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斩天骄 8.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玄幻奇幻 东方玄幻
作者: 枯荣有季 主角: 沐玄 魔女
15.26万字 0.1万次阅读 0.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3章 看我镇压沐玄! 2024-06-21 21:50: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5
    作品总数
  • 395.9
    累计字数
  • 84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3章
简介

【天骄+无敌文+腹黑+三章必爽】 “沐玄,做我的双修伴侣,我会让你体验到男人无上欢愉!” “我拒绝,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一代天骄沐玄误闯黑暗禁地,被神秘女子所擒。 问道长生,哪有时间谈恋爱? 沐玄果断拒绝,没想到神秘女子实力霸道,将他彻底镇压,废除一身修为,逐出禁地! 当沐玄回到宗门,发现时间早就过去五十年。 沧海横流,物是人非,面对宗门宿敌欺压,仇人的追杀,红尘知己的背叛,沐玄该何去何从?

第1章 双修吗?美少年!

十万大山,黑暗禁区。

“沐玄,做我的双修道侣,我会让你体验到男人无上欢愉,你还能........”

禁区地窟中,一个身着黑衣的高挑女子傲然说道。

女子腰系白玉带,皮肤吹弹可破,一张天魔面具遮挡住她的脸庞,纵然如此,凹凸有致的极品身材,曲线玲珑,换做任何男人瞧上一眼,都会为之发狂。

沐玄却马上打断,果断道:“我拒绝,女人只会影响我修炼的速度!”

黑衣女人修为深不可测,周身魔气震荡,搞不好是魔女出身,跟这种女人双修,那才是人间大恐怖!

这五十年的折磨,简直比地狱还要恐怖,他自幼修行,若不是道心坚定,换成别人,早就发疯。

沐玄忍不住想到未婚妻,她温柔可人,国色天香,两人情投意合,乃是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前辈,五十年前,我便说过,晚辈已有心上人,我们有婚约在先,我不能辜负她!”沐玄的眼神越发坚毅。

“时间能够改变一切,女人都是善变的,何况过去五十年,也许你的未婚妻早就嫁为人妇呢。”黑衣女子冷嘲道。

沐玄神色短暂恍惚,转而道:“世事沧桑,人心易变,如果真的如此,说明我们缘分已尽,因果已断。这是我的坚持,与她无关!”

“你太傻了,迟早会后悔的。”

沐玄昂起头,斩钉截铁道,“前辈,我一身修为被你所废,你可以得到我的身体,但是永远无法得到我的心!”

黑衣女子:“........”

“那我们打个赌,只要你做到那六件事,我便还你自由。”

沐玄点头:“好!我答应你!”

黑衣女子张开手,虚空中变出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

“这把剑我送你!从今往后,这便是你的本命之剑!”

铁剑漂浮而动,平平无奇,落在沐玄手中,他神色复杂,转身离去!

...............

十万大山外,归葬墓园。

山中有上千坟冢,这些坟冢都是衣冠冢,他们都是五十年前探索黑暗禁区,消失的那群修士。

慕容雪一袭黄衫,长发飘飘,容颜极美,身材高挑,前凸后翘,气质高冷,神圣而不可侵犯。

她站在一座墓碑前,上书“未婚夫沐玄之墓”。

慕容雪小心翼翼抹去墓碑上的苔藓,在她的身旁,还站着一个绿衣女管家。

“小姐,人死不能复生,你也该忘记他了!中州大地,天骄辈出,人总要往前看,你等他五十年时间,便是现在嫁人,沐公子地下有灵,他也不会怪你的。”女管家手持折扇,劝说道。

“当年我试练被妖兽击伤,全靠玄哥救我一命!为了救我,他身受重伤,我的命是他给的,我怎能忘记他!”慕容雪转过身,眼眶微红,“梅管家,我喜欢他,这辈子只想嫁给他,老天爷啊,你怎么这么残忍啊。”

梅管家忧虑道:“张宁远垂涎小姐姿色,一直想与您做双修道侣,张家要与咱们慕容家联姻,以前家主不同意,可是眼下长老会施压,这次恐怕无法违背。小姐,您还得为家族考虑啊,若是您再不同意的话,家主这一次只怕.........”

