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老师娇娇入怀,季总他肆意沦陷 9.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将满 主角: 季宴琛 沈皎
18.96万字 6万次阅读 18.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04章 偷偷缠上他的尾指 2024-07-17 21:01: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8.96
    累计字数
  • 5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04章
简介

【娇媚人间富贵花x痞帅.腹黑财阀继承人,双洁,1v1,甜宠。] 初见—— 他又糙又野,缠绵一夜让沈皎食髓知味,她伸出雪白的小脚勾住他的腰娇娇软软约法三章: 第一,不过夜。 第二,他有伴了,她走。 第三,两人关系仅此而已。 没有金钱,没有束缚,只有夜深人静男女最纯粹的原始欲望,像星罗密布的蜘蛛网纠缠不休。 一旦结束,她提上裙子,翻脸无情。 再见—— 他是财阀继承人,西装革履,矜贵沉敛朝她伸手:“你好,沈老师。” 沈皎暗自咬牙,紧急叫停两人的关系,却被男人抵在更衣室,逃脱不得。 方寸之间,他是偏执的猎人,她是可口的猎物,坚硬碾着柔软,处处升温。 门外,女同事花痴议论他的腹肌。 一墙之隔,季宴琛锁着她的纤腰,抓起女人小手贴上自己的腰腹,声音暧昧又性感,“想逃,晚了。”

第1章 沈老师,你好

上床这种事只有零次和无数次,一经尝试就会食髓知味。

沈皎从没试过被人抵在百米高的落地窗前,身前玻璃冰冷,身后男人火热。

高大的男人俯身咬着她颈后的软肉,滚烫的体温快要将她灼烧。

她吃疼转过身,柔弱无骨的双臂攀上男人古铜色健硕的胸膛,重重在他脖子上咬下一口。

耳畔传来男人坏笑:“小狐狸,一点亏都吃不得。”

沈皎勾着他的脖子,修长的美腿挂在男人腰间轻轻晃荡,声音柔媚:“轻点~”

男人一手扶住她纤细的腰肢,嘴角勾起宠溺的笑:“依你。”

女人主动咬着他的耳垂吐气如兰:“去床上。”

一场激烈的情事结束。

地毯上衣物凌乱散落,扯烂的丝袜和纯白的衬衣牵扯不清。

沈皎赤脚下地,纤纤玉指随手勾起黑色胸衣。

腰间缠着的那条手臂将她重重一拉,沈皎又跌回男人怀抱。

“别走了,一起睡。”男人嗓音沙哑。

双臂环在她腰间,炽热的胸膛亲密无间抵着沈皎后背,沈皎能清晰感觉到他那壁垒分明的肌肉纹理。

健壮、性感、撩人。

也是沈皎选择他的原因。

“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她坐在床头,白皙的脸颊染上一抹绯色红云,笑起来露出整齐的牙齿,既乖顺又妩媚。

那抹笑意却带着一抹疏离。

三月前沈皎发现谈了几年的男友劈腿,酒后落水被男人救起。

湿漉漉的女人勾着他的脖子,一双明媚的眼睛勾魂夺魄,“你要我吗?”

一夜缠绵,那是沈皎的第一次,对男人的体验感不错。

她留下联系方式,神情冷静告诉他,“以后有需要,可以找我。”

男人看着床单上那红色的印记,眼神意味深长。

后来这段时间,只要有空,他都会同她厮混。

两人的身体越发契合,沈皎对他表示满意,只不过她有言在先。

第一,不过夜。

第二,他有伴了,她走。

第三,两人关系仅此而已。

没有金钱,没有束缚,只有夜深人静男女最纯粹的原始欲望,像星罗密布的蜘蛛网纠缠不休。

一旦结束,她提上裙子,翻脸无情。

男人在她耳后根吹着气,“再来一次,嗯?”

