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爸:被你赶出家门的奶团是福宝 8.6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楚小柒 主角: 梨宝 宋宴礼 宋瑾川
23.01万字 0.1万次阅读 1.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00章 综艺直播:她不干净了 2024-07-18 00:08:0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31.38
    累计字数
  • 29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00章
简介

真千金回到白家,梨宝被渣爸渣哥一脚踢出门:小野种,回家住狗窝。 梨宝回家一瞧:唉,去世的妈,下落不明的爸,疯疯癫癫的大哥,塌房的二哥,双目失明的三哥……好一个破破碎碎的家。 小奶团小手手一挥,霸气宣称:家人们,你们的命由我不由天,从今以后,梨宝罩着你们哦! 二哥被对家盯上,梨宝闪身扑进二哥怀里,暗搓搓吐露心声:【哥啊,坏人他要害你啊!】二哥反手将坏人算计的找不着北,又从全网黑逆袭成顶流巨星。 重逢失散已久的爸爸,梨宝利用反向读心术帮爸爸大杀四方,爸爸秒变世界首富。 梨宝再发力,即将郁郁而终的大哥走出阴影,双目失明的三哥重见光明,就连妈妈也死而复生,大家联手将梨宝宠成掌上娇。 眼见梨宝一家的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渣爸渣哥傻眼:啥?被我们赶出家门的小野种,她是福宝?

第1章 回家住狗窝

养了五年的宝贝女儿,竟是仇人的孩子,豪门白家炸锅了!

客厅里,年过半百,顶着地中海发型的白奇瑞,左右手各拿着一份亲子鉴定书,怒气冲冲地怪叫:“我们居然将仇人的女儿当成小公主宠了几年,笑话啊!天大的笑话!”

右手的鉴定书,写明白姗姗才是他的亲闺女。而左手那份鉴定书,写明他养了五年的“女儿”梨宝,是宋瑾川的生物学女儿。

帮别人养孩子也就罢了,关键是,这宋瑾川,和白奇瑞有不共戴天的大仇。

当年,宋瑾川举报他入户盗窃,他锒铛入狱蹲了几年大牢。

白奇瑞骂了几句娘,三下两下将亲子鉴定揉搓成纸团,丢进垃圾桶,怒吼:“谁把那个小野种抱回我白家的?把我白家骨血抱到宋家的又是谁?他奶奶的,我要宰了他!”

白家长子,面容妖冶俊秀的白纪辰,摸了摸下颌说:“我回头就去查,我估摸着,是医院里的护士干的好事。”

二楼传来白姗姗的尖利叫嚷声,父子俩双双抬头。

白奇瑞双目喷火,一指楼梯说:“肯定是那个小野种,在欺负咱家姗姗,咱去收拾她。”

父子俩一前一后上楼,白奇瑞膘肥体壮走得慢,他才走上几个台阶,白纪辰已来到二楼的儿童房。

屋里,刚回白家的白姗姗,趾高气扬地命令梨宝:“你趴下,我要骑大马。”

比她矮了半个头的梨宝,不卑不亢地拒绝她:“我不!白姗姗,我是人,不是你的玩具!”

白姗姗脑袋一仰,嚣张叫嚣:“好啊,你不听我的话,我叫我哥哥打你!”

她话音刚落,白纪辰抬手打出一记又狠又重的耳光,落到小梨宝脸上,在她水嫩白皙的苹果肌上,留下红通通的手指印。

“哥哥!”刚满五岁的小姑娘,抬起小手手捂住右脸,眨巴着一对亮晶晶的杏核眼,盯着站在她面前的白纪辰,委屈兮兮地问:“哥哥,为什么打我?”

白纪辰那双眼尾细长上挑的桃花眼里,迸射出猩红血光,像一头要将梨宝生吞活剥的野兽,“为什么打你?因为你是宋宴礼的亲妹妹!”

