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寒声,请多指教 9.2
作者: 南姜
20.39万字 0.3万次阅读 59.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十五章 完满大结局 2020-10-12 14:58:1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0.39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5章
简介

人气作者南姜最新超撩苏甜总裁文,深情霸道总裁VS软糯清纯少女。 安心刚毕业就失恋了,刚找到工作就失业了,双重打击,让她人生一下子走进了低谷里。时来运转的安心被一只从天而降的小包子缠上,小包子看起来人畜无害,其实是给自家总裁爹地找媳妇的,单纯无知的安心,就这样一步步走进那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的世界里。深情总裁与清纯少女之间的爱情故事,正式拉开了序幕...

第一章 突然被认妈

1

才五月,气温就高得快把马路烤化了。

闹市区的红绿灯前,一个皮肤白里透红,穿着薄荷绿连衣裙的女人正垂头丧气地站在那儿等红灯。

不远处停着一辆轿车,车后座上,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正拿着望远镜看着远处。

“就她了。”小男孩把望远镜一丢,推开车门利索地下去了。

安心默数着红绿灯上的数字,她想到自己已经失业的现状,就觉得头脑发晕。眼看红灯转绿,她准备迈步向前。

她刚一动,腿便被什么撞了一下。

她觉得奇怪,回头一看,身后没别人,低头却看见了一个小男孩。

小男孩穿着白色短袖小衬衫,背带牛仔裤,头上戴着一顶鸭舌帽,鼻子上架着小号墨镜,只露出粉嫩的小嘴和漂亮的下巴,酷得简直没朋友。

“小朋友,你爸爸妈妈呢?”安心惊讶地问,这年头怎么有家长这么放心让孩子独自出门的。

“小包子”没说话,酷酷地抬起头打量安心,似乎在评头论足,最后嫌隔着墨镜看不清楚,非常有派头地用一只手将墨镜收起来。

他的目光定格在安心的脸上,满意地点了点头。

安心被小男孩看得全身不自在,恰逢此刻红灯又一次转绿,她便道:“小弟弟,姐姐要过马路了,你自己要小心点哦。”

结果她刚迈步,腿上就是一紧。

“妈咪,你不要丢下我,我会很乖很乖的。”

安心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这时,不少过路人围了上来,对着安心指指点点。

“这是什么妈呀,自己孩子都不要。”

“是啊,这孩子这么漂亮,这当妈的也能狠下心。”

还有人好心劝道:“这个姑娘,既然生了孩子就好好养,你这样把孩子丢下很缺德的。”

安心被众人议论得头皮发麻,她怎么就成了生孩子不养的负心妈咪了?

她盯着腿上的“小包子”,尴尬地开口:“姐姐真的不是你妈咪。”

“妈咪,妈咪,妈咪……哇……”“小包子”大喊了好几声,似乎伤足了心,还大声哭了出来,看起来更加可怜了。不过仔细去看就会发现,“小包子”白嫩嫩的脸上没有半滴眼泪。

在孩子的哭声和众人谴责的目光下,安心最终没扛住,只能灰溜溜地带着“小包子”离开。

……

安心租住的房子。

两人大眼瞪小眼,对视了几秒。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姐姐送你回家好不好?”

“不好。”“小包子”干脆利落地拒绝。

她可是他站在马路上盯了一个小时才选中的目标,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放弃呢?

“小朋友,你这样出来,爸爸妈妈会担心的。”

“你就是我妈咪呀。”“小包子”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要不是安心知道自己没怀过孕,还真以为自己生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宝宝。

“可是……”

“别可是了,女人,你做好接受当我妈咪的命运吧,你是逃不掉的。”

安心:“……”

小男孩这霸道总裁的口气是怎么回事?她彻底凌乱了。

“小包子”不管安心的反应,迈着小步在房子里巡视了一圈,好似小王子巡视自己的领地。他走到小巧的单人沙发旁坐下来,点了点头。

“虽然房子小了点,但还可以接受,以后我就住这里吧。”

什么?他要住这里?

安心可不想等人家孩子爸妈找上门来,告她是一个拐卖孩子的人贩子。

“小朋友,你不能住这里,你要是再不告诉姐姐你家住哪里,姐姐就要报警了。”安心的表情很严肃,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小家伙的眼珠子一转,忽然抬起手捂着眼睛哭了起来。

安心可没带孩子的经验,她见“小包子”哭,更是手忙脚乱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小朋友,你别哭,别哭啊!”安心也想哭了。

“呜呜……”“小包子”哭得伤心,“我一生下来,妈咪就死了,爸爸每天上班很忙,家里只有保姆,我只是想要一个妈咪。”

原本“小包子”只是假装哭,但说着说着,他是真伤心了,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眼眶里掉下来,显得可怜极了。

安心想到自己的遭遇,顿时感同身受,心里被“小包子”哭得闷闷的。

她抱着“小包子”,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小包子”哭了好一会儿,哭够了,才抽动了一下鼻子,仰起头看安心:“你能当我妈咪吗?”

