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她乖巧人设崩了 8.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海州常山 主角: 沈知澜 贺锦衍
15.87万字 0.1万次阅读 1.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76章 功过 2024-05-18 18:17: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5.87
    累计字数
  • 3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6章
简介

作为一个平凡的职场打工人,沈知澜下楼拿外卖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再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穿越了。穿成后宫位份最低的嫔妃,没家世没靠山,人人都敢踩上一脚的那种。 都说后宫的女人猛如虎,一起进宫的同事们一个比一个卷,就连皇帝也是个工作狂,十天半个月都不来一趟后宫。 沈知澜一咬牙:来都来了,在哪儿打工不是打工? 后来,她如愿坐上贵妃的位子,彻底摆烂躺平了。 可皇帝却不干了:说好的一起奋斗呢?爱妃快起来,朕要封你做皇后。

第1章 来都来了

入夏后的第一场雨来得又急又凶。

沈知澜呆呆地坐在轿子里,听着雨滴击打在轿顶的噼啪声,还没接受穿越的事实。

她原本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打工人。

毕业不到半年,就惨遭公司大裁员,下班后挤在密不透风的地铁上,抽空打开朋友圈,却不小心刷到了男神官宣恋爱。

失业又失恋。

回到合租屋,看着账户里躺了半个月的优惠券,终于狠狠心给自己点了一份19.9的合成肉小饭儿,再来上一杯9.9植脂末勾兑小奶茶。

本想犒劳一下自己,却在下楼拿外卖的时候一脚踩空,彻底失去了意识。

再睁开眼时,她就出现在这里,成了新入宫的“沈答应”。

“三位小主,顺贞门已到,还请各位小主下轿,下面会有接引的宫人带各位小主前往各自宫殿。”

颠簸的轿子忽然停下。

侍女撑开油纸伞,轻轻抬起轿帘:“小姐…不,小主,小心脚下!”

原主的记忆她全都接收了,没记错的话,侍女名叫结香,是打小伺候原主长大的丫鬟。

如今原主已经进宫,自然要从官家小姐,转变为后宫小主了。

沈知澜是个很现实的人,既然穿越已成既定的事实,来都来了,怎么着也得好好活下去才是。

再说,这不也算是变相解决就业问题了吗?

她深吸一口气,起身下轿。

“多谢公公一路上的照拂,结香,还不快谢过公公。”

小丫头极有眼力见地将荷包塞进太监的手中:“这是请公公喝茶的。”

太监掂了掂手中的荷包,立刻眉开眼笑道:“沈小主太客气了,这都是咱们做奴才的本分!”

沈知澜松了口气,默默整理着脑海中的信息。

当今圣上登基不足一年,国事繁忙,皇帝勤勉,太后便做主取消了秀女大选,转而从官员家里选了几位良家子充盈后宫。

此行除了沈知澜,还有一位郭常在,一位荣常在,二人的家世都在沈家之上,因而未曾面圣就先封了常在。

后宫嫔妃的位份由高到低依次是:皇后,皇贵妃,贵妃,妃,嫔,贵人,常在,答应。

换言之,身为答应,沈知澜现在就是后宫的一只小虾米。

前途堪忧……不,也可以说是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来接引的宫人是内务府的教习嬷嬷芳如。

正神游着,众人走到转角处,却不知从哪儿窜出一个小宫女,迎面跟最前方的荣常在撞了个满怀。

“哎呀——”

沈知澜下意识地拉了荣常在一把,才叫她堪堪稳住身形,没摔倒在地,可她头上那支白玉发簪却没这个好运气了。

啪嗒一声脆响,玉簪落地,碎成了三段。

“我的发簪——”

荣常在惊呼一声,小宫女吓得立刻跪在了地上,也把沈知澜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贵人恕罪,奴婢不是有意的!”

芳如皱了皱眉,见荣常在没有受伤,才稍稍放下心来,“你是哪个宫里的?怎么行事如此鲁莽,你可知你冲撞的是新入宫的荣常在?”

“她是咱们储秀宫的——”

小宫女还没张口,她身后却缓缓走出一个吊梢眼的妇人,不疾不徐道:

“奴婢是储秀宫掌事姑姑秋华,给小主们请安。奴婢等奉昭嫔娘娘之命,前往畅音阁侍奉娘娘,若没有旁的事,奴婢们就先告辞了。”

说着,秋华便给跪在地上的小宫女使了个眼色,竟准备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径直离开。

眼神轻蔑,神色倨傲,明显是没把眼前几个新进宫的嫔妃放在眼里。

沈知澜把这一切尽收眼底,暗暗心惊,面上却是不显,没想到刚入宫不到十分钟,就遇上这么一个刺头了。

不过,她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个宫女,怎么敢这么顶撞主子?

岂不是以下犯上了?

此刻,纵使芳如脾气再好,面上也不禁多了一丝怒意,她上前一步拦住秋华:

“可你宫里的人冲撞了荣小主,还弄坏了小主的发簪,想一走了之?”

秋华脚下一顿,她扫了眼地上的玉簪,嘴角的笑意愈发张狂:

“哦?不过是支不入流的簪子,芳如姑姑何须为了这点小事与昭嫔娘娘过不去呢?若是耽误了时间,娘娘怪罪下来……哼!”

提到储秀宫那位昭嫔娘娘,芳如身子一僵,当下便有些踌躇。

昭嫔乃皇后庶妹,背靠大族,且颇得皇上宠爱。

这秋华姑姑是昭嫔的乳母,一向不把低位嫔妃们放在眼里,今天这事儿恐怕得委屈荣常在了。

秋华得意地瞥了眼芳如,抬步就要走。

“慢着——”

沈知澜闻声回头。

只见一位容貌艳绝的华贵女子高坐于轿撵之上,她身着水色轻纱,发间的金步摇微微晃动,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高雅气质。

她半眯着眼睛,虽是面上含笑,却透露着丝丝寒意。

“昭嫔真是好大的威风,本宫竟不知,她储秀宫的一个姑姑都敢这么给主子甩脸色了!简直视宫规法纪为无物!”

芳如打了个激灵,最先反应过来:“给容妃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

沈知澜也赶紧垂下眼眸,跟着行了礼。

容妃?

宫斗剧里,能坐到妃位的,向来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都起来吧!想来这便是新入宫的三位妹妹了。”

容妃眸中的杀意敛去,周身的气息仿若春风般和煦:

“今日妹妹们刚入宫,想必路上舟车劳顿也是累极了,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至于这恶奴——”

“来人,把这两人拉去慎刑司。”

轻言软语间,几个太监便上前把人拿下,还颇为仔细地堵了嘴,秋华哪还有方才嚣张的气焰,这下连求饶都喊不出声了。

“是,恭送娘娘——”

等众人都散去,芳如面上才挂起一丝笑意。

“各位小主受惊了,容妃娘娘向来是最和善的,今日之事有娘娘插手,必不会叫小主们委屈,眼下时候也不早了,还是早点回寝殿休息吧。”

三人点点头,总算顺利住进了各自的寝殿。

但今日之事,的确给了沈知澜极大的震撼。

她切身感受到宫斗的残酷与血腥,上位者一句话,就能轻易决定两个宫人的生死。

这里已经不是她所熟悉的法治社会,而是权利中心的皇城……

“小主,东西都收拾好了,您看看是否有不妥之处?”

一抬头,结香正立在珠帘后头,笑意盈盈。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