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妖孽后我送他一个崽 8.8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一碧榶榶 主角: 厉赢风 楚心娆
32.04万字 2.2万次阅读 8.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49章 您可真是我的心肝啊! 2024-06-22 19:18: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375.37
    累计字数
  • 99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49章
简介

六年前,她欠下一夜风流债后逃之夭夭。 六年后,他找上门,拧着与自己如出一辙的小家伙,质问她,“长成本王这样,你觉得容易?敢说他不是本王的种?” 她汗,“……” 得知她母凭子贵,原本视她如废物的家人一改曾经的态度。 祖母慈祥了。 父母心疼了。 哥哥妹妹们和睦友爱了。 她可忍,可儿子不能忍,小手一挥,霸气宣告,“楚家与狗不得入府!”

第1章 欠下风流债

玉琉国。

护城河边。

简陋的小木屋中传来男女异样的声响,说是争吵吧又带着紊乱的喘息声,说是打斗吧又带着不明的摩擦声,在这月朗星明的谧夜中,显得格外诡秘。

“该死的!滚出去!”面对压在自己身上的女人,男人似耐心耗尽,忍不住发出嘶哑的吼声。

“吼什么吼,你又不吃亏!”楚心娆也恼了,没耐心再一件件扒他的衣物,干脆粗暴地直接开撕。

月光透过木屋的缝隙射进来,打在女人的脸上,看着女人迷离不堪的眸光以及绯红的脸蛋,男人紧敛着发怒的黑眸,咬牙切齿地道,“我知你中了药,你放开我,我能替你解!”

楚心娆抓着他裤头的手微微一顿,可接着便发出嗤笑声,“你个渔夫而已,还会给人解媚药?你当我是三岁孩童好骗啊!”

‘嘶!’

她停顿的双手猛地用力,将男人最后的亵裤撕裂。

尽管她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很是变态,可她也是欲哭无泪……

天知道她倒了多大霉,穿越到一个从出生就被虐待的可怜虫身上!

她现在这具身体叫顾心娆,与她同名不同姓。

这顾心娆原本是尚书府家的小姐,可自出生起就被黑心稳婆坑害。黑心稳婆为了刚出世的孙女有个富贵人生,便趁尚书夫人产后虚弱全家慌乱之时将刚落地的女婴偷偷换出了府!

千金小姐从此成了农家贱女。

十八年来,没穿过一件新衣、没饱过一顿餐食、鞭打毒骂反倒是家常便饭,所受凌虐简直不堪细数!

顾心娆本以为自己是女儿身才不受家人待见,可就在前不久,原身偶遇了一名富贵公子。此公子见过顾心娆后,发现她与自家母亲容貌相似,便心生好奇打探她的身世,这才发现她竟是自己一母同胞的妹妹……

可那作为祖母的黑心稳婆几年前就已病逝,如今的养父母装傻充愣,打死也不承认换女一事与他们有关,把所有的罪责全推到了那已入土的稳婆老娘身上。

眼见明日楚家就要来接亲生女儿回去了,那对养父母担心她认祖归宗后他们的亲生女儿会痛失荣华富贵,于是在今晚佯装出离别不舍之情,骗她喝下他们特意下了药的补品,并将她送去村里跛脚老光棍家中……

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毁这个女孩清白,让她背负荡妇之名,然后叫楚家难以接受她!

她本是二十一世纪中学教师,只因救落水学生便魂穿到了这异世。穿越也就罢了,但一穿越就让她差点被人强暴。

好在她上一世练过散打,加之对方又是一个跛脚老头,她没费什么力气便制服了老头然后逃出了村子。

可逃出来后她也很无助。

身体里的药性发作了,她不敢往城里去,便选择到了护城河边。见这里有间小木屋,她本想在这里躲一晚,熬到药性散去……

可谁知道这小木屋里竟然有个男人!

她是真的没想做禽兽的,但这男人一动不动地盘腿坐在屋子中央,她上前哀求想请他把小木屋借她一晚,可谁知道自己绊了一跤竟摔到了他身上——

这一摔,简直就是要了她的老命!

