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后,他抱我灵位入洞房 8.6
作者: 清媛L 主角: 江北辰 聂惊语
14.62万字 0.1万次阅读 0.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7章 你若活着,我们不死不休! 2024-04-26 20:37:1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8
    作品总数
  • 395.0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7章
简介

[虐恋+追妻火葬场+偏执+强宠替身+逃离江北辰] 苏媛死了,我成了凶手,江北辰亲手将我的脸,变成苏媛。 我是苏媛的替身,也是她的影子。 我是我,又不是我。 我成了一具行尸走肉,一身傲骨被他抽离,满身傲气被他驯化。 取悦江北辰,是我每天必做的工作。 模仿苏媛,是我一生的任务。 大婚之日,我鼓足勇气,逃离江北辰。 听说,他找我找疯了。 又听说,死去的苏媛,突然复活归来了。 还听说,他向全世界通缉我。 江北辰:“聂惊语,回来吧,我爱你,别不要我。” 我仰头看他:“我的脸,她的命,我毁了它,你可愿?” 他沉默,我大笑。 囚傲骨,断情弦,四时季,不得染。 我与他,宁愿,此生一场大梦,来生不复相见。

第1章 没资格上他的床

我要逃离江北辰。

再不逃,我会死。

---人生蝇营狗苟,活着,便是极大的奢望。

一头砸到地上,我头晕目眩的无力挣扎:“不是我……唔!”

身后男人反扣着我的双臂,大手抓着我的头发,压着我又一次重重磕下,一下又一下,和着雨水砸在地上。

脑门血迹斑斑,血色汇入雨水,我呼吸艰难,声音虚弱:“不是我,我没有害她……”

砰!

又是一声重响,我眼前发黑,几乎昏死过去。

“行了。”

江北辰终于吐声,让人放过了我。

他于台阶上而立,一身黑衣湿透,面容更显冷峻,看着我的视线,跟看一个死人没有区别。

“跪在这里,让雨水洗干净你肮脏的心!”

他冷冷说道,甩掉手上的雨水,却是小心护着怀中的遗像。

我狼狈看过去,心如同破了一个大洞,痛得不能呼吸。

江北辰,你怎么可以这么狠?

我爱了你整整十年啊,却抵不过你跟苏媛那才相识半年的情份!

这一个头又一个头磕下去,磕的不是他,是他怀中,苏媛的遗像!

“北辰哥,我没有害死她,你相信我……”我没有害死苏媛,为什么我却成了杀人凶手?

我像被打残的狗一样,艰难向前爬去,爬到他的脚前,伸手拽他湿透的裤腿,求他:“我真的没有,北辰哥,你相信我。”

头疼,很疼。

可我知道,我不能放手,我一旦放手,就再也找不到他了。

他低头看我,那清冷的目光,像在看一只恶毒而丑陋的虫子,他弯下腰身,我从他眼中,看到了小小的自己……满头脏污,形容狼狈。

血水与雨水混合,从头上流下,我像个肮脏的魔鬼,而他,高高在上,像个纤尘不染的君子。

他是神,我是恶毒的虫子。

我狼狈低下头,慌乱的伸手想要拨开自己的发,他却抬起我的下巴,一字一句,把我碾落尘埃:“听说,你喜欢我?”

他在问我,清冷的目光如同深渊,似乎多看一眼就要跌进去。

我明知不可以,但还是点点头,哭着说道:“是,我喜欢你,北辰哥哥,我喜欢你……”

我还想说,我爱你。

可他没有任我把最后这三个字说出来,他说:“你也配?!”

