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重生的我只想搞钱 8.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都市人生 热血校园
作者: 一只洋芋 主角: 周怀安 林茜
6.05万字 0.1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7章 就凭你们,也配 2024-07-17 15:11:0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6.05
    累计字数
  • 1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7章
简介

周怀安追了校花六年才明白男人不是对方的菜,他大方放手让其追求真爱,然后校花死于艾滋病,而他回炉再造。 而重生归来的他只想远离白莲校花,专心搞钱,努力成为一匹上等马,不再为资源供应和交配权劳心伤神,可是由于他太过优秀,女神们都不乐意了,亏钱也要往他身上撞。 周怀安大怒,“妖女别乱我道心了,我真的只想一心搞钱,不加钱的根本不是我的菜。”

第1章 白莲教主林茜

“周怀安,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林茜。”

咖啡馆内,一男一女相对而坐,如同好久不见的老朋友。

直到女方说出一句话,彻底打破了这融洽的气氛。

“我得病了,艾滋病,这次找你来主要是谈让你接手我家酒店的事。”

林茜一脸平淡的说着,似乎并没有为自己的病情有丝毫担心。

她此刻一身名牌百褶裙,配合一米七的身高,匀称有致的s型曲线,精致的文艺瓜子脸,像是一只白色小妲己。

听到这句话周怀安手中搅动咖啡的勺子一顿,又很快恢复平静。

一脸微笑,“恭喜你,恐怕要提前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也许会成为一个病魔斗士!”

“你不意外吗?”林茜抬起头,眼神探究。

“不,我并没有意外。”

周怀安笑了笑,充满了洒脱和镇定。

毕竟这年头老人往地上一躺都月入百万,得个艾滋病似乎也不算什么,这些年他也听过林茜的传闻,什么大街上与美女接吻,开了个“女子情感治疗中心”等等。

早就有所猜测。

他追了林茜六年,却最终选择放弃,但也算了解这个女人,高傲、独立,充满了特立独行和丰富的精神观,所以丝毫没觉得意外。

“我的出价不变,最多三百万,超出这个价格没得谈。”

周怀安搅动着手里勺子,平淡的说着正事,似乎并不关心林茜得什么病。

“咱们是老同学,不能给个人情价吗?”

林茜神情一呆,显然没想到周怀安似乎不为所动。

“人情是人情,生意是生意,抱歉。”

周怀安摊了摊手,有些无奈。

虽然对方是自己恋爱启蒙女友,但是他也不想再做舔狗,更分得清现实和理想的区别。

“周怀安你变了……”

良久林茜说了一句话,拿起香奈儿的手提包起身,“半个月后来我家签合同,你应该记得路,我爸妈还对你感官挺好的。”

“好,感谢你没有报复社会!”

周怀安点头,半开玩笑的说了一句。

听到这话林茜身形一顿,狠狠瞪了周怀安一眼。

半个月后周怀安收到了林茜的死讯,同时寄来的还有一封信。

当然伴随的还有“女子情感治疗中心”被查封,据说是某个老同学投诉的。

“你永远不会明白,一个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我用我的方式证明这个世界我曾经来过,疯狂爱过、执着过,也许不被所有人理解,但是我不后悔……”

看着信的内容,周怀安陷入深深的沉思,默默打开了一瓶八十年的老酒。

他笑了,“林茜,这就是你最后给我挖的坑吗,临死还给我用上三十六计。”

“算了吧,终究还是启蒙女友,酒店就五百万吧,也算给伯父伯母一个养老钱!”

第二天,周怀安参加了林茜的葬礼。

有些冷清,只来了几个零星的同学,还有一些亲戚,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心照不宣。

“没想到林校花真是白莲教余孽啊,藏得这么深,当年那么多人追求却输给了一个女人。”

“谁说不是呢,听说山城白莲教徒高达三十万,诸天炁荡荡诡道日兴隆啊!”

