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云泥有别

书名:
退婚后,我嫁权臣做主母
作者:
不旧
本章字数:
2498
更新时间:
2024-06-11 22:46:10

虽然换了地方,但孟荷仍旧一夜好梦。

一大早醒来,她只觉得久违地有了些精气神。

小桃正帮着她梳洗换衣,便听有小丫鬟隔着门通报道:“夫人醒了吧,大人说邀您去正厅用早膳。”

孟荷应道:“行,你回去禀告你家大人,我这就去。”

小桃边替她梳头边偷偷看她,被孟荷从水银镜中逮了个正着,“什么事?”

“就是昨日,昨日您还让我改口,怎的今日您自己又......”小桃嘟囔道。

“让你改口,是怕你哪天在外面说漏了嘴,至于我么,时候到了,我也自然会改口的。”孟荷向来妆容发饰从简,她看着镜子端详了一会,从首饰盒中抽出一只玉簪,替换了小桃插在她头上的累金丝嵌红宝石花簪。

这才带着小桃出了门。

到了正堂,萧慎正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他肤色白,眼下一团乌青分外明显。

“大人昨夜忙公务?”孟荷也不多礼,径直走到他对面坐下。

萧慎缓缓睁眼,见她来了,挥手叫众人下去。

“吃吧。”萧慎不答,只伸手舀了碗粥放在她手边。

两人都不是喜欢旁人近身伺候的,孟荷也安静下来,专心用膳。

萧府的厨子甚得孟荷的心,旁人都道她长期生活在姑苏,怕是口味偏甜,实际上她从小时候起,便更偏爱北地咸口。

萧慎早已停了筷,见她还在吃,开口问道:“喜欢?”

孟荷点点头,萧慎便道:“那以后便让他们按照这个口味做。”

孟荷又点点头,伸手拿过茶碗清了清口,“大人今日休息吗?”

她本来想问问他,如今需不需要她管家,又或者,他有没有什么需要她做的。

萧慎却摇摇头:“锦衣卫有事。”

“三日回门,我会陪着你回侯府一趟,听说你父兄都葬在京城,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看他们。”

“其他时候,我应该都甚少在府中,你若无事,可以带了人出门逛逛。”

留下这么句话,萧慎便走了。

孟荷却一时摸不着头脑,合着萧慎娶她真就娶了个吉祥物,摆在家里供着不成?

可她心中再多迷思,耐不住萧慎神龙见首不见尾,他真就只在回门之时,陪她去祭奠了家人,然后便再行踪难觅。

终于到了十五日后一日晚膳,他出现在了正厅。

两人依旧默默无言用完了饭,萧慎没急着走。

他摸着茶盏,问孟荷道:“六月三十是陛下寿辰,我们也要进宫赴宴,只是这寿礼一事,我有些拿不定主意。”

孟荷一听,这是要来活的节奏。

她想了想上次觐见荣安帝时,满殿的字画书籍,便试探般道:“陛下偏爱字画吗?”

萧慎点头,又摇了摇头:“陛下偏爱字画,却不是喜欢那些花鸟工笔和实用书籍,他更爱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东西。”

“我这儿的消息,明珠公主要献的,是一幅前朝卢圣的《抱朴真人羽化登仙图》。”

一听这句话,孟荷明白了萧慎的意思。

“你查过我?”她问道。

萧慎笑了,并未否认:“世人都只道孟姑娘的母亲出生姑苏一户书香门第,却甚少有人知道,孟姑娘的外祖是有名的古玩大拿。”

“同时也是,我朝数一数二的作伪大师。”

孟荷点点头,能查到这一步,也不算只知道皮毛了。

“是,我外祖家从前便是做这个的,不瞒大人,我上京也带了不少我外祖的藏品。”

她当时带着这些东西,本就是为了上京疏通门路用的,她并非多清高的人,要查清真相,自然要付出代价,银钱器物,已是最不值一提的东西了。

“那要请孟姑娘忍痛割爱了,只要比《抱朴真人羽化登仙图》好的,无论多少银子,萧某定如数奉上。”

