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回朝后杀疯了 8.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姜流 主角: 宁潇潇 萧晔
7.41万字 0.1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4章 重伤 2024-07-17 14:42: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7.41
    累计字数
  • 2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4章
简介

前世,南潇潇是个不受宠的小公主,北齐战败后,她却被推出来成了尊贵的长公主,被送去别国当质子。 所有人都告诉她:“公主享用天下俸禄,自然也要为民牺牲,忍常人不能忍之事。” 为质七年,虽生不如死,她也不曾忘记,只等着回国之日。 熬到北齐安定,她却被视为耻辱,死了才能守住身为皇家公主的尊严…… 重活一世,她成了丞相之女宁潇潇。 韬光养晦,攀附云南王,一切皆是为了报复那些无情无义的人! 往后她杀人,他递刀……

第1章 被抛弃的公主

北齐与南国大战,历时四年,最终以北齐大败而终。

北齐皇帝为了北齐千千万万的北齐子民,同意择一皇族之人去往南国为质子。

然,北齐子嗣单薄,年纪符合的皇子仅有一人而已,但那是北齐寄予厚望的皇子,不可能去南国为质子。

就在朝堂上连续几天都争论不休时,皇后挺身而出,指出了一条明路。

贤妃之女可过继到皇后名下,成北齐的长公主,往后便是是太子殿下的嫡亲妹妹。

而贤妃追封为皇贵妃,地位仅次于皇后。

如此算作补偿了去做南国为质子的南萧萧

所有人都满意的结果,所有人都期盼着南萧萧去。

不过几日,她就这样迅速的成了北齐最尊贵的长公主殿下,然而次日便要去南国,南方以北最为极寒之地为质子,无归期之日。

除非····有朝一日,北齐成了战胜国!!!

前世,南萧萧年仅十四,及笄那日正是她出城那日,百姓、护送的禁卫军、百官、甚至是她的父皇都出来相送。

耳边几乎都是

“公主大义,公主一路走好·········”

没有人记得今日是她的及冠之日,所以她长发如瀑,并没有长公主的待遇,发间只斜斜插着她母后临死所送的白玉兰簪。

南国为质子,一去便是七年,后北齐逐渐强盛,太子继位,国力更胜从前。

作为太子唯一的嫡亲妹妹,南萧萧被南国恭敬的迎出南国,而她那时早已经身心俱疲,本以为回去,自己至少能好好活着,作为人活着。

却不想,她到死都未曾回到北齐。

临死前,那太监的话,犹如恶鬼。

“长公主殿下,您真的太天真了,北齐皇帝怎么能有污点········”

“太后娘娘怎会忍受一个在敌国受尽屈辱的长公主在身边晃悠,您的任务既然完成了,那便光荣的死去吧!”

“长公主殿下,您的死将是北齐铁骑拿下南国最好的由头,这也算是您给陛下最好的礼物了。”

“如此,便安心的去死吧!”

呵呵,看,多可笑·········

需要的时候,她是尊贵的长公主殿下,百官相送,皇帝亲自送她出城门,太子亲切唤她好妹妹。

不需要时,她是北齐的耻辱,是新皇帝的污点,是如今太后面前不愿提起的存在。

她南萧萧是个人。

是个会哭会笑,有血有肉的人。

怎能不恨呢!

那可是七年为质,是她人生中最黑暗的七年啊!

*******

黑暗的日子,连心都冷的。

南潇潇痛苦的蜷缩,脑中记忆混乱不堪,真实的,不属于自己的纷至沓来。

不知自己到底是算死了,还是活着········

强势进入的记忆中,远在北齐的丞相府,庶三女因故意伤害主母从小便被打发到了京郊庄子上养着,无人挂念一二。

所谓的父亲甚至就从未想起过他还有个女儿

先皇在位时赐婚,将丞相之女嫁给云南王之子,很好的一段婚姻。

但时过境迁,当初的云南王战死沙场,王妃殉情,诺大的云南王府就剩下小世子萧晔。

七年后,萧晔领数十万云南王骑打的南国退无可退,直至占领数座城市后方才罢休。

大胜而归,成了北齐炽手可热的新晋云南王。

丞相府也跟着风光无二,云南王年及弱冠,正是年少时,如今又战功累累,正是鼎盛时刻。

而有先皇婚约在前,云南王妃必定从丞相府中出。

一时间去丞相府巴结的人,都快将丞相府的门槛塌平了。

只是,云南王战胜归来,传闻成了残废,双腿皆废。

听闻消息的相府嫡女自然不愿嫁,于是设计成了皇帝枕边人,宁妃娘娘。

不得已,相府主母想起了在京郊庄子上的庶三女宁潇潇,便想着将人悄无声息的接回相府。

却不知,庄子上照顾的王婆子闻言,起了不该有的心思,将三姑娘杀了,用自己的女儿替代。

那可是云南王妃,即便是云南王成了残疾,也是个手握重兵的王爷。

她女儿若是成了云南王妃,一招飞上枝头,便是山鸡变凤凰,光宗耀祖的事,怎会不做。

相府庶三女,生的貌美,生性善良,一生都在期盼得到父爱,可惜最终死在了利欲熏心之人手上。

庄子后山上,夜半,月光正盛。

一人缓缓从土堆中扒拉出来,浑身脏污,基本瞧不清面容。

“我南潇潇,不甘心!”

“我宁潇潇,也不甘心!”

她南潇潇虽死在了回国的路上,却从宁潇潇体内醒来,是不是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

居然让她还活着!!!

次日,天还未曾亮,王婆子就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女儿拉起来,一番梳妆打扮完就将人交给来接的相府张婆子,顺带塞了一叠银票,虽未言语。

确已明了

好一个狸猫换太子!!

宁潇潇冷眼在角落瞧着,何曾相似的场景啊。

王婆子站在庄子外看了许久,脑子中想的全是山鸡变凤凰。

却不想,一把匕首悄然抵着她的脖子,耳边是女子阴冷的声音;“王婆子,我是不是因该喊你一声,王爷岳母?”

女子手腕纤细,裸漏出来的肌肤疤痕遍布,新旧交替,让人看了触目惊心。

王婆子只看了一眼,遍体生寒,止不住浑身颤抖,显然是认出来了;“你····你····你不是死了吗?”

顶级鹤顶红,七窍流血而死,她亲眼看着的,也是亲手掩埋的。

怎会?怎会!

“是啊,我死了,如今回来的是恶鬼啊!”

宁潇潇声音压的极低,犹如情人之间的呢喃,手上也动作迅速,没让王婆子再能说出一句话。

那老仆人一双老眼死死瞪着,惊恐疑惑充斥眼球,死不瞑目。

温热带着腥味的血,喷洒的到处都是,让原本就脏乱的衣裙,更不堪入目。

庄子很小,是宁潇潇住了十年的地方,如今不过一把火,便将她曾经住的地方烧了个干净。

从此再这世界上活着的是全新的宁潇潇,也是讨债的恶鬼。

下一个,该烧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