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要娶平妻?侯门主母和离当皇商 8.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长离 主角: 陈宝珠 周若尘
15.25万字 0.1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73章 心意 2024-07-17 23:42: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68.04
    累计字数
  • 16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3章
简介

【重生爽文+打脸渣男+腹黑男主+男强女强】 京城首富之女陈宝珠痴恋上侯府世子爷,不惜入府为妾。 父母舍不得女儿受苦,拿出半副身家作嫁妆替她换来正妻之位。 如愿嫁进侯府后,迎接她的却不是想象中的夫妻恩爱,琴瑟和鸣。 而是家产被渣男尽数骗走,父母因此横死街头,哥哥上门讨公道被活活做成人彘! 更过分的是,陈宝珠临死前才知道,夫君早就和手帕交林晚晚有了首尾。 自己如今的一切全是拜她们所赐! 重活一世,看她如何手撕渣男、踏平侯府、当上皇商!

第1章 平妻

陈宝珠端起桌上的白玉高足杯,仰头一饮而尽。

烈酒灼喉,一路烧到胃里,她却面色如常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林晚晚也知道自己做了龌龊事,不敢来见我?”陈宝珠嘴角扯起一抹嘲讽。

男人是她的夫君顾远阳,两人成婚当夜他便因公务离府,半年后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娶平妻。

顾远阳皱眉:“休要胡说!晚晚是怕伤了你们之间的姐妹情,不愿与我回府,你如此小人之心,岂不让她寒心?”

妙啊!

孩子都怀上了才怕伤了她们之间的姐妹情,自己说了句实话就成了小人,这对无媒苟合的狗男女可当真是绝配!

陈宝珠收回目光,将手中的酒杯放了回去:“林氏既不愿跟你回府,你又来我这里做什么?”

“晚晚说,她定要取得你的同意,否则就一辈子不进顾府。”顾远阳叹了口气。

陈宝珠冷笑一声:“那她最好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你这是什么意思?”顾远阳看着她的眼神紧张起来。

“意思就是,我——不——同——意——”陈宝珠唇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你这是逼着她去死!”顾远阳脖子上的青筋暴起,“晚晚已经怀了我的骨肉,过几个月肚子大了,林家定会为了名声让她自尽,一尸两命你可承担得起?”

这个锅甩得未免太大了些?

为了逼她同意,竟直接将这两条人命跟自己绑在了一起。

陈宝珠轻嗤一声:“世子爷说笑了,林氏肚子里的孩子又不是我的,怎就成了我逼着她去死?”

“你怎变得如此心狠?”顾远阳眼里满是失望,“还记得刚认识时,你连只蚂蚁都不忍心踩死,如今才半年未见,竟连人命也不顾了?”

他话音落下,陈宝珠藏在袖子里的手紧握成拳,指甲掐进了肉里她也不觉得疼。

上一世,她在顾远阳的撩拨下对他暗生情愫,为了嫁进侯府甚至不惜做妾。

陈家夫妇心疼女儿,拿出半副身家给她做嫁妆,才换来了侯府的世子妃之位。

京城首富的半副身家,足以让陈宝珠在任何人家横着走,偏偏顾远阳一边靠着她的嫁妆往上爬,一边娶了平妻将她踩进了泥里。

有道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在林晚晚的撺掇下,顾远阳又利用陈宝珠,骗走了陈家夫妇剩下的一半家财。

陈宝珠深吸一口气,将胸腔中汹涌的恨意压了下去。

“人总是会变的,我从前单纯善良是因为有父母宠着,如今也不过是近墨者黑罢了。”她终究是没能忍住心里的怨恨。

顾远阳面上一滞,陈宝珠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不听话,竟也学会了反驳自己?

从前只要他露出失望的神色,陈宝珠就会不知所措,恨不得把一切都捧到自己面前。

难道是因为晚晚的事吃醋了?

若真是如此,自己确实该说两句好听的哄哄她。

顾远阳柔和了眉眼:“宝珠你莫要再闹了,我知你是因为我有了别的女人,心里不畅快,可晚晚是你的手帕交,以后你们每天都可以在一起,你不开心吗?”

“手帕交?”陈宝珠抬眸,唇角扯起一抹嘲讽,“整个京城能往手帕交夫君床上爬的,除了她林晚晚怕是找不到第二个人了吧?”

不等顾远阳开口,门口传来一个丫鬟的声音:“世子、世子妃,老夫人请你们过去一趟。”

陈宝珠在心里冷笑,那老婆子倒是心疼儿子,这才不到半个时辰就来给他撑腰了。

“母亲定是为了晚晚的事,一会儿你莫要顶撞她,不然我也帮不了你。”顾远阳起身伸出右手,作势要牵她。

陈宝珠仿佛没看见,起身便朝外走去。

侯夫人刘氏住在晚香堂。

此时刚过晌午,她院子里的晚香玉尚未开花。

“母亲这么急着叫孩儿来可是有什么事?”一进正厅顾远阳就笑着问。

陈宝珠翻了个白眼,这一家人可当真是虚伪,明知故问的事做起来还挺顺手。

“没事就不能叫你们过来了?”刘氏不等他回答,朝陈宝珠伸出手,“宝珠,快来母亲这里。”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多喜欢自己这个儿媳呢。

陈宝珠却因重活一世,看清了婆母藏在那副和蔼面皮下的心狠手辣。

她抬眼望去,刘氏如今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她端坐在主位上,手里正捻着佛珠。

顾远阳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愣着做什么?母亲叫你过去呢。”

陈宝珠回过神,往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去:“我坐在这里便好,婆母说正事吧。”

“你这是什么态度?母亲她......”

不等顾远阳说完,刘氏便打断了他:“你这么凶做什么,宝珠想坐在哪里就坐在哪里。”

有这么个活菩萨做婆婆就是好,自己说什么她都得忍着。

上辈子她还因为商贾之女的身份自卑,处处让着侯府的人,如今也该让她们尝尝那憋屈的滋味了。

“还是婆母好。”陈宝珠眉眼都带着笑。

顾远阳冷哼一声,索性靠在椅子上不再开口。

刘氏哄孩子般说道:“宝珠既觉得母亲好,那母亲的话你可会听?”

“那要看婆母说什么了。”陈宝珠并不上套。

刘氏有些意外,但很快调整回了情绪,她一脸慈祥地说道:“那林氏是工部侍郎的女儿,等她进了门,林家定会在朝堂上提携远阳,到时候你的身份自然跟着水涨船高,外面那些个夫人小姐又岂敢再看不起你?母亲将你当做自己的孩子一般,自是不会害你的。”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借助林家人上位,这一家人可真是无耻至极。

“婆母说得有道理,可我记得林晚晚不过是个庶女,林家人真的会因为她提携世子吗?”陈宝珠眨着无辜的大眼睛,看似懵懂实则一针见血。

刘氏皱眉,这傻子怎么突然变聪明了?

“林氏说她手里有她父亲的把柄,婚后就会交给远阳。”她将这个秘密说出来,便是想看看自己这个儿媳究竟是误打误撞,还是真的变聪明了。

陈宝珠点点头:“那就听婆母的!”

刘氏狐疑地看了过去,见她面上没有半分不悦,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你们要答应我两个条件。”陈宝珠的声音再次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