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娇,王爷不经撩 8.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绒里 主角: 赵蔓锦 顾霆屹
10.14万字 0.1万次阅读 0.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0章 极限拉扯 2024-05-19 01:31: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0.14
    累计字数
  • 1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0章
简介

上一世,赵蔓锦被小娘算计了母亲嫁妆,庶妹踩着她高嫁,更被设计下嫁渣男,婚后渣男利用她步步高升,却并未善待她,反而百般折辱,令她含恨而终…… 重生归来,她智斗小娘,脚踩庶妹,狠虐渣男,白莲就该配渣男,那庶妹便嫁给渣男。 她不再相信情爱,拒绝众多上门提亲的青年才俊,只一心为哥哥守护好伯爵府。 此后,京城人人都知通勤伯爵府有个“老姑娘。” 不成想,往日惜字如金,冷若冰霜的康王敲锣打鼓前来求娶,“吾倾慕赵二姑娘多年,特来下聘。”

第1章 嫁还是不嫁

十二月刚入冬,天气却冷得冻人。

大雪纷纷,寒风凌冽,孙氏拢了拢身上软毛织锦披风,眼神看向前方,带着狠意。

“二姑娘,别硬抗着了,应下这门婚事,与你,与通勤伯爵府都是荣耀。”

孙氏见赵蔓锦始终不言语,心一横。“给我打。”

“孙姨娘不妥,我家姑娘身体娇弱,再打下去会死的。”

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夏荷挣脱几位妈妈的束缚,跑向院子,飞奔扑向被按在凳子上的赵蔓锦。

她推开束缚赵蔓锦的妈妈,触摸到赵蔓锦身体,顿感不妙,伸手向鼻口探去,吓得跌坐在雪地中。

“我家姑娘殁了。”她声嘶力竭吼道,伸手抱住赵蔓锦身体,试图给予赵蔓锦最后一丝温暖。

孙氏看了一眼林妈妈。

林妈妈来到雪地中,一脚将夏荷踢倒,“哭什么哭,像嚎丧一样,真晦气。”

说着话的功夫,她抬手探了下鼻口,立刻收回了手。

她冲着孙氏点了点头,随即装作无事的样子,弯腰狠狠在夏荷胳膊掐了一把。

“瞧你这晦气模样,姑娘就是没死也让你哭死了。”

林妈妈快速走到孙氏面前,嘀咕了几句,孙氏泛红的小脸,瞬间失了血色。

“来人,姑娘受伤了,赶紧扶回郁金堂。”

在林妈妈的搀扶下,孙氏回了牡丹堂。

郁金堂。

“姑娘,这若大的宅院,竟无你容身之处。”

夏荷边给赵蔓锦擦拭身体,边哭泣,“姑娘,你醒来好不好,别丢下我。”

赵蔓锦像是听懂夏荷的哀求,悠悠然睁开了眼。

她环顾四周,目光定格在夏荷身上。

“夏荷?”赵蔓锦眼眶含泪,嘴角不停踌躇,瞧着十分激动。

她欲伸手触碰夏荷,后背乃至臀部传来撕心裂肺的疼。

引得赵蔓锦倒吸一口凉气。

“姑娘,你身上有伤,莫要乱动。”

夏荷赶忙按住赵蔓锦的手,防止她再度牵扯住伤口。

瞧着夏荷还活着,赵蔓锦泪如雨下。

“姑娘莫哭,咱们向赫哥儿求救吧。”夏荷赶忙拿出手帕,轻柔擦拭她掉落的泪水。

她不停抽泣,声音哽咽,“赫哥儿知晓你被欺负,定不会坐视不理。”

“不要。”

想都未想,赵蔓锦直接拒绝。

她目光呆滞望着床幔,虽难以相信,可她真得重生了。

上一世,兄长在赶来救她的路上,遭遇贼手,惨死他乡。

留在边疆,兄长尚且康在,若是回来,朝堂上的尔虞我诈,府中的明争暗斗,都足以要了兄长性命。

上苍既让她重生,那她就在淤泥里挣扎向前。

与其将希望寄托他人,不如她手握权利,将恶人杀了片甲不留。

她眼眸望向前方,泛着冷光。

“姑娘,如今你身上有伤,莫要动气。”