“那家伙根本不是喜欢我,只是看中我的身子,想占有我罢了。眼下形势比人强,我真的好不甘心啊!”慕容一行清泪滑落,眼神迷惘而无助。

“中州张家,那是玄门正宗,张宁远眼下是青阳宗真传弟子,属于精英中的精英,论起地位,并不比沐公子差呢。”梅管家感慨说道,“两家若能联姻,对小姐以后修行也有裨益,况且,老爷这些年修为停滞,家主之位,很多长老虎视眈眈。很多事情,小姐不能任性啊,也要为家人考虑,为您的父亲考虑啊。”

慕容雪轻抚墓碑,面露痛苦,呜咽道:“那也比不过玄哥!至于我父亲......”

说到这里,慕容雪一阵犹豫,玄哥不在,难道也要让父亲陷入绝境吗?

“有人来了!”

梅管家突然说道,朝着东边天空望去。

只见一辆金黄色马车,从天而降,马车的前方是四匹蛟马。

蛟马拥有蛟龙血脉,能够飞天,一匹马价值数一万枚上品灵石。

在中州,灵石也是有品级的,分别是灵石、紫灵石、金灵石、地灵石、天灵石,每种灵石有四个品级,分为下品、中品、上品、极品。

四万上品灵石,寻常家族根本拿不出来,可见这辆华贵马车的主人,身份非富即贵。

金色马车从天而降,一个青衣男子弯腰而出,他轻轻一跳,径直来到慕容雪面前。

青衣男子身形高大,相貌平平无奇,可是一身法力波动骇人,显然是一个高手。

“慕容姑娘,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咦?你怎么哭了?是哪个不开眼的招惹你了?告诉我,我把他脑袋拧下来,给你出气!”青衣男子傲然说道,神色从容,格外自信。

慕容雪眉头一皱:“张宁远,你来这里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张宁远嗅了嗅空气:“我来接你回家呀!慕容姑娘,你身上可真香啊。不管怎么闻,我都闻不够。”

“你臭不要脸!竟说出这等放肆的话。”慕容雪神色嫌弃,往后退了一步。

张宁远嘿嘿一笑,得意道:“慕容家答应与我张家联姻,我特意来告诉慕容小姐,从今往后,我张宁远便是你的未婚夫了!我这次来,是带你回去,接受两边家族的朝贺。”

慕容雪又惊又怒:“未婚夫?!你才不是!我的未婚夫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沐玄!”

张宁远脸色一沉:“慕容姑娘,你说的那个人,死去五十年了,黑暗禁地吞噬万物,剩下的只有骨头渣子。”

“你住口!他是一代天骄,一定会回来的!张宁远,我警告你,你休想得到我,你死了这条心吧!他便是骨头渣,我也要跟他睡!”

张宁远眼角肌肉一抽:“你到底看中他什么?五十年都无法忘掉?”

慕容雪沉默一阵,缓缓道:“美男子,长到我心尖,而且.......体力好,足够持久!你走吧,我不想沐玄误会。”

张宁远眉头一皱:“你故意气我的对不对?你手上的守宫砂明明还在,我知道你还是处子!你不要自欺欺人了。我是不会相信的。”

张宁远目光越向那座坟冢,还有那个刺眼的墓碑!

“未婚夫沐玄之墓——未婚妻慕容雪手书!”

老子连一个死人都不如?

哼!

一旁梅管家劝道:“张世子,等我家小姐回家,有什么话到时再说吧。两家都是中州大族,无须在这里争吵,省得伤了和气”

“梅管家言之有理,识得大体。慕容姑娘,十天后,我会来娶你,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那没关系,我喜欢你就行了。你一定会成为我的妻子!”

“就凭你?”慕容雪面带嘲讽。

“沐玄早就死了,你也该醒醒了!老子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张宁远眼中狠色一闪,猛地抬手,一巴掌拍出!

“轰!!!!”

沐玄的衣冠冢,瞬间炸得粉碎!

慕容雪双目陡睁,气得胸口一起一伏:“混蛋!你太过分了!为什么要这么做!”