他这般铁了心和明珠公主打擂台的样子,终于有些从前孟荷熟悉的样子。

孟荷摇摇头,却是拒绝了:“若真要说对陛下的胃口,这幅《抱朴真人羽化登仙图》无出其右,我手上的藏品,也没有能比过它的。”

“可是。”她语带促狭,“若我说《抱朴真人羽化登仙图》的真品在我这里,明珠公主手上那幅是赝品,就不知道萧大人,敢不敢去伪存真,与明珠公主正面叫上这一板了?”

萧慎抚掌笑道:“好,好,孟姑娘果然妙人,天下之事,莫有我萧慎不敢为的。”

两人相视一笑,竟都有些得做恶人的小小畅快。

从姑苏带来的东西,从成婚前萧慎揭了她的老底开始,她便老老实实打包收拾好,带来了萧府。

萧慎今日看来是闲,竟也跟着她去翻找她的东西。

零三四碎,足有五大箱之多。

萧慎看了半晌,突然道:“你这些东西,若放在卧房怕是施展不开,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放到我的书房去,我再让人给你添张书桌。”

“可以吗?”孟荷愣住了。

萧慎这样的人,书房必然是他府中的要地,竟能让她就这么搬进去?

“无事,如孟姑娘所言,你我如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书房并没有什么需避讳的。”萧慎坦然,“只是我的书房里,不免有些诏狱里的东西,不知道孟姑娘怕不怕?”

“若是现在才怕,恐也太晚了。”孟荷一语双关道。

萧慎像是被她取悦了,一双凤眼都笑得弯弯的。

“就是这个了。”孟荷终于找到了那幅《抱朴真人羽化登仙图》,萧慎接过来,放在灯下细细观赏。

这是前朝画圣卢麟元画的抱朴真人羽化登仙时的场景,整幅画大气磅礴却又神鬼莫辨,传说此画完成之后,天降祥瑞足足十日,因此向来为求仙问道者追捧。

可惜存世赝品极多,真品却无人知其下落。

萧慎看了两眼,无趣地卷好放在一边:“没意思。”

“你我这样在俗世耕耘的人,自然觉得没意思,只要收礼的人觉得有意思便够了。”孟荷又摸出一个紫檀木盒子,将那画收了进去。

“孟姑娘牙尖嘴利,我便只等着陛下千秋那日,看好戏了。”

萧慎倒是信任她。

孟荷摇摇头,不再多言。

转眼便是荣安帝千秋之日,京城张灯结彩,更有教坊艺人歌舞不绝,整个京城一片欢天喜地。

孟荷早早换好了衣裳,同萧慎进宫。

群臣要携家眷于紫宸殿上寿,面对皇帝行三十三拜礼,之后皇帝便会在花萼楼大陈歌乐,宴请群臣,百官献贺。

皇家的舞乐是要更好看些,孟荷只有小时候参加这样的宫宴的记忆,那时候还是懵懂孩童,不懂欣赏,如今自然瞧得目不转睛。

“萧夫人久居姑苏,怕是没见过这样热闹的场景。”明珠公主使了使眼色,一个命妇开口笑道。

“是没见过,托陛下和夫君的福,能让我开开眼界。”没见过人跳舞又没有什么丢人的,孟荷大方道。

她这般不遮不掩,倒是噎了那命妇一噎。

“那萧夫人可要好好看看,感受感受我朝盛气。”明珠公主接话道。

这话孟荷也听明白了,明珠公主的意思是,让她孟荷看看她明珠多有底气。

她又利落一点头:“好。”

明珠公主又想开口,荣安帝在上首却开始叫百官献贺了,明珠公主眼珠子一转,便也不再说话。

她可要等着看萧慎和孟荷的献礼了,为此她还专门找了礼官,将她与萧慎的献贺顺序排在了一起。

两相对比,她就是要让孟荷知道,如今她们,云泥有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