夏荷安抚着她,时不时回头张望,似是在等什么人。

“莫要看了,大夫不会来。”

赵蔓锦无力摇头,白皙的小脸毫无血色,更显虚弱。

“姑娘。”夏荷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莫哭。”赵蔓锦伸手摸向枕头,拿出金制手镯。

她不舍望向手镯,片刻后,将手镯塞到夏荷手中,“拿去换些银钱,买点药膏回来即可。”

夏荷脸色一变,“姑娘,这不请大夫来……”

“银子要使在刀刃上,我是被打伤,即便大夫来了,也是开些创伤药罢了,倒不如你直接买来省事。”

一口气说了这许些话,赵蔓锦脸色煞白,浑身直冒冷汗,稍有举动便会牵动伤口。

她强忍疼痛,深吸口气,合上双眸,不想过多言语。

但她必须要把夏荷支走,避免像上一世那般被孙文耀糟蹋了去,失了贞洁,只能跳河自尽。

夏荷心疼看了她一眼,握住玉镯转身离去,临走不忘贴心将房门上锁。

这是她一贯行为,防止居心不良的人对赵蔓锦起坏心思。

她前脚刚离开院子,一小厮便立刻朝着西进院跑去。

房间里,赵蔓锦强忍剧痛,攀爬着下床。

如今她能依附的只有自己。

宁可疼死,也不能被那腌臜人辱了清白。

上一世悲惨经历历历在目,让她不敢懈怠。

她从针线筐里摸到剪刀,便死死攥在手中,朝着衣柜爬去。

赵蔓锦艰难坐在衣柜里,早已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前脚赵蔓锦爬进衣柜,门口便有了动静。

“瞧你那磨叽的样子。”孙文耀一把夺过钥匙,不停骂骂咧咧,“真是废物,养你有何用。”

小厮低着头,不言语,一看就是逆来顺受的性子。

“咔嚓”

房门被打开,赵蔓锦心咯噔一下,双手握得更紧了。

孙文耀将钥匙扔给小厮,“去吧,到时间了别忘记寻人来。”

随着落锁的声音,赵蔓锦心提到嗓子眼,上一世被糟蹋的画面,不停侵蚀着她。

她陡然睁眼,眸子发狠,这次不是孙文耀死,就是她亡。

别无选择。

孙文耀双手不停揉搓,笑声高亢洪亮。

在狭小房间里,更显刺耳。

“小表妹,我来了。”

他快步朝着床幔走去,走近看,却发现床上空无一人。

慌乱中,他看到地上有一道拖痕。

这痕迹到衣柜处,便消失不见,他心下了然。

他走到衣柜旁,明显察觉衣柜里的人呼吸急促了,嘴角笑意更加明显。

“小表妹,我真是心悦于你,才会这般冒昧。”

赵蔓锦心漏了几拍,将剪刀对准衣柜门口。

只要孙文耀敢打开衣柜,他们就同归于尽。

突然,一道刺眼的阳光袭来,赵蔓锦顾不得那么多,举起剪刀就朝着孙文耀身上扎去。

孙文耀吃痛后退两步,捂住腰,“赵蔓锦,你个疯婆子。”

他彻底被激怒,欲上前抓住赵蔓锦。

“站住。”赵蔓锦紧握住剪刀,刀头对准孙文耀,“刀剑无眼,孙公子还是忌惮点好。”

她拿着剪刀的手往前动了动,“如今孙公子已入朝为官,此事传出去,怕是你职位不保,你现在离去,我可当无事发生。”

孙文耀在府中横行霸道惯了,哪会被她恐吓住。

他欺身上前,握住赵蔓锦的双手,稍微用力一带,便把人抱个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