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骁 8.2
作者: 将也
20.55万字 0.3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99.15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99章
简介

林颂长着一张明艳的脸,不笑不说话时,看着清冷又疏离,但却是不少男人的梦寐以求。 但她偏偏在异国对一个嘴毒又无趣,还不把她放在眼里的糙男人动了心。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可她还是忍不住主动靠近他,钓他,撩他,可无论如何男人都不接招。 无奈她只能把人堵在身前,直奔主题,“陆中校,我不信你看不出我对你有兴趣。” 被男人一次次拒绝后,林颂却越挫越勇,誓要将人拿下。 直到某天,林颂无意间听到男人评价她的一句话,“灼灼其华有余,宜室宜家欠缺。” 她气得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后来那位死鸭子嘴硬的陆中校,每每因为这句话被女友翻旧账的时候,他都温柔地拉过她的手,厚脸皮的把脸送上去:“来,老婆,给你打到消气!”

第1章 不想要命了?

“林医生早!”

“早!”

林颂手里拿着一杯咖啡,略略点头勾唇,和分诊台的小护士打过招呼后,就直奔自己的诊室。

她前脚刚刚推开门进去,后脚她的临时助理乔一就抱着文件夹跟进来。

“Ella老师,你今天的预约咨询已经都安排好了,你,看一下?”

乔一抬头,看见林颂把包和手里的咖啡放在办公桌上后,就从身后的柜子里拿出白大衣不紧不慢地穿上。

乔一声音顿了一下,试探性地询问,“或者我给你简单念一下?”

林颂声音不轻不重的“嗯”了一声,扣好了白大衣上的最后一颗纽扣,拿起桌上的咖啡走到诊室的落地窗前,任初升朝阳的光线打在自己身上,暖洋洋的,她眯了眯眼,举起纸杯抿了一口咖啡。

这个时间段,这样的阳光刚刚好,再晚一点就该感觉晒了。

不过比起巴国的边境城市加泰勒,国内10月上旬的天气已经是再舒服不过了。

虽然已经回来几个月了,林颂还是会时不时地想起加泰勒,想起在加泰勒的人。

好像她回来后没有多久,已经签了停火协议的巴伊两国,又再次交火开战。

之后国内的新闻上也经常会有那边的消息,但林颂就只看了一次,之后就不敢再看了。

电视画面上那一张张布满脏污混着血水,用惊恐戒备的眼神面对摄像头的稚嫩面孔,看得她的心一下下地抽紧。

她觉得很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却什么都做不了。

看到新闻的那一刻,她就立即联系了无国界医生组织中的负责人,还有仍留在巴勒泰的同事,申请立刻赶过去支援,但得到的答复却是,因为局势紧张,无国界医生组织正在重新安排工作计划,短期内不会增加进驻人员。

这样一来,她的申请也就跟着泡汤,只能继续留在国内等消息。

那些孩子们,好像不太好……

那他呢?

巴伊两国开战,他在加泰勒是否还安全呢?

虽然已经决定斩断和他的一切联系,但林颂还是不想他在加泰勒出事,希望他能平安结束任期。

“Ella老师,你快看!”

林颂在乔一突然的惊呼声中回神,她扭头看向乔一,刚要问她怎么了,就见乔一眼睛瞪得老大,单手捂上已经不自觉张开的嘴巴,手指指着窗玻璃,声音有些结结巴巴:“爱,Ella老师,对面楼顶那人不会是要轻生吧?”

林颂顺着她的手指回头望过去,一言未发,只是眼睛紧紧盯着对面。

一个中年男子坐在对面楼顶天台边缘,双脚悬空耷拉下来,不停的交错摇晃着。

已经有人发现了轻生者的意图,没多久,楼上楼下聚集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

乔一在这边看的脊背发凉,眼睛直勾勾盯着对面,再次出声问林颂:“Ella老师,我们要不要报警啊?”

林颂作为心理医生,已经见过了太多这样的场面,有些他们来得及阻止,有些她看着虽然跟着心焦,但最终也是无能为力。

毕竟他们也着实太渺小,照顾不到所有的病人,也拯救不了全人类,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用尽自己的浑身力气,但求片刻心安。

“不用,”林颂单手插在白大衣口袋里,语气平常,“对面聚集了那么多人,肯定早有人报警了。你去隔壁找成医生过去看看,或许用的上。”

“好,我这就去。”

乔一应声跑出去,林颂独自站在窗前看着对面,她握着咖啡杯的指关节在慢慢泛白,纸杯随着她手上不经意间加重的力道也开始向内凹陷。

说完全无动于衷是假,但林颂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她专注于青少年儿童心理研究,对这种情况的心理疏导并不擅长,所以她才叫乔一去通知成俊,他才是这方面的专家。

没一会儿,乔一又匆匆跑回来,“成医生不在,他助理说他刚到诊室,连衣服都没换,接了个电话就急忙跑出去了。”

乔一话音刚落,林颂就见对面天台上聚集的人群前挤上来两个男人,远远的从身形上看,她一下就能确定,其中一人就是成俊。

而另一个……身形也莫名的有点熟悉感,似乎像极了那人。

可算一算时间,距离他任期结束还有几个月,那人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的。

林颂皱了皱眉,视线落在那人身上,跟着那道挺拔的身影移动。

那人回身,也不知道跟身后的人群说了些什么,人群纷纷从天台上退到了门外围观。

一时间,算上那位企图轻生者,对面天台上就只剩下了三个人。

可能是成俊他们两人说了什么,那轻生者闻声回头,对着成俊两人,开始手舞足蹈的不知道讲了些什么,成俊连忙伸出一只手臂做出一副要阻止的样子。

可另外那人却突然抬起右臂,朝轻生者敬了个军礼,轻生者激动的情绪好似立即就平复下来。

成俊也紧跟着给轻生者敬了个礼,随后两人也不知又说了些什么,那轻生者居然自己主动从天台边缘上起身返回,待走到成俊两人身边时,就被两人死死抱住,交给赶过来的家属。

惊险慌乱的场面结束,林颂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她举起手里的咖啡杯又抿了一口,突然觉得有些苦,她看着纸杯又微微皱眉。

