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西门庆,开局收武松当小弟 8.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历史 穿越历史
作者: 暮归君 主角: 叶辰东
11.87万字 0.1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6章 乱起 2024-07-17 20:51: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72.42
    累计字数
  • 13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6章
简介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林教头千米之外,一枪砸穿城墙? 武松一步百米,十步上景阳冈,然后一拳打死老虎? “厉害厉害” “等等” “我是西门庆?被武松活活打死那个?” 叶辰东垂死病中惊坐起。

第1章 我是西门庆?

阳谷县,西门家。

“呃……”

叶辰东悠悠醒来,脑后勺传来的沉痛,使他不由得叫出声。

“官人,你醒啦?”

旁边传来一道女性的声音,焦急中带着惊喜。

官人?

叶辰东心中诧异,缓缓睁开眼睛,只见一个衣着薄纱,春光若隐若现的陌生女子正紧张地盯着自己。

刚刚就是她唤自己官人?啥称呼?

“你是谁?”叶辰东忍不住问道。

女子原本还有些忧色,听他这般问,抿嘴一笑,“官人好不正经,才刚刚醒来,又跟妾身开玩笑,奴家当然是你的侍妾啦”。

侍妾?

叶辰东看着如花似玉的女子,目光慢慢往下移,当碰触到一抹雪白时,不由地咽了口水。

“春梦?自己单身狗一个,连女朋友都没有,哪来什么侍妾?称呼这么古怪,跟古代似的”。

女子见他不说话,继续说道:“你昏了几日,老夫人可担心坏了,我先把好消息报过去,你且好好躺着”。

说罢,起身往屋外走去,背影摇曳多姿。

叶辰东恋恋不舍得把目光收回,吃力地翻起身,打量起屋内的环境。

“怎么回事?”

看着古香古色的装饰,叶辰心中纳闷,就算是做梦,也不该是这种场景呀。

不信邪地捏了自己的大腿一下,顿时痛得倒抽冷气。

“嘶——”

“不是做梦?”

脑子里突然浮现起自己被货车撞飞的一幕,灵光一现。

“我,穿越了?”

“哈哈!”

叶辰东开怀大笑,没想到这种好事竟落到自己身上。

这必须是好事!

上辈子他就是一个九九七的苦逼单身狗,而如今这个世界,且不说别的,仅仅是刚刚那个美娇娘,那夜生活必定精彩无比。

“嘿嘿嘿……”

正当叶良辰还在回想薄纱下的春光,心中暗爽时,一道身影急匆匆地闯了进来。

“庆儿!”

这是一个四十多的妇人,她看着坐在床上的叶良辰,一脸的心疼。

“才刚刚醒来,可不能乱动,快好好躺着”。

说着还伸出手,要扶着叶良辰重新躺下。

“庆儿?庆就是我如今的名字?也不知道姓什么”。

叶良辰虽然不认识这妇人,但已猜到她便是自己的娘亲,自然不会抗拒,顺势乖巧躺下。

妇人细细观察了他几下,这才有些忐忑不安地问道:“可认得我是谁?”

“娘?”叶辰东试着喊了一声。

“在呢在呢”。妇人侧过头,不好气白了跟在身后的薄纱女子一眼,“认得娘亲就好,先前如月说你醒来连她都不认识,可把为娘担心坏了,以为你摔坏了脑子呢?”

叶辰东转头看向薄纱女子,暗道:“原来她叫如月呀”。

回过头,迎上妇人的目光,“不怪她,是我的脑子偶尔不灵光,不用太担心,也别请大夫了,养些时日就好”。

“那就好,那就好”。妇人松了口气,拉着被角把叶良辰盖得严严实实,“以后可不许再乱翻墙角了,真是的,有路不起,非要学狸奴”。

“嗯嗯”。叶辰东脑子里并没有原身的记忆,不知她所云,只能随口应付。

妇人又喋喋不休地交待了几句,然后便起身离开,出门时还不忘瞪了薄纱女子一眼,说道:

“你最近穿严实一点,庆儿身体未愈,可别乱来”。

“是”。薄纱女子頷首应下。

我劝你别多管闲事!

