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雾缠绵 9.1
作者: 汀献
26.35万字 1.9万次阅读 0.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21章 好想你 2024-05-23 00:12:0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99.27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21章
简介

乐娆是北城出了名的小美人,温婉大方,楚楚可人,圈子里无人不惦念这苏家养女的倾国倾城之姿。 苏家生意亏损,她被迫当成交易与人联姻,乐娆眉目疏离:“我不嫁。” 彼此春意正浓,离家出走的小美人孤零零站在曲淮家门口,模样楚楚可怜:“我不想嫁给别人,听说你缺个太太,不知道我合不合适。” 曲淮,国民影帝,乐影娱乐创始人,坐拥八千万粉丝,矜贵恣意,千年寡王,闻言散漫一笑,故意逗弄:“胆子不小啊,敢觊觎你小叔叔。” 次日,曲淮一早把人领去民政局办理结婚手续,当日下午,带着千万聘礼上门宣誓主权:“乐娆,我太太。” 后来无数个日夜里,他听见她梦中呢喃,喊的全是他的名字。 春日情浓,美人入怀,曲淮眸底爱意缠绵:“曲太太,我也惦记你很久了。”

第1章 叫声小叔叔就放过你

夜色如墨,微风入帘,忽然一道幽蓝闪电划破长空,映出浅色丝绒薄被下蜷缩抽动着的纤弱身影。

沉沉的寒意布满全身,乐娆额头渗着细细薄汗,指尖狠狠攥紧了被子,微张的嘴唇想要呐喊出声,却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般艰涩。

梦里,紧急刹车的摩擦与撞击声响彻耳边,巨大的撞击使得现场一片狼藉,警车与救护车的鸣笛声长久不息,急促的喊声与匆忙的脚步声逐渐变得模糊。

“现在是四月十日晚上二十二点零七分,这里是南城滨江东路事故现场,一辆小型汽车与重型大卡车相撞,目前造成一人当场死亡……”

重重叠叠的雨幕笼罩着整个南城,神明在人间导演了一部悲惨话剧。

“娆娆?”拍门声接连响起,门外的呼喊急切又透着关心,“娆娆,你睡没?”

闯入的风逐渐变得凶狠,卷起的帘子狂舞,霹雳的雷声一声盖过一声,床上的姑娘指尖泛白,拼命挣扎着想过逃离什么。

下一秒,她似乎挣脱桎梏,颤抖的眼睫猛然睁开:“妈妈——”

心跳声如鼓点般重重落下,喉间一阵干干的涩意,乐娆缓缓平复呼吸,抬手擦去眼角那一抹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下的眼泪。

“娆娆。”拍门的声音还在继续。

“乐姨,我没事儿。”一开口,颤抖的鼻音越发惹人心疼。

门外的乐慈沉默了会儿,最后无可奈何地开口:“打雷了,你记得关紧窗,别又忘了把遮光帘拉上。”

乐娆木然地转过脑袋:“知道了,谢谢乐姨。”

雨说来就来,带来一阵凉意,乐娆开了灯,缓缓站到飘窗前,有雨丝侵入,拂过脸颊,十年前那场悲痛场面再次浮现脑海。

雨夜,注定无眠。

次日一早,风雨骤停。

北城开了春,苏家后院里的那棵紫玉兰经过昨夜的风雨浇灌落满一地,乐娆不知道在这站了多久,发梢上落了几瓣花,直到有人喊她一声,她才收回思绪。

今天是曲家老爷子的七十岁寿宴,曲家在整个北城地位颇高,那位老爷子更是德高望重。按照规矩,全北城的豪门世家都要前去贺寿,而苏家今日一早就做好了准备,得以看出对此次寿宴的重视。

“凭什么!”不远处的长廊内传出一阵刺耳尖锐的争执声,不少佣人经过,但这声音的主人仍旧半分未收敛,“去贺寿的哪一个不是名门望族家的少爷小姐,她乐娆不过就是个从外地捡回来的养女,她有什么资格出席!”

乐娆脚步微停,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冷淡表情。

去前厅就这一条路是最近的,她懒,不舍得绕远路,所以只好停下来看一出百无聊赖的烂戏。

“就凭你大伯跟大伯母对她视如己出!”年长的女人拉拽着一旁嚣张跋扈的苏曦玉,阻止她一时冲动跑去西院闹事,“你平时怎么胡来我不管,但今天兹事体大,你这一闹要是传到你爷爷耳朵里,别说乐娆,就连你也没资格去曲家!”