“嘶~~~~”

张宁远登时看呆,色眯迷地盯着慕容雪傲人双峰,双目都要掉出。

前凸后翘的身材,绝世的容颜,若能得到此女,让她在自己胯下呻吟娇喘,绝对是人生快事。

“这座坟墓不该出现,他破坏我们之间的缘分,现在化成飞灰,你也就断了念想!慕容姑娘,如果不答应婚约,你父亲家主之位,一定不保!你应该清楚,一旦你父亲退位,他这些年的仇人,会怎么报复他吧!”张宁远咄咄逼人道,眼神阴冷。

“你好卑鄙!你无耻!”慕容雪身子微微发抖,却又无可奈何。

这个丑陋的家伙,真的将她逼迫到墙角,退无可退。

事到如今,她根本没有选择。如果不走的话,父亲一定会被人逼死。

如果玄哥在的话,该有多好啊!

张宁远冷冷道:“慕容姑娘,莫要考验我的耐性!慕容家族的命运,全都在你的抉择当中!最后说一遍,马上跟我走!”

“她不会跟你走的。”一个突兀而冷清的声音,骤然从远处桃林中传来。

“谁?谁在装神弄鬼?给我滚出来!”

张宁远一惊,脸色微变,他居然没有察觉到附近有人,谁瞒过了他的念头探查?

他猛地回头,顺势望去。

林中微风拂过,吹动桃花点点。

一个身着黑衣的年轻男子,缓缓走出,一抹阳光跨越时光枷锁,落在他俊秀脸蛋上。

慕容雪望见那人,瞬间捂住嘴巴,泪水扑簌簌往下滚落,眼中满是惊喜。

“啪!”

梅管家看了一眼,手中的折扇跌落在地,目光死死盯着那人,怎么都挪不开。

时间仿若静止,张宁远瞪圆眼睛,露出惊怒之色,半晌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

“沐.........玄!你居然没死?!”

“五十年朝花夕拾,慕容姑娘,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粉色桃花落在沐玄肩膀,恍如隔世!

“玄哥!真的是你?”慕容雪喜极而泣,再也顾不得其他,一个闪身,她就站在沐玄身前,上下打量。

慕容雪紧张的想要伸出手,抚摸沐玄的脸颊,可是碍于礼教,站在原地不敢乱动。

“是我!没有一丝改变。”沐玄微微一笑,轻抚她的秀发,“慕容姑娘,好久不见了。你还是那么美丽。”

慕容雪脸色一红,上下打量一番,惊讶道:“玄哥,你的修为呢?”

不仅慕容雪发现了,便是远处的张宁远也察觉到,曾经傲世的一代天骄,此刻体内毫无灵力波动,没有一丝修为。

“没有了!被人废除修为。”沐玄淡淡说道,神色从容,并不担心。

“哈哈哈哈哈!苍天有眼啊!沐玄,你竟然成为一个废人了!我实在是太高兴了。”张宁远仰天大笑。

沐玄目光一凝,斥道:“张宁远,五十年前,你挑衅我,被我打断双腿,看来这个教训还不够。当初你为保全脸面,跪下求我保密,我便没有公布于众,现在你倒是蹦达得挺欢,居然敢打我未婚妻的主意。我看你是找死!”

“你放屁!你胡说!你满嘴谎言!我没有!”

张宁远犹如猫儿被踩了尾巴,气急败坏地喊道,“沐玄,你一个废人还敢这么狂,没有修为的天骄,连条狗都不如!

实话告诉你,十天之后,我会跟慕容雪成婚!你若是识相的话,早点退婚,还能保全作为男人的一份尊严!否则的话.......”

“怎样?”沐玄淡淡一笑。

“我会跟你生死决斗!”张宁远恶狠狠道,“沐玄,你敢接受吗?”

沐玄淡淡道:“好!我答应你的约斗!”

慕容雪大急:“不行,玄哥,你现在修为都没有了,怎么跟他比斗?”

张宁远激将道:“沐玄,你怕了吗?还是说你只会躲在女人身后?是男人的话,就跟我比上一场!”

“行!你说时间吧。”沐玄丢给慕容雪一个放心的眼神。

“五天后!咱们去慕容家,在他家中一决高低!”张宁远冷冷道,“现在教训你,没有人做见证,我要当着两宗修士、慕容家、张家的面,彻底击败你,让你身败名裂,让天下人耻笑你!我要让中州的修士们都知道,你现在就是一条可怜虫!”

沐玄颔首:“好说!到时将退婚书一并带来,省得来回跑。我很忙,没时间跟你废话。”

张宁远:“........”

