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镜:开局一颗丧尸星球 7.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武侠仙侠 幻想修真
作者: 云间客 主角: 萧诧
26.96万字 0.1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26章 邪诡世界 2024-06-22 17:35: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6.96
    累计字数
  • 6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26章
简介

萧诧穿越星璇天洲,成为尸阴宗的内门弟子。 身为魔修,萧诧生活得如履薄冰,不仅要遭到名门正派的声讨追杀,还要提防宗门内阴侧的师尊长辈,一个不留神就会被炼成阴尸,就连娇媚多姿的师姐,也垂涎他的一身精血魂元。 这方界域处处充满了危险! 平日修行不努力,万魂幡里做兄弟! 万般危急时刻,萧诧偶得轮回镜,竟能通往一颗灵气复苏、充满丧尸的末日星球。他猛然发现,此处简直是仅属于魔修的福天洞地。 在天洲,他血祭十万凡人,便不为天道所容,往后多灾多难,不得往生; 可在星球,他若献祭百万丧尸,不仅无灾无难,反而天降绚丽霞光,功德金莲护身。 从而道途通顺,气运绵长,多福多寿! 自此以后,萧诧透析出魔修真谛,屠戮万千生灵,夺取天地精华,成就大爱天尊。不过是,些许风霜罢了………… 当正魔决战之日,萧诧淡然取出摄魂幡,号令百万魍魉,操纵十万天尸。 无论仙门高功,还是魔道巨头们都麻了。 “你这黑暗祸源,为何不死?”

第1章 宅宗想苟,却遭逼迫

星璇天洲。

大庆王朝。

尸阴宗。

一片偏僻阴森的树林内,有座不起眼的山洞。

山洞旁,有一块破损石碑竖立,上面刻有“勿念,勿劝,勿扰”。

洞门牌匾上,撰写着“鬼森外林七十六号”,这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洞府中,静谧而肃杀,带有几缕血气。

一俊朗少年身着黑色练功服,正盘膝而坐,闭目修炼。

他的面容俊秀,剑目星眉,身上散发着血红微光,显得格外诡异。

“哎,终于把进度条肝到99.99%了!希望别跟某刀刀一样,那剩下0.01%,又细分出什么幺蛾子。”

少年萧诧收功睁眼,不由发出感慨。

萧诧来到大庆王朝,已经整整十年。刚到此界时,他只是个流落街头的六岁孤儿,靠残羹剩饭,从泔水里捞腐食过活。

孤苦无依的他,不仅遭人白眼,遭店家驱赶,还被当地独狼帮盯上。

被抓住鞭打弄残,而后奉令上街乞讨。

只要每日讨额不过关,就是一顿狠辣毒打。

有时候,即便萧诧靠着一张巧嘴,讨来超额银钱,也会被暴躁的帮众抽打。

好在萧诧两世为人略通药理,找了些草药慢慢调养恢复,一边装瘸乞讨,一边记下附近街道地形。

终于,两年后,他寻得机会放迷药弄晕守卫,趁夜潜逃。

逃亡路上,他偶遇几名尸阴宗弟子下山招生,看着他们呼风唤雨、引火召雷的手段,萧诧顿时惊为天人,上前叩拜。

萧诧资质尚可,乃是丙中资质,就被带回宗门。

然而,他拜入尸阴宗后,方才知道自己才出狼穴,又进虎口。

顾名思义,这尸阴宗乃是座不折不扣的魔修宗门,以捕虏平民,剥魂抽血、炼制行尸为修行营生。

一入魔门深似海,从此再无回头路。

萧诧只好硬着头皮,钻研功法卖力修行。

又两年,他突破练气四层,立即外出山门。

将先前独狼帮上下近百帮众,尽数斩杀炼化,成为自己最厌憎的那批人。

在一片血海中,萧诧触发了自己的金手指——轮回镜。

这面镜子功能独特,能带着萧诧穿越到异界,就是需要大量能量激活。

于是,萧诧肝了三年又三年,耗费大把时间,终于得见启镜曙光。

而今,他修为才练气九层,有些落后不少同期弟子,处于危险边缘。

而尸阴宗上下行为乖张,宗门法度大多时候犹如一纸空文,赤裸裸的弱肉强食,丛林法则!

