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亡灵小法师 7.4
225.66万字 0.1万次阅读 0.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20章 五界争霸(大结局) 2021-02-22 15:52:5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25.66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20章
简介

公元2300年,人类社会已经进入高速的发展时期,科学技术也达到了巅峰。各国联合制作一款超级网游--梦幻世界。凌云,一个身世如迷的孤儿,在梦幻中开始追寻着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第一章 沉默的羔羊

公元2300年,人类社会已经进入高速的发展时期,科学技术也达到了巅峰。早在十年前,人类就已经顺利的建立的火星基地,并通过世界上唯一的智能主脑--“星梦”开发一个适合人类居住的地下城,能在这里定居的人无不是各方势力的重要人物,所以这里也被称为“富豪和领袖的集中营”。自从五十年前第一款虚拟网络游戏的诞生,各国政府纷纷将注意力投入到这个新的空间,随着科技的发展,虚拟网络也同样发生着变化。从一开始的1:1的时间比,到现在1:5的时间比,许多人都已经将生活,工作和学习转移到这个新的平台中,在这里人们可以获得更多的时间,拥有更迅捷的通讯方式,享受更便利的生活条件。许多现实中不能实现的梦想,在虚拟网络中都会实现。就在这个大环境下,各国政府和各大财团都开始了虚拟网络的研发,这也使盗取虚拟网络研发机密的间谍活动变的越来越猖狂。为此,各国元首和各大财团的总裁不得不坐在一起签订一个秘密条约,集合各方的精英人才和物资供应,以“星梦”为基础,开发一款新的虚拟网络游戏--梦幻世界。并约定在游戏中解决所有现实中的纠纷。随着梦幻世界的出现,各方势力都迅速的集中人力和物力,并投入到梦幻中,打算占得先机,为以后在这个第二世界中多分一杯羹。

“黑暗,我讨厌黑暗,啊~~~~~”

又是一身冷汗,我睁开眼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扫了一眼窗外刚刚升起的太阳,喃喃的说道:“又是新的一天。我要加油!”

我叫凌云,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我也不清楚,只是知道院长在旅行的途中捡到了我,在我的襁褓里有一个项链,天蓝色的镶金宝石项坠蕴藏着古老的气息,在月光的照射下,一个清晰可见的“凌”字就会凸显在蓝宝石之上,很不巧的是就在他摆弄那个神奇项坠的时候,一片云彩恰巧挡住了月光,原本清晰的“凌”字就消失不见了,兴趣正浓的他被扫了兴致,恨恨的诅咒了一下那片云彩,所以院长就毫不负责的给我取了名字--凌云。

院长是个瘦小的老头,从那苍老的面庞还是能看出年轻时的英俊。因为老头姓刘,所以我们一直都叫他老刘,虽说老刘是个院长,却只有他老哥一个人,在这个私立的小孤儿院里,上到生活用品的采购,下到孤儿们的伙食,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个人忙活,其实现在的社会最低保障已经足够一个人生活,所以每一个孤儿成人后,都会被老刘毫不留情的赶出去,当然,我也不会例外。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过完15岁生日的那天夜里开始,我就会经常做这个噩梦,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站在一座白骨堆积成的小山上,时常会听见“疙瘩,疙瘩”的声音,听起来就像骨头的撞击声。开始的时候,我经常会在深夜被吓醒,每次醒来后,我都会因为害怕而悄悄的哭泣,那个时候天真的我就在想,如果在妈妈的怀抱里睡觉,也许就不会再做这样的噩梦了。后来时间长了,我也渐渐的习惯了噩梦的夜袭,遍山的白骨已经无法使我产生恐惧,即使做了恶梦,也会一觉到天亮,只是一身的冷汗很不舒服。

在这个时代,大学之前的教育课程都是在网络上进行的,所以即使在孤儿院,我也受到了很好的教育。不过说起来也很奇怪,平时沉默寡言的我学起功课来却是异常的简单。无论哪门学科,平时最次的成绩也是A,多数都是A+。原本按照我的计划,考入一个不错的大学,毕业后在找个好点的工作,然后在组成一个幸福的家庭,平平静静的生活下去,但是偶然在网络上看到的一个富商寻找失散亲人的经历,虽然找到了亲人,但是也花费十年时间和积累半生的财富,毕竟要在百亿的平凡人中找出你要找的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以前在心中留下的怨气就在这时消散了大半,既然我无法选择出生前的命运,那么就让我去打破现在的命运吧,于是在报考大学的志愿栏里,我十分坚定的填入了华夏大学。

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世界排名首位的大学,据说它的前身是几百年前著名的BD和QH所合并的大学。能够进入这里的学子不是才华横溢,就是身份显赫。听说有几个国家元首的子女都在这里就读,毕竟在这里毕业,无论是以后的工作,还是未来的仕途,都会一帆风顺。如果幸运的结识一位背景深厚的同窗,那前途将一片光明。