气氛一阵凝滞,远处梅管家道:“张世子,生死决斗,事关宗门大事,我劝你还是回去跟家族、师门禀告之后,再来决定,这可不是儿戏。”

张宁远冷哼一声:“沐玄,你就洗干净脖子,等死吧!我会当着慕容雪的面,亲手宰了你!”

此话一出,张宁远返身回到马车当中,随着蛟马一阵嘶鸣,迅速飞入空中,转瞬不见。

慕容雪刚要开口说什么,忽而抬头,一个巨大的酒葫芦从天而降,下一刻,一个美丽的妇人跳了下来。

此女身着绿衣,身材曼妙,生得貌美,不是旁人,正是玄天宗七十二峰峰主孙若仪,也是沐玄的师父。

她一察觉到弟子气息,便狂奔而至,只为亲眼见到沐玄。

“玄儿!”孙若仪声音哽咽,“我就知道,你不会死!我终于见到你了!我的好徒儿!”

沐玄单膝跪地,眼眶一红:“弟子不孝,让师父担心了!”

“你没事就好!速速起身!”

孙若仪心潮澎湃,一个闪身,便将沐玄扶起:“你修为丧失,这个决斗不能去。”

“师父都知道了?”沐玄一愣。

“我都听见了!张宁远之所以急着走,便是察觉到我的气息,否则岂会甘心离开!”孙若仪哼了一声,告诫道,“玄儿,你修为丧失,还敢如此大胆,实在太冒失。”

沐玄苦笑道:“师父,慕容姑娘,我现在急需闭关,等我出关之后,再与你们细谈。我这么做,也是有苦衷的。”

两女马上明悟,不再多言,当即护送沐玄回到轮回峰。

.......

回到自家洞府,沐玄封锁法阵,盘腿而坐,单手一张!

一柄锈迹斑斑的剑,呈现在他面前。

他手中掐出法诀,登时铁剑窜出一抹红色的光芒,瞬间弥漫整个洞府,不断有灵石、符箓、法器等等,竟然被铁剑吸收一空。

“勉强足够!”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剑中发出。

沐玄激动道:“你真的能帮我恢复修为?”

这方世界,修行境界为锻体五境,分为磨皮、强筋、换血、脱胎、锻骨,突破锻骨之后,便是炼神十重天,分为养气一重、灵蕴二重、金光三重、元胎四重、出窍五重、化神六重、合道七重、渡劫八重、大乘九重,每一个境界又分初期、中期、后期、大圆满四个层次。

眼前这把看似平常的铁剑,藏有一个无法琢磨的器灵。

只要提供足够的法宝,等级越高,作用越大,他便能反哺沐玄,帮助他恢复修为,还能提升他的实力。

他敢答应张宁远的挑战,正是这个缘由,而不是脑子热血一冲。

五十年前,他便是玄天宗的一代天骄,不管是宗内,还是中州,都有很多敌人,若是让他们知道自己回来,还修为丧失,肯定会想办法报复!

至于慕容雪,她可是天之娇女,喜欢她的男人,数不胜数。

好在慕容雪没有变心,可是现实世界何其残酷,若是没有足够实力,到时连慕容雪都保护不了。

“可以!还能让你得到真正的剑道传承!”

一股九彩霞光从剑身喷吐而出,一瞬间将沐玄吸入其中。

目力所及,呈现出无数颗庞大的星球,还有一条纵横宇宙的星河。

“这是哪里?”沐玄惊呼一声,星空骤然一变,他站在一座雪山之上。

冷风狂吹,冰冷刺骨。

“这是剑的世界,这里修炼一年,外面过去一个时辰。这九巅寒风,还能帮你锻体!”

“那就是我在这里修炼十二年,外面只过去一天?”

“是!”

一股温暖的热流,瞬间传遍沐玄的身体,他愕然道:“我的修为竟然恢复了!”

“这个世界的剑道传承残缺,你便做剑修吧!”

“中州剑修很少,实力都不怎么强!”沐玄疑惑道,“剑修的地位,江河日下,受人鄙视。”

“从今往后,没有人能嘲笑剑修!因为你有我。”剑的声音说道,“以后叫我青霄。”

沐玄激动问道:“青霄?你很厉害?”

青霄道:“你拥有我,能渡一切苦厄,破三千万法!”

“这么强?”

青霄道:“一剑出,可灭天,可灭地,可灭世!”

