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军一夜怀三宝,我在八零躺赢 8.8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麦可 主角: 姜悦 顾野
36.65万字 6万次阅读 1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69章 小白脸 2024-07-17 23:48: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36.65
    累计字数
  • 8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69章
简介

(年代、军婚、宠妻、养崽、日常、先婚后爱) 现代美食博主姜悦穿书了,穿成年代文里除了美貌一无是处的恶毒炮灰女配! 刚结婚就给老男人戴了顶绿帽!还虐待老男人收养的小包子! 得知自己真千金的身份,丢下一封离婚信跑去认亲,却被扬言只爱假千金的亲生父母扫地出门。更因为体质特殊,竟被卖去给傻子生孩子。 姜悦:开什么玩笑!这稀巴烂的人生她才不要!且看她踩极品、虐渣渣,逆风翻盘在八十年代混得风生水起。 可是,不是说她那个丈夫又老又丑?那这个肩宽腿长、丰神俊朗,全身散发着禁欲(被虐)气息的美男又是谁? “过来!”男人嗓音沙哑,衬衫半敞,时不时将她抵在墙角索吻。 姜悦:“……” 这剧情走向,似乎和原著里不大一样啊,不是说男主对她这个女配十分厌恶,女配下线后一个月就和女主结婚的吗? 那这个见到她就眸色幽暗,拿美色诱惑她,还对她动手动脚又动嘴,到处宣告她是他老婆的人是谁呀?

第1章 真假千金

“我本来就不是爸妈亲生的,是我占了姐姐的身份,该走的是我!爸妈,你们不要再为难了!”

姜悦刚醒过来,就听见一道茶里茶气的哭声。她微微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扫过,注意到窗口站着三个人,看起来像是一家三口。

男人一根接着一根在抽烟,衣着考究的中年女人拉着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女,不停抹着眼泪,“不行!你不能走!你走了让妈妈怎么办?”

“我知道妈妈心疼我,可是姐姐已经吃了这么多年的苦,我不能再霸占着爸爸妈妈的爱了,只要我离开,姐姐就不会再跟爸爸妈妈闹情绪了!”

少女咬着唇,憋着泪,这楚楚可怜却又懂事坚强的样子让女人更心疼了,同时在听到少女说起姐姐闹情绪的时候,她毫不掩饰脸上的厌恶表情。

“谁说你霸占我们的爱了?爸爸妈妈养你疼你都是心甘情愿的!”女人拉着少女的手,疼惜地说道。

突然,女人话锋一转,声音都尖利了几分,“倒是那姜悦,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赶在和齐家订婚这时候回来,我看她就是眼馋想抢齐家这门婚事!”

一直没说话的男人此时皱了皱眉头,“你别这么说姜悦!”

“为什么不能说?到现在你还护着她?”女人一听这话,顿时炸了,不停歇地数落起来,“她找了个二婚老男人,已经够丢人的了,竟然还想让我们优优代替她跟那老男人?我告诉你,这不可能!”

“行了!你少说两句!”男人不耐烦地呵斥。

“少说两句,你就只会让我少说两句!”女人气得呜呜哭了起来,“你让我怎么办?女儿养了十九年,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突然说不是亲生的,这是拿刀子在剜我的心啊!”

男人听着女人的哭声很是烦躁,但他只抬了下眼皮,狠狠吸了一口烟。

女人见男人不吭声,这时抹了把眼泪,愤声说道:“我不管外人怎么说,我反正只认优优是我女儿!我不会同意让她去嫁那个老男人!齐家的婚事只能是优优的!”

“就算今天她撞死在这里,我也不同意!”

姜悦躺在床上,听着这些扎心的话,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她刚穿过来,还在消化着脑子里狗血的记忆。

姜悦穿书了,还是穿进闺蜜写的一本狗血年代文里,成了以她为原型的恶毒女配。

原身出生就被抱错,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长到十九岁,因为不想吃苦,于是相亲嫁了个二婚带女儿的老男人。

