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拉萨开客栈 8.0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职场情缘
作者: 沈江湖 主角: 姜葳蕤 沈厉渊
17.1万字 0.1万次阅读 1.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8章 大结局 2024-07-13 23:37: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7.1
    累计字数
  • 3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8章
简介

又野又纯藏区骑行领队vs又怂又勇客栈老板娘 8月下旬,姜姜客栈住进来两个帅哥。一个从没来过拉萨的藏汉混血,一个揍了她去年从甜茶馆捡来的店小二…… 后来,从珠峰大本营下来那天,这群人送了姜葳蕤一条小金毛,她开心的不得了。 但忽然出现的小萨摩耶,每天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家小金毛勾走,鬼混到下午才脏兮兮回来……最后姜葳蕤实在忍不住了,她要跟出去看看,这到底是谁家的狗…… 【阅读指南】 1.20w字左右 2.双c,1v1 he 3.他们在羊卓雍措祈祷,他们在珠穆朗玛峰看日照金山,见银河,他们在客栈里认识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人……一起来被西藏治愈吧。

第1章 新藏线

七月,喀什最热闹的青旅里。

四十多岁的维族老板娘站在家用伸缩梯子上,对着墙贴客人写下祝福的明信片。

这是这家青旅的惯例。

每周一的早上老板娘都会更新一批墙上的明信片。

来喀什旅游的人数不胜数,住青旅的大多是30岁以下的一些年轻人,为了省钱,为了氛围,为了好玩儿,为了找搭子……

玩得开心的,走的时候就会留点儿纪念。

写什么的都有:

祝愿我考研上岸!

xxx我们再见一次吧。

愿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

沈厉渊看着那块显眼的“去年今日”,走向老板娘。

“我来帮你。”

他长得高,很轻松就够到了老板娘脚边的铁盒。

老板娘站得高,没转头,听声音就知道是沈厉渊,眉眼舒展开来:“哎呀沈小伙,又谢谢你了啊,你每次都帮我。”

“没多大点儿事儿。”沈厉渊微微一笑,顺手从铁盒里拿了一张抬手递给老板娘。

瞄了一眼,上面写的:

今年一定要考上公务员!

——来自上海的荸荠

老板娘笑眯眯地微微弯腰,伸手接了过去:“你们今天要出发新藏线了吧?看你们把山地车都擦干净了。”

沈厉渊边点头边嗯了一声:“是的。今天准备出发。”

说完又拾起盒子里一张封面是布达拉宫的明信片。顺手翻过来,映入眼帘几滴黑色血点,已经干了很久了。上面写着:

“葳蕤永远葳蕤。

——葳蕤”

几滴血刚好绽开在最后的“葳蕤”上。

笔锋并不犀利,行云流水般,颇有些江湖气。复杂的字体安排得也很得当。

沈厉渊挑了挑眉。

老板娘伸手过来接了过去,看了一眼就激动地扭过腰来俯看着沈厉渊,扑拉着手:

“我跟你说啊小沈。”仿佛要讲什么长篇大论,还吞了口口水。

“别激动,老板娘你站好说,我听得见。”沈厉渊怕她摔下来,推推她的胳膊,把她身子带正。

每次他帮老板娘递明信片都能听到来自不同人的稀奇古怪的故事,还挺有趣。看老板娘一脸激动的表情,很明显,眼下这张带血明信片也有故事。

“这姑娘我记得可清楚了!南方来的吧?水灵水灵的,没住几天呢。当时啊,老说干的快流鼻血,这鼻血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她写明信片的时候来了。边写边流,我跟她说真是太奇葩了,带血的明信片还是第一次收哇!”

老板娘还没等沈厉渊搭嘴,又继续眉飞色舞地讲:

“这姑娘当时听到后啊,笑得特好看,还撅了撅嘴:'这下你们惨喽,你们要永远记得我喽’。哈哈哈。”

沈厉渊认真地听着她说,跟着轻轻地笑了。

老板娘看他有兴趣,继续说道:

“她跟你一样,也老帮我递明信片,也是个好姑娘!后来,好像也朝西藏走了吧?”老板娘皱着眉思索:“记不清了……反正说要去哪哪儿来着?走的时候我祝她一帆风顺她还不乐意。说她不要一帆风顺,要乘风破浪!哈哈哈哈哈!”

沈厉渊嘴角的弧度更盛,又递了两张明信片过去。

老板娘又继续跟沈厉渊讲这两张明信片的故事……

不一会儿,木质楼梯间传来吱吱呀呀的声音,有人下来了。

沈厉渊转头抬眼望去,是方立收拾好最后一波装备准备出发了。

……

一个多月后,两千多公里外的拉萨城。

八月下旬了,藏地昼夜温差大,傍晚的凉风吹着,带来丝丝寒意。

小昭寺北巷里,巷子两侧的墙上画满了风景油画,墙上种了一片三角梅,花开得旺盛,一直从巷子口延伸到巷子里的姜姜客栈。

客栈门口的地上坐了一个卷发姑娘。穿着米白色波西米亚风的长裙,脚上是棕色的西部牛仔复古薄靴。

晚上更冷了,她紧了下身上的米色披风,低下头把整张脸埋在衣服里,轻轻跺了跺脚。

因为有些冷。她的小脸埋在胸口衣服里左右扫荡着,头跟着快速轻轻晃动,希望能把寒气抖掉,海藻般的黑发便如有了生命般灵动起来。

不知道有谁在后面院子里喊了她,姑娘抬头侧身,明亮地“哎”了一声。随后便站起来,两手胡乱着拍了拍屁股,慢吞吞踱进院子里去了。

从铁门进去是一个半露天院子,主楼外墙被刷成了亮黄色,楼顶连接着院子里的桃花树,还挂了几条风马旗,跟着晚风轻轻晃着,彩色隐在夜里,不太看得清。

“大单!!大单!!你快点儿进来啊姜葳蕤!有人定了一个月!2个男客人! 2间房!”

