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凶猛 6.2
作者: 登临九霄 主角: 江凡
42.06万字 0.1万次阅读 1.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72章:大结局 2024-04-19 21:41: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270.88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72章
简介

江凡穿越大夏,因为记忆没复苏,平凡二十余年。 眼看娇妻被劫,爱女要被卖,被打成重伤的江凡终于觉醒前世记忆。 凭借领先古代无数时代的先进知识,江凡先是用一首诗成就诗仙之名,又用一个小发明成功积累财富。 在轻松实现阶级跨越的同时,他并没有忘记寻找自己的妻子。 等找到娇妻之日,却发现娇妻身世不凡,但身陷险地。 为助妻子脱困,从此,大夏多了一个商业奇才,一个文坛领袖,一个战无不胜的帅才。

第1 章:记忆觉醒

江凡睁开眼睛,瞬间坐了起来,眼里是浓浓的恐惧。

又做恶梦了吗?!

自从妻子被人劫走,他被打成重伤卧床后,从小在梦中不停浮现的一些陌生又熟悉的场景和事,又出现了,变得更加频繁。

尤其是梦中那摆满稀奇古怪物品的房间,猛然发生的爆炸,他被爆炸撕裂成了碎片的场景,是那样的真实。

回过神来,只有斑驳的土墙,以及他现在睡的木板床和盖在身上脏乱发臭的被子。

身体上的虚弱感,让他知道自己还活着,刚刚只是个梦。他还是大夏王朝治下,一个小小的布衣。

这时,一道稚嫩的女童声,将他的意识拉了回来。

“爹……吃饭了……”

循着声音望去,只见门口处,一个瘦小的身影,正端着一只冒着热气的破碗,吃力的走了进来。

这是他女儿江夜星,今年四岁半。

小丫头身上穿着破旧的麻布单衣,嘴唇发紫干裂,端碗的手还有许多冻疮,小小的身板,在吹入室里的寒风中微微发抖。

小脸粗糙,但难掩精致,大大的眼睛明亮又灵动。

看到她的瞬间,江凡心里涌起一股酸涩和心疼。

自从半年前重伤卧床之后,女儿一直照顾着他。不然,他早就死了。

江凡张嘴想回应,突然,无数记忆从江凡脑海中浮现,宠大的记忆让他头疼欲裂,不由自主的伸手捂头,嘴里发出一声闷哼。

“爹,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星儿……”

江夜星看到此景,手上的破碗摔在地上,瞬间四分五裂,她满脸焦急的跑了过去。

小手紧张的抓住江凡的衣服,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明亮灵动的眼睛里,全是惶恐和无助。

江凡强撑着不让自己昏过去,良久之后,他将手放下,眼里充满了错愕和震惊。

刚刚出现的宠大记忆,让他知道自己觉醒了前世的记忆。原来他从小到大做的不是恶梦,而是他前世的记忆。

他前世是一名国士无双的国家院士,死于实验室爆炸,死后穿越了这个叫大夏的封建王朝。

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的记忆从小就被封存了起来,直到刚刚才完全觉醒。

这次若不是被那群人打成重伤,只怕前世的记忆,还没有那么快觉醒。

想到这,他想起了这世美丽温柔的妻子,她是自己六年前从城外救回来的,当时妻子奄奄一息,快要死了。

他尽心尽力将妻子治好,妻子感念他的恩情,以身相许嫁给了他,并为他生了一个可爱活泼的女儿。

一家人日子过得虽然清苦,但也算幸福美满,只是,这一切在半年前的一天夜里戛然而止。

一群黑衣人闯入劫走了妻子,差点杀了他和女儿江夜星,要不是妻子以死相逼,他们已经死了。

但他也被那群人打成重伤,在床上躺了半年。

江凡抱过女儿,心疼的将她满是冻疮的冰冷小手握住,眼睛微红。

“星儿,爹没事……这段时间,苦了你了……”

自己卧床的半年时间,若是没有女儿出去捡些垃圾烂菜叶子,父女俩早就活活饿死,小丫头因此不知道受了多少白眼和欺辱。

有时候回来,脸上还有被打过的青紫,嘴角还有未擦干的血痕,甚至是如今寒冬腊月,她还穿着单衣。

小丫头从来都是没有说过一句苦和累,每次回来,都是对他笑脸相迎,尽心尽力的服侍着他。

她对江凡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

“爹,你一定要快些好起来,我们去找娘亲,如今,星儿只有爹一个人了,爹不要丢下星儿。星儿可以养活爹的。”

一个四岁多的小孩,用她瘦小的身板,费力的撑起了这个家。

她的乖巧懂事,让江凡心疼。这么小的孩子,本该是无忧无虑的年龄,却要让她尝尽生活的苦。

小丫头闻言,眼神微松。她对江凡甜甜一笑。

“爹,星儿没事,只要爹好好的,星儿再苦也愿意。”

说到这,她看向地上四分五裂的破碗。还有撒了一地的菜叶糊,满脸的可惜。小脸皱成一团道:

“爹,菜糊打翻,早饭没有了……”

江凡看着地上煮得看不出原样的菜糊,心脏一阵抽痛。

女儿这段时间的苦,他看在眼里,可卧病在床的他,只能眼睁睁看着。

他恨自己没用,苟延残喘的活着,可他又不敢死,他怕自己死了,女儿就没有了活路跟活下去的希望,他还没有找回温柔的妻子。

“没事,爹现在带你去弄吃的……”江凡抚了抚小丫头的头,柔声道。

他从床上下来,起身将小丫头抱了起来。

也许是记忆觉醒的原因,又或者是其他原因,他身体的伤竟然也神奇的跟着好了。

而且,脑中前世的记忆前所未有的清晰。

“爹,你好了……”见江凡站起身,小丫头满脸惊喜的看向江凡。

这时,她才注意到一直瘫痪在床的父亲,竟然能够站起来了。

刚刚因为焦急,并没有注意不能动的父亲,是坐在床上的。

看着能够起身的江凡,小丫头眼睛通红,满心的委屈在一刻爆发,抱着江凡的脖子,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段日子,她一个四岁的小孩承受了太多的苦难。

去捡菜叶子,被人骂成叫花子,心眼坏的还会打她。可为了让父亲活下去,她承受着打骂和欺辱。

因为,她知道现在只剩下父亲一个亲人,如果父亲没了,她一个人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父亲是支撑她承受苦难的精神支柱。

“星儿不哭,现在有爹在,星儿不用再去捡菜叶子,不用再被人打骂欺负了!”江凡心疼的拍着女儿的背,心里一阵难受。

才四岁的她,也不知道是怎么撑过来的。

小丫头紧紧的抱着江凡不撒手,似是生怕一松手,父亲就会消失一般。

父女俩走到门口,一股寒风吹入,两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此时正值冬月,天气慢慢转冷,他们还穿着单衣。

家里本来是有些衣物和东西的,但让隔壁的嫂子当房租给抢去了。父女俩怕是要靠这单衣过冬,就连那床破旧棉被,也差点被抢去。

如今江凡最迫切的想法是搞钱,不让女儿饿肚子,也不让父女俩冻死在这个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