由于我的成绩异常优异,所以我获得了一些优厚待遇,我可以免费入住学生公寓,并且每年的学分够的话,还可以领取5000联合币的奖学金,这可是足够一个普通家庭半年的费用了。算算时间,离开学的日子也没几天了,好在现在的交通太发达了,从孤儿院所在的城市到华夏大学所在的城市之需要半天的时间,所以我还有很充足的时间准备我的行李(其实只有几件旧衣服,一部老式的网络连接器,一个项链和一张入学通知书)。

在床上静静的躺了几分钟后,我终于爬了起来,开始穿衣服了。由于我不喜爱户外运动,少了阳光的曝晒,所以我的肤色显得格外的白皙。天蓝色的眼睛,黑色的短发,清秀的面庞配上这白皙的肤色,也算个小帅哥,这也让我被院里的几个早熟MM烦的要死,她们总是说如果凌云的脑筋正常点,还不知有多少女孩为他发疯呢。要不是平时我不爱说话,多数时间只喜欢一个人安静的坐在角落里,呆呆的望着天空,也不喜欢和人接触,恐怕我会在第一时间就被那几个恐龙MM逼疯的。因此我也有了一个雅号--沉默的“羔羊”

穿好衣服后,我就来到了院长的房间。他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一直低着头紧皱着眉头在桌子上比划着什么,听到有人进来,才抬起头来,看到是我才露出一丝微笑。

“快要离开这里了吧?”

“恩,明天早上。”

“哎,一晃眼十八年就过去了,以后出去了,要自己学会照顾自己,知道吗?”

“恩”

老刘一边看着我,一边回忆着什么,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在抽屉里找着什么东西,不一会他拿出了一个纸袋道:“这里是我的一些积蓄,虽然不多,但是省省花,还是能维持一段时间的,有时间的话,你自己去民办处补领一张身份识别卡,以后每月就能从政府那里领取救助金了。”

“知道了”了解老刘性格的我并没有推辞,接过了纸袋。

“那我走了”

“恩,去吧,我的孩子!”

“我有个藏在心里十多年的问题,希望你能告诉我。”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说吧,我会告诉你的。”看着我认真的表情,老刘也严肃了起来。

“当初你捡到我的时候,完全可以把这个项链拿走,以后也不用还给我,虽然我不太懂首饰,但是,我想这个项链拿去卖掉的话,最少也能孤儿院的生活水平提高很多,为什么你没有这么做?”我取下脖子上项链对他说。

“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件事。”老刘笑着对我说,

“说实话,在你小的时候,我曾经偷偷的吧项链拿出去鉴定过,坚定的结果的确吧我吓了一跳,你还是低估你项链的价值,光是项链本身的价值就超过千万了。”看着我吃惊的表情,老刘还是小小的得意了一下。

“好在当时是白天,要是在晚上有月光的时候,光是那神奇的景象也许就值千万了,在知道项链的价值后,我就一直在猜测你的身世,可惜我查了世界所有的著名财团和名望家族,还是没有找到与“凌”有关系的,也许以后只有你自己才能揭开这个谜团吧。这也是我为什么总是找借口去看你的项链的原因,我是怕你弄丢这个能揭开你身世之谜的唯一线索。”

“既然你早知道了项链的价值,为什么不带着项链远走呢?”我注视着老刘的眼睛,想在那里找到一些东西。

“金钱并不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真珍贵的东西往往在你失去以后才会明白的,好了,我的孩子,有些事情不是你现在能懂的,等你真正长大后就会知道了。”仿佛又苍老了几岁的老刘痴痴的望着一张女人的照片,这张照片我也见过,只听老刘说这是他曾经最爱的人。我没有打扰老刘,而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老刘,转身走出房间,回过神的老刘带着欣慰的微笑望着我离去的背影,自语道:“小梅,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呢?这么多年,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许久之后,他再次低下头忙碌了起来。

走出了孤儿院,我来到了民办处,通过视网膜等验证手段,我顺利的补领到一张新的身份识别卡,由于是新补办的卡,只能在下个月才能领到救助金,所以从现在开始只能依靠老刘送给我的1500联合币了。回到孤儿院,我从新打量起这座给我留下十八年回忆的地方,还有那个我最喜欢的阴暗角落和那片天空,这里的一切即将离我而去。这一夜,我睡的很早,在梦里我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来了,收拾好了一切,我悄悄的踏出了孤儿院的大门,一股冲动使我转回头去,依稀能看见窗户后边那一张张熟悉的脸庞。我没有说什么,只是微笑着对他们挥挥手,然后大步走了出去,然而此时此刻一种前所未有的情愫在我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记,更加坚定我的梦想,注视着托在手中的项坠,我喃喃的自语:“我会回来的!既然你们无法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平凡的我,那么就让我站在世界的顶端去追寻你们的踪迹吧!”这个时候却没人能看到一个怪异的符号在我的额头一闪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