安心瞬间心软,嘴一张差点答应了,幸好及时刹车,跟小朋友讲道理:“妈咪不是当的。”

好可惜,就差一点,但他是不会放弃的。

“小包子”从安心怀里出来,自顾自道:“我的大名叫厉允陌,妈咪可以叫我小陌,也可以叫我宝贝或者宝宝,小可爱也行。”

安心:“……”

她好崩溃,他根本没听到她讲话嘛,而且她真是没跟孩子沟通的经验。

她因为怕孩子哭,也不敢再说报警的话,只能陪着孩子玩。只是不管她怎么摆事实讲道理,“小包子”都认定了她是他的妈咪。

最后她心力交瘁,算是放弃了。她跟“小包子”周旋了一下午,两人都累了,双双睡着了。

安心是被一阵陌生的手机铃声吵醒的。

她一睁眼,发现天都黑了。

她愣怔了一会儿,才想起什么,面色猛然大变:“糟了。”

她打开灯,发现“小包子”还躺在床上睡觉。她在厉允陌的上衣口袋里找到了手机。

来电显示人是“爸爸”。

原来,这“小包子”带着手机。

她来不及多想,赶紧接起电话,急忙解释:“厉爸爸对不起,你儿子在我这里,我原本想送他回家的,但玩着玩着就睡着了,害你着急,实在对不起。”

安心急急忙忙解释了一通,电话那边始终都很安静。

直到她说完话,那头才传来一道男性低沉醇厚的声音。

“地址。”男人说了两个字,简单明了。

安心愣了一下,连忙说出了自己家的地址,刚说完,她的耳边传来了“嘟嘟”的声音。

她彻底傻眼:就这么挂了电话?没有指责,没有询问?这是亲爸爸吗?

十几分钟后,门被敲响了。

“谁啊?”

“厉允陌爸爸。”门外面响起跟手机里同款的醇厚男音。

安心赶紧上前,从猫眼往外看,只一眼,人就愣在了那儿。

这是“小包子”的放大版,“小包子”的爸爸?

外面的人似乎感觉到了她的注视,抬起头,目光直直对上了她的。虽然人从外面往里看不到,但她的心还是漏跳了一拍。

她不敢再耽搁,赶紧打开了门。

门一开,她直面真人,男人高她一个头,更是带来沉沉的压迫感。男人一身商务打扮,黑色西装外面套着同色大衣,黑色的碎发,俊美的五官,特别是深邃的眼神,只一眼就让人沉浸其中,觉得神秘又迷人。

安心因为拐带了人家的儿子,所以心虚到头都不敢抬,低头道歉:“对不起,我没有及时通知你。”

厉寒声看了看面前的女人,对方模样干净,心想儿子这次的眼光不错。

“小陌麻烦你照顾了。”他的声音也温和了几分。

“啊!”安心倏地抬眸,表情满是难以置信。

他没有指责,还感谢她,这是什么情况?

“小陌在哪里?”厉寒声再次询问。

“啊,哦,他在卧室,睡着了。”

“打扰了。”厉寒声说着,当安心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直接进了门。过了一会儿,他抱着小陌从里面出来了。

安心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男人带孩子离开了,她转身看着跟平常一样的出租房,差点以为今天发生的一切是一场梦。

她抬起手,捏了一下自己的脸。

“咝!”她会疼,所以发生得一切是真的。

……

楼下,车内。

厉寒声抱着孩子下去后,并没有马上发动车子。

过了一会儿,厉允陌转醒,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因为刚睡醒,脸蛋白里透红,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一片迷雾,要是有女性看到他,一定会扑上去抱着他喊“好萌”,可惜他这副可爱的样子对厉寒声没感染力。

厉允陌醒来还有些迷蒙,直到看见身边坐着的人,才一个激灵彻底清醒了过来。

他随即张开双手,欢快地叫道:“老爸。”

厉寒声冷冷地睨了他一眼,没动。

厉允陌没收到回应,收回小手,噘嘴:“你怎么这么没情调啊!父子情深,爱的抱抱懂不懂?”

