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回身体后,声名狼藉的郡主杀疯了 8.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橘子味的奶糖 主角: 林暖暖 顾青岩
26.32万字 0.1万次阅读 1.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28章 今晚我们圆房吧 2024-06-19 23:19: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48.99
    累计字数
  • 50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28章
简介

【甜宠+欢喜冤家+1V1+架空背景】 林暖暖目瞪口呆看着另一个灵魂用自己的身体,每天在京城花样作死,更恬不知耻的瞧中新晋战神顾青岩,靠着买来的圣旨硬生生将人绑到身边。 等她重新拿回身体控制权,一切都晚了。 府外是名声稀碎的郡主,府内是被自己恶语相待的夫君,再对上亲娘嫌弃不信任的目光。 林暖暖的悲伤辣么大! 可人娶都娶了,夫君又是自己喜欢的那一款,林暖暖痛定思痛,决定事业爱情两手抓,这战神夫君她宠定了。 可便宜夫君太警惕,总以为她居心不良。 林暖暖一急之下怒了一下,这舔狗她不当了! 顾青岩心中警铃大作。 什么? 他家夫人要抛弃他! 林暖暖双手叉腰:“顾青岩我们···”和离! 顾青岩一把揽住她的纤腰,将人抵在墙角,一双冷眸是从未见过的温柔:“夫人,今夜我们圆房可好?” 林暖暖目光闪亮:幸福来的好突然! 和离? 不存在的!

第1章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昏暗的屋子里,男子安静的睁开双眼,陌生的环境仅仅让他诧异一会,便了然地侧过头,讥笑道:“安阳郡主,好生饥渴,竟然连成婚都等不及,想着爬床了?”

林暖暖坐在不远处,一张漂亮的芙蓉面隐藏在半明半暗的光线里,满是恶意的目光打量着他,嗤笑一声:“顾青岩,自己身体什么情况还需要本郡主提醒?”

“你要是能行,本郡主也不必费心将你‘请’来商量。”

林暖暖讽刺地咬重了‘请’字,压低眉眼厌恶的看着他。

以前她有多喜欢,现在就有多嫌弃。

彼时她被得胜回朝的顾青岩迷了眼,凯旋的少年将军,坐于漆黑的战马上,背着晨曦自城门中走来,鲜红的大氅随风鼓动,银甲闪出耀眼锋芒,一双清冷似寒潭的眸子就算藏在光影里也叫人觉得战栗,恍如天界战神降临人间,引得京中无数少女芳心遗落。

林暖暖也不例外。

她主动放下身段追求,换来顾青岩无情拒绝,一气之下进宫软磨硬泡,又拉下脸哭求,求来一纸赐婚,这才得偿所愿。

谁承想竟是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她在宴会上炫耀没几次,顾青岩再上战场,就遭遇暗袭导致瘫痪。

她一下从人人嫉妒艳羡的对象,沦为后院里女眷议论的笑柄!

这让在京城横行霸道多年的林暖暖怎么甘心。

眼见成婚的日子逼近,顾青岩死咬着不松口,哪怕这赐婚圣旨从她嫁变作她娶,也没能让他答应去皇帝面前退婚。

“顾青岩,我最后问你一次,进不进宫退婚。”

身为拥有系统穿越而来的天选之女,注定要惊艳这个时代的人,她的后半生决不能和一个瘫子绑在一起。

顾青岩斜睨着她,淡淡吐出两个字:“不进。”

当初是她用权利强硬地将他绑在身边,如今他瘫痪在床,她百般嫌弃,想尽办法都甩不掉这婚事,就将主意打到他头上。

合着全天下的人和事就该围着她打转?

“好好好,有骨气,我倒要看看你能硬气到几时!”

