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春娇 8.8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紫金乔 主角: 傅羿安 林婠婠
44.04万字 2.5万次阅读 12.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10章 共谋 2024-07-17 23:56: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4.04
    累计字数
  • 10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10章
简介

身为王府打秋风的表小姐,林婠婠时刻谨记自己的保命原则: 不与贵公子们有所牵扯,不让他们沉迷美色,不与未来的嫂子们争风吃醋。 哪怕他们偏要不断撩拨,嫂子们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各种阴招层出不穷,她也只是见招拆招,斗智斗勇。 好不容易熬到世子与白月光重归于好,林婠婠也寻得佳婿。 哪曾想,刚一遁走,她就被抓了回来。 金尊玉贵的世子爷把她抵在墙角,红着眼眶,哑声几乎疯狂,“婠儿,你到底爱不爱我?” 林婠婠妩媚一笑:“四哥,你猜!” 曾经何时,她也有过真心,只不过被他弄丢了而已...... 人间清醒娇娇医女 VS 腹黑偏执毒舌世子

第1章 偷香

“婠婠,好香。”

一双大手从后背搂住了林婠婠的细腰,傅羿安把头埋在女人的香肩处,声音低哑而蛊惑。

林婠婠根本来不及躲开,浑身颤抖,又惊又惧,葱白的手指攥紧了衣角。

“你疯了吗,四哥,别在这......”

傅羿安半眯的眸子赫然睁开,晃出一抹兴奋,女人颤着声喊他的模样,惹得他心神荡漾。

一双带着刀茧的大手乘势朝轻薄的衣衫下覆去,贪婪地摩挲着细腻的冰肌。

一墙之隔,卢王妃正和几位夫人在吃茶聊天。

一柱香之前,林婠婠陪着母亲也同夫人们闲聊,临出门的时候,她被一个小丫鬟端来的茶水弄湿了裙摆。

这才被带到了一旁的耳房,可她万万没想到,靖南王世子傅羿安竟藏在屏风后面!

他们身份悬殊,有着云泥之别,这种事情若被撞破,对于傅羿安不过是一件无关痛痒的风月之事,于她则灭顶之灾。

她就会成为别人口中那种自解衣衫,搔首弄姿,勾引男人的狐媚贱货!

他怎么能在这……

男人一双狭长的桃花眼,眼波流转,极力压抑着情欲,“婠婠,我被人暗算了……”

林婠婠双眸水雾氲氤,咬着血红的唇瓣,不敢出声,拼命想要甩开他,可慌乱的挣扎反而显得欲拒还迎,激得傅羿安的兴致越来越高。

男人的身子越发燥热,心中似有一团烈火。

衣衫被粗暴地撕开,湿润滚烫的唇舌如雨点般落下,药效实在太烈,傅羿安早已失了神智,眼眸绯红,尽情地折腾。

床帷轻颤,满是春色,红浪翻飞......

半个时辰之后,林婠婠恍惚地看着窗外阴沉的暮色,眼底一半是忧愁,一半是清醒。

一段段辛酸的过往,涌上心头。

她下意识看了一眼身旁餍足的男人,傅羿安是靖南王府嫡出的世子爷,二十六岁,战功赫赫,现身兼要职,是名副其实的国朝新贵,也是让她深陷泥潭的祸首!

五年前,家逢巨变。

母亲柳玉娥嫁给了靖南王的三弟傅世宣续玄,她便跟着母亲从南方来到了上京。大半年前,她陪着傅家长房六小姐傅朝云去寺里还愿,不料遭遇山匪,险些丧命。

所幸,危急时刻,被傅羿安所救,捡回了性命。那晚她中了媚药,神志不清,不要命地缠上了傅羿安,当夜就成了他的女人!

事后,她曾明确提出,让傅羿安忘了那事。哪曾想,傅羿安却并不打算放过她!

两人一次次犯了禁。

她不知何时对他也动了心,可也清晰地知道两人没有结果!

靖南王府不会允许她嫁给他,他未来的正妻必定是门当户对的贵女。

那她又算什么?

通房,侍妾,外室,亦或者他一时兴起暖床的工具?

因为傅羿安还是她名义上的四哥!

镇国公府是绝不会允许这桩丑事存在的,他日,东窗事发,那解决的办法,林婠婠细思极恐。

她不敢再陪傅羿安就这么疯下去了,迟早都得出事!

她一定得离开靖南王府,告别这糜烂荒诞的日子。

林婠婠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

“婠婠,在想什么呢?”

在她怔怔出神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

傅羿安长臂一挥,把她捞进了怀中。

女人身无寸缕,毫无遮挡的臀部被男人顶在膝上。

啪地一声,男人不轻不重地打在她臀部,轻巧在耳际吮吸,低语道,“还要吗?”

莹白的冰肌上立马出现五个刺目的指印,林婠婠疼得厉害,晶莹的泪水在眼眶打转。

她眼尾发红,嗓音发颤,“四哥,我们断了吧!”

傅羿安那张深邃隽逸的脸上,难得出现一抹惊诧。

他将她轻轻一引入怀,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摸样,不禁想笑,“娇气!很疼?怎么还哭上了?”

“不,我是认真的!”林婠婠声音急切。

“为何?”男人眸色一暗,松开了覆在她腰间的大手。

林婠婠唇角颤抖,“是我不想再这样了……”

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婢女青黛催促道,“姑娘,快开席了,夫人们都过去了,你快点!”

“我快好了。”林婠婠一惊,本能推开男人。

她取下黄花梨雕花木施上搭着的衣衫,快速穿好,对着铜镜整了整云鬓上的珠钗,出了耳房。

林婠婠拉着青黛快步离开,生怕青黛发现异样。

青黛怀里还揣着一套衣裙,她有些懵,“姑娘你哪里来的衣衫?刚才奴婢在假山处不知怎么就睡着了,差点耽误了。”

看这情形,多半都是傅羿安搞得鬼。

林婠婠没有解释,她脸上的红晕还未完全褪去,被弄得有些狠,走起路来,双腿还有些别扭,哪怕她极不情愿去参加那晚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过去。

待她到达膳厅的时候,宾客基本都到齐了,分为男席和女席,中间用屏风隔开。女眷这边满满当当,热闹极了,可没有一个人主动招呼她。

傅家对外宣称,她是寄居在王府的表小姐,可背地里,连仆役都敢甩脸色给她看,谁又真会把她当作正经主子对待呢!

对于这些冷遇,她早已习以为常了。

她自觉地来到末席安静地坐下,自从寺庙那件事之后,她经常躲在衡芜院,若非必要,也不想应付傅家的众人。

林婠婠刚落座,就听见屏风那边,男席主桌上有人说话,“四哥,你的脖子上怎么有道抓痕?”

“不会是哪个美娇娘给挠的吧?”

一句话,引得众人哄笑。

林婠婠心跳漏了一拍,生怕傅羿安说出什么叛经离道的话来。

她绷紧了神经,只听见傅羿安嗤笑一声,“一只小野猫挠的。”

席间珍馐佳肴不断,林婠婠根本没有心思吃饭,浅尝了几口,便放下了筷子。

这时,傅朝云款款朝她走来,探下身子在她耳边低语:“看见对面那个穿缕金百蝶褶裙的贵女了吗,她是陇右节度使女儿赵妙元,这才来上京,就是为了结亲的。听说大伯娘喜欢得紧,以后估计就是我们的四嫂了。”

林婠婠抬眼望去,未来的世子妃果然是个柔美娴静的贵女,她心中顿时涌出一股酸涩。

可傅朝云特意来跑过来告诉她,是几个意思?

林婠婠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她发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