“对你,我不需要。”厉寒声半点没给儿子面子。

“哼哼。”厉允陌不爽地评价,还不忘插刀,“难怪你找不到老婆。”

坐在前座的司机一张脸绷得紧紧的,才忍住没笑出来。

每次厉总和小少爷相处,都让人忍俊不禁。

厉寒声眯起眼睛,作势威胁道:“看来你是皮痒了。”

“竟然威胁四岁小孩, 老爸,你很逊啊!”厉允陌一点都不怕厉寒声。

虽然他这样说,但眼角的余光一直偷偷地觑着自己老爸,似乎怕对方真的生气。

最后,厉允陌率先败下阵来,扭头主动爬到了厉寒声的腿上,动作着急忙慌的。厉寒声伸出手将人接住了,怕他摔倒。

厉允陌的两只小手抱着他的脖子,摇了摇:“老爸,对不起嘛,以后我一定记得早点回家,而且我也带了保镖啊,不会有事的。”

自从他三岁时被绑架过一次,出门就老实地带保镖了。他又不是真的笨到会自己一个人出门。

“你说说,这是第几次了?”厉寒声沉声问。

2

厉允陌抬起短短胖胖的手指,认真地数数:“一二三四……第七次。”

厉寒声眉头一拧,有些疲倦地说:“小陌,你已经四岁了,别再玩这种游戏了。”

“这不是游戏。”厉允陌突然表情严肃,很认真地说,“我是真的很想找一个妈咪,只是以前那些女人都不合格,而且你照顾我这么辛苦,到现在都没娶老婆,我也是为你好嘛。”

他看到老爸每天忙工作,还要这么辛苦地照顾自己,也很心疼的。

“就你这副小身板,还是操心操心自己吧。”厉寒声嘴上不屑,动作却柔软了下来,他抬起手,温柔地摸了摸孩子柔软的头发。

“那你是答应了?”厉允陌眼睛一亮。

厉寒声的脑海中忽然闪过刚刚那个干净的女人的样子,竟莫名松口:“最后一次。”

“这次你要好好配合我哟,不要像以前一样把人赶跑。”“小包子”趁机提条件,简直把“得寸进尺”四个字发挥得淋漓尽致。

“嗯。”厉寒声眉心一皱,还是应了。

罢了,就当满足他的愿望吧。

“耶!老爸你真是全世界最好的老爸。”

“油嘴滑舌。”厉寒声这样说着,嘴角却不自觉勾了起来。

厉允陌嘻嘻笑道:“可是我说的是真的嘛。”

厉寒声懒得再跟熊孩子计较,吩咐司机:“开车。”

翌日。

安心站在餐厅门口,看着上面的招聘启事。

虽然她在网上投了一些简历,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等到电话,就算去应聘了,也有一段时间的上岗期和实习期。以她现在的经济状况,她快露宿街头了。

安心想着,最终下定了决心,进入了餐厅。

餐厅缺人,很快,安心换上工作服上岗了。

安心工作忙忙碌碌,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午饭晚饭都是匆匆解决,到了华灯初上,人是最多的,安心开始连轴转。

此刻,又有人进入了餐厅。

安心拿着菜单过去:“你好,这是菜单。”

“安心。”一道惊讶尖锐的女声响起,随后语气变得幸灾乐祸,“你怎么沦落到餐厅当服务员了?”

安心脸色一变,面前的人是她的前同事兼情敌,不,应该说是她前男友劈腿的对象高小萌。

大学毕业后,她跟男友傅衡一起进了一家公司实习,结果经理的侄女看上了那个渣男,稍一勾引,他就跟着对方跑了。对方还故意找了一个错漏,让她实习期无法转正。

她的视线转到对面,果然,对面坐着的正是那个渣男,他似乎不敢面对她,还拿手挡着脸。

“请点单。”安心冷着脸做自己的工作。

高小萌没想这么简单地放过安心,她嫉妒地看着安心比她长得漂亮的脸,阴阳怪气地说:“你缺工作可以跟我说呀,何必来餐厅当服务员呢?我大伯家还缺一个仆人,再不济公司还招清洁工,你都可以去试试的。”

安心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自己的火气:“请点单。”

“安心,怎么说我们也算同事,你不能因为傅衡跟我在一起了,就不理老同事了。傅衡不喜欢你不是你的错,只是他眼光比较高,没看上你而已。”

是可忍孰不可忍,安心直接抄起桌上的一杯水,对着她泼了上去。

“啊!”餐厅内顿时响起一阵刺耳的尖叫声。

安心“啪”地丢下菜单,双手叉腰道:“这个见异思迁的渣男,谁爱要谁要。他的眼光高?你也不去卫生间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长什么样,怎么有脸说这样的话。”

“啊!”高小萌气得跳脚,怒吼,“经理呢?你们餐厅经理呢?服务员这么往客人身上泼水,也不出来管管。”

她又瞪着坐在对面的傅衡道:“你还呆坐在这里干吗?还不快过来帮我!”

