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感言

书名:
不让江山
作者:
知白
本章字数:
737
更新时间:
2022-02-13 10:37:46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我都当赘婿了,还要什么脸

如果当赘婿就能迎娶白富美,当上Ceo,走上人生巅峰,你还愿意努力吗? 别人愿不愿意努力不知道,但穿越过来就有婚约在身的江逸风表示,他只想当一个混吃等死,责任是传宗接代的赘婿。 不要跟我谈要不要脸,那玩意早扔了。 虽然我坑蒙拐骗、给人下药、青楼过夜,但请你相信我,我真是个称职的赘婿。
连载中,累计86万字 | 最近更新:第371章 孤把王姬嫁给你

第1章 我是个斯文人

书名:
我都当赘婿了,还要什么脸
作者:
不吃苹果不健康
本章字数:
2265

大周国,苏城,春宵楼。

“诗诗姑娘,我是个斯文人,所以请你相信我,我真不是白嫖你,只是单纯没钱。”

江逸风看着面前两个凶神恶煞的打手,又望了眼打手身后的妙龄女子和半老徐娘,脸上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他是个穿越者,是从21世纪的地球穿越过来的。

穿越前的江逸风是个纪录片导演,工作内容是在全国各地寻找古法技艺传承人,重现华夏的古法传承技艺。

他听说一个位于悬崖峭壁上的小山村里,有个快要失传的古法技艺,便不顾其他人劝阻,大雨天赶路前往。

结果赶路的时候脚下一滑,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异世界的大周国,附身于一个同名同姓的穷书生身上。

“没钱!”

春宵楼老鸨子,脸上粉厚得像个老妖婆,冷哼一声,“听你的意思,打算吃霸王餐,白睡我家姑娘了?”

江逸风一脸委屈,“你说我吃霸王餐没意见,但说我睡你家姑娘就冤枉人了,我只顾吃东西,还没来得及睡呢,你就带人冲进来了。”

老鸨子冷笑一声,“难不成我让诗诗陪你睡一觉,才不算冤枉你?”

听闻这话,江逸风忍不住看向老鸨子身边,穿着透明薄纱,雪白肌肤若隐若现,千娇百媚的诗诗姑娘,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这么漂亮的妹子,要是在地球上,一夜最起码要几千块。

不过,考虑到老鸨子要杀人的目光,江逸风不敢说出真实想法,一本正经道:“我是个斯文人……”

“闭嘴!”

老鸨子扯着公鸭般的嗓音大喝一声,用嘲讽语气道:“没钱就没钱,装什么斯文人,而且,斯文人玩得可花了。”

“……”

江逸风一阵沉默,心说你是懂斯文人的。

这时,老鸨子似笑非笑看向江逸风,“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拿钱离开,要么你就卖身春宵楼,有些贵人老爷就喜欢你这种细皮嫩肉……”

江逸风都不等老鸨子把话说完,立刻表明态度。

“我还钱。”

老鸨子伸出手,“一共二十二两纹银。”

草你老母!

你家小姐那里镶金边了啊!

二十二两纹银都够大周一个五口之家两年的花销了,更何况我还没睡,这下亏大了。

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江逸风脸上陪笑,“我现在没钱,能不能先赊账?”

“你认为呢?”

老鸨子瞪了一眼过去,紧接着说道:“看你也不像有钱人……来人,带下去洗干净,今晚给赵老爷送过去。”

闻言,两名打手上前架起江逸风,就往后院拖。

看到这种情况,江逸风把心一横,大声道:“虽然我没有钱,但我媳妇有钱,她可以帮我还钱。”

老鸨子抬手叫住两名打手,“你媳妇是谁?”

江逸风尴尬一笑,“不知道。”

老鸨子怒了,“不见棺材不掉泪,信不信我让他们两个先用擀面杖给你开开眼?”

江逸风菊花一紧,连忙解释道:“我真不知道我媳妇是谁,我们两个指腹为婚,这次我来苏城,就是要与她完成婚约,她家有钱。”

老鸨子问道:“你媳妇是哪一家的小姐?”

江逸风想了想,“苏城苏家。”

“苏家!”

老鸨子目光一凝,惊呼出声,“你媳妇是苏城第一美人苏映雪?”

苏家是苏城出了名的富商,眼下执掌苏家的苏仁山膝下有两子一女,只可惜大儿子苏弘毅志不在经商,弱冠之年便参了军。

小儿子苏东楚尚且年幼,所以苏家的生意,大多都是苏映雪负责。

说起苏映雪,没人不竖起大拇指,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苏家在她的打理下,生意也越来越好,如今在苏城也是数得上的。

一想到这里,老鸨子便不由看向江逸风,语气中充满怀疑,“苏映雪能看得上你?”

你什么意思?

瞧不上我?

难道你没听说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这句话吗?

江逸风很想这样大喊一声,但考虑到这话可能会让两名打手不高兴,便讪讪笑了起来。

“先父与苏家老爷苏仁山是至交好友,恰好彼时先母和岳母同时有了身孕,于是便指腹为婚,我包裹中有信物能够证明。”

作为现代人,江逸风本应厌恶这种包办婚姻的陈旧思想,但事实情况是,他非但不讨厌,反而有些窃喜。

毕竟,前身已经走投无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来到苏城,投奔自己那未过门的媳妇。

之前还担心苏映雪长相丑陋,但刚刚老鸨子说了,苏映雪是苏城第一美人,这下所有一切都妥了。

家里有钱!

还是第一美人!

这样的白富美,自己上辈子想都不敢想,现在一个指腹为婚就能搞定,他都想大声赞美包办婚姻了。

“原来是苏家老爷瞎了眼。”

老鸨子听闻前因后果,语气中透着对江逸风的轻蔑。

江逸风:“……”

老鸨子看向两名打手,“看住他,随我一起前往苏家,找苏映雪要钱去。”

“是!”

两名打手一边一个,直接架起江逸风,跟在老鸨子后面,走出了春宵楼。

苏家。

苏映雪正在书房盘查账目,负责她饮食起居的丫鬟珠儿已经把饭菜端了过来,看到苏映雪一动不动,便走上前去,微微用力拽了拽账本。

“小姐,该吃饭了。”

“嗯!”

苏映雪知道,自己要是不吃饭,这账本便无法继续看下去,便只能点了点头。

只不过,就在苏映雪动筷子的时候,突然有下人跑了进来,说是外面有人找。

苏映雪想了想,带着珠儿走出去,看到了老鸨子。

“苏小姐,闻名不如见面,不愧是苏城第一美人。”老鸨子看到苏映雪,立刻上前献殷勤。

“你是?”

苏映雪看着来人,满脸疑惑表情。

老鸨子满脸笑容,“我是春宵楼的妈妈。”

“春宵楼?”

苏映雪微微一怔。

这时,珠儿低声道:“小姐,春宵楼是青楼。”

“青楼!”

苏映雪瞪大眼睛,微微蹙起眉头,“你来苏府做什么?”

“是这样的……”

老鸨子把前因后果,详细告知了苏映雪。

而苏映雪听完,只觉得天昏地暗,头晕目眩。

她曾经无数次幻想自己的夫君是什么样子……大英雄,大文豪,再不济也是个才子,不成想却是个逛青楼的下流之人。

关键是,对方不但逛了青楼,还没钱,最后被找到家里来了,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自己以后还怎么见人?

念此,苏映雪眩晕感更加强烈,要不是珠儿在一旁搀扶,估计早就晕厥过去。

看到这一幕,江逸风连忙大声道:“媳妇,你晕倒之前,能不能先把嫖资……不对,能不能先把钱结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