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休重生后,我给前夫当祖母 8.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沉默如你 主角: 苏芩秋 顾泽夕 顾长风
18.83万字 0.2万次阅读 1.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92章 她生的儿子,是小厮的 2024-07-17 18:41: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35.61
    累计字数
  • 37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92章
简介

苏芩秋凭借一手好医术,给夫家做牛做马整四年,渣男却在攀上高枝,过继给宁远侯当孙子后,跟她的嫡姐滚上了床,反诬陷她与人通奸! 她被人骂作荡妇,受尽屈辱而死,年仅三岁的女儿,被渣男贱女卖进了青楼。 再次重生,她又回到了被休后,巧妙嫁给了宁远侯。 渣男又要诬陷她通奸? “乖孙子,你敢诽谤祖母!” 恶婆婆又要侵吞她钱财? “跪下,这次该你管我叫婆母!” 嫡姐还想嫁给渣男? “不好意思,这事儿得她说了算!” 只是她的亲亲女儿,怎么越长越像宁远侯? 腹黑某男挑起她的下颌,笑得意味深长: 你的前夫管咱女儿叫姑姑,倒也挺合适!

第1章 嫁给他爹的爹

“二姑娘,二姑娘,醒醒!”

苏芩秋听见有人在喊她,缓缓睁开了眼睛。

眼前有个人,嘴巴一张一合:“二姑娘,快坐好,咱们好容易从鄂州进京,来了宁远候府,不能让人看笑话。”

是她的丫鬟三七啊……三七怎么变年轻了,倒像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

她迷糊着,转头环顾,黑漆的螺钿椅子,金漆雕花的博山炉,墙上高悬的匾额上,刻着三个大字,积善堂。

还真是宁远候府……

可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明明被押在囚车里,游街示众。无数的烂菜叶和臭鸡蛋砸在她身上,还有无数义愤填膺的声音,在叫她“荡妇”。

她一定是回光返照了。

也是,被丈夫和嫡姐颠倒黑白,倒打一耙的屈辱,被婆家偷走孩子的剜心之痛,谁受得了,她死了也正常。

可是她好恨。

她嫁给顾远风四年,为他家做牛做马,花光嫁妆,又使用医术赚钱,供养他们全家。

那时的她,对顾远风掏心掏肺,哪怕他一直嫌弃她,自从圆房过后,就再也不进她的屋子,也无怨无悔。

那一天,顾远风一家四口说去京城走亲戚,把她一个人扔在鄂州乡下,结果一个多月过去,仍不见归家。

她从鄂州赶赴京城,好容易在一处宅子里找到了他们,却发现顾远风和她的嫡姐苏锦瑟滚上了床。

嫡姐娇滴滴地哭了几声,丈夫就丢给她一封冰冷的休书——

“我爹已经过继给宁远候了,我如今贵为宁远候的孙儿,你这等庶女哪里配得上我,还是把正妻的位置腾给你嫡姐吧。”

她的公爹和婆母,这两个靠她养活了整整四年的白眼狼,联手把她赶出了丈夫的外宅,连宁远侯府的大门都没让她进。

她的娘家,为了嫡姐能顺利嫁给顾远风,不允许她大归。

她走投无路之时,却无意间得知,宁远候之所以年纪轻轻就过继,是因为他中了毒,危在旦夕。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他已经陷入昏迷,只剩下半口气了。

而给他下毒的幕后黑手,正是顾远风!

她惊骇不已,马上趁顾远风一家外出时,求见宁远候的母亲,打算给宁远候解毒。

不料却有耳目给顾远风通风报信,顾远风很快带着莫须有的“奸夫”赶回,诬陷她通奸,把她关进了地牢。

经这一耽搁,宁远候没能及时解毒,毒发身亡,老太君伤心过度病倒。顾远风的父亲顺利继承了爵位,整个宁远侯府都被他们一家把持。

而她白天被绑在囚车上,游街示众;晚上,她被关在地牢里,被迫观看顾远风和她的嫡姐苟合。

她不明白,为什么不给她一个痛快,直到那一天,那对狗男女带来了一个瘦骨嶙峋的小姑娘——

“苏芩秋,来,好好看看你女儿。”

“没想到吧,她还活着。你放心,以后我和妹夫会‘好好’照顾她。”

“你一定要活久一点,才能看着她长大成人,被卖入青楼。”

她这才知道,她女儿并非刚出生就夭折,而是被顾远风卖给了她的嫡姐。

她的亲姐姐,抢了她的丈夫,还要虐待她的女儿!

猪狗不如的畜生!

她恨不能把他们生吞活剐,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痛得最后都不知是何时才咽下了气。

如果老天垂怜,能让她重活一次就好了,她一定赶在顾远风诬陷她之前,救活宁远候,让那些害她的王八蛋都去死!

朦胧的视线里,她看见有个五六十岁,保养得宜的老妇人,在丫鬟婆子们的簇拥下,进了厅,在上首坐下了。

那不是宁远候的母亲,宁远侯府的老太君谢氏吗?

她大概是意识紊乱了……苏芩秋合上了眼睛,准备静静地等待死亡来临。

就在这时候,她听见三七小声地在她耳边说话:“二姑娘,老太君已经到了,您不是来给宁远候解毒的吗,快把解药拿出来呀。”

苏芩秋迷糊着睁开眼,把手探进怀里,还真摸出了一瓶解药。

这一切不都是她的幻觉么,为何触感却如此真实?

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举起了手。手腕光洁完整,并无血肉翻飞,更没有露出白骨。

原来不是幻觉,她这是,重生了!

重生在了进宁远候府,打算给宁远候解毒的这一天!

三七明显有些着急,扯了扯她的袖子:“二姑娘,您发什么愣呀,快跟老太君道明来意啊。”

道明来意?不,不能告诉老太君,她是来给宁远候解毒的。

顾远风早已与多人勾结,耳目遍布全府,一旦她道明来意,一切都会陷入前世的轮回——

顾远风会马上赶回候府,诬陷她通奸,阻挠她给宁远候解毒。

她好容易重活一回,绝不能重蹈覆辙。

她要神不知鬼不觉地给宁远侯解毒;她要夺回女儿;她要让顾远风一家尝尽她上辈子受过的苦!

苏芩秋思索片刻,计上心头,果断地把解药塞回去,起身走到了谢氏跟前:“小女子苏芩秋,见过老太君。”

谢氏打量她片刻,问道:“你是哪家的闺女?”

苏芩秋回答道:“我是京城人士,无父无母,乃是个孤女。”

原来是个可怜人。谢氏又问:“听说你进府见我,是有要事?”

“没错。”苏芩秋点了点头,“我是为了救候爷而来。”

谢氏显然不信:“姑娘,你小小年纪,莫要说大话。我们候爷的病,连太医都没辙,岂是你能治好的?”

苏芩秋却道:“老太君,反正太医们都没辙了,又何妨让我试试?”

死马当作活马医?谢氏怔了一怔:“那你打算怎么治?”

苏芩秋微微一笑:“冲喜。”

宁远侯府这一支人,是族中幺房。幺房历来出长辈,宁远候才二十来岁,嫁给他,不亏。

她们不是来解毒的吗,怎么就成冲喜了?三七惊呆了。

二姑娘若是嫁给了宁远候,那岂不是成了前夫的祖母了?

她能管前夫叫孙子;她的前婆母,得反过来喊她一声娘?

该作者其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