白纪辰说的宋宴礼,是宋家次子,和白纪辰积怨颇深。

宋宴礼是曾经的娱乐圈顶流,白纪辰刚出道那会儿,全方位模仿宋宴礼,从造型到服装再到言谈举止无不模仿。

他蹭热度蹭得太过分,被宋宴礼的粉丝冠以“学宋精”的名头追着骂。

后来的后来,宋宴礼塌房,白纪辰逆袭成娱乐圈顶流。

俩人地位虽对调,白纪辰想起被宋宴礼粉丝追着骂的一幕幕,时至今日还是恨难平。

他对宋宴礼的恨意,恨屋及乌的蔓延到梨宝身上。

梨宝放下捂脸的右手,扭着身子往外跑,白纪辰拽住她的头发往后一扯,迫使小奶包抬头。

梨宝是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瓜子脸白皙莹润,红艳艳的小嘴巴形似花骨朵,小鼻子精致小巧,亮晶晶的杏核眼纯真水灵,脸颊两侧自带俏皮可爱的小梨涡。

以前,白纪辰看她,怎么看怎么喜欢。今天,因心理作用,他看梨宝,只觉得她的五官和宋宴礼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他越看越想打。

眯了眯眼,白纪辰顺手抄起一根塑料管,打到梨宝犹如洋娃娃般娇小玲珑的小身子上,“别叫我哥,我只有姗姗一个妹妹,没你这个身上流着仇人血的野妹妹!”

塑料棍落下,隔着质地菲薄的衣服布料,在梨宝身上砸出青一块紫一块的淤青。

梨宝吃痛,不由发出痛喊声:“啊呀!”

她下意识地用双臂搂着身子,整个人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小嘴一瘪,露出状如糯米的小白牙齿,哭兮兮地喊爸爸:“爸爸,快来啊,哥哥打我!”

白奇瑞挺着鼓囊囊的大肚子,走进屋子里。

看见他,梨宝仿佛看到救星,一抹眼泪,抽抽搭搭告状:“爸爸,哥哥,哥哥他……”

“咳!”白奇瑞咳出一口浓稠恶臭的痰液,吐到梨宝身上,唾沫横飞地大骂:“谁是你爸啊,你那个狗娘养的狗杂碎爸爸,早踏马死翘翘了!”

这白奇瑞,原本是个做小生意的小老板。这几年他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先是中了大奖一夜暴富,后来他不管投资啥都能大赚一笔,赚钱跟拎着麻袋捡钱似的容易,短短几年就成本市首富。

钱赚了很多,他的素质还是过去那样,说话时动不动爆粗口,发起火来更是出口成脏,什么难听说什么。

白奇瑞像疯了似的冲自己又骂又吼,梨宝吓懵。

她不敢哭泣,像只受了惊的猫咪似的面露惶恐,小身子一个劲往后缩,一直缩到墙角。

白姗姗一手拉住白纪辰,一手拉住白奇瑞,仰着脑袋喊:“爸爸哥哥,把她送回宋家吧。我讨厌她,不跟她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白奇瑞和白纪辰,异口同声地应允:“行啊,我这就叫她哥来接她。”

又有人进屋,是照料梨宝衣食起居的保姆刘姨。

非亲非故的她,对梨宝竟有几分感情,她开口劝道:“不行呢,宋家那几口子,死的死,失踪的失踪,疯的疯,失明的失明,那个宋宴礼不仅身败名裂还毁容了,还穷得叮当响,你们把小小姐送回去,小小姐怎么活?”

白奇瑞骂骂咧咧:“管她怎么活,这狗娘养的小杂种,只配住狗窝。”

“你们……”刘姨正想好好劝诫一番,白奇瑞几步上前,揪着梨宝的脖领子拎起梨宝,一路拎到屋外。

预知不妙,梨宝扑腾着四肢费劲挣扎,“坏人,放,放开我呀!”

白奇瑞充耳不闻,他卯足力气用力一甩,梨宝的身子从他手里飞出,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到坚硬的水泥地面上。

梨宝惨叫一声,白纪辰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她身边,抬腿像踢皮球似的踢了她一脚,梨宝腾空而起,又一次落地。

她的后脑勺磕碰到硬邦邦的台阶边缘,鲜血汹涌流出,她顿觉头晕目眩。紧接着,她眼前一黑,陷入无知无觉的昏迷中。

屋里,盘腿坐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吃零食的白姗姗,瞧见爸爸和哥哥下狠手虐待梨宝,她兴奋的合不拢嘴。

呵,下贱胚子,回宋家住狗窝,才是你应有的人生。上一世你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荣华富贵,这一世,我要悉数拿回属于我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