苏曦玉火冒三丈:“那你说怎么办!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这狐媚妖子去曲家勾引泽沅哥哥么!”

“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你着急什么?”

“我怎么不着急,别以为我不知道,今天明面上是寿宴,暗地里却是在为泽沅哥挑选联姻对象。”苏曦玉揪紧了手指,顿时放低了姿态,一脸委屈,“妈,你知道的,我这辈子非泽沅哥不嫁。”

“行了,看你那样。”陈沛拍拍她手背安慰道,“就算你泽沅哥看上乐娆,曲家也未必乐意,她不过就是个养女,孰轻孰重,曲家分得清。再说,苏家这次生意场上失利,你爷爷对乐娆早已经有别的安排。”

苏曦玉眼前一亮:“什么意思?”

陈沛观望四周,小声道:“还记得上次来咱们家叙旧的齐家么,听说就是来求娶乐娆的,我瞧你爷爷的意思,这事儿准成。”

“真的?”苏曦玉握紧陈沛的手,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陈沛勾唇一笑:“齐家给的正是咱们苏家想要的,而他们只要乐娆,你说这笔买卖,你爷爷会不做么?”

话尽于此,苏曦玉了然,挺直了腰背跟着陈沛返回前厅。

拐角处,乐娆那云淡风轻的表情终于有了那么一丝动容,风吹过,发梢上的花瓣飘落,她微微弯下身子,将那花瓣拾起,轻声呢喃:“买卖么?”

风吹散了云层,有一束光暖暖洒下,乐娆捻了捻花瓣,思绪飘远。

到曲家时,乐娆下车后打量了一圈,寻思着苏家这次当真是用心良苦,排场比别人大了不止一倍。

打量间无意与弯腰下车的苏曦玉隔空对视上,乐娆还没来得及收回视线,便见苏曦玉一脸挑衅地勾了勾唇角。

乐娆没放心上,甚至觉着有些幼稚。

“昨晚是不是没睡?”乐慈轻揽着乐娆肩膀,瞧见她有些憔悴的面容,心疼道,“本想着让你今早别来了的。”

“我不困,您别担心。”乐娆莞尔一笑,恬静的表情终于有了几许生气,“倒是您,嗓子又沙哑了些,是不是没按时吃药?”

乐慈没好气地嗔她一声:“说你呢,怎么反倒扯到我这了。”

“等会儿我就偷偷告诉明叔。”乐娆声音很轻,只有这时候表情里才多了那么一丝俏皮。

乐慈无奈:“你这孩子。”

落后一头的俩人尤为瞩目,进入曲家后,里头早已经有人迎接,乐娆像是感应到那抹灼热的视线,脚步微微一顿,随即对乐慈道:“乐姨,我想散散心。”

乐慈抬了抬眸,看清前方来人猜到了什么,捏着她手心温柔一笑:“嗯,别走远了。”

乐娆转身一走,前方热情迎接的曲家独孙曲泽沅的视线仍旧紧紧跟随,乐慈瞧见了,不免心中一叹。

众人千般所求的,乐娆却嗤之以鼻。

到了曲家后院,乐娆轻吐了一口气,在这无人的区域里悠然仰头吸收这满园芬芳,活动了下筋骨,正准备俯身拨弄花草,身后一道醇厚的调侃声狠狠砸来——

“啧,这不是苏家大小姐么?”

乐娆背脊僵硬了几分,半晌才木讷转身。

身后那人今日穿得一股子痞气,却又透着玩世不恭的矜贵,黑色衬衣没入裤腰,腰身线条流畅,袖子随意挽起,露出一截强劲有力的手臂,最为惹眼的,是那故意露出的一小片胸膛,以及那松散的黑白条纹领带。

乐娆盯着他露出的锁骨一时出神。

“怎么,垂涎小叔叔美色?”曲淮挑眉一笑,右手却是不动声色地扣了个扣子。

乐娆这才回过神来,耳垂微微发热,故作冷静:“我以为你不回来。”

“不回来你就能随便闯进我的小花园了?”

曲淮调笑一声,长腿迈开走到小姑娘面前,微微俯身,“不为难你,叫声小叔叔就放过你。”

「作者碎碎念:各位小主儿,好久不见,请翻下一页~」

90%看过的人还看