵颤栗。

忽然,头痛欲裂忍不住痛呼出声,就好似宿醉过后的后遗症在瞬间全都爆发出来了一样。

同时记忆里的一幅幅画面开始喷涌而出,如梦幻泡影一般在脑海里闪过。

洪武十四年,户部侍郎上奏废除宝钞。朱元璋当场龙颜大怒,下旨将户部侍郎押入刑部大牢,等待他的将是满门抄斩的欺君之罪。

而韩度,就是户部侍郎的大儿子,现在他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在刑部大牢里面团聚。

父亲韩德,三十多岁年纪,一把胡须茂密修长。只是他现在脸上再也维持不住往日的威严肃穆,满脸充满灰败和懊悔的神色。眼睛看向妻儿的时候,里面隐隐闪过泪光。

弟弟韩曙,蜷缩着蹲在阴冷潮湿的地上,双手抱着膝盖一动不动,像是一尊没有生机的石雕。的确,对于即将落下的屠刀的恐惧,抽离了他所有的希望、所有的生机。

母亲和妹妹紧紧的靠在一起,同样在面对即将到来的恐惧。

满门抄斩,女眷充入教坊司,这是皇帝对韩家的冷冰冰的判决。

虽然母亲和妹妹不会死,但是她们即将面对的是生不如死。

上一刻还在二十一世纪和朋友觥筹交错的韩度,这一刻面对的就是这样必死无疑的局面。

我不要死。

韩度在内心嘶吼。

“嘿嘿,哈哈哈…”

一阵充满着酒足饭饱的笑声,打断了韩度的思绪。

只见一老一年轻两个狱卒,边笑边剃着牙从远处走过来。到了韩度的牢门外面,摸出钥匙打开锁。随着铁链哗啦啦的声音,两个狱卒走了进来。

一股不好的预感浮上韩度的心头,他猛然回神起身,一步挡在两个狱卒的面前。

“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小爷自然是来乐呵乐呵......”年轻的狱卒嗤笑,眼露邪意,看向韩度背后的母亲和妹妹,意思不言而喻。

“啊......”

韩度听见妹妹惊呼声,不用回头都可以知道她的花容失色。

“放肆!”韩德为人刚直,要不然也不会上书请朱元璋废除宝钞,那里听得这样的污言秽语。而且对象还是他妻女,一股羞怒冲的他满脸通红,须发皆张。

“哈哈哈,放肆?”年轻狱卒对于韩德的训斥没有丝毫畏惧,“要是以往,小的见了你,自然会恭敬称呼你一声韩大人,但是现在你以为你还是户部侍郎吗?你现在草民一个,见了本大爷还敢拿出往日的做派训斥。还放肆?待会儿就让你亲眼看看,老子是如何在你妻女身上放肆的。”

“你敢!”韩度上前一步,双臂张开,将两个狱卒拦住。倒不是因为他和韩德一家有什么深厚的情感,他刚刚过来,如果说和他们有着什么情感的话,那才是扯淡。彼此之间的关系,顶多也就是属于熟悉的陌生人阶段。

不过是心中的道德底线,让他不由自主的拦在狱卒面前。

铮!

年轻狱卒也是个胆大妄为的人,一言不合,瞬间拔出腰刀,刀尖直接抵在韩度的咽喉。

冰冷,深寒,透露着死亡之气。

如果死亡能够让他回到现代的话,韩度不介意一死。

可惜,并不能。

缓缓瞥了一眼面前的长刀,韩度冷冷说道:“想杀我?来啊,现在就杀了我,不杀我你就是孙子。等过些天上刑场的时候,你就拖着我的尸体去,让百姓臣民看一看,让皇帝看一看,让他们看看,你这个牢房皇帝多么威风!”

话音落下,韩度自己朝前微微迈出一小步。

年轻狱卒见韩度上前,陡然一惊,及时后退半步。

就这样,长刀都在韩度的咽喉上破开一个不深的口子,丝丝鲜血从伤口处浸出来。

韩度感觉皮肤微微一凉,随即就是一丝丝疼痛传来,心里瞬间浮起一阵后怕。但是他脸上毫无表情,双眼瞪圆死死地盯着年轻狱卒。

年轻狱卒情不自禁的后退之后,他哪里敢称牢房皇帝?

