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原谅,拒复合,渣前夫别跪了 8.6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王君月 主角: 景姝 严谵
41.32万字 0.6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90章 厉焱告别 2024-07-17 21:00: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82.58
    累计字数
  • 17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90章
简介

(二嫁渣前夫舅舅,他崩溃了!) 结婚一年,老公婚前对我百般疼爱,婚后对我厌恶嫌弃。 结婚纪念日的当天一个女网红打来电话挑衅我:“别像一个怨妇一样,小心位置不保!” 我心扉意冷的提出离婚,他却将我禁锢在怀里:“离婚?想去找哪个野男人?” 结果,他却出轨了女网红的亲妹妹。 我果断绝决地跟他离婚,他转身娶了女网红亲妹妹。 他小舅舅站在我身后说:“我给你出个主意,找个更有权有势的男人嫁了,狠狠报复他们,比如,我。”

第1章 男人婚前婚后两个样

我在想,是不是很多男人婚前婚后两个样?

严谵逗音号关注了一个女人,是个丰腴美艳的女人,胸部豪壮,翘臀高仰,加上各种性诱惑的姿势令人看一眼就欲血喷张。

曾经他对这种女人是不屑的。

我压下心底的酸涩,笑出了声,啧,原来你喜欢这一类型的啊。

“这么喜欢偷窥吗?”

冰冷的斥责声在我耳边响起。

我抬头看向站在我身侧的男人,英挺高大,长相带有强烈的攻击性,眉眼里有一种天然的锋棱,自带寡淡无情的气场。

一套休闲舒适的棉绸睡衣被他穿得一丝不苟,偏偏又衬得禁欲矜贵。

他面无表情地抽走手机,绕到床另一侧躺下,跟我保持着陌生距离。

我强忍着酸楚,声音艰涩道:“原来你玩逗音,这个女生她是谁啊?”

“你少管。”

三个字冷漠无情。

作为一个被圈养在家的女人,没有工作,没有经济,也没有后盾娘家,确实没有底气管他。

我苦涩一笑,躺下去的时候手臂无意间触碰到他,他连忙移动身子与我拉开更远的距离,好像我这个妻子是什么肮脏的垃圾。

说来也好笑,至今我跟他都没有任何性行为。

结婚前他尊重我,没有碰我,结婚当天,他让我独守空房,结婚后,我尝试过穿白丝,黑丝,蕾丝,JK服,女郎服,舞娘服……他还是不为所动,甚至羞辱:“你就这么饥渴吗?”

婚前,他偏执狂热地宠爱我,婚后却冷漠寡淡地排斥我,这种落差感,让我承受不了。

所以,在他毫无防备下我跨坐在他腰上,俯身贴近,纤长的手指抚上他的脖颈,慢慢地摩挲着往下,想试图探进去……

身下的男人心跳急促,呼吸粗重,血脉贲张,某物撑起而坚硬。

这足以说明他并没有性障碍。

与我预想的一样,他压抑欲望,一把抓住我不安分的手,果断且粗鲁地将我推下去,阴沉愤怒的声音在房间炸响:“景姝你在发什么疯?你就这么喜欢和男人上床吗?”

怒吼声让我蓦地一呆,脸上的血色尽失。

曾经的他温柔体贴,从不曾对我疾言厉色,连皱一下眉头都不会,更别说大吼大叫。

我窘迫难堪地坐在床上,强忍心中的酸苦,轻声说:“可是,我们是夫妻,夫妻过性生活不是应该的吗?我们都结婚一整年了。”

他嗤之以鼻。

我想起他关注的那个女人,自嘲一笑:“男人对于性幻想对象的要求都是要大,因为我不够大?提不起你的性趣?”

我的身材很好,体态优美,腰身纤细,但胸部和臀部却不如那个女人豪放。

男人眸色暗沉,喉咙吞咽出性感的弧度,他看着我的目光带着灼热的情欲。

忽然,他欺身将我压倒,狠狠摁进软被里,双手钳住我的手腕固定在头顶,眼睛微狭,凝望着我:“就这么想跟我做吗?”

我讨好地笑:“想。”

他问:“有多想?”

我仰视着他的双眸,嗓音甜腻:“想生一个我们的宝宝。”

他扯唇一笑,声线低糜撩人:“好,那今晚老公满足你。”

说完,低头用嘴咬开我腰上系成蝴蝶结的左侧腰带,柔软的真丝带子垂在一侧。

我的身子滚烫,忍不住颤栗。

他哼笑:“这就受不了了?”

他身上发酵的荷尔蒙把我脑袋冲昏,整个人软成一滩水,还有些缺氧,毕竟这种亲密是我们从未有过的。

我屏息住,明明很渴望成为他的女人,此时却不敢正视他,因为我怕看见凌辱和狎玩。

正当他继续用嘴咬我睡袍右侧腰带的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起,脸上的情欲顿时消失殆尽,人毫不犹豫地坐起来,去了衣帽间接听电话。

再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换好了衣服,穿得非常正式,世家宝植钻毛料西装,黑色竖条纹,大宽戗驳领,大尖领衬衣,帝国领针,脚上是意大利的Silvano Lattanzi的鞋子。

他会穿戴,又是天生的衣服架子,加上极好的样貌,无论站在哪里,都会卓然出众,光芒万丈。

曾经追求他的名媛千金多不胜数,他却对我一往而深,温柔宠溺,偏爱忠诚,以至于让我心醉神迷,心甘情愿沦陷。

婚后,却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我知道他要走,不禁攥紧了手指,开口:“还有五分钟,就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我迫不及待地又补充一句,语气透着卑微:“你曾说过,每个节日都会陪我过的。”

他并没有打算留下来的意思,继续打开门,语气很淡漠:“早点睡,我出去有事。”

“严谵,你确定要走吗?”

我加大音量,水润的鹿眼又黑又亮,带着怒气。

他走出门外,头也不回,施舍般地丢下一句话:“明天我会给你准备礼物。”

房门被关上。

眼睛好像被无数微小的针尖刺入,酸涩难耐,我强忍着泪水,冲着紧关的大门质问:“你是出去见那个女人吗?你们的关系不一般吧?”

门外的脚步声也只是有短暂的停顿罢了。

我不堪负重地倒在床上,铺天盖地的痛苦将我彻底压崩溃,再也忍不住的嘶声大哭。

十八岁那年,我去大学报道,路上遇见出车祸的他,便把他从即将爆炸的轿车里救出来,从此,他对我开始展开热烈的追究。

我拒绝过他,他还是坚持执着,后面救了我一次感动了我。

明明先追我,先爱上我的是他,最后疏离冷漠的却也是他。

可笑的是,我竟然连什么原因都不知道?他也没有白月光,难道因为他逗音上关注的女网红?

直到深夜的时候,他的电话突然打回来。

电话那边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语气很冲,带着挑衅:“你能不能不要再惹严谵生气了,靠老公养在家里就该有点自知之明,做好你的家务,少管少问,别像个怨妇一样,小心严太太的位置坐不久。”

我瞬间如坠冰窟,冷意袭满了全身,身子打着寒战不停发颤,连嗓音都在抖:“你是谁?怎么拿着他的电话?”

那边尖尖的嘲讽声异常刺耳:“我能是谁?你老公都关注我一年了,你不会不知道吧?果然在家里做全职主妇的女人就是没脑子,懒得再跟你废话,他洗澡出来了,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