江杉看到姜葳蕤进来就开始大声的欢呼。站在前台握着鼠标,神采飞扬。

暑假快过完了,藏地的爆热期慢慢过去,还能接到一个月的大订单,真是不容易。

而且,还是在他们这种……非热门景区无地暖无供氧无空调无加湿器,冬天水管可能随时会被冻住的建成才一年的……小客栈。

也难怪江杉会这么激动。

不过也不难想,定一个月的大酒店,现在虽然旺季慢慢过去,五星酒店还是很贵,除非富得流油吧?不然肯定宁愿订她这种便宜小客栈。

糙男人挺挺就过去了。

姜葳蕤叹了口气,完全提不起兴趣,神情恹恹地皱着眉道:“暑假你还没累够啊?好不容易最近客人少了。”

姜葳蕤歪着头一脸不屑地盯着脚下鞋尖道:

“他们住一个月哎?肯定不会每天出去喽?经常待在客栈的话,那岂不是又得伺候两位大爷?如果出去的话,一旦景区逛完了。不去酒吧歌厅还能去哪儿?”

说着仿佛已经看到两个臭男人每天浑身酒气地回到客栈,有时候回得迟了还大半夜对着大铁门猛敲,吵得整条巷子不得安宁。

比起这种大单,姜葳蕤还是更喜欢一周左右的小单。那些人只待一周左右,如果不高反的话肯定会特种兵似的每天出去逛,尽量节省时间地把景点都逛完。不会每天窝在客栈烦她。

“这些问题都不是重点,做客栈的都要努力适应啊。”江杉说着越发来气,撇了撇嘴瞪着她道:“姜葳蕤你争争气啊,怎么搞得这客栈跟我的一样,皇上不急太监急!”

“杉儿,你啥时候成太监了?!”姜葳蕤抬起头看着他,一脸惊讶。

“……”

这人一贯会抓重点……随后也不管江杉的反应便哈哈大笑起来,环抱着双臂,眼睛上下扫视着他,似乎想看出点儿什么别的不一样。

最后好像还不死心地道:“还是不高啊?还是这么精瘦精瘦像竹竿儿,还是这么欠揍啊?”

江杉大大白了她一眼,咬牙切齿道:“你还好意思,说我?都说女孩子白白胖胖的才可爱,你看看你自己,瘦成什么样了?”

姜葳蕤叉腰:“要你管?”

一脸傲娇。

……

旺季的时候两人都是忙里忙外的脚不沾地。又是接待客人,又是帮客人订旅行团,有人高反了还得送点儿药,更严重的还得叫救护车。

热闹的时候晚上还得组织组织活动。客人订了饭还得去巷子口的蚂蚁饭店订餐。眼观四路耳听八方,脚上恨不得装上风火轮。生意实在火爆的时候,还要帮保洁阿姨上手收拾客房,恨不得召唤出十八个分身。

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江杉抢着在做,但姜葳蕤还是觉得累。她眼睛累,鼻子累,耳朵累,浑身都累。

每天看着这么多人进进出出,刚开始的时候很兴奋。这么多客人就代表这么多收入。客栈建成还不到一年,遇到藏地第一个暑假旺季,自然是来多少客人接待多少。

但等这些人真的到了,这么多客人就变成了这么多张嘴,这么多话,这么多意见,这么多毛病,这么多味道,真是吵得慌。不止耳朵眼睛,简直身心俱疲。

客栈里除了她和江杉,就只有一位每天中午来打扫客房卫生的马阿姨。最火爆那段时间,三层楼大大小小十多个房间。全部住满都能住将近四十个人。

有些天姜葳蕤恨不得把他们全拿扫帚轰出去。不要钱了,只图个耳根清净!

有段日子好几天没有听到订单消息了,江杉纳闷地点开系统查看。

好家伙,姜葳蕤把接单系统关闭了……

这都是什么老板?因为自己觉得烦得慌直接不接单了?

所以自此之后江杉就“主动请缨”地接过了网上订单系统的管理任务。

高峰期渐渐过去,小客栈本就没什么活儿的姜葳蕤显得更清闲了,每天就浇浇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晒晒太阳和客人聊聊天,推荐路线卖卖藏地特产之类的。

“我不管啊,你得给我涨工资啊,这单我已经接下了。我又给你赚了一笔。”江杉抬眼偷偷瞄了一眼姜葳蕤。

她没在笑,她不笑的时候看着有些凶。

五官在圆圆的脸上分布得恰到好处。单眼皮颇具少年感,鼻尖小小翘翘的。樱桃小嘴微微闭着,却有棱有角的很锋利。

想当初他在明光甜茶馆遇到姜葳蕤的时候,到底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才决定来帮忙。

自己简直像这家客栈的保姆,拿着微薄的工资,干着非人的工作。现在帮她揽生意还要被她嫌弃。

“行啊。”姜葳蕤点点头,有些吊儿郎当。

反正工资不也是你在开?她就是个甩手掌柜罢了。

想了想,姜葳蕤还是正经道:“江杉……我是怕你忙到累啊。”说完抬手在江杉肩上轻轻拍了两下。

抑郁症这种病,始终是不好治的。

江杉突然安静下来,没有回答。

他眼神闪烁了两下,低下头撇开脸小声说:“姜姜姐,让我忙起来吧。”

顿了两秒:

“明天…明天有空再帮我买点药…”

许久之后,姜葳蕤回道: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