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借命人 8.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奇闻异事 神秘怪谈
作者: 七心海棠 主角: 岑放 陈瓷
17.2万字 0.1万次阅读 0.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84章 莫家捞尸人 2024-06-17 21:41: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56.48
    累计字数
  • 12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84章
简介

我出生的时候,应龙现世,万兽朝拜。 天生凤凰胎的我,被人夺了命格,从此就成了鬼怪的争抢之物。 黑莲现世,地狱开,为了活下去,我开始不断的挣扎于世间。 最后竟然发现,这一切竟然是一盘大棋。 而我只是棋盘中的一子,且落子无悔。 ------------------

第1章 石碑

我,岑放。

听村里的老人说,我出生那天,天空大放异彩。

火烧云红的耀了半边天,远处传来阵阵梵音。

我妈原本坐在炕上吃晚饭,当即就摔了碗筷,捂着肚子疼了起来。

村里的小路上传来淅淅索索的声音。

到最后才看清,数不清的狐狸,刺猬,兔子,老鼠……

但凡是村里能见到的动物,都跑到我家的门口,匍匐在地。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一阵虎啸之声,我家院里乍现金光。

一条带着双翅的飞龙,盘旋一圈后消失不见。

屋里传来了我的第一声啼哭。

我爸拉着我爷赶忙进屋,只瞧着我胸口上有一个似鸡似鸟,带着长长尾巴的红色胎记。

我爸抱着我反复端详了一会,面露喜色的问我爷。

“爸,这,这是……”

我爷当即想到刚刚盘旋在我家院里的那条飞龙。

嘴里喃喃的说了句。

“凤凰……”

我爸笑的嘴都合不拢了,眼睛都快嵌在我那块胎记上。

“凤凰,是凤凰,爸,这是大喜啊,是凤凰……”

我爷却脸色阴沉的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羽嘉生应龙,应龙生凤凰。

俗话说:

应龙见天,富贵无边。

应龙入地,难保万全。

刚刚我爷进屋前,分明看见那条金龙是钻入地下消失不见的。

应龙送子凤凰胎,是福还是祸,现在还都不好说。

因为动静闹得太大,村里人都揣着自家的鸡蛋、红糖,来我家讨喜气。

没有人注意到,村东头的那间荒了很久的屋子里。

也有一胎男孩出生。

落地即睁眼,开口笑的时候,宛如恶鬼降世。

因为我带着瑞兆出世,村里人都爱让自己的孩子常跟我在一起玩。

说天生祥瑞,万兽朝拜,我将来铁定是个大人物。

比我爷天天供着的那块大石碑靠谱多了。

那石碑我知道。

从我记事开始,我家不供神佛,不供祖先。

日日焚香烧酒,供奉一块名字都看不太清楚的石碑。

我曾经问过爷爷这石碑的来历。

说是我爸出生那天,被大水冲到我家门口的。

水退去后,地上没有留下一丁点的水迹。

仿佛就是特意过来送这块石碑的。

要是别人看见这诡异的一幕可能早就犯嘀咕觉得晦气。

可岑家是祖上数七代,都是干白事的,扎纸人,走阴阳,风水堪舆,排香算卦,反正没离开过冥事行当。

我爷心中自然明白,这石碑入门,主大喜。

大水冲了坟茔堆,坟堆推石碑。

石碑入门,位极人臣。

石碑放倒,无尽财宝。

看着眼下的石碑,屋里我爸呱呱落地。

我爷一拍大腿,乐开了花。

“老岑家,终于要出头了。”

岑家曾经也曾是数一数二的富户,不知道是从哪一代开始败落的。

大家都说,那是因为岑家干冥事,染了因果。

纵是我爷爷打卦再准,赚的再多,岑家的日子也仅够温饱而已。

眼见这块石碑进门,爷爷又喜得贵子,一高兴连在家里摆了三天流水席。

可岑家的日子几十年了还是那样,除了我爸娶了我妈这件事以外,这个石碑并没有让我家出现啥喜事,更没让我家富起来。

不过我爷说,家中有我,也算是富贵无极了。

几年的安生日子,岑家也风生水起。

这一切似乎已经让爷爷忘记了当初的应龙入地。

直到那一天……

我拿着骨头在院子里大黄喂的时候,有人急匆匆的跑来我家。

“小放,你家大人呢?”

“我爷出门看事,我妈进城了。”

来的人一听我说这话,当下急的直跺脚。

“这咋都不在家,你快去河边看看吧,你爸落水了!”

“啥?我爸不是说去打苞米面吗,咋还去了河边。”

我将手里的骨头扔在地上,门都没锁就跟着来的人往河边跑。

村里只有那一条河。

和打苞米面的厂子正好是相反的方向,我爸咋会落水呢。

天边现了晚霞,火红火红的,映的前方的路如同血洗一样。

跑着跑着,在前面领路的那个男人就不见了。

我没敢停下来,呼哧带喘的继续朝河边跑去,鞋丢了都没顾得上捡。

可是我到河边的时候,却没有看见我爸。

准确的说,我一个人都没有看见。

不是说我爸落水了,村里人都把他捞上来了吗?

这咋一个人都没有呢?

“爸~爸~”我带着哭腔喊了两声。

四周只有猎猎风声,鼓的我耳膜生疼。

“爸~你在哪啊?”依旧没有得到回应。

这时候不远处的河水中咕咚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浮了上来。

“爸,爸……”

我连滚带爬的跑了过去,一颗人脑袋浮在水面上。

只见爸闭着双眼,牙关咬紧,脸上还有两个画的通红的脸蛋。

正想着要如何将我爸捞上岸的时候。

突然间我爸的眼睛猛然睁开,嘴角浮现出了诡异的笑。

我心里有点打鼓,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个人他不是我爸。

但是他长得分明是我爸的模样。

“爸,爸你快上来啊。”

我爸没有动,就只露出一个脑袋浮在了水面上,不停的冲我笑。

这个笑,让我心里发毛,我声音颤抖的问,“爸你咋不说话那?上,上来啊。”

“好,爸这就上来。”

我爸开了口,仿佛声带在粗砂纸上经过反复的磨擦,那声音显得暗哑,就像从深渊处传来,在周围寂静的环境里,显得尤为突兀。

只见我爸将头扬起,人慢慢向河边逼近。

红霞的颜色更深了,这条河在云霞之下流淌的似乎不是水,而是令人生寒的鲜血。

我爸每靠近岸边一分,我就向后退了一步。

“小放,过来拉爸一把,我腿好像要抽筋了。”

听见我爸这么说,我咬着唇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向前走去,朝我爸伸出了手。

我爸脸上的笑更深了,然后将自己的手从水中拿出来,放在了我手心。

彻骨的凉意,从掌心蔓延至全身。

我打了个激灵,然后就感受到了一股钻心的疼。

而此刻,放在我手心中,爸爸的手。

竟然变成了森森白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