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魔帝,我得离他们远一点 8.7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玄幻奇幻 东方玄幻
作者: 秋千去 主角: 余牧
46.61万字 3.5万次阅读 28.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22章 神谕雷火劫 2024-07-18 00:02:0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96.87
    累计字数
  • 49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22章
简介

身为魔帝的余牧孤身硬撼气运之子,只为救那个并不相信他的世界,最后却心死于最爱的人剑下。重生归来,这次,为自己,为爱自己的人而活。他要让这个世界看看,面对无所谓了牵绊的自己,气运之子不过玩物,世界之巅,过眼云烟!

第1章 为自己活着

云河门,执法殿,有身着玄色长衫的青年跪在堂下。

整个执法殿被气息肃杀的弟子围着,不允寻常弟子观看。

而上首,则是一个带着道骨仙风之意,但目中尽是恨铁不成钢的老者。

“余牧,你糊涂啊!事已至此,还有你师妹作证,难道你还不知错吗?!”

老者声色俱厉,到现在也不敢相信,他云河门的首席天骄居然能做出这般丧尽天良之事。

“是啊大师兄,你就承认了吧,就算抛开事实不谈,地脉之气确实被人盗走,十三个同门惨死其中,除了你也没别人有这个能力了。”

一个娇俏的青衣少女战战兢兢。

宗门中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地脉还是由他们这些真传看守,只要大师兄能担责,他们就不用受罚了…

门中一直器重大师兄,就算他承担下来,也不会受到重责的。

少女话音落下,一直紧闭双目看上去打算抵死不认的余牧忽然张目,抬眸,那眸子中满是淡漠和沧桑,更带着几分令人心悸的威严。

“云河门?最开始的地方。没想到居然还能回来,这是天道的自救吗。”

余牧心中呢喃,目光也重新归于平静。

见余牧依然油盐不进的模样,有或许是气自己方才居然会被一个小辈的目光震慑,那老者登时心头火起。

“孽障!你还敢不服?!来人!取我苍云戟!”

他只认为是余牧走火入魔,杀了十三个同门依旧杀心不减。

而他身为云河门主,自然知道余牧这个首席天骄对于门中的重要性,今天必须要打醒他!

“不必了,我认,是我做的。”

余牧起身,目中虽是清澈,却也多了几分超脱物外一般的淡漠。

前世,哪怕费尽心思自证清白,到头来大多数人可曾信过自己半分?他本是已死之人,天道为了自救送他回来…

这一世,余牧真的不想再去争那些是非对错了。

“你…真认错?”云河门主呼吸一滞,不对劲啊…但又说不上来哪儿不对劲。

“是,认错,请门主责罚。”

余牧抱拳,身子却丝毫未躬,目光直视着云河门主,还有上首另外两个老者。

错?的确错了。

错在不该为了宗门,为了这个世界,为了自己所爱的人去孤身硬撼气运之子,错在他身为魔帝,却曾对这个世界充满太多的爱和眷恋。

可回馈于他的呢?却是在自己最后必胜之时,背后,那自己最心爱的人,刺来的最致命一剑。

错的离谱。

“你虽知错,但门有门规。只念你往日之功,此次更是走火入魔所致,便于寒狱中受罚一月,以儆效尤吧。”

门主看着余牧,眼中仍有痛惜。

余牧…本是他内定的云河少主,这时候出这种事,属实让他寒心。

两个执法殿弟子立马上前架住余牧,余牧也不挣扎,但整个身子却是纹丝不动。

“你还有话说?”门主看着余牧。

“此事到此为止,过后,你还是云河门的首席天骄,不会有人说什么。”

“不,门主,余牧不是那个意思。”

门主本以为余牧是担心前路,却不想余牧摇头道:“既然门有门规,按律,当将余牧废黜修为,逐出宗门,这才是真正的以儆效尤。”

余牧此言一出,门主脸色大变,就连他身旁不远处的青衣少女都是目露惊恐。

她…她虽然佐证那事是大师兄做的,但大师兄不能走啊!否则谁照顾她…

“胡闹!”云河门主怒道:“你莫要得寸进尺!来人,带下去!”

逐出宗门?笑话!余牧是谁?那是云河门的首席天骄,他承载着宗门的希望!不过…他之前不是这样的,此事处处透露着诡异。

莫不是真错怪他了?

想着,门主的语气又柔和了几分,他以为余牧只是不满而已,便道:“你若清白,本座自会查明,退门一事休要再提。

你自小便被你师尊紫璃长老于云河门中养大,云河门就是你的家!你如此言语若让你师尊知晓,她岂不寒心啊!下去吧。”

一听师尊紫璃之名,想起上一世她看着自己,说自己一身的血腥味令她作呕,余牧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上居然浮现出了一抹嘲弄。

他倒是想直接走,不要再和这地方产生任何瓜葛,只是容不得他拒绝,此事到底是尘埃落定,门主,执法殿弟子,包括那青衣少女都是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大师兄,我就说门主大人会原谅你的!”

见余牧未被重责,那青衣少女高兴地一头扑进余牧怀里。

温香软玉在怀

他一把推开女修:“莫要再近前来,谁是你大师兄。”

此时,两个执法殿弟子也重新架起余牧。

“余师兄,请吧。”

余牧点头,看都没看那满脸凄凄的女修一眼,转身随着两个执法殿弟子前往寒狱。

寒狱?真没想到。

前世抵死不认,发了疯似的要自证清白,最后等待他的却是雷狱!如今认错,却能如此,余牧都不知上一世的自己是可悲还是可笑。

哪怕不在乎了,但那些记忆还是如同挡不住的潮水一般在自己脑海之中涌现。

上一世他几乎独面气运之子叶天,数千年来不落下风!

但几乎所有人都不相信他,他视为亲人的师尊,师姐,师妹,宗门,追随着气运之子,一步步将他逼上绝路。

成就了魔帝尊位又如何?哪怕没人能杀得死他又如何?他本来都要赢了啊!叶天的命脉已经被他攥在手中。

只需长枪一刺,一切就都能结束了。

可到了最后,他最敬爱的,视为生命的人!在那个时候从背后对他刺来的一剑,还用力扭动着剑身的那一刻,是他自己放弃了自己的生机。

然后呢?气运之子叶天为了飞升,为了更广阔的道途,血祭了这个世界,没带走一个人。

也不知道那些追随着他的人,被余牧一次次保护,却又一次次跟着气运之子伤害他的人,灰飞烟灭于血祭之前,有没有后悔。

有没有看清…谁才是真正的魔。

盘坐于寒狱,余牧修为被封锁,他没有修为抵挡刺骨的寒意。

可寒意虽冷,却不及心凉。

回来就回来吧,余牧看着自己那修长的手指,现在…还是那么干净,干净到没有血迹。

这一次…他想好好的,为自己活一回,哪怕只有凡人一世也好。

“不背负那么多了…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