傅衡这才颤巍巍地过来,对着安心道:“安心,我知道你还怪我,但有什么事你冲我来,小萌是无辜的。”

“好啊!”安心扬了扬眉,直接抄起另一杯水泼了过去,“其他要求我或许满足不了,你这要求我还是能满足的。”

“你这个没用的男人,”高小萌气得转身扇了傅衡一巴掌,怒吼道,“还不快给我教训教训这个女人,别忘了你是怎么在公司转正的!”

傅衡捂着脸,收起了小心翼翼的模样,面色一狠,扬手道:“安心,这你不能怪我。”

安心没防备傅衡突然出手,两人站得又近,眼看他的手往自己脸上打来,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但她等了一会儿,脸上却没有传来痛感。

安心觉得奇怪,睁开眼睛,却发现傅衡的手被人捏住了,距离她的脸只有几厘米。

“妈咪,你没事吧?”这时,“小包子”跑过来,走到安心跟前担忧地看着她,又气愤地转头,学着她刚刚的样子,双手叉腰,皱着小鼻子哼哼,“你们竟然敢欺负我妈咪,看我不揍死你们。”他趁机上去,连脚踹傅衡。

“啊!”傅衡当即发出一声惨叫,偏偏手被人捏住了,动弹不得。

厉寒声见儿子打完了,这才松手一甩。傅衡噔噔后退倒在地上,惊疑不定地看着面前的这一幕。

安心这时才反应过来,来的人除了“小包子”,还有“小包子”的爸爸。

她想到刚刚丢脸的画面,脸立即红了。

安心讷讷地说:“谢谢你帮了我。”

“不客气。”厉寒声淡淡地回了一句。

安心不知道怎么了,刚刚还能镇定自若,这会儿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她只能低头问地上的“小包子”:“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带着老爸来找妈咪啊!”

“啊!”

“妈咪刚刚好厉害,爸爸说让我们不要上前打扰,所以我一直乖乖听话,没有叫你。”

此刻安心脸都僵了,艰难地说:“你的意思是,刚刚那一幕你们都看到了?”

“对啊对啊,从那个坏女人叫出妈咪的名字开始,我们都看到了。”厉允陌一脸崇拜的表情,心想安心不愧是他看上的女人。

安心却连头都不敢抬了。

完了,刚刚她那么丢脸的一幕竟然被“小包子”和“小包子”的爸爸看见了。

“你……你们是谁?”自厉寒声出现后,高小萌一双眼睛都移不开了。

天哪,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帅的男人,比很多当红男明星还要帅。

只是当她听到面前的小孩叫他爸爸又叫安心妈咪的时候,眼里全是嫉妒。没想到安心还有一个这么帅的男人,傅衡根本没法和他比,难怪安心会不要傅衡。

高小萌想到自己竟然捡了安心不要的东西,顿时一阵气闷。

厉寒声看都没看对方一眼,侧眸沉静地看着儿子跟安心互动,没有说话。

高小萌不甘心自己被无视,咬着牙道:“这位先生,你可别被她清纯的样子骗了,她私生活混乱,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我身边这个男人就是她的前男友。她因为不忿这个男人甩了她,所以才在这里刁难我的。”

安心倏地抬眸,她没想到高小萌能说出这种颠倒黑白的话来。

安心上前一步,正准备反驳,不承想肩膀忽然一紧,她被揽入了一个宽阔的胸膛里。

她的心不受控制地颤了颤,就听见头顶响起一道声音。

“她有了我,还要其他男人做什么?”

男人的语气平平淡淡,但这话把安心砸蒙了。

天知道,这就是一个只见了两次,而且她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啊!

厉允陌连连点着小脑袋,赞同:“嗯嗯嗯,我妈咪是我爸爸的,也是我的。”

安心:“……”

厉寒声怀里的女人身上散发出一股清淡好似薰衣草的香气,一向不喜欢香味的厉寒声心中一动,竟然不觉得反感。

就在这对峙的时间里,餐厅的经理姗姗来迟。

高小萌指着自己和傅衡脸上的水渍,要求经理辞退安心。餐厅经理没敢乱答应,小心地觑了厉寒声一眼,他想起刚刚被人拉住交代的话,立即当作不认识厉寒声,义正词严地以安心是餐厅的服务员,不该对客人动手的理由将她辞退了。

三人离开了餐厅,站在门口大眼瞪小眼。

当然,主要是厉允陌小朋友,他一双圆滚滚的眼睛不时往左看一下厉寒声,往右看一下安心。

安心站在原地,都不知道怎么反应了。

按道理说,她面前的一大一小都是陌生人,可他们刚刚帮了她,否则她就被打了。

“那个……刚刚谢谢你。”安心主动开口。

“厉寒声。”男人突然启唇。

“啊?”