饭桌上,同学们谈起了林茜的事,都喝得比较多,在座的谁敢说曾经对林茜没想法,只不过事实多少有些讽刺。

男人根本不是对方盘中的菜,人家喜欢的是马杀鸡。

“你说林茜扭曲的三观是在什么时候形成的呢,说不定就是我们把她捧高了,导致其对男人失去了兴趣?”

饭桌上,周怀安带头在一群失败者中分析起了林茜的心理,大家纷纷各抒已见。

“不错,要我看这女人啦就是不能惯着,估计是觉得男人没什么挑战性,这才转向同类相残。”

“可惜这年头,只有柏拉图式恋爱最保险。”

在热烈的气氛中大家不知不觉有些喝多了,周怀安也不列外。

迷糊中感觉心脏有些绞痛,不由一惊“槽,忘了医生说我心脏不好,少喝酒了!”

耳边传来同学们的嘀咕声,“老周你可别出事啊,大家还等着你投喂呢。”

“酒桌上答应的合同不会嗝屁了吧?”

…………

“阿表,你快醒醒,火车要到站了,你怎么这样,难道就这样被一个女人打败了?”

迷迷糊糊中周怀安感觉有人拉扯自己,耳旁还传来阵阵抱怨声,他艰难的睁开眼睛,面前出现一张稚嫩有些婴儿肥的脸,似乎十六七岁的样子。

身上穿着一件蓝色的男式长袖,由于太过肥大如同套了个麻袋,两条朝天辫的发型实在有些古老。

“你是谁,这是医院吗?”

周怀安揉了揉发疼的眉心,莫名觉得眼前的‘村姑’好像在哪儿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是谁,他揉着脑袋打量着周围。

连排座位、吵闹的大厅、随处可见的旅行包,最前方电子屏上写着一行行城市的名字,京城西、广州南……

似乎是一处候车区,只是有些拥挤破旧,许多人还穿着牛仔裤配衬衫,让他摸不着头脑。

难道是老同学恶作剧,这些老阴批着实有些过分,周怀安决定回去后好好给这些人上上课。

没想到听到他这话,面前的村姑却是睁大眼睛,一脸生无可恋。

“不会吧,不就是喝个酒吗,连我都不认识了,果然跟林茜表白是错误的决定。”

“我都说了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高傲得像邻居家的拉布拉多,给它喂饭都不带抬头,你偏要上去送死……”

村姑滔滔不绝的数落声响彻耳朵。

周怀安愣住了,“我向林茜表白,她不是死了吗?”

他明明记得自己才参加完林茜的葬礼,怎么扯上表白了。

“什么,你竟然骂林茜死了?”

一听这话,村姑张大了嘴,不可思议的打量着他,似乎很陌生。

“不是,她是真死了!”

周怀安苦笑,面前这丫头似乎与自己有些代沟,他也懒得解释,打算摸出手机给公司问问情况,没想到摸出的却是个老式的直板机。

上面的数字按键脱漆严重,一看就知道经历丰富,他顿时愣住了,下意识点了点开机键,弹出一组日期,09年8月26号,下午三点二十。

一瞬间周怀安内心掀起滔天巨浪,他猛然走向电子屏幕,看向右下角的日期,一模一样!

“阿表,你看什么?”

村姑跟着周怀安走到候车区前面,学着他的样子疑惑打量着电子屏幕。

而此时周怀安也再次回头,看向眼前土到掉渣的村姑,脑海中的酒意早就被惊醒,他已经记起面前这丫头是谁了。

许禾苗,那个像野草一样的疯丫头,无根无萍,最后在11年夏天一瓶农药结束了鲜活的生命。

这是上天给自己开的玩笑吗,周怀安不确定。

他只是伸出颤抖的手放到眼前丫头的脸上,然后旋转一百八十度,滑腻的触感和弹性的皮肤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阿表你干嘛,放手啊,好疼!”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