他原本来这里就是想要吓唬吓唬,好找机会占一些便宜。难到他还真敢在这里杀了韩度?除非他也不想活了。

可是现在局面,让年轻狱卒有些恼羞成怒,又有些骑虎难下。

一时之间,年轻狱卒高高举起的长刀停滞在空中,双眼恶狠狠的死死盯着韩度,想要靠眼神压服他。

韩度眼看年轻狱卒的长刀没有干净利落的劈过来,心下瞬间大定,更是毫不退缩的和他对峙。

这和前世一样,当你签银行十个亿,银行都要跪求你别死。

现在,他是死囚,但是在皇帝老儿下令之前,这天下,没有第二个人敢动他。

动他,就得满门抄斩。

局面僵持不下。

一张枯皱的手掌从后面,按在了年轻狱卒举着长刀的肩膀上。

“这么剑拔弩张的干什么,收起来,收起来。”

年轻狱卒缓缓放下手臂,借坡下驴,铮,回刀入鞘。

“韩公子不要误会,他只是和公子开个玩笑罢了。我们来此是例行巡视,没有别的意思。好了,现在我们也巡视完了,这就离开。”

说完转身便拉着年轻狱卒走出牢房。

再次将牢房锁上,两个狱卒对视一眼,便沿着来路返回。

等到离开韩度有一些距离之后,年轻狱卒尤自在不甘心的发狠道:“该死的东西,要不是你老哥拦着我,刚才我就砍了他。”

“算啦,小六。你何必跟一个将死之人置气?”老狱卒倒是没有揭破小六的色厉内荏,继续规劝道:“反正他也没几天好活了,你砍了他,少不了要吃挂落,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你,不值当。”

小六缓缓点头,平复满腔烦躁,忍不住回头,留恋般的朝着韩度的牢房看了又看。

“怎么?还不死心啊?”老狱卒朝着小六调侃。

“不死心啊,这么俊的小娘子,别说是那些勾栏之地,就是那些大牌的青楼也少见的很呐。”小六回想起那窈窕的身段,仍然是禁不住的叹息。

“这要是遇到一个贪生怕死的,咱们哥俩今天的事就成了。谁知道会遇上这么个不要命的东西,只能认命,就此作罢。”老狱卒说着顿了一顿,继续道:“不过你要是真惦记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

小六摇头轻笑,“老哥你不要诓我,人家是要充入教坊司的,教坊司那是咱们这种人能进去的地方吗?”

教坊司虽然和青楼做着一样的买卖,但是它毕竟不是青楼那种只要是有钱就可以进的地方。

教坊司只对官员开放。

老狱卒左右看了一眼,凑到小六耳边轻声说道:“也不是没有路子。”

“真的?”小六瞪大眼睛,诧异的看着老狱卒。真是没有想到老狱卒的路子这么野,连教坊司都能够找到门路进去。要知道除了官员之外,就连那些有钱的富商也进不去教坊司。

老狱卒没有直言所说是真是假,微笑着看着小六,意味深长的道:“按规矩咱们是进不去,但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那些管理教坊司的官员,自然是眼皮都不会夹咱们一下。但是教坊司可不只是有官员啊,官员下面还有着大量的胥吏呢。”

小六闻言,眼睛一亮,“老哥的意思是那些胥吏在私下引人进去?老哥你有这样的门路?”

老狱卒点点头,“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既然咱们都能够靠着这座大狱吃碗饱饭,那他们为什么不会吃那些女人?”

老狱卒的话戛然而止,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小六,笑而不语。

小六心领神会,拍在胸脯说道:“老哥放心,只要老哥肯引荐,好处自然是少不了老哥的。”回头看着韩度所在的牢房,恶狠狠的说道:“我就是倾家荡产,我也要去好好伺候那两个娘们儿。”

老狱卒闻言高兴起来,拍着小六的肩膀笑道:“咱们什么关系啊,谈钱生分了,生分了。好说好说,到时候老哥一定帮你达成心愿。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