“我的名字。”

“哦。”

安心呆萌呆萌的样子,让厉寒声眸底闪过一抹浅淡笑意。

“妈咪,我和爸爸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小陌突然插话。

“我叫安心,还有,我都说不是你妈咪了。”安心十分尴尬,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叫叫就算了,当着人家亲爸的面,这不是让人误会吗?她赶紧对厉寒声解释,“厉先生,我已经纠正过了,你别误会,我没有……”

“我没有误会。”男人睨了她一眼,接着语不惊人死不休,“这段时间就麻烦安小姐当小陌的妈咪了。”

3

“啊!”她的嘴巴张大,脑子当场宕机。

她从来没听说过,还有人提这种要求的。而且她怎么可以莫名其妙地当人家小孩的妈咪,要知道她还很年轻,现在单身,怎么想都觉得不应该。

于是她想拒绝:“可是……”

“如果我没记错,刚刚在餐厅,我帮了安小姐吧?”厉寒声慢条斯理地开口。

安心愣愣地点头,刚刚他的确帮了她没错。

“既然这样,安小姐是不是要报答我们?”男人进一步询问。

“按照道理来说,我是应该报答你们的。”安心接话。

“那你以身相许吧。”

城市套路深,她要回农村。

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要对他以身相许了。

“太好了,妈咪,以后我们一家人可以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你是不是很开心?”厉允陌立刻兴奋了起来,还给了老爸一个“你很上道”的眼神。没想到老爸这么遵守信用,说帮他就帮他,而且这么厉害。

“开心?”安心词穷。

厉寒声伸手摸了摸儿子的头,微笑道:“你妈咪当然会很开心。”

“爸爸,我饿了,你带我和妈咪去吃饭吧。”小陌扬起头,一脸天真可爱的模样。

“好。”厉寒声一脸宠溺道。

……

安心被“以身相许”四个字闹得晕乎乎的,竟然没想到拒绝。当他们坐在一家高档餐厅时,她才回过神来。

厉寒声刚点完单,等服务员走了之后,安心站起来说:“那个,我不饿,就先回去了,你们慢慢吃吧。”

安心没想到,她的话音刚落,肚子就不给面子,发出一阵咕咕叫。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她面前的厉寒声刚好听到。这下她的面子里子都丢干净了。

安心看到厉寒声嘴角一扬,她觉得自己的脸彻底红透了,窘得不行。

小陌似乎没有察觉,他突然从厉寒声的腿上下来,跑到对面安心的身边坐着,小手抱着安心的胳膊,撒娇道:“我从来没跟爸爸妈咪一起吃饭,这种感觉真是好好呀。”说着,他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安心,这模样让安心心下一动。

安心忽然想到小陌说的话,他一生下来,妈咪就死了,想来他半路认她当妈咪,也是因为没有妈咪,其实他只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安心抬手摸了摸他的头,满脸怜爱地应了:“你喜欢就好。”

她没发现,对面的男人看到这一幕,眸底带着一抹诧异。

虽然小陌经常到半路上认妈,安心也不是第一个,但她是第一个摸小陌的头的人。这小子跟他一样,其实对人防备很深,没想到却愿意给安心摸头。

这女人到底有什么魔力?

“耶,我也有妈咪陪着一起吃饭咯。”小陌开心地欢呼,随即转头对着厉寒声眨了眨眼。厉寒声一个多余的眼神也懒得给他。

很快,厉寒声点的晚餐送上来了。

这些菜,安心叫都叫不出名字,一看就很名贵,像什么鹅肝之类的,她更是只在电视里看到过。虽然她知道对方很有钱,但还是第一次接触有钱人的世界。

安心打定主意,吃完这顿饭后,她一定要远离他们。

厉寒声用餐的动作很优雅,小陌也一样,看得出受到了很好的教育,只有她,打开餐巾布都动作不熟练。

“妈咪,我要吃那个。”小陌对着一盘她叫不出名字的食物一指。

“哦,好。”安心赶紧给他取餐。

“妈咪,我要吃那个。”

“好的。”

安心虽然没有照顾小孩的经验,但有些技能几乎是天生的,她对小陌很温柔,喂东西的时候也很细致。

因为小陌不断地开口要求,所以她几乎没吃上几口食物。

“自己吃。”突然,坐在对面的厉寒声开口,冷冷地盯了儿子一眼。

他想到这女人肚子早就饿了,却一直照顾儿子,自己根本没吃两口食物。

“老爸。”小陌不满地噘了噘小嘴,转头看着安心的眼神却很依赖。

如果说刚开始他是想要故意扮演亲密,可吃着吃着,他小小的心灵里却满是感动。

厉寒声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小陌立刻反应过来,转头对安心说:“妈咪,刚刚你一直喂我吃东西,现在我来喂你吧。”