底层师兄弟间表面上笑嘻嘻,实则相互算计、倾轧,争夺修行资源;

师徒间几乎毫无温情可言,徒弟视师傅如仇寇,师傅把座下弟子当做资粮、私产;

而宗门高层作壁上观,甚至存着几分养蛊心思,鼓励、推动中底层间玩命竞争,欣然接受底下的供养,以维持他们的超然地位和宗门运转。

萧诧回忆起上月,那便宜师尊黄松子,这老逼登望向自己的眼神,就好像盯上一块美味的肉食,忍不住一阵恶寒。

“黄老狗,早晚把你炼进阴魂幡里!”

萧诧起身,破口骂了一句,拿起毛巾擦汗。

咚咚咚!咚咚咚!

忽然,洞口大门被拍得震震作响,那声音急切中带着催促,特别刺骨,仿佛萧诧欠门外之人千百八十万。

萧诧眉头紧锁,心中不由生了几分火气,上前准备打开大门。

但“蹦”的一声,一扇大门应声碎裂,一个尖嘴猴腮的黄衣青年大步迈进洞府,一照面就看见错愕的萧诧,冲他使了个挑衅的眼神。

接着,一名妖娆女子,身着紫色宫装,端着莲步,轻盈而优雅地走进洞府,左看看右瞧瞧。

随着她的步伐,洞府内的空气仿佛都弥漫着淡淡的香气,那是紫罗兰的清香,混合着洞府深处特有的湿润气息。

来者,男的名叫蒋昊,比萧诧晚一年进宗,女子名为柳依依,取自杨柳依依之意。

柳依依是黄松子座下大师姐,已是筑基一重的修士。

见柳依依如此打量萧诧的洞府,蒋昊心生妒忌,假意执手告罪道:

“哎,我只是等得不耐烦,轻轻一踢这门就烂了,萧诧师兄不会怪我吧?”

萧诧撇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地回道:“呵呵,日天师弟自己开心就好。在乡下,就属大黄狗破门,来得最欢快。”

“你……居然敢骂我是狗,还有我叫蒋昊,不是什么日天!”指着萧诧,蒋昊脸上一片青一片紫,支支吾吾抖动尖唇,“跟你说了多少遍,你怎么就记不住呢?”

学着蒋昊那模样,萧诧突嘴,摇头晃脑:“啊呜,对对对!蒋师弟讲得真好。”

“哈哈哈(ಡωಡ)……”

柳依依瞧见萧诧那搞怪鬼脸,捂着肚子,不禁笑得花枝乱颤。

给两人沏好茶后,萧诧开口问道:“不知有何要事,劳烦柳师姐亲自来我这偏僻洞府?”

柳依依眉头一挑,趁机伸出细嫩玉手,轻轻抚摸萧诧的手腕,冲着他含情脉脉,似是深闺怨妇埋怨久归丈夫。

“无事,人家就不能来找你?”

回避这妖女勾人摄魄的目光,萧诧不敢直视,赶紧抽回右手。

喝了一口清茶,蒋旱大吐喷出,挑去嘴边茶沫,拍桌讥讽:

“啊呸!这是甚么狗屁茶叶,苦的很!萧师兄若是没有余财购买灵茶,我那还有几份上乘灵茶。”

“嗯哼。”萧诧憋笑,咳嗽一声,“这清茶,是去年柳师姐送给我的……”

闻言,那蒋昊如坠冰窖,怕得直哆嗦,转头偷瞄柳依依,发现她的脸色果然越来越黑。

顿了顿,柳依依盯着萧诧,脸上带有怜惜,一字一顿讲道:“黄师有令,命萧师弟明日出发,前往落霞城,收取一百份上好血食、生魂。”

“不得推脱!不得假借他人!必须是新鲜生人所产。”

听得此话,萧诧眼神一凝,闪过一丝寒光,紧握茶杯追问:“可有时限?”

“七日之内,必须完成。”蒋昊立马插嘴,嗤笑地看着萧诧,很是得意,“否则,萧师兄可要往那炼魂池里,走一遭了。”

蒋昊紧紧盯着萧诧,似是要从他脸上,得到惊惧、慌张、求饶等表情,来满足其恶趣味。

然萧诧表现得平淡如水,还有心情同柳依依打情骂俏,看得蒋昊心烦意乱,索性直接离开洞府等候,眼不见心不烦。

站在洞门口,他就是想不明白,这萧诧不就是长了一副好皮囊,修行上差得很。

为何“宗门之花”柳师姐,心里眼里都是此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