沐玄一抬手,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剑,悬在他的眼前,孤零零的旋转着。

这个世界,有人以武入道,还有驾驭各种灵兽,还有炼制各种武器,种类繁多,只为求取强大超脱。

传闻百万年前面,剑道最鼎盛时,有十万剑仙破空天外天,后面不知道怎么回事,引动天雷外魔,竟击杀十万剑仙,而且断了剑道传承。

如今能够做剑修的,都是依靠一些残破的剑道,想要成就一番,可谓难上加难。

正因为如此,剑修不受待见,地位寻常。

“我已给你移植剑骨,先看这一卷剑谱,时间紧急,不可耽误。”

“青霄,为什么我的剑锈迹斑斑的,还是一把铁剑,这把剑能杀人吗?”沐玄憋了一路的问题,终于还是问出来。

“曾经我被敌人追杀,受伤很严重,境界跌落,只是打回原形。所以,你要收集足够多的宝贝,最好是其他的剑,或者一些好的法宝,让我吃掉,那样我会变得好看一些。”青霄坦诚说道。

沐玄点头道:“那你足够硬吗?我担心交战时候,你突然断掉。”

“你放心吧!我比你下面硬多了。不要质疑一柄大宝剑。”

沐玄:“........”

“你体魄根基不够,虽然植入剑骨,但是想要彻底发挥作用,需要熬制一种特殊的药水,配方我给你了,大部分药物,你们轮回峰都有,只是有一种特殊的灵草,唯有你们宗门的药园才有。等你完成修炼,早些去寻此物,时间紧急,容不得耽误。”

“好!”沐玄回道,这一次回山,莫说山外之地,五十年的时间,便是山中过去的竞争者,以及一些过去有仇怨的同门,他们又会达到什么修炼水平?

“剑之锋芒,讲究一往无前,先学控剑,再学御剑,臭小子,听好了,剑道无形,念从心起,意念唯真.......”

大雪山六年之后,沐玄全身覆盖积雪,忽而一抬手:

“去!”

一道黑光闪过,下一刻,径直穿过一座山峰。

“轰隆隆!”

半座山瞬间崩塌,威力恐怖至极。

沐玄脸色一震,惊喜道:“好强的威力!”

“这才是开始呢,等以后你境界大成,还能炼制剑阵!那才是真正的厉害!”

沐玄生出期待之色,不过这都是后话了:“希望有那一天吧。”

“你出去吧!你再不出去,你师父就要扛不住了!”

“什么?”沐玄脸色一变。

“执法堂来人,想必要调查你,毕竟能够从黑暗禁区出来的人,只有你一个,自然要慎重一些!”青霄慢悠悠说道。

沐玄脸色一沉:“我马上出去!”

“记住了,想办法给我弄各种吃的,我越强,你才能更强!”

青霄的声音一阵回荡之后,沐玄眼前景色一变!

下一刻,他发现重新回到洞府,青霄依旧在身边漂浮着,他一张手,铁剑没入手心,消失不见。

沐玄深吸一口气,下意识调动体内灵力。

修为恢复,还得到突破。

不错!

一切都很好!外面也只是过了几个时辰罢了。

“你们不能进去,我家玄儿尚在闭关!康长老,这里是轮回峰!我自己的弟子,难道我自己还不知道吗?”外面传来师父孙若仪的声音。

“哼!这些年进入黑暗禁区的人,全都死了。五十年过去,现在只有沐玄逃出来,我们执法堂要验明正身!若是妖邪附身,危险甚大!”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孙峰主,你是山中老人,违抗法令,纵然你是峰主一样锁拿,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啊。”

孙若仪眉头微蹙:“沐玄归来,即刻闭关,便是我这师父,也不曾问询,还请康长老稍等一二。”

康长老不满道:“他若是闭关五十年,难道我们也要在这里等他五十年吗!”

“沐玄说过,快则一日,缓则三日!康长老,麻烦你通融通融!”孙若仪脸色一沉,她也是个护短的,脾气并不好。

康长老质问道,“若是沐玄乃是天魔所化,三日时间,足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孙若仪,不要坏了宗门大事!让开,我要进去!”

孙若仪大怒:“有本事你来试试!”

“轰!”

剑拔弩张之际,洞府石门骤然打开。

“康长老,五十年不见,你还是那副急性子,倒是一点都没改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