叶辰东心中愤愤不平,待妇人走远后,这才一本正经地说:“如月,你别听娘亲的,你穿成这样,我看着心情愉悦,有利于养伤”。

“这……”如月露出一副为难之色。

她身为侍妾,理应把取悦叶辰东为首要职责,但若是惹得老夫人不快,被打杀了也没人管的。

“没事,娘亲那边由我来说”。叶辰东拍着胸脯保证。

“是,官人”。如月只好应下。

“嘿嘿……刺激”。叶良东暗爽,目光炽热地盯在如月身上,期待着身体好之后的愉快时光。

如月含羞而笑,媚眼如丝。

美好总是可望不可即。

过了几日,叶辰东站在铜镜前,臭屁地欣赏着新身体。

这是一个长相俊俏的男子,即使偏黄的铜镜也不能遮掩皮肤的白净,身材高大,看着孔武有力。

随意比划了一下,便能感受到肌肉下澎湃的力量。

“不错不错”。叶辰东甚是满意。

门口响起轻微的脚步声,如月刚出现在门口,顿时吓得脸色煞白,“官人,你……你这是要出门?”

“慌什么?”叶辰东转过身,看着娇媚无比的如月,心中一阵无奈。

这女人听话得很,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是偏偏谨记着娘亲的话,怎么也不肯让他碰,可算是把他憋坏了。

“躺这么些天,骨头都酸了,出去随便走走,别一惊一乍的”。

叶辰东一脸坏笑地看着她,“倒是你,现在我已经痊愈,今晚总可以来侍寝了吧”。

如月被他盯得不好意思,娇羞低头。

“嗯”。

声音微若蚊鸣,心中一半幽怨,一半欢喜。

“官人也真是的,你想要奴家自然给,偏偏总用这副表情,整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了”。

“许久没被官人宠幸,今晚得好好表现……”

这话若是让叶辰东听到,肯定得大叫冤枉。

做为一个蓝星的人,他并不清楚,侍妾在这个世界所代表的意义——主人家的私有财产,别说侍寝,就是凭白打杀了也没人过问。

“嘿嘿”。心意得逞,叶辰东心中大快,走到她面前,伸手扶起她的下巴,“那我先出去了,你且在家洗净等我”。

说罢,春风得意大笑着出门。

来到这里已经几日,脑海中没有原主的记忆,他得出门闻风听雨,推敲一下如今所在的是什么样的世界。

才走出大门,就见到一个老妇在不远处,焦灼地徘徊着,见到他出现后,急步迎了上来。

“官人,终于等到你了”。

又是官人?

叶辰东看着走过来的老妇,心中恶寒。

这不会也是我的侍妾吧……

想到这,全身顿时冒起鸡皮疙瘩,叶辰东用力甩头,打消这个念头,这才问道:“你谁呀?”

老妇脸色大变,讪笑道:“西门官人,莫开玩笑,老身可经不起吓”。

西门官人?

“等等,你叫我什么?”叶辰东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老妇以为自己的称呼不够尊敬,连忙改口说道:“西门大官人呀”。

这一下叶辰东有了准备,打醒十二分精神,听得真真切切。

自己真的姓西门。

娘亲又唤自己庆儿,所以——

“我特么的是西门庆?”

巧合,一定是巧合,或许庆儿是乳名也说不定。

“你认识我西门庆?”叶辰东把姓名连起来,试探了一下。

“西门大官人别开玩笑了”。老妇并不否认,贼眉鼠眼看了一下四周,见没人走近,这才一手半遮着口,探近身前消声说道:

“官人,潘金莲那边的事,妥了”。

潘金莲?

叶辰东如被雷击,一时间心如死灰。

西门庆加潘金莲,这下准没跑了,自己就是被武松打死的那个西门庆!

老天爷,玩我是吧?

“没事没事,只要不勾搭潘金莲,不毒死武大郎,武松就不会打死我”。

叶辰东在心中不断地安慰自己。

等等!

这老妇刚说什么潘金莲那边的事妥了?

“这老妇……不会就是王婆吧”。

想到这里,叶辰东脸色更加难看了,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如果真的是她,那他铁定已经跟潘金莲有过苟合之事。

心脏开始不争气地加速跳动,越来越剧烈,撞得胸膛澎澎作响。

“你……是王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