“不,不用,我自己来就好……”安心手足无措地摆手。

但小陌一点都没听她的话,他用儿童餐具叉了一块鹅肝递过去:“妈咪乖,张嘴。”

安心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她看着孩子期待的眼神,还是默默地张开了嘴。

他的手短够不到,就弯下了腰。这姿势虽然不舒服,但安心看着因为她吃了东西,笑得满脸开怀的小陌,也微微笑了一下。

这一顿饭,光两人表演母子情深了。

吃得差不多了,小陌眼珠子一转,从椅子上跳下来,对着两人道:“我要去小便。”

安心赶紧站起来:“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不用,我对这里很熟,而且我是男子汉,不需要妈咪陪的。”说完,他又对着安心眨了眨大眼睛,“我这是给你们机会,创造二人世界哟!”他说完,不等安心回答,小短腿迈得飞快跑了。

“你慢点。”安心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不过他显然没听到。

“你很紧张。”对面的男人语调淡淡地开口。

废话,她当然很紧张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见这个男人,她就浑身紧绷,呼吸急促。刚刚还有小陌在中间可以转移一下注意力,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她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

“小陌很喜欢你。”男人的声音醇厚,带着浓浓的男性气息。

“嗬。”她干笑了一下,“小陌很可爱,我也喜欢他。”

两人四目相对,安心的心脏顿时“怦怦怦”狂跳起来。

又来了!

男人的目光忽然一顿,落在她的脸上不动,探身缓缓伸出手……

安心的身体僵硬得跟石头似的,动都不敢动。她眼睁睁看着男人骨节分明的手靠近,这会儿已经不是心跳加速,而是觉得窒息了。

当她以为这男人要干什么的时候,男人的指尖落在她的嘴角处。

他的指腹很暖,碰到她的嘴角皮肤,她有种酥麻麻好像蚂蚁爬过的感觉。

天哪!这男人干吗?挑逗她吗?

这男人太优秀了,她一点都抵挡不住诱惑,索性闭上了眼睛。

“呵呵。”忽然,对面传来一声闷笑。

安心忍不住睁开眼睛,男人的手已经从她的嘴角移开了,上面还沾了一粒饭。

安心看着男人指腹上那粒碍眼的白米,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这也太太太尴尬了吧。

“安小姐,我是认真的。”对面的男人慢条斯理地将手指上的饭粒擦掉。

刚才他也不知道怎么的,居然生出想要逗逗她的念头。

“什么?”安心讷讷接话,整个人还是蒙的。

男人性感的薄唇微勾,轻缓吐出四个字:“以身相许。”

小陌回来的时候,发现气氛有点不太对劲,他灵活的眸子狐疑地往左右看看。

厉寒声是什么段位,怎么可能被一个四岁小孩看出心思。最后,小陌的目光落在安心脸上,小手指着:“妈咪,你的脸好红哦,是不是害羞啦?”

安心打了一个激灵:“可能是这里太热了吧。”安心眼神闪躲,抬手掩饰般摸摸自己的脸,滚烫滚烫的,“对,太热了。”

小陌的眼珠子转了两圈:“难道在我去小便的时间里,你们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可不就是发生了事情吗!她尴尬得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也不知道这四岁的小萝卜头眼睛怎么这么毒。

当安心舌头打结,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厉寒声冷冷地瞥了儿子一眼,警告道:“走吧,我们送你妈咪回家。”再问下去,对面的女人该害羞地逃了。

“呼!”终于可以离开这个让人窒息的地方了,安心松了一口气。

现在小陌肯定他们真的发生了什么,嘻嘻一笑,假装生气:“哼,你们自己玩游戏,都不带我。”

安心:“……”

哪里有地缝?她要钻。

偏偏另一个男人完全不考虑她的心情,还理所当然地回答:“你知道就好。”

她要疯了。

……

因为餐厅的事,一路上安心一句话都没说。

终于到了自己住的地方,她居然情不自禁地松了一口气,她从没觉得这二十平方米的小房子这么亲切过。

“我到了,再见。”安心麻溜地下了车,然后快步走开。

结果安心走了几步,忽然听到车门关闭的声音,她感到不对劲,站定脚步,回过头发现一大一小也下了车,还跟在她后面。

“你们为什么跟着我?”

“妈咪,晚上我要跟你一起睡。”小陌笑嘻嘻地跑上前,抱着安心的大腿不放。

4

真是晴天霹雳!