就像饿死鬼遇见了鲜美的肥肉,她脑子都没回过神来,双手就忍不住拉扯他的衣物!

耻辱!

对身下这个男人而言,被一个女人强行玷污,是耻辱!

可对她而言又何尝不是?

她楚心娆一向重于德业,为人之师表,如今却干着这种卑鄙无耻、败德辱行之龌龊事,这何止是耻辱,简直就是十恶不赦啊!

可是……

纵然内心恨不得活剐了自己,但她抱着男人的手却越发没了理智。仿佛身体还是别人的,她醒来的灵魂根本控制不住这具身体。

渐渐地,她心中那份罪恶感被身体里喷发出来的情欲完全湮灭。感受到身下男人始终不愿意配合,她甚至暴躁地对着他拍打,哭吼道,“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啊?”

也不知道是被她打伤了,还是被她不知廉耻的行为气到内伤,男人突然‘噗’的一声喷出一口血。

乌黑并伴着恶臭的血,顺着楚心娆脖子往下滴落。

而这股臭气也瞬间让楚心娆清醒了几分,僵愣地把他盯着。

透过木屋窗户洒进来的月光,她这才看清楚男人的长相。虎背蜂腰大长腿,好到让人流鼻血的身材就不说了,竟还是个年轻俊美的大帅哥!

就在她愣神的瞬间,男人又发出一声怒吼,“滚开!”

楚心娆心口一震,对上他冰冷刺骨的眸子,那充满杀气的眸光仿佛是从冰天雪地里拔出的利剑,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直叫她臊热的肌肤起了一层鸡皮。

然而,这种不寒而栗的压迫感也只在她心中停留了片刻,很快她的理智又被体内那股臊热吞噬,将他再一次抱紧的同时她更是出其不意地低下头堵住了他那两片冷硬又凉薄的唇——

“唔……死……死女人……你怎敢……唔唔……”

“求你配合一下好吗?回头我给你做牛做马!”

“你——”

……

城郊鹤鸣村。

夜深人静的村子里,只有一户还点着灯。

一对中年男女正兴致勃勃地陪同一名满身贵气的妙龄女子说话。

“蔷儿,你放心,那贱丫头已经让我们送去周跛子房里了,爹娘向你保证,只要明日楚家的人看到那一幕,定是不会再要那贱丫头!”

说话的妇人不是别人,是顾心娆的养母刘水香。

站在刘水香身侧脸颊尖瘦的男人是顾心娆的养父顾全福。

二人对面坐着的妙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她们的亲生女儿、如今尚书府的小姐楚灵蔷。

听说他们计划成功后,楚灵蔷很是满意,对他们也展开了温柔的笑意,“楚家三朝为官,极为看重门楣声誉,特别是太夫人,最是讲究体面,如果让他们知道顾心娆是个放荡不堪的女子,哪怕顾心娆身上留着楚家的血,为了家族颜面,他们也不会承认顾心娆的身份的。”

“蔷儿,上次听你说太夫人在为你张罗婚事,不知为你挑的是哪个大官的儿子?”刘水香笑问道。

“大官的儿子?”楚灵蔷鄙夷地瞥了她一眼,“凭楚家在朝中的地位,除了皇家外,谁有资格娶我?”

闻言,刘水香和顾全福都睁大了双眼,满心满眼的激动和喜悦。

楚灵蔷高傲地端坐着,丝毫不掩饰对他们‘无知’的嫌弃。但为了让他们尽心尽力地为自己做事,有些事她也没对他们隐瞒。

“秦太妃看重楚家,我自小便是她认定的儿媳。只是渝南王这些年一直在封地,我与渝南王的婚事便一直搁着。前不久,听说皇上下旨诏渝南王回京,秦太妃给了楚家准信,只要渝南王一回京,便让我们完婚。”

正是这样的节骨眼,她才不允许顾心娆认祖归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