不过,结婚后原身就后悔了,两人手都没牵一下。

原身偶然得知自己不是那家亲生的,自己的亲生父母是省城的有钱人,于是给老男人丢下一封信,迫不及待跑来找亲生父母。

结果亲生父母对她这个流落在外的真千金十分冷淡。相比之下,他们对那个霸占了原身身份的假千金却依旧宠爱有加,这让原身心里极度不平衡。

原本纪家的亲女儿找回来,即便态度不够亲热,总不至于亏待了。

可原身不满足,认为假千金拥有的一切都应该是她的,亲生父母见到她不亲热,就是因为假千金在挑拨离间。

尤其在知道假千金得了一门好姻缘的情况下,原身简直嫉妒得要发狂。凭什么她一个真千金要嫁给那带着拖油瓶的老男人,霸占着她身份的假千金却能嫁大领导的儿子。

于是原身哭着闹着要父母公开她的身世,并且赶走假千金。

原身父母当然不同意,相对于这个亲女儿,他们对假千金的感情更深。

何况齐家那边也发了话,如果嫁过去的不是假千金,那这门婚事就取消。

这么一来,原身在这个家里的身份就尴尬了,她不想回去跟老男人,想继续留在亲生父母身边享福,可是父母态度冷淡,于是原身一气之下撞了墙。

本来原身只想吓唬吓唬亲生父母,不曾想没控制好力道当场撞了个头破血流没了气息,再醒来时已然换了个芯子。

回忆完狗血剧情,姜悦缓了缓神,坐了起来。

“你们不用为难,我这就收拾东西离开!”

不知道是撞得太狠还是刚穿过来不大适应,姜悦头晕的很,坐起来的时候身体晃了晃。

纪母听见声音才发现姜悦醒了,表情闪过一瞬的尴尬,随即在反应过来姜悦说要走后,立即松了口气,装模作样抹了把脸,说道:“姜悦,你是不是在气妈妈狠心?妈妈这也是没办法!”

姜悦点头,“明白!你们毕竟养了纪优优十九年,比亲女儿还亲,可以理解!”

纪父和纪母闻言脸色僵了僵,毕竟眼前这个才是亲生的,而且流落在外吃了那么多年的苦,两人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纪优优见纪父纪母脸上露出不忍神色,眼底瞬间闪过一抹阴沉。

但她随即就做出一副懂事的样子,满是愧疚地说道:“爸妈,还是我走吧!这里的一切本来就是属于姐姐的,齐家的婚事也应该是姐姐的,姐姐是爸妈的亲生女儿!我才是应该要走的人!”

“傻孩子,你也是爸妈的女儿!以后这种话不要说了!”纪母听着纪优优这番话,愈发心疼她的懂事。

姜悦抬眸,打量着纪优优,没错过纪优优投过来的得意眼神。

她的第一直觉果然没错,这假千金还真就是个绿茶,瞧这茶味,都快溢出来了。

姜悦想起昏迷时纪优优在她耳边说的话,“姜悦,你是亲生的又怎样?爸妈他们不会认你的!你在这寻死觅活也没有用!”

“我马上就要结婚了,嫁的可是大领导家的公子,眼红吧?可是书记家看中的是我,不是你这个乡巴佬!”

“你呀,也只配跟那个带个拖油瓶的二婚老男人过去!”

两面三刀心机婊说的就是纪优优!但是很显然,纪父纪母就吃这一套!

纪父这时开口说道:“姜悦,你也不要怪爸妈,齐家看上的是优优,再说,你都已经结婚了!你就算留下,齐家也不可能要你!”

顿了顿,纪父将手里的烟头扔在地上,拿出一沓钱递给姜悦,“这里有两百块钱,你拿着,回去好好过日子,有什么想要的,写信跟爸爸说,爸爸给你买了寄过去!”

姜悦垂眸,盯着纪父手里那一沓大团结,嘴角弯起一抹玩味。

两百块在这个月工资只有二三十块钱的时代可是一笔巨款,原身父母这是多讨厌这个亲生女儿,竟然直接拿钱打发她。

说什么回去好好过日子,要什么就写信,明摆着撇清和这亲女儿的关系,不想再见面。

“好的!”姜悦接过钱揣进兜里,拎起包,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如果原身还活着,可能会难过生气,但姜悦和这家人不熟,她没什么感觉。

纪父纪母看着姜悦背影,一时面面相觑。

“怎么这么干脆就走了?”纪父小声问。

“走了不是好事吗?”纪母面露不喜,“果然是乡下人养出来的,钻钱眼里了,早知道两百块就能打发,就不费那些口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