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始皇帝的倾诉!

书名:
手机连古代,我爹混成秦始皇了?
作者:
一只小花豹
本章字数:
2009
更新时间:
2024-04-03 11:11:09

听见始皇帝的声音,赵高一脸懵逼,脑袋差点都宕机了。

不是,凭啥啊?

我啥也没干,就打我二十军棍?

也就是面前站着的是始皇帝,要是换成别人,估计赵高此刻已经发飙了。

但也因为下达命令的是始皇帝,所以赵高哪怕满腹牢骚也不敢说出来。

“是,陛下,赵高领旨。”

恭敬的行礼后,赵高再次回到殿外。

只不过这一次,却不是苦兮兮的站着,而是乖乖的趴在殿外。

随后廷卫上前,手起棍落,嗷嚎之声不绝耳。

赵高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为之,叫声那是一声比一声惨。

似乎是觉得,这样就可以唤起始皇帝心底哪怕一丁点怜悯。

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因为赵辰已经把赵高给卖了,虽然并不是刻意的。

大殿内。

李斯恭恭敬敬站在始皇帝身后,额头上冷汗横流。

他知道,这是始皇帝对他的警告。

杀鸡儆猴,小惩大诫罢!

真以为秦朝就没有酷刑了?

恰恰相反,古代的刑罚往往才原始而血腥。

能让生不如死从形容词,硬生生变成写实画面!

无视外面赵高的惨叫,始皇帝转头对李斯说道:“只有五年的时间,太短了。”

闻言,李斯身体顿时一僵,额头冷汗更多,连忙道:“陛下,洪福齐天……”

李斯这边话还没说完,就被始皇帝摆了摆手打断了。

他乃是终结战国时代,一统天下的帝王。

始皇帝!

纵然求过长生不老,却不代表始皇帝会在死亡面前就恐惧到瑟瑟发抖。

“不必说什么好话了,再洪福齐天,如今也不过苟延残喘而已。”

“可惜了,如果再给朕十年时间,朕必然荡平匈奴统治西域!”

说到这里,始皇帝双眼微微眯起,散发出令人胆寒的气势。

好似在他的脚下,乃是无数尸山血海一般!

“至于六国余孽、诸子百家……在朕眼里,根本上不得台面!”

说罢,始皇帝又叹了一口气,双眼看向李斯问道:

“你觉得扶苏和胡亥如何?”

如果说始皇帝最重视和宠爱哪个儿子,那无疑就是扶苏和胡亥了!

甚至在赵辰那个时代,可能很多人都单纯的认为,始皇帝只有这两个儿子。

一个扶苏,一个胡亥。

尤其是后者,好好一个大秦就这么被他给造没了。

都说扶不起的阿斗。

可人家阿斗要是跟胡亥比起来,狂甩胡亥几十条街。

李斯听见始皇帝说起二位公子,顿时支支吾吾起来。

“那个,陛下,公子扶苏温文尔雅,有圣贤之风。”

“公子胡亥虽年幼,但聪明伶俐,乖巧喜人……”

李斯话音未落,便再次被始皇帝打断。

看李斯将两个人一顿夸奖,始皇帝眼中闪过一抹不悦,但也没计较。

毕竟纵然是李斯,那也是惜命的,更是有私心的。

始皇帝知道这一点,更知道李斯比天下太多人都有能力,也足够忠心。

眼看李斯低头摆出一副侧耳倾听的模样,始皇帝淡淡道:“扶苏过于软弱,很容易被儒家洗脑,这可不是什么圣贤之风,充其量就是被利用罢了!”

说到这里,始皇帝莫名有点想笑。

孔圣人可不是什么软弱无力的书生。

他的佩剑叫做的理,背后隆起的肌肉能组成一个德字。

儒家六艺。

礼、乐、射、御、书、数!

公子扶苏却偏偏没把射和御学到心里去。

反倒将一个礼字快要学到骨子里了,和儒学简直背道而驰。

“至于胡亥……废物一个,不堪大任!”

说着,始皇帝冷哼一声,忽然很想把胡亥给暴揍一顿。

以前觉得这个小儿子乖巧可爱,现在光是想想都觉得晦气。

想到这里,始皇帝又不禁叹了口气。

“李斯啊,朕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失败,真的很失败。”

“能完成一统天下的大业,却不善于教育子女!”

“最后还是死去的儿子,给朕带来了诸多惊喜,让朕不至于在九泉之下死不瞑目。”

说着,始皇帝眼中闪过一抹欣慰,这大概也算老天垂怜吧。

虽然赵辰在始皇帝眼中脑袋出了问题,连他老子是始皇帝都不记得了。

但始皇帝是真心喜爱这个崽啊。

而自始至终,李斯一直保持安静没有说话。

他知道,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倾听。

始皇帝并不需要别人对他指手画脚,哪怕是一些建议。

如今将这些吐露出来,也是准备将李斯彻底纳为心腹。

换个说法,就是彻底焊死在自己这辆车上。

想下车?

那就自裁吧!

外面,赵高的棍刑也已经结束。

不过还趴在那里哼哼唧唧,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棍子虽然不是打在骨头上,但屁股那也全是肉。

十军棍就足以让人皮开肉绽,更别说二十军棍了。

也就是赵高这样身体还算不错,要是换一个身体差点的,二十军棍下来,很可能被活活打死。

李斯看着狼狈的赵高,心中莫名有一种暗爽。

相较于赵高连自己怎么被打的都不知道,李斯起码是知道真相的。

想到这里,李斯心里忽然一凝:日后,本官绝不能被这阉人拿捏。

要是无缘无故被他弄死,那才真是不甘心。

始皇帝瞥了赵高一眼,对赵高的惨状,没有任何怜悯。

直接问道,“徐福回来了吗?”

赵高强忍着剧烈的疼痛,打起精神回答道:“陛下,徐福那边应该刚靠岸,预计半个月后可抵达咸阳。”

如今赵高那是真的欲哭无泪,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怎么就白白挨了那么多军棍?

当然,责怪始皇帝是不可能的,赵高也只能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可任凭赵高绞尽脑汁,他也想不出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命令廷卫军,随时待命。”

始皇帝说着,忽然瞪了赵高一眼,声音冰冷道:“此事若有泄密,出现漏网之鱼,朕唯你是问!”

“是,陛下。”赵高虽然心里叫苦不迭,也只能乖乖领命。

“李斯,随朕出宫。”

李斯不敢怠慢,连忙跟在始皇帝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