不行,今天餐厅的事情已经够刺激的了,不能继续下去了,她要赶紧跟这对父子划清界限才行,去他的什么“以身相许”,就让她忘恩负义一回吧。

不是她不想报恩,而是这超出她的能力范围了,根本没法报答。

“不行,我……”

安心还没说完,厉寒声就接过话头:“安小姐,小陌很喜欢你,等他睡着了,我再带他回去。”

“这……恐怕……”安心下意识想要拒绝,可话说到一半,最后却变成了“那好吧”。

既然最后是要回去的,那她再让他们待一下吧。她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她尴尬地带着父子俩上了楼梯。这儿是一栋六层双户楼型的房子,她租的房子在三楼,租了三年,时间久了,楼上楼下的人就都熟悉认识了。

他们上去的时候,好巧不巧地,对门住着的一个阿姨提着垃圾出门了。

她看见安心身后跟着人,笑着说:“安心啊,这是你亲戚吗?”

“阿姨好,我是妈咪的儿子。”小陌甜甜地开口。

“哟,你儿子都这么大了。”阿姨一听眼睛都瞪圆了。

安心想解释,却怎么都解释不清楚。

她心想:这下完了,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等阿姨走了,她赶紧拿出钥匙开门。

小陌蹦蹦跳跳地进了房间,厉寒声也无比自然地跨门而入,好像进自己家一样自然。

安心郁闷地看着这对父子,然后默默地关上了门。

在二十平方米的小出租房进了厉寒声这个大人物后,她感觉这平民住所变成了高档的五星级酒店。

当厉寒声的视线投向沙发上放着的bra时,安心的脸立即爆红,她冲过去将沙发上的杂乱衣物一股脑抱起,急匆匆进了卧室。她在卧室找了一圈,再将手上的东西往床底下一塞,这才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厉寒声将安心的举动尽收眸底,眸底再次有了笑意。

安心佯装镇定地从卧室里走出来,招呼厉寒声:“家里有点小,你们别嫌弃。”

“是很小。”厉寒声自然地走到客厅内的一张单人沙发上坐下。

安心:“……”

他进入别人家里,就算是实话,也应该客气一下吧。

“妈咪,我要看《小猪佩奇》。”蹦蹦跳跳在小房子里转了一圈的小陌跑回来抱住安心的腿。

安心再次尴尬:“可是我家没电视,要不你用手机看?”

“你该洗澡睡觉了。”突然,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缓缓启唇。

安心猛然反应过来:“对对对,你该洗澡睡觉了。”

他睡着了,好早点离开啊!

虽然这一大一小父子俩很养眼,但这短短几个小时的相处,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再这么待下去,她怕自己会短命,还是赶紧送走这两尊大佛吧。

安心不管外面的男人,赶紧带着小陌去卫生间洗澡。

厉寒声就这么坐在客厅的单人沙发上。因为卧室很小,他依稀能看清卫生间里透出来的影子,还能听见孩子和女人的嬉笑声。

这种温馨安静的氛围,厉寒声从来没体会过。他忽然有种这样的一家三口也很不错的想法。

“好了好了,水都凉了,快出来吧。”安心笑嘻嘻地出来。因为这里没有小孩的衣服,所以她只好拿了一件自己的T恤给孩子换上。她直接将小陌从头包裹到脚,抱到床上。

“妈咪,你给我讲故事吧。”小陌依恋地拉着安心的手要求着。

安心还没答应,身后就响起了一道清冽好听的男声:“你妈咪也该去洗澡了。”

安心吓了一跳,转过头,发现厉寒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倚靠在门框上,姿态有些慵懒。

这时候安心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身上的白色衬衫在帮小陌洗澡的时候弄湿了,现在正贴在身上……

“啊!”她意识到有点尴尬,惊呼了一声,赶紧双手环胸,急匆匆地想要往浴室里冲。

安心路过门边的时候,这男人挺拔的身躯却丝毫没有避让一下的意思,于是她便背对着他侧身想要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啪”的一声响,安心头顶的灯闪了一下,灭了!紧接着外面传来一阵“轰隆隆”的闷雷巨响。

安心被吓了一跳,脚不知道绊了哪儿,眼看她就要往地上摔去。

突然,她的腰上出现了一只手,将她整个人一捞。她再回神时,已经扑入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黑暗中,她的心跳声特别明显,“咚咚咚”,心脏好像要从嗓子里跳出来。

安心能清楚地闻到男人身上的味道,两人此刻贴得很紧,腰间的手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烙在她身上,似火般灼热。

“你还要靠在我身上多久?”男人的声音从安心的头顶传来。

安心猛然回神,结结巴巴地说:“对对对……对不起,我马上离……离开。”

