拇指皇子:我有一座玩具屋 8.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财财兔 主角: 苏泽甜 萧晏 言泊简
14.39万字 0.1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2章 立威 2024-07-17 20:47: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4.39
    累计字数
  • 3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2章
简介

苏泽甜得到一个古代模型的玩具屋,里面竟有会说话、会动的小人。玩具小人剑眉星目十分英俊,喜欢玩娃娃的她立刻开启了养娃模式。 好大儿的衣服都是补丁?看我亲手做一套小衣服! 好大儿生活环境简陋?迷你家具派上用场! 好大儿身上全是伤痕,竟然有人欺负他?我硬了,拳头硬了! 只是不知怎的,她竟也进入到了玩具屋内,还变成了小人,还好她找到了回到现实世界的方法,开启了古今双穿的奇遇人生。 萧晏从小生活在阴谋和血腥之中,麻木的他以为人生会一直如此,直到有一天他发现—— 房间内突然出现崭新舒适的冬装,家具被暗中换成了精美华贵的升级版,而那些欺负他的人,统统获得了惨痛的教训…… 他无望的人生中,竟然出现一个能救赎他的神女。

第1章 玩具屋里有拇指小人

苏泽甜从来没想到,她竟然会和一个玩具屋的小手办在一起。

……

“叮咚——”

门铃声响起,苏泽甜揉了揉乱蓬蓬的头发,从床上爬起来,光着脚走向门口,一边走还一边打了个哈欠,问道,“谁啊?”

门外响起了快递员熟悉的声音,“您好,京西快递。”

打开门,穿着京西制服的快递小哥笑容满面的看向她,苏泽甜看到他脚边有一个长约1米,高60厘米的快递箱子。

“我最近没网购啊。”苏泽甜一脸疑惑。

“可能是你家人下单的吧,地址和电话都没错。”

苏泽甜点了点头,在快递小哥的热情帮助下将箱子移到了客厅。

今天是苏泽甜的生日,她怀疑这快递是出差在外地的老妈给她邮寄来的生日礼物,便满怀期待的直接拆开包装盒。

“嚯~这是什么!”

拆开包装后,发现里面竟是一个用四面玻璃围起来的古代建筑模型屋,按东西坊市划分,看起来像是微缩的古长安城。

占地面积最广的是一个朱门深院,门口石狮子上方的牌匾写着平南侯府,亭台楼阁,雕栏画栋,每一处都精致的不像话。

受玻璃房面积的限制,侯府外的景物就没有那么全面了,全部微缩成了更小的物件,只能依稀分辨出由主干道延伸出来的朱雀大街,以及东西坊里的一些低矮建筑。

这么精致的玩具模型,想来应该不少钱。

老妈这是下了血本啊!

苏泽甜的父母去年离婚,她选择跟着母亲过。往年父母总是吵个不停,很少会记得她的生日,这回老妈去外地出差,她以为会像往常那样被忽略掉,没想到老妈居然送来了礼物。

她小心地摸了摸玻璃,感到很开心。

这玩具屋什么都好,每件景物都制作的惟妙惟肖,只是没有人。不过没关系,她卧室架子上收藏了许多拇指大小的古风玩偶,刚好把它们放进去,增添些趣味。

玩具屋里面的季节似乎是冬天,屋檐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白色霜状物质,看起来像雪,她跑回卧室,忽略掉那些穿着夏季服装的玩偶,取下一个穿着暗玉紫蒲纹狐皮大氅的玩偶,她从小喜欢娃娃,这些玩偶的衣服都是她亲手做的。

回到玩具屋前,她先沿着玻璃边缘找到顶上的缝隙,然后将上面的盖子掀起来,轻轻地放在一旁,正准备将手里的玩偶放进去,突然愣住了。

只见刚才还空无一人的玩具屋里,突然走出了一个拇指大小的小人,那小人出现在平南王府最偏僻的院子里,他环顾四周,然后向井边走去。

苏泽甜惊呆了。

老妈送的礼物居然这么高级,里面竟然有能自由活动的小人!也不知道是电动的还是其他原理,总之设计的很灵活,行走举止之间都极为自然。

她凑近了去看,发现那是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少年。少年剑眉星目,五官精致白皙,拥有一张完美无瑕的建模脸,单看外表像是个金枝玉叶的贵人,穿的却很单薄破烂,身上的布料是用粗麻做成的,仔细看还有几块打上的补丁。

真不理解,这玻璃屋一看就价值不菲,商家没必要在衣服上节省成本吧。

她看了看手里的娃娃,然后又看了眼小人。

“现在你有兄弟了,而且你兄弟显然比你好看,嗯……应该说是全面碾压。不过你不要难过哦,你是妈妈的好大儿,而他,也将会是妈妈的好大儿,你们都是我的最爱!”