林暖暖咬着呀,从齿缝中挤出三个好字,眸底阴冷邪佞。

既然顾青岩敬酒不吃非要吃罚酒,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

“啪啪啪。”

手掌轻轻的敲击声,让顾青岩神情微凝,心底涌起不好的预感。

房门被推开,并没有给房间带来明亮,反而叫三个高壮的身影切割成危险的形状。

顾青岩心里咯噔一下,冷锐的眸子带着杀气毫不掩饰地刺向林暖暖。

她脸白了一瞬,很快不怒反笑,道:“顾青岩,我刚刚给过你机会,可你没抓住,现在想求饶已经晚了。”

“他,我就交给你们,好好享受吧,留一口气别玩死就成。”

林暖暖站起身,摇曳生姿地走到门口,留下一串恶意的大笑。

顾青岩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脖颈间鼓起的青筋几乎要刺破皮肤,他还是低估了林暖暖的恶毒,不愧是与男子常年混迹青楼楚馆的女子,连想出来的主意都这般下作。

眼见三个男子狞笑着朝自己走来,顾青岩闭了闭眼,舌尖抵在齿间,随时准备咬舌自尽。

他心底难免生出绝望,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要以这样屈辱的模样死去!

害他至此的人还没找到,他不甘心!

‘不要!!!’

躲在玉佩里的林暖暖张开双臂挡在顾青岩身前,然而那些肮脏粗糙的手掌,还是穿过她的灵魂撕开顾青岩的衣襟。

林暖暖无力的看着他浑身煞气的盯住紧闭房门,像要透过它杀死让他遭遇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她恐惧的看着顾青岩张开嘴朝舌头咬下,愧疚的无以加复,那个夺走她身体的‘林暖暖’为什么会恶毒成这样?

“孽女!”

震怒低吼声,伴着响亮的巴掌声一同出现,顾青岩唇角流下一丝血线,瞪着眼看向房门,幽深似寒潭的眸子里和林暖暖同时浮现微弱希望。

原本在他身上摩挲的三个男子对视一眼,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紧张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当房门如预期一般打开时,顾青岩眼帘微颤,鸦羽似的浓睫在眼窝落下厚重阴影,狠狠呼出一口气。

林暖暖也来到邹氏身前,满眼濡慕的看着她。

然而她只是一抹没有实体的幽魂,邹氏看不见,视线穿过她落在房中,顿时眼前一黑,事情比预想的更严重,她惊愕的目光扫过三个男子,再看向顾青岩时,还有什么不明白。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儿为了退婚会如此不择手段。

邹氏想到林暖暖毫无悔意的神情,怒从心起,刚刚那一巴掌打得太轻!

她不敢看顾青岩的神色,嘴巴开开合合几次,说不出一句求情的话,闭了闭眼,脸色铁青道:“顾将军是本王妃教女不严,折辱了将军。”

“待本王妃回府后,定然严惩,必给将军一个交代。”

顾青岩嘴角勾起冷笑,林暖暖是林阳王府唯一的子嗣,王府延续的希望全部寄托在她身上,所以她才如此有恃无恐。

因为知道林阳王妃并不会真的拿她如何,最多不过是禁足那一套。

他今日所受到的屈辱注定讨不回公道。

顾青岩黑沉冷锐的眸子压抑着难以言说的暗潮,瞧得邹氏心惊。

两人成婚在即,林暖暖却干出难以饶恕的错事,顾青岩心中愤恨,再将他们绑在一起,这哪是结婚,分明是结仇。

林暖暖捂住脸,不服气地叫嚷:“母妃你居然为了一个瘫子打我。”

耳边呱噪的声音让邹氏忍无可忍,抬手又给了她一巴掌,厉声道:“打的就是你,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怎么会生出你这种心思歹毒的女儿。”

林暖暖闻言,那双遗传自邹氏的桃花眼里尽是愤恨与怨毒,尖厉的嗓音刺穿耳膜:“我有什么错,分明是他活该,就他这种生活不能自理的废物哪里配站在我身边?”

“母妃你忘了吗?我是王府唯一的血脉,与他绑在一起,难道要眼睁睁看着王府绝后,让父王死不瞑目。”

林暖暖清楚邹氏最在乎什么,用恶毒的话当做利刃一次次扎进邹氏心里,直到她脸色发白,踉跄着退后,脸上露出畅快的笑意。

敢扇她巴掌就得付出代价!

林暖暖她满目心痛地用手臂环住邹氏,愤怒的恨不能化作厉鬼撕碎眼前黑心跋扈的‘林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