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后,我嫁权臣做主母 8.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不旧 主角: 孟荷 萧慎
7.26万字 0.1万次阅读 0.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4章 昔年旧事 2024-06-21 23:27:0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7.26
    累计字数
  • 1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4章
简介

孟荷的未婚夫被选成了驸马。 他花着她的家财,厚颜无耻:你不做妾,还想让公主做小? 她撕婚书、告御状,孤身一人撑起侯府门楣。 审案的是臭名昭著的权臣萧慎:“我向陛下说多少,或许取决于孟姑娘做多少。” 皇帝要为她赐婚,公子们都对她这个“丧门星”避之不及。 唯有萧慎上门迎娶:“天煞孤星,刚好配我这阎罗恶鬼。”

第1章 榜下捉婿

春日晴好,久未归京的孟荷站在侯府门前,想到在城门口瞧见的春闱榜单,心中满是安定。

她的未婚夫,中了探花。

她等了他这么多年,终于结了善果。

突然一阵喧哗打破她的沉思。

孟荷回头,一个鲜红衣袍的青年簪花拍马而来,她只好侧身让过。

到了“宁安侯府”门口,青年翻身下马,高声疾呼:“娘,儿子中探花了,且明珠公主榜下捉婿,我要成驸马了!”

这兴高采烈的青年,正是与她有六年婚约的未婚夫——钱同冬。

孟荷的心,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不等青年话说完,侯府大门打开,一位穿金戴银的妇人站在门内,笑得合不拢嘴,她身边环绕的下人们出了门,朝路过的百姓散礼。

孟荷被挤在一旁,手中也被塞了个荷包,她一捏,里面装了几个大子。

她撩起帷帽,看着他们这般散财童子模样,冷冷笑了一声,声音不大,却清透地越过人群:“我怎么不知道,如今宁安侯府不姓孟,改姓钱了?”

众人齐齐愣住。

待看清了孟荷的脸,周围奴仆们纷纷跪下行礼,那母子二人的脸色却难看起来。

那妇人甩脱搀扶自己的丫鬟,快步走到孟荷面前,就想拉过她的手,满脸慈爱道:“荷儿,几年没见,怎么同钱姨这般生分了?”

白纱微动,钱氏的手落了个空,孟荷错开她,神情淡漠:“只有我的长辈至亲,才可唤我的乳名,你一个借住在我侯府的人,竟能自称我的姨母了?”

钱氏一僵,又极快地掩饰了自己的神色,声音哀戚起来:“是,我自知身份低微,只是我本想着,你和冬哥儿马上也就是一家人了,所以才......”

“一家人?”想到方才钱同冬的那句话,孟荷神色不明,“我父亲看在你夫君曾是他副将的份上,怜你母子孤苦,这才让你们借住侯府,这‘一家人’从何谈起?”

“至于我与钱同冬的婚约,”她不轻不重看了默不作声的钱同冬一眼,淡淡道:“他不是要尚公主了吗?”

钱同冬终于开了口:“孟小姐,陛下的赐婚圣旨一会儿便到,站在此处说话,总是不妥,你舟车劳顿,不如咱们进去再说。”

孟荷望了一眼身后围观的百姓,最终还是跨进了府门。

她一动,身后众人才跟着起身。

“小姐。”将进府门时,婢女小桃低声唤道。

孟荷明白小桃的意思,侯府如今的下人恐有异心,贸然入了府中,怕钱氏会对她不利。

“无事。”她笑了笑,眉梢眼角却挂了霜,“侯府是我的家,如今回来,自然要先进了家门,再好好打理某些害虫。”

离了门口好事众人的目光,钱氏巴不得离孟荷八丈远,她本来还想与孟荷虚与委蛇一番,可转念一想,她儿子如今是新科探花,她何必怕这小小宁安侯府孤女?

这般想着,她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孟荷:“孟小姐,你还是住你以前的西厢房,只是呢,侯府毕竟大不如前,我一个妇人也操持不过来,这吃穿用度啊,你也将就将就吧。”

“西厢房?”孟荷盯着她,“我父母曾居的主屋暂且不论,那东厢房我也住不得?”

“孟小姐,你可错怪我啦。”钱氏不阴不阳道,“西厢房是你曾经的住处,这么些年,我一直替你收拾得好好的,你也熟悉些。”

说着,她又捶肩捏腰的:“这东厢房东西少,阳光又照不到,我住久了也是腿脚不便的,怎敢让你这娇贵人儿去住呢。”

“至于那主屋,”她大言不惭道,“北面阳光好,冬哥儿读书重要,从前侯爷也是夸他的,我便让他住在那里了。”

她这番不讲礼数的言论,便是目不识丁的人听了都要发笑。

孟荷正要开口,钱同冬却软了声音道:“孟小姐,如今你回来了,我们自是会搬出来,随你挑屋子的,只是要委屈你在西厢房住上几天了。”

钱氏见自己儿子示弱,正要不服,却见钱同冬微微冲她摇了摇头。

孟荷见状,挑眉道:“那便尽快。”

说着,她带着小桃朝西厢房去了。

进了西厢房,不出孟荷意料,是与钱氏口中“收拾得好好的”截然不同的凋零残破,连梁上彩画都斑斑驳驳。

小桃替她委屈:“小姐,就该在门口将他们母子的脸面狠狠撕在地上踩。”

钱氏母子吃穿用度都靠着侯府,还时不时去信姑苏找小姐要钱,如今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忘恩负义,要毁了婚约另娶他人!

“我们初回京城,一切不稳,且观今日钱同冬的态度,怕还有事求我,我们不妨看看,稍安勿躁。”孟荷淡定道。

小桃有些心酸,从前小姐多天真无忧,如今双亲不在,事事皆得自己筹谋。

她收起心思,努力打扫厢房,别的不成,总要让小姐休息得舒舒服服的。

东厢房这边,虽说自己开解了自己千百遍,想到孟荷那纤尘不染的模样,钱氏还是满脸怒容。

一旁的钱同冬见状,打发了其他人下去,给她倒了参茶,又给她轻轻捏肩。

“今日未曾来得及与娘细说,新科宴上,陛下已为我与明珠公主赐了婚。”

闻言,钱氏终于有了一丝笑意:“明珠公主对你情根深种,有她助力,我们一家肯定平平顺顺。”

只是,想到孟荷,钱氏还是有些气:“就是你与孟荷这婚约,总是难办的,今日若不是怕她闹大了传出去不好听,娘何必对她这么低声下气。”

钱同冬安慰道:“孟荷有那么个“丧门星”的名声在,若毁了与我的婚约,还有谁肯娶她?”

“况且,她从前便是个软弱性子,如今软硬兼施,哄哄她,吓吓她,她还敢去闹不成?”

“明珠公主这般受宠,便是平妻也不愿做的,如今咱们只需暂时忍耐,到时候孟荷进了我们家的门,侯府的家产也名正言顺归了我们,她不过是个妾罢了,不是由得您想打就打,想卖就卖?”

这话听得钱氏眉开眼笑,是了,孟荷那小贱蹄子,日后她总能收拾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