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努力了,后妈只想摆烂当花瓶 8.1
作者: 姜棉棉 主角: 叶筝筝 姜淮
24.9万字 0.1万次阅读 2.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14章 为什么是你在里面 2024-07-14 14:16:1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4.9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14章
简介

【萌宝+娱乐圈+摆烂沙雕+先婚后爱+甜宠+双洁1v1】 叶筝筝是圈内出了名的花瓶,要演技有颜值,要口碑有身材。 遭到全网黑被逼替嫁,嫁给一个坐过牢的大胖子当后妈。 姐姐有钱有颜无痛当妈,丑老公还常年不在家。 原本以为咸鱼生活美滋滋,却没想到娃不是亲生的,老公也不是真丑的,豪门贵妇不好当,娱乐圈还是要靠她整顿的。 后妈她真的不想努力了。 一心摆烂咸鱼的叶筝筝只想被逐出豪门,哪知他那尚未谋面的新婚老公连夜追回。 不好了! “太太今天又去给娃找后爸啦。”

第1章 你卡颜,又没说卡孩子

“宝,蜜色酒吧卡颜局,速来。”

叶筝筝刚把两个孩子哄睡着,手机里就收到了这条信息。

她立刻蹑手蹑脚下床,光着脚冲到衣帽间随手扯了一件裙子套上。

十五分钟后,叶筝筝踩着银白色的细链高跟,风情万种的出现在蜜色酒吧门口。

美里一把拉过她就往里跑,骄傲的展示给门口的两个男人看。

“我长的不行,她可以吧?”

叶筝筝画了个伪素颜妆,娇嫩润泽的唇上只涂了玫瑰豆沙的口红,身上简简单单的一条鹅黄色紧身长裙,腰肢曲线玲珑,又纯又欲,十分撩人。

“可以,可以,完全可以!”

男人立刻毕恭毕敬的打开门让叶筝筝进去,美里顺势抱着她的胳膊。

“她是我好姐们,能折一半颜值给我,你不让我进去,她也不会去。”

男人有些为难。

今天酒吧里来了个大人物,经理特意组的局,说是从国外回来的。

而且那位非常不好伺候,身居高位,什么女人没见过?长的好看太骚的不要,长的乖巧胆小玩不开的也不要。

恰好叶筝筝看起来干干净净,又大大方方不扭捏。

如果这个极品能进去,光是长相就能哄得那大人物开心,那今晚的提成就妥了。

略一思索,男人立刻挥手放行,反正旁边的不算太丑,进去逗个乐子也行。

上了二楼,美里就直呼来的值,里面的美人一个比一个好看。

“mary啊,你是真饿疯了吧,竟然跑到这地方来挖掘艺人。”叶筝筝低声说。

美里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还不是因为你啊叶筝筝!你个没良心的,要不是你退圈嫁给什么秃顶老男人去当后妈,断送了我的经纪人前途,我怎么可能混这么惨!”

“你知道这三年我是怎么过的吗,到处捡漏搜刮美女当网红!冲业绩!”