听起来好像渣女语录怎么回事--!

小人从井里打上一桶水,费力的提回到刚才的院子里,然后又去外面砍柴,过了很久,他放下斧子弯腰拾起柴火,袖子往上露出了一截手腕,上面布满了纵横交错的伤痕,看着很触目惊心。

苏泽甜瞪大眼睛,这细节做的也太可怕了吧!

小人抱着柴火回到屋子里,她就只能透过窗户的缝隙往里看了,勉强能看到他将柴火放在地上,又推开门走了出来。

在关门的一刹那,她看清了里面的布置。屋里只有一张木板床,上面铺着一张破旧的薄被,旁边还有一张旧木桌,上面放着简陋的茶具,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刚才没有注意的是,这小人住的地方是在马厩的附近,古代府邸的下人房一般就安排在这边,看来这少年是个粗使的下人。但就如此高门显户而言,这下人房还是太破旧了些,也不知道那黄世仁克扣了杨白劳多少工钱!

屋檐被厚厚的积雪压住,老旧的瓦片便有了松动的痕迹,摔下几片掉在地上,露出了一个大洞。窗户和木门也都破破烂烂的无法关紧,从上到下四面漏风,寒气逼人。

如果是身体弱的人,在这里住一晚可能会被冻死的。

那小人不停忙碌着,动作却越来越迟缓,显得十分疲累,他抬起头看着屋檐上的破瓦,又看了看缺了一根木头的窗户,再次拖着疲惫的身子行动起来。

苏泽甜看的有些于心不忍,从小她就喜欢给娃娃穿漂亮的衣服,对她而言,那些不动的玩偶都是有生命的,何况现在她看到的是能动的玩偶,还是妈妈送给她的礼物,她可不希望那小人继续受苦。

她看着从架子上取下来的玩偶,毫不犹豫地将它的衣服脱了下来。

“对不住了好大儿!等会儿我再给你做一套新的!”

这是她亲手制作的冬装,用料不仅厚实,还十分精贵,一比一复刻了古代服装的样式。那玩偶也只有拇指大小,刚好和玻璃房小人差不多,应该会很合身。

苏泽甜将衣服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小人的旁边,她现在还不敢碰这个会走会动的玩偶,生怕将他弄坏了。

她天马行空的想着,如果那小人被设计的足够智能,就可以自己换衣服,如若实在不行,她再亲手给他穿上。

寒风凌冽,吹得人彻骨生寒。天地间白茫茫地一片,仿佛下一刻就会让人冻死在雪地中。

萧晏裹紧衣服,胳膊无力的挥动着,连神智都似乎被那寒风吹走了。他终于将屋檐上的洞补好,然后顺着梯子慢慢地往下爬,刚落地,他目光一凛,麻木的思维陡然清醒过来,看向了地上凭空多出来的东西。

那是一件冬装,样式华美,制作精良,只消一眼就知道穿上后会有多么的温暖舒适。只是,它是何时出现的?

他很确定,在他取来梯子爬上屋檐之前,地上并没有这件衣服。

这里是侯府最偏僻的角落,平常只会有下人来,但若是有下人来过这里,他不可能毫无所觉。

能这样无声无息出现的,定然是个高手。

可这高人是何用意,为何要暗中放下一件华服?难道是看到他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特来相助吗?萧晏冷笑一声,这绝不可能。

他从未结识过什么高人,所以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此事还有一个幕后之人。

他是侯府里最不受宠的庶子,虽然同样是侯爷的儿子,但他过的连下人都不如,这里人人都希望他死,若说是有人故意安排,以此来栽赃他偷盗府里的东西,那就很有可能了。

萧晏眉头凝起,后退一步,离那件衣服远了些。

“诶?怎么后退了。”

苏泽甜瞪大眼睛,感到不明所以。

她想过那小人可能被设定过固定的程序,只会按既定的路线行动,那么不会穿衣服也正常。可她没想到,那小人竟然如此智能,他明显是看到了那件衣服,反而如避蛇蝎猛兽般后退了。

正当她纳闷着,突然看到那小人弯下腰,猛烈地咳嗽起来,声音清晰地传到了苏泽甜的耳边。

“这玩偶还录了音频吗,妈妈呀您到底花了多少钱啊!”苏泽甜再一次被这高端精密的设计震惊到了。

小人咳嗽完后,摇摇晃晃地进了屋里,连门都没关,‘砰’地一声倒在了木板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