在一旁和她观看完事件全程的乔一,这会手捂着胸口唏嘘:“太惊险了,还好有成医生在,不然我们院今天又要上新闻头条了。”

林颂收回视线,转头朝乔一弯弯唇,“好了,预约资料给我,去准备工作吧。”

乔一离开后,林颂坐到办公桌后面,视线落在乔一刚刚留下的资料上,可无论她怎么集中精神都看不进去半点儿,那个高大英挺的背影总是时不时出现,幽灵一样的在她脑子里晃来晃去。

林颂认命地叹了一口气,无力地仰靠在椅背上闭眼。

其实从巴国起程回国那天,加泰勒的局势已经很紧张了,两国在边境上时不时就会有冲突发生。

那会儿,那人应该很忙很忙。

可不知道从哪得知了她那天回国的消息,他还是赶来送她了。

临行前,那人似乎有话要跟她说,但他只来得及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其他的,多余一个字都没来得及说完,人就被叫走了。

他想说什么呢?

但好像说什么也都不重要了,她,终究不是他的那颗菜。

缘分,也不是靠强求能够得到的。

况且,人家认为的也是事实。

她这样的人,注定了是不能在一个地方安定下来的,那也就没有必要再去祸害别人。

除了她追求的人道主义事业,其他的一切她都能拿得起放得下,自然他也不是例外。

但林颂这会儿闭着眼睛,不经意间就回想起半年多以前那天。

她受组织委派前往边境城市加泰勒,接替因遇袭受伤同事的工作。

从首都贝博德到加泰勒有一条大路,在政府军的控制范围内。

几条小路,途径势力范围不明,安全性有待考证。

林颂独自开车上路,首选大路,因为安全、可控。

可行至路程过半,赶上前一天大雨冲毁了一段桥梁。

大路不通,林颂只能铤而走险,改走小路。

只是没想到,她租的这辆老爷车也在半路发起了脾气,趴在原地一动不动。

她想联系租车公司,但手机在山里连一丝信号都没有。

要不了多久天就要黑下来,那时留在山里会更危险。

顾不得许多,林颂下车站在路边准备拦车找人帮忙。

但山路上经过的车辆本就不多,可能又担心安全问题,林颂拦了几辆车,都没有人愿意停下来。

直到她都快绝望的时候,一辆白色的越野车从后方疾驰而来,她心一横,立即张开手臂拦上去,口中用英文高声呼喊:“help,help!”

一记响亮的急刹声在山间回荡,白色越野车瞬间被截停下来。

林颂快步跑到驾驶位旁,连连用手敲击车窗。

车窗慢慢降下来,露出一顶蓝色的贝雷帽,再往下,一副黑色墨镜遮住了面前人的小半张脸。

一道不带任何温度的男声骤然不悦地响起,“不想要命了?这条路上停车随时都会遇袭!”

林颂刚要脱口请求帮助的话一下被堵在喉间,她怔怔看着车里穿着迷彩军装的男人。

中国人!

林颂顿时心中大喜,立即改换中文朝车里的人求助:“同志,我是中国籍无国界医生,今天要赶去加泰勒工作,车坏在这里,能帮我看看吗?”

林颂看到男人顿了一下,回头用英文和副驾上坐着的一名外籍黑人军官说明了下情况,就摘下墨镜下车。

男人身型高大匀称,搭配上一身迷彩和贝雷,看起来英气逼人,林颂一眼就看愣住了。

“我过去看看。”男人率先迈开步子,朝老爷车走过去。

林颂缓缓收回视线,也跟上去,“谢谢你!”

男人没回应,大步走在前面,林颂紧跟在他身后,心里莫名的就有了种安全感。

出于好奇,林颂问男人:“你是从中国来的?维和兵?”

男人像没听到一样,不答她,只抿着唇戒备地看向道路两侧。

林颂在他身侧忍不住腹诽,这人还真是够拽的。

“Lu,be careful!(陆,小心!)”

随着身后一声急切地呼喊,不远处突然传来几声枪响。

同时,林颂感觉到自己忽然被一股大力狠狠扯住,腰身也被人紧紧箍着,连续几个极速侧方翻转后,直接躲到了老爷车身后。

男人宽大的手掌紧紧按住她的头,声音沉冷:“低头,别动!”

林颂吓得赶紧低头,大气都不敢出。

耳边是密密麻麻的一阵枪响,车玻璃应声碎裂,砸在两人身上。

林颂被男人护在身下,心跳得很快,身体也跟着隐隐有些发抖。

待枪声暂停,她微微侧头,才注意到此刻二人贴得很近,扭头时她的鼻尖险些擦过男人的脸颊,让她本就慌乱的心跳不由得又加快了几分。

男人浓眉紧拧,双眸微微眯着,死死盯着对面,锐利流畅的下颚线,似乎再贴近一点,就能直接戳进她的心里。

林颂盯着男人看了一会儿,见他抬手开始朝等在车里的同伴打手势。

然后还没等林颂反应过来,就被男人快速拎起,护在怀里拼命朝白色越野车跑。

引擎声轰鸣,枪声也随之又起。

林颂被男人护着,在密集的枪声中,时而弯身,时而低头,极速向前奔跑,最终被推上了那辆白色的越野车。

“Dizard!Drive!”(迪扎德!开车!)

「你们期待的陆骁来啦!依然求收,求留言,求催更,求票票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