她说着说着就装模作样地带了哭腔,叶筝筝无语,只能像哄小孩似的摸了摸她的脑袋。

叶筝筝是圈里出了名的花瓶。

长的好看。

当年她一出道就靠着神颜轰动了半个娱乐圈,又靠着跟影后温絮有几分相像,蹭着小温絮的名头成了顶流女星。

结果因为漂亮没实力没演技,人品不好耍大牌,还绿茶上位得罪了导演太太团惨遭封杀。

叶家看她在娱乐圈赚不到钱,就把她“卖了”赚钱。

为了威胁她,父亲和继母差点拔掉奶奶的氧气罩,就为了那两百万彩礼,逼她替妹妹叶若甜嫁给秃头老男人。

叶筝筝甚至不知道那男人是怎么拿到的结婚证,等她搬到别墅的时候,人已经不在了,就剩佣人吴妈和两个拖油瓶。

听吴妈说是先生瞧不上她,只是想花钱给家里两岁半的龙凤胎买个靠谱的后妈,所以不用见面也一样。

于是三年过去了,音序全无。

媒婆当年说亲的时候,就说那男人是个秃顶胖子,200斤,40多岁,稳重得很,还说年纪的大疼人,虽然犯过事坐过牢但也算是有过编制,嫁过去算是享福的。

叶筝筝倒是想的开。

她虽然年轻,但现在每个月两百万生活费,有钱有颜无痛当妈,丑老公还常年不在家。

当个咸鱼花瓶生活美滋滋。

私人包房内。

姜淮坐双腿交叠的坐在沙发上,搭在扶手上的手指节分明,端了一杯通红透明的红酒。

他的衬衫解开了两颗扣子,领口微敞,露出里面精致的锁骨,雅致间多了几分慵懒散漫。

旁边的超短裙女人端着一杯酒,小心翼翼的靠近。

“姜先生。”

不等姜淮开口,就有狗腿子赶着介绍:“姜总,她可是今年爆红的女明星叶若甜,很难约的,姜总赏脸喝一杯呗?”

姜淮不答,修长地手指轻轻摩挲着红酒杯沿,甚至看都没看她一眼。

叶若甜咬牙,尴尬地站在原地,脚却没走。

她听说了,眼前这个矜贵的男人,是姜家的独生子,也是姜氏集团的继承人,年少有为,年仅28岁就荣获全球百强影响力人物,福布斯富豪榜前50!

这么厉害的人,不仅年轻还这么帅,简直是亿万少女心中求之不得的梦,她怎么能错过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而且三年前,他追着初恋出国,今天晚上才回来。

主要是,他是一个人回来的。

叶若甜不死心的又上前一步,嗲着声音,散发着浑身的甜美乖巧。

“姜先生,我敬您一杯。”

叶若甜俯身靠近,举着酒杯一饮而尽。

说不出是有意无意,红酒顺着她的唇角滑落到修长的天鹅颈,嫣红的水珠又滚落到低领难掩的春光,一对浑圆饱满深深的沟壑里。

旁边的男人们看的眼睛都直了。

姜淮眸光动了动,不紧不慢地晃了晃手中的透明红酒杯,然后放在了桌子上。

他一向不喜欢这种场合,也看不起这种为了钱出卖美色往上爬的女人,听宋昀说这是卡颜局,男人买单,女人免费。

啧。

这种蹭局的女人,他觉得恶心。

姜淮的眉头轻蹙,那双深邃的眼睛里却浮起一层笑意,像是不屑中带着一丝鄙夷。

凉薄,冰冷。

叶若甜的心如坠冰窖,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她差点忘了,这可是个云端的人物,自己刚才的行为,在他面前像是疯狂扭动却可笑的蝼蚁,怎么办......

帝都宋家的小公子宋昀见状,一摆手,让保镖把她拉到一边去。

没用的东西。

姜淮的初恋可是红极一时的影后温絮,后来家里逼着娶了个女人,因为这事姜淮直接气的跑到国外追初恋去了。

不过这嫂子嘛,他们谁也没见过,更不敢问,只据说也是个长相极美的花瓶。

叶若甜这种货色肯定看不上。

“哥,这刚回国,我们特意给您办的接风洗尘宴,你别急,蜜色的经理我熟,他刚才说来了个极品,保管您满意。”

姜淮紧了紧手工定制衬衫的袖口,准备起身离开。

三年没见那两孩子了,他有些不放心。

“诶,哥......”宋昀拦着姜淮不让他走。

就在这时,包房的门口打开了,走廊上的光像月色一般倾泻而下。

逆光中,叶筝筝推门而入,曲线妖娆的身姿,一头海藻般柔顺的长卷发,风情万种。

“哥,哥,你看,是不是惊到你了。”

众人确实惊讶了。

因为她手里还牵着一个小男孩。

什么?

孩子?

宋昀气的跳脚,指着她喊:“你怎么带孩子来?”

叶筝筝理不直气不壮。

“你卡颜,又没说卡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