“不了,明天学校有活动。”沈皎挣开他起身穿戴。

“呵。”

男人的低笑声伴随着打火机响起,透过跳跃的火苗,他看到女人将真丝裙缓缓拉下。

遮住了胸前诱人的春光,纤细的腰身,平坦的小腹,雪白笔直的长腿。

哪家的老师在床上这么风情万种?那双腿夹得男人恨不得死在她身上。

沈皎拉上侧边的拉链,回头看着在靠在床边的男人,不是时下流行的花美男。

五官分明的脸英俊硬朗,下颌线紧绷,黑瞳深邃而锐利。

赤裸的上身有一条伤疤,肌肉线条流畅,却不是健身房练出来的大块头,轮廓分明的薄肌透着满满的雄性荷尔蒙魅力。

尤其是那双强有力的手臂搂着她时,安全感满满。

不管是身材还是体力,他都很合格。

沈皎收回视线,红唇勾起一抹艳丽的笑容:“晚安。”

她关门离开,动作洒脱。

哪有半个小时前还挂在他身上柔柔叫着“慢一点”的乖顺模样。

男人熄了烟,嘴角溢出一抹餍足的笑。

显然,他也是满意沈皎的。

翌日。

天还没亮,沈皎从自己温软的被窝钻出来。

换上白衬衣,牛仔裤,头发高高扎起,微卷的发尾在空气中掠过一道弧度。

准时到了学校,沈皎放下包和其她老师一起布置活动现场。

沈皎是一名私立贵族幼儿园的老师,今天园里有个音乐会演,所有家长都会前来观看。

演出前出了意外,“沈老师,你们班的祖宗打起来了!”

能就读她们学校的孩子非富即贵,老师们都小祖宗一样宠着。

沈皎急急忙忙赶到后台,两个小男孩扭打成一团。

季子墨骑在陆砚尘的肚子上,左一拳右一拳,自己嘴角也泛着红。

虽然年纪不大,眼里却透着这个年龄段不该有的狠戾。

这两位可是季陆两家的太子爷,老师们只敢在一旁口头阻止,没人敢上前拉架。

“陆砚尘,季子墨,停下!”

沈皎一道声音传来,两个奶团子动作停下。

陆砚尘飞快推开季子墨朝着沈皎而来,眼泪瞬间滚落委屈道:“皎皎老师,季子墨骂我还打我,好疼,要老师吹吹才能好。”

沈皎一边处理他的伤势,一边头疼。

这两位太子爷受伤,她的职业生涯也走到尽头了。

“乖,别哭了,老师在呢。”

季子墨嘴角还残留着血迹,一双眼睛死盯着她,分明也想要求安慰,却板着脸不肯靠近。

沈皎安抚好陆砚尘,让人将他带下去换衣服,又联系了双方监护人说明情况。

她走到季子墨身侧蹲下身轻柔道:“一定很疼吧?”

季子墨别开脸,口中闷闷说了一句:“不疼。”

她用棉签沾了碘伏给小男孩嘴角擦拭,季子墨疼得嘴角一抽。

“还说不疼?”

沈皎板着脸道:“说说,为什么要打架?”

整个幼儿园,也就只有她敢用这种口气和太子爷说话。

季子墨低着头喃喃道:“他说我没妈。”

奶团子垂下的手紧了又紧,看得沈皎心脏也跟着紧了紧,可怜的孩子。

“所以你就动手了?”

奶团子定定看着她,眼睛一片认真,“我答应过你不欺负小屁孩的,所以只是回答我不像他,不仅没妈也没爸,他这么急着找死是活不过明天了吗,说完陆砚尘就疯了一样扑过来打我。”

沈皎嘴角抽了抽。

刚想再劝几句,门口传来一道声音:“沈老师,季子墨的爸爸来了。”

爸爸?

沈皎带了这个班一年,一般都是家里的佣人来接孩子,她还从未见过季子墨的家长。

“没事了,你爸爸来了。”

沈皎抚了抚奶团子的脸起身,嘴角挂起官方的亲和笑容朝着来人伸出手:“你好,季先生,我是季子墨的老师沈皎,刚刚出了一点意……”

外字还没有说完,她定定看着逆光走进来的人。

季宴琛身西装革履,立体的五官线条紧绷,眼神凌厉,浑身散发着矜贵疏远的气场。

他的目光不着痕迹从季子墨落到沈皎脸上,宽大又粗糙的手握上那被他把玩过很多次的柔荑。

嗓音醇厚又深沉:“你好,沈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