她慌乱地想要推开男人,结果才动一步,脚下一个不稳,她又重重地撞进了男人的怀里,头也撞到了什么东西。

她的额头吃痛,头顶传来男人的闷哼声。

“对不起,对不起。”虽然安心自己快疼哭了,但此刻她除了说对不起,也不知道还能说点什么。

她怎么会这么迟钝。

“当心点。”突然,她腰上的手微微用力转了一个圈,她便稳稳地站在了地上。

在男人轻而易举地将她举起又放下的瞬间,她的心漏跳了一拍。

当男人放在她腰上的手松开时,她瞬间回过神来,转身跑进卧室。她摸到自己的手机,打开电筒,灯光重新亮起来后,她才松了一口气。

安心尴尬地解释道:“这里是老小区,电路都老化了,只要一打雷,就很容易停电。”

“嗯。”男人淡淡地应了一声,安心也不敢抬头去偷看他。

“你……你的下巴没事吧?”

“安小姐。”厉寒声缓缓地说,“你是不是该换件衣服了?湿衣服穿久了容易感冒。”

安心突然觉得脸上一阵发烫灼热,于是匆匆地从衣柜里掏出两件衣服,再往浴室里冲去。

等安心的身影消失后,厉寒声才将视线投向呆呆地坐在床上不动的儿子身上,语气淡淡地说:“你看什么?”

小陌坐在床上,对于外面的打雷声一点都不害怕,两只眼睛骨碌碌地看着浴室的方向,嘿嘿一笑:“老爸,你的机会来了。”

厉寒声瞥了他一眼,轻哼:“不装了?”

“人家哪有装。”小陌不满地噘噘嘴,“我一直都这么乖巧懂事。”

“嗬。”厉寒声一声冷笑。

安心简单地擦了一下身体,在黑暗中匆匆忙忙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就从卫生间出来了。

结果她回到自己的卧室,却发现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已经躺在了她的床上。

这是什么情况,不是说就小陌睡这里吗?这男人到底还有没有一点自觉性了?为什么他能心安理得地躺在一个单身女性家里的床上?

安心彻底凌乱了。

她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照着这对父子。她听到外面“哗啦啦”下着大暴雨的声音,只觉得好似一盆盆水往下面倒一样。

男人侧躺在床沿,一只手撑着头看着安心,淡淡启唇道:“雨太大了,开车很不安全。”

“是啊,这雨的确很大。”安心附和了一句。

但是雨再大,他也不该这么心安理得地躺在她的床上吧?

“妈咪,快来,我给你留了位置。”小陌躺在中间,男人躺在小陌左边,右边果然空出了一个人的位置,只是她的床不到一米五,三个人睡真的很挤。

再说了,她怎么可能躺得下去。

安心尴尬地挤出一点笑容,摇摇手道:“不……不用了,我还不困。”话音刚落,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呵欠。

天知道,她快困死了,昨天就没怎么睡好,今天还出去工作了一天,又遇到了这么多事,简直心力交瘁了。

厉寒声眉目淡然,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安小姐,你困了就过来睡吧,等雨小点我就会走的。”

“不用不用,我真的一点都不困。”她再次摆摆手。

厉寒声解释道:“小陌一直跟我睡,我不在他身边,他会不习惯。”

“是啊是啊,我想跟爸爸妈咪一起睡。”说着,小家伙又露出沮丧的表情,“我从来都没跟爸爸妈咪一起睡过。”

面对小孩子的这种卑微请求,安心忽然没来由的心中一疼,为什么她总是拒绝不了小陌的要求?

可是同情归同情,让她跟“小包子”一起睡就算了,可边上还有一个大男人,这算怎么回事?

在感性和理智面前,安心最终在感性上刹住了车。

她忽然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要不我就在旁边坐着,陪你睡。”

“安小姐。”厉寒声忽然双眼一眯,嘴角带着一抹笑,“你是怕我会对你做什么吗?”

安心:“……”

“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我只是为了小陌,你不是也答应做他的妈咪吗?既然你已经做了人家的妈咪,自然要满足孩子的愿望。”

她当然知道对方不会对自己做什么,而且对方多金,人也帅得天怒人怨,他真要做了什么,她绝对不是吃亏的那个。

更何况对方还看不上她,只是一个疼爱孩子的父亲想满足孩子的愿望而已。

“妈咪,我真的很想跟你一起睡。”“小包子”漂亮的眼睛里充满了期盼和渴望。

安心终于受不住攻势,心头一软,想着他们不是直接睡在一起,还有“小包子”躺在中间挡着呢。于是她便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在床右边轻轻地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