甩手的时候,我再次狼狈的跌到台阶下,身体砸落雨水中,我听到肋骨砸在台阶上断裂的声音,也听到自己的心在滴血。

更听到他清冷的声音淡淡的说:“北辰哥哥这个称呼,你更不配叫。”

他转身回去,护着他的心头最爱,护着他的白月光。

哪怕只是一张照片,他也视若珍宝。

雨中跪足了一个小时后,他终于让人带我回去,我拖着湿透的身体踉跄摔在地上,断裂的肋骨让我生生呕出一口血,到了喉头,又用力咽下。

脸色苍白,唇无血色,身体冷得发抖,我一度以为,自己会冻死在这个夏天。

对这一切,他却始若未见,又让佣人把我扔到浴室里洗干净,再像狗一样的拖出来,光着身子,湿淋淋扔到卧室的地毯上。

他说:“你没有资格,上我的床。”

我头发未干,额头的伤势被水冲刷得惨白。

他俯下身,勾起我身上刚换上的单薄睡衣,却是随之又扔开。

视线落在我的脸上,他目中闪过一丝眷恋,喃喃低语:“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温柔的手指落在我额上的伤口,他看似轻抚,可下一秒,却用力按下。

我疼得嘶哑出声,他用力更甚,淡淡的,一字一句说道:“我会让你,更疼。”

我没资格上他的床,我只配在这个薄薄的地毯上,被迫舒展着身体,被他强势的索取。

他不温柔,甚至是狂暴。

可我知道,他偶尔看向我的眼神,既是痛苦的,也是眷恋的。

突然,他不愿意看我了,手指掐着我的脖颈,低哑的说道:“你该死!最该死的人,是你!”

他是真的想掐死我!

我呼吸不畅,脸上青筋暴出,拼命挣扎,却被他压在身下,圈紧腰身,撞得我眼前发黑,撞得我几乎颈骨都要折断。

“不,不要……”

我哭喊着,终于挤出一个声音,他豁然惊醒,看向我的眼神,是怨恨的,更是淬了毒的。

不顾我的伤,不顾我的哀求……似是就这样,想要取了我的命。

过了很久很久,我以为自己真的要死掉的时候,他放过了我。

我趴在地上喘,半干的长发披在背上,淫靡又妖艳。

他视线掠过我,冰冷中,有着更深的寒意。

我不敢起身,怕他再次折磨我,也真的要杀了我。

好在,他很快离开,他离开的那一瞬间,我撑起的那口气散了,整个人爬在地上,痛得眼泪直流。

肋骨断了,一碰就痛。

而刚刚他的每一次撞击,都让我像是在受刑。

我活在生不如死的边缘,活在生生要痛死的地狱门口。

噗!

我吐出一口血,又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救我……”

佣人听到我的呼救,江北辰没有送我去医院,只让家庭医生来随便看看,说是伤势无碍,养着就行。

等他回来的时候,医生已经走了,江北辰走向我。

他有一张完美的皮囊,也有一副高冷的气质。

我吃颜。

十年前就喜欢他这张脸,十年后,我还是喜欢。

“你,你来看我吗?”

我见到他,有些开心,可他只是仔细端详着我这张脸,细细看了半晌之后,沉声说道,“我会如你所愿,娶你。”

我愣住,但继尔开心。

这一刻,我忘了之前受过的苦,也忘了腰间断掉肋骨的痛。

只要他愿意娶我,我嫁。

他,对我还是不一样的吧!

他拿了份手术同意书,让我签,我被即将嫁他的欢喜冲昏了头,没有细看,按了指印,签了字。

想起从前,我也曾软软抱着他的脖子,喊他北辰哥哥,那时候……还没有苏媛。

“明天去医院,先检查身体。”拿走了同意书,他似乎目光越发柔和了一些,至少今天,他没有强势的按着我,去给那张遗像磕头。

他还是相信我的,愿意跟我在一起的。

我心生欢喜,向往光明,更向往爱情。

第二天检查身体,医生说,非常好,然后目光看向我的时候,带着同情,我沉浸在即将结婚的喜悦中,忽略了他的同情。

第三天,我听话的打了麻药,进了手术室,再醒来的时候,我的脸上缠着厚厚的纱布,除了一双眼睛,一张嘴露着,我整个脑袋被包得严严实实。

我震惊!

摸着自己的脸大叫:“这是什么?这是什么鬼东西,